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女配一心修仙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秘境内外

女配一心修仙 程有 3960 2020-08-01 15:09

  此际裴如昔和琥珀在休息,洪元吉打死冰龙,喘着气检查裹满了冰霜的小圆镜。

  镜子里的兔狲冻死了,假人变成冰雕,镜面冻得冒出密密麻麻的细微裂痕,近乎半废。除此之外,光球炸成了碎片,它是他跟别人买的,价值六千块灵石。

  他用秘术混进秘境,是为了抓住裴如昔,眼下接连损坏两件法器,竟连她的头发丝都没能摸到。

  洪元吉不甘心,凭着留在裴如昔腿上的荆棘刺青,他运起身法追出沙漠。

  梅儿是她杀死的,他怜她年少无知,不要求她给梅儿偿命,只要她以身相许,一切仇怨可以既往不咎。

  秘境很大,洪元吉追到树林,撞见青川派掌门的徒弟霍廷山。

  考虑到裴如昔家里住着青川派的金丹真人戚左亭,他疑心霍廷山是裴如昔找来对付他的,特意绕了个大圈子避开。

  来到距离裴如昔五十里的地方,洪元吉从储物袋内翻出一个木偶,取了一滴精血抹在木偶的心口上。木偶变成他的模样活了过来,穿上他的衣服,带着他的法器奔向裴如昔。

  不出他所料,裴如昔在躲藏的地方布置了符箓陷阱。

  伪装成他的木偶被四分五裂,他踏着木偶的碎片劈死她藏身的树木,得到一个皮肤上尽是荆棘刺青的假人。

  “呼!”洪元吉气愤地拍死假人。

  好个狡诈难缠的裴如昔!

  木偶与陷阱的交锋引来霍廷山,洪元吉无意久留,变作遁光飞上天空,在霍廷山的眼皮底下溜走。

  霍廷山认不出他是何人,看了他一眼,懒得追。

  这位门派出身的修士跃至树木顶端,俯视十几里之外的陷阱残骸,暗叹道:“好厉害的符阵,用的符箓至少上百张。都说散修贫穷,这一位倒是豪奢。啧啧,有钱买这么多符箓,不如请我出手,我正缺灵石呢。”

  “请你出手要给你多少钱?”下一刻,霍廷山听到期待的传音,不由得吓了一跳。

  一个清水做的小人费力地爬到隔壁树的顶端,望着他,声音细细小小:“给你五百块无属性中品灵石,你能做到何种程度?”

  小人对霍廷山构不成任何威胁,他打量它,想到拥有七度水灵根的裴如昔,挑眉笑道:“裴小姐要对付什么人?”

  裴如昔不意外他识穿自己的身份,操纵小人答道:“他是洪元吉。”

  霍廷山吃了一惊:“被你杀了俩徒弟那个洪元吉是金丹真人吧?他怎么能进秘境!”

  小人说:“他就在秘境。”

  霍廷山摸着长出短短胡茬的下巴,笑道:“有点意思,我派长辈不知道如何进秘境,他竟然知道。”话音一转,“但对付金丹真人只给五百块中品灵石太少了。我水木双灵根,你给我十块木属性上品灵石,或者十块水属性上品灵石,我剁下洪元吉的一条手臂送给你!”

  小人吐出五块青色的上品灵石,道:“霍道友,剩下的五块上品灵石你要拿洪元吉的手臂来换。”

  “噫,裴道友果然不差钱。”霍廷山收了五块灵石,爽快地御器跟踪洪元吉,不忘发传讯符请交好的同门帮忙。

  他的传讯符飞到了苏敬鸣和顾久初面前,顾久初回道:“苏师兄先是被恶人偷袭受了重伤,后来被小人夺舍,我担心他出事,离不得。”

  一旦进到秘境,若想出去,得等到秘境关闭之日。霍廷山不赞同顾久初的做法,告诉她:“秘境三十六年开放一次,能进来是难得的机缘,勿要荒废。”

  顾久初思量片刻,婉言拒绝乔昌辰的邀请,选择与苏敬鸣、苏倾容一起历练。相较心思深沉的乔昌辰,她更信任单纯的苏倾容。

  至于两位师弟,他们要跟随乔昌辰,她私下叮嘱他二人一番,放他们离开。

  凭着灵石说动霍廷山对付洪元吉,裴如昔在隐蔽处休养了数日,用遁术去别的地方,边采集灵草边猎杀妖兽,边修炼边绘制详细的秘境地图。偶尔遇到妖兽追杀修士,或修士互相残杀,她视情况出手,收取灵草等物品作为报酬。

  洪元吉仍然要提防,裴如昔的行踪飘忽不定,堪称神龙见首不见尾。

  虽然在秘境中联系不便,可修士之间依旧有消息往来,像“金丹真人洪元吉在秘境里”、“霍廷山想砍下洪元吉的手臂”、“裴如昔其实没有那么凶恶”等传闻为众人的历练增添了些许乐趣。

  苏倾容听闻裴如昔用灵石请霍廷山出手,得到启发,也拿出灵石悬赏仇人的行踪。

  光阴流逝,在秘境关闭前七天,苏倾容找到仇人,将仇人杀死。而霍廷山两次堵住洪元吉,第一次斗法斩下洪元吉的左手大拇指,将其打成重伤,第二次斗法被洪元吉重伤,伤没养好秘境便关闭了。

  却说苏倾容进秘境时,秘境大门上的龙影坠入湖泊转世,并利用转世前残余的力量造就十多只金丹期妖兽保护自己。龙影的转世必能成长为强者,齐博彦、苗履道等四位金丹真人试图趁龙影的转世未成长之际将其捕捉,结果被妖兽阻拦。

  四位真人不约而同地发剑书通知门派,其余亲眼见到龙影坠落的修士也将消息传向四面八方,引来无数人。连居于深海的白腹妖王亦远道而来,遑论秦氏老祖、戚左亭、邵氏老祖等本就住在落霞山脉的金丹真人。

  谁知秘境中飞出两条真龙,尽管祂们只是看了湖泊一眼,众人也吓得不轻,失去了捕捉龙影转世的勇气。

  当世灵气稀薄,真龙不复见。

  可真龙没有消失,天知道欺负龙影的转世会不会被真龙迁怒。

  不过,两位真龙置龙影的转世不理,是否是任由龙影的转世自生自灭呢?

  胆小的人不敢对龙影转世下手,胆大的人贪婪地盯着龙影转世栖身的宽广湖泊,忌惮着刚离去的真龙,不敢有动作。齐博彦把玩着擀面杖模样的法器,眉头紧皱。

  龙影的转世她当然想要,问题在于,她承受得起后果吗?

  齐博彦承受不起。

  有人按捺不住出手了。

  转眼间,此人被湖中妖兽的神通击杀,化作一块块碎肉落入水面,鱼虾蟹争相吞食。更多的人出手,法术、法器纷飞,妖兽与修士陷入混战。

  湖面化作血色,腥臭扑鼻。

  齐博彦努力克制争夺龙影转世的心,冷眼旁观。

  然后,她见证了邵氏老祖的陨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