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仙道剑阁

正文卷 第五十一章 神魔遗址 (求订阅,推荐)

仙道剑阁 仙先 47862020-10-18 05:06

  “这里就是神魔遗址?”

  半月之后,周渔抬头看着远处一座座依山而建的宫殿,目光之中有着惊异之色。

  这些宫殿一眼看去不计其数,目光能够看见的,大多数都已经破败不堪。

  但偏偏在这片破败之地的上空,却有着惊人的气象不时浮现。

  让人觉得,即便此地早已荒芜甚至沦为了废墟,但却依旧是一块挖之不尽的宝地。

  “对于神魔遗址,你知道多少?”周渔看向身旁一副杂毛打扮的怨鹤,低声道。

  “所知甚少,只知道在星宫还未破灭之时,每间隔一段时间,北梵星君都会派重兵前来镇守此地。”怨鹤目光看向远处的遗址,目中似乎有着怀念。

  “唯一有一点,我可以确认的是,这遗址在北梵星宫还存在之时,便已经是这幅模样。”

  “嘶。”闻言,周渔心中一惊。

  这岂不是说明眼前的遗址,其存在之久远,远胜星宫。

  那此地辉煌之时,是谁的宫殿。

  莫非是真正的仙界之人。

  “仙界早已消失不知多少岁月,根据门中典籍记载,以及苏老头的话,在万年前九州人妖两族大战之时,便已经不复存在。”

  “玉玑子只是莽荒界后辈之人,他所掌握的大荒演武塔,怎会存在这种地方。”

  周渔压下心中波动的心情,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相对于星墟之地和这神魔遗址是在大荒演武塔,他更倾向于大荒演武塔,是通向某地的一处门户。

  但能够跨界传送,岂不是也说明了大荒演武塔已经超脱出了法宝的层次,达到了真正仙器的品级。

  以往是猜测,眼下若真如怨鹤所言,便是事实了。

  “北梵星君的传承在哪里?”周渔看向怨鹤。

  想不明白的事先不想,能够成为星宫之主,且镇守神魔遗址。

  北梵星君的传承绝非寻常之物,这等宝贝,还是先拿在手中再说。

  一念及此,周渔目光看向怨鹤之时,于眼神深处微微一动。

  后者闻言,也没有丝毫的拖延。

  其身躯之上,当即有着一道灰色的气息浮现而出。

  气息凝聚,化作一盏灰色古灯。

  在周渔的关注之下,这由灰色气息凝聚的古灯之内,有着银色的星火浮现而出。

  这些星火零碎如星,在周渔的目光之下,却渐渐形成了一副星象之图,指向了东南方向的某地。

  嘭!

  下一刻,古灯轰然爆散开来,重新化作灰雾之气融入到怨鹤的体内。

  周渔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随着这一番动作,此鹤身上的气息开始极速的萎靡起来。

  更在灰雾重新汇聚其身体之内时,他隐约看见了如赤蝎、墨玉麒麟崩溃时出现的石化躯体。

  “跟我来。”

  待到气息略有平稳,怨鹤话音一落,当即率先向着东南方向展翅而去。

  “此鹤,莫非真的只是守护星灵?”

  脑海里回忆着前者方才现行的石躯,周渔在心中呢喃一声之后,也快速飞了过去。

  ……百花文学

  轰隆!

  七日之后,于一处依山而建的废弃宫殿之内,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之音。

  一头足有五丈之高的魔猿,其庞大的身躯,随着一道青冥剑倒卷而回,当即炸碎开来。

  “看来即便是废墟,这神魔遗址之内的危险,也远远胜过了外围的山林。”手握青冥剑,周渔看向炸碎开来的魔猿石像,感叹道。

  若论修为,这石像不过堪比元婴境中期修士,但作为傀儡,其身躯却是极为坚硬。

  也不知用的什么材质,即便是如青冥剑这等顶尖的飞剑,也用了二剑,才破开了其体外的防御。

  只是很可惜,当周渔的剑气毁去了其核心之后,眼前这个魔猿傀儡便爆炸了开来。

  看着那些零碎的傀儡之躯,他感觉有些心痛,这些可都是绝佳的炼器材料。

  半个时辰后,于宫殿的走廊之内,随着又一具傀儡倒在周渔的剑下。

  怨鹤在前者收集炼器材料的情况下,突然皱起了眉头。

  “情况有些不对。”

  “怎么?”

  “我选的这条路,本应该不会遇见如此之多的傀儡,但眼下一路行来,却几乎每到一处都有傀儡拦截。

  我怀疑有人先我们一步踏入到了这座宫殿之内。”怨鹤抬头看着周渔,灰色的杂毛之上,目光有着凝重。

  “看来这大梵星君的传承,不是只有你一个知道。”周渔目光微微一闪,脸色不动的说道。

  “想来是的。”怨鹤说着,看向周渔。

  “现在你准备怎么做,要不先唤醒星空巨蚊的王虫。

  此虫或许眼下面对傀儡无法给到你足够大的帮助。

  但若真是其他修士闯入,此虫却是你最大的帮手。”

  “这星空王虫好不容易补全了之前的亏损,并开始了第一次的蜕变。

  若是现在将其强行唤醒,只是白白耗费其潜力。”周渔摇了摇头。

  这种杀鸡取卵之事,不是他的风格。

  “按照你的推断,若是有人先我们一步踏入到了此地,那么他们此刻应该在哪里,才会让这些傀儡提前苏醒?”周渔看着幽深的走廊,沉声说道。

  “不清楚。”怨鹤摇了摇头。

  “我毕竟也只是一只鹤而已,我只知道传承之地的地址,怎么去、怎么避开大阵。

  但要问做到什么程度,才会导致这些守护傀儡的苏醒,却是无法推断。

  或许其他真灵能够知道,但是我却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加快行程继续赶路了,希望只是有人误入此地吧。”周渔感叹的道。

  “也只能如此了。”怨鹤懊恼的道,露出一副很是气恼的模样。

  接下来的时间,周渔也顾不得再去探究这些傀儡是以何种材料制造的了。

  好在这座宫殿只是踏入北梵星君传承之地的外围,即便存在傀儡,其数目也在周渔接受的范围之内。

  不过多时,一人一鹤便来到了走廊深处的尽头。

  一间有着传送法阵的房间。

  整个房间虽然已经布满了灰尘,且传送法阵已经失去了灵光,但终究没有彻底毁灭。

  简单的修复并重新放入全新的灵石之后,随着房间之内一道白色的光芒闪烁,周渔便与怨鹤一同消失在了此地。

-->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