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科幻小说 宿主

正文卷 第四百三二节 国王与公爵

宿主 黑天魔神 62902020-08-05 19:01

  失去最后支撑的老人彻底崩溃了。

  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在衰弱凄惨的痛哭中哀求:“……求求你……给我个机会。我不想死。”

  “我愿意为了之前的傲慢无礼向你道歉。”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只要给我一座城就够了。我愿意放弃飞鹰之王的尊号,我可以帮助你将鹰族与龙族合并。随便给我一座小城就行。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王。”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这样做仍然无法消除你内心的愤怒,只愿意给我一个寨子……我……我也愿意接受。”

  最后几个字,鹰崇山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在他看来这的确是退让到极点,深深越过了长久以来自己谨守的底线。

  天浩脸上流露出危险的笑:“都到这种时候,你仍不愿意放弃权力……啧啧啧啧……”他冲着鹰崇山竖起大拇指:“我必须夸奖你,真正是为了权力不顾一切的鲜活例子啊!你给我上了一课————在尚有实力的情况下必须拼死抗争,直到输光手上的全部筹码,走投无路,立刻就放弃尊严下跪求饶。这才是人生真谛啊!呵呵……拿得起放得下,你的确有着让我刮目相看的资格。”

  不等鹰崇山回话,天浩收起脸上的笑,认真地说:“如果你不死,我会睡不着的。”

  鹰崇山猛然睁大双眼,嘴巴也张开到极致,仿佛发出“啊”这个响亮音节的瞬间被魔法石化,永远定格。

  天浩的声音很淡,没有丝毫情绪变化:“放心吧!我会给你鹰族之王死后应有的隆重葬礼。你的人头将做成骨碗,成为祖先供奉上必不可少的贵重物品。”

  侍从把鹰崇山拖下去的时候,他一直的挣扎,裤裆位置一片潮湿,尿液沿着裤子流到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散发出令人厌恶臭气的湿痕。

  天浩转身眺望着远处宫墙外密密麻麻的平民建筑,笑了。

  “又得重新制作新的龙旗,增加一对翅膀。接下来,就是鬃毛,还有爪子。”

  ……

  大陆南方,莱茵王国,首都巴伐利亚城。

  卡利斯公爵跳下刻有复杂家族徽章的马车,急匆匆朝着王宫内廷走去。在他身后,是多达两百名全副武装的骑士卫队。虽然这里是戒备森严的王宫,卫兵们仍然穿戴整套盔甲。他们装备着最新式的火绳枪,后腰上皮袋里还有一支随时处于可发射状态的手铳。

  是的,手铳,而不是手枪。与双手操作的长管火绳枪一样,这种手铳同样需要点火引燃药绳才能击发。

  亨德森国王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尤其是每天的早餐,在他看来是极为重要的时刻。赞美圣主赐予我们食物,对美食的拒绝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犯罪。

  加了藏红花干蕊的羊羔肉排已经炖至极熟,搭配嫩绿色的青豆一起盛盘上桌,光是看看就觉得很有食欲。馅饼做法来源于文明时代的斯特拉斯堡饼,并在这个时代得到更多改进,尤其是填料的种类,偏重于禽类与牛肉混合。那是把优选母鸡、鸽子、小牛里脊混合捣碎,掺入各种调料,最后制成饼馅的特殊烹饪法。从选材到制作整个流程异常复杂,更重要的是馅料必须提前准备,因为其中有着长达二十四小时的自然发酵期,更必须注重温度,不能因高温导致馅料腐坏。如果在夏天制作这道菜,只能使用窖藏的冰块。

  黄油看似普通,但亨德森国王的要求异于常人。无论果酱还是黄油,这些再普通不过的调味料仍得按照他的要求制作。重点不在于方法和调配,而是具体的制作人,必须是年龄未满十六岁的处女,而且必须是生理期结束后第三天之后那一个星期为时限。她必须接受王宫内官多达二十二道卫生检测,从头发到皮肤,从指甲到牙齿,细致程度简直令人发指,甚至就连腋下和口气也不能放过,稍有异味就失去了制作者的资格。

  按照文明时代的观点,这显然属于某种怪癖。但亨德森毕竟是莱茵的国王,他的确有着任性与自由决定的权力。久而久之,“国王的黄油”、“国王的果酱”、“国王的蜜酒”,诸如此类的食品开始风靡整个贵族圈。人们对此趋之若鹜,耗费精力和财物贿赂王宫御厨,更将仿照制作的各种食品当做美味,只有招待贵客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享用。

  国王的餐厅很大,长达五十米的条形长桌上铺着白色绸布。银质和金质餐具摆放得整整齐齐。亨德森把带有漂亮刺绣的餐巾塞进领口,用挑剔的目光示意身边的女官嫩炸鸡脯肉给自己盛进餐盘,撒上少许胡椒,左手用餐叉按住,右手握着餐刀,带着富有仪式感的郑重与享受,慢条斯理地切着。

  卡利斯是一位具有特殊身份的公爵,他可以不经通报直接进入国王的餐室。彪悍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他走路速度很快,显得很急,刚一露面就把毫无准备的亨德森国王吓得双手一颤,沉重的银质刀叉松掉在餐盘上,发出清脆的撞响。

  “陛下!”卡利斯公爵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显得很亢奋,兴冲冲来到国王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平复着几乎是从内廷入口一路小跑过来的强烈呼吸,认真地说:“我们可以出兵了,可以杀光那些该死的,野蛮的北方巨人。”

  国王长得很肥胖,他厌恶甚至痛恨打断每一个骚扰自己正常进餐的人。但卡利斯不同,对于这位掌控实权且领地面积庞大的公爵,亨德森一直牢记着父亲,也就是莱茵前国王临终前的秘密叮嘱。

  “要相信卡利斯,他和他的祖先对王室向来都很忠诚。”

  “不要因为无关紧要的小事触怒卡利斯。他和他的家族在军方影响力很大,这种情况已经延续了十几代人。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现实不会,也很难按照你的个人想法产生改变。你得学会接受,学会理解,甚至学会服从。国王的意志无法永恒延续,你需要朋友,需要辅助者。因为利益被迫向某人低头,或者以某种特殊形式交换,这都不能看做是屈辱。”

  “凡事往好的方面看。记住,把卡利斯当做你最好的朋友,让他感受到你的热情和友谊。在这个基础前提之下,如果你有一天掌握了绝对优势,觉得有能力砍掉他的脑袋,让其他人填补他的位置,或者你直接取代……那么恭喜你,我的孩子,你可以成为莱茵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甚至有可能成为整个大陆的皇帝。”

  亨德森伸出粉红的宽舌头,舔了舔自己厚厚的肥嘴唇,用餐巾擦了擦实际上没有沾染油脂的嘴角,一如既往露出微笑:“我刚开始吃早餐,今天的炸子鸡很不错,要不要来点?”

  这邀请正合公爵的心意。他早早起床就是为了面见国王,尽快商讨并落实详细的问题。匆匆赶来的路上只喝了一杯水,的确是有些饿了。靠近国王位置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食物,尤其是亨德森推荐的炸子鸡,金黄外表一下子就勾起了卡利斯的食欲,喷香的气味直接钻进鼻孔,刺激着整个口腔分泌出大量唾液。他用力咽着口水,没多想,伸手从盘子里拿起一块手指粗长的炸鸡塞进嘴里,大口咀嚼,不住地点头:“味道不错,的确好吃。”

  国王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豆子般的眼睛里飞快闪过一抹恨意。他随即堆起甜腻的笑容:“再来点块牛排怎么样?是昨天半夜就准备好的小牛腰肉,很新鲜,非常的嫩。”

  准确地说应该是凌晨时分宰杀,新鲜的肉质才适合烹饪。亨德森对牛排的理解概念较为特殊,他执着认为这才是食物的真正意义,只有最奢华的做法,才是正常的生活方式。

  “好吧!给我来一块。”卡利斯已经吃完炸鸡,他随手将大拇指塞进嘴里,用力吮了一下,然后伸展手臂,用食指从对面的果酱碗里抠出一些,再次塞进嘴里吮吸,带着赞许的表情,不住地点头。

  国王的早餐的确很美味。

  公爵是军人,很多生活习惯在行伍军中养成。他虽是贵族,却对礼仪方面不是很重视,尤其在吃饭方面,行军打仗的时候只要能吃饱就行,慢条斯理符合贵族身份的做法在他看来不切实际。

  卡利斯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国王看来简直与北方巨人没什么区别,更没有看到自己手指插进果酱碗里那一刻,国王脸上的肥肉一阵微颤,黑豆般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厌恶。

  亨德森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口水!

  口水!

  还是口水!

  圣主在上,你可是一位公爵,一位真正的贵族啊!难道你就不能矜持一些,以更加严格的方式要求自己吗?

  国王彻底没了胃口。感觉摆在面前的各种美食统统失去了应有的香气和质感,变成一堆没人要的垃圾,甚至是粪坑里的肮脏大便。

  亨德森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带着温和且慈祥……嗯,就是慈祥的微笑,问坐在侧面享受早餐的公爵:“卡利斯,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你好像提到了战争?”

  外形粗犷的公爵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餐前开胃酒。他并不注重酒水和菜品的顺序,只要是能吃的就行。卡利斯用手背抹掉流至下巴上的酒液,认真地连连点头:“陛下,我昨天收到教廷方面的来信,他们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准备工作,我们可以出兵了。”

  国王忽然有种牙疼般的不快乐感。他皱起眉头,太多的面部脂肪将眼睛挤压得更小,不太确定地问:“……一定要打吗?”

  卡利斯将国王的这句问话当做是对自己能力的怀疑,连忙解释:“上一次五大王国联合作战,其实已经达到了我们想要的目的。事实证明锁龙关城墙无法抵挡我们的火炮,如果不是他们召唤出那个所谓“守护神”的金属怪物,我们早就赢了。”

  亨德森紧皱的眉头尚未松开:“守护神一直都存在。我看过相关的历史典籍,它是北方巨人最大的倚仗。”

  “但守护神不是每时每刻都会接受召唤。”卡利斯试着用更具体的说法让国王了解:“就像一个人,白天工作感到累了,就必须在晚上休息。他要睡觉,这样第二天才能清醒,才能恢复精力。守护神也是同样的道理。”

  说着,公爵将手伸向餐桌上的奶酪。这次他倒是拿起了餐刀,切下厚厚的一块,又切下好几片火腿,伸手抓起一片嫩绿的菜叶,用两块新鲜的白面包夹紧,带着说不出的满足,张嘴咬了一大口。

  这一系列动作再次让国王感到牙疼……不是隐形思维上的模拟疼痛,而是产生了近乎实质,从大脑思维延续产生的痛觉。

  粗鲁的吃法,一点儿也不优雅。

  比野蛮人还野蛮!

  生猪在上,为什么这家伙偏偏是一位公爵,而且还是我莱茵王国的贵族?

  强压下内心深处想要呕吐的欲望,国王强迫自己再次堆起微笑:“你打算带多少士兵出战?”

  “一百万。”这是卡利斯从昨天接到信后一直思考,反复计算得出的数字。他大口咀嚼着自制三明治,含含糊糊地说:“我们得强化后方运输线,各种物资和给养必须直接送抵前线。教皇陛下说了,这次出战与往次不同,我们必胜!”

  国王撇了撇嘴,这动作他没有避开卡利斯,一方面是懒得侧身活动,一方面也是对所谓“必胜”的嘲讽。

  五大王国对北方蛮族的战争持续了千百年,每次出兵都会以“必胜”为口号。可笑的是,打了那么多年的仗,死了无数的人,别说是“必胜”了,就连锁龙关都没能攻下来。

  略微思考了一下,亨德森决定静下心来与公爵好好谈谈。

-->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