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骊骆传:繁花似锦终归处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劝药

骊骆传:繁花似锦终归处 云梦柯人 5153 2020-02-13 00:56

  “我哪有每回都....”小少年只探出一双清澈如泉般的星眸,冠玉似珠的眉间微微蹙起,朝缩在一旁的小厮茗烟瞪了几眼,以示警告,又悻悻的瞥了两眼坐在软榻上吃茶的清浅少女,不觉无辜的眨着清眸,瓮声瓮气道:“那劳什子的汤药奇苦无比,着实难以下咽....”

  “良药苦口,哪有不苦的汤药!”傅骊骆抿唇轻笑,伸手去拨玉盘里的小红穗子,一面吩咐蔓萝:“回去把那腌制的梅子糖取一碟子过来,还有存在西厢阁里的白芍红梅酒也提一壶过来....”

  梅子糖是用采用霜降二个月后的白色梅子果,洗净控干水分后加入一钱冰晶细糖,一盏凤梨汁水,二钱白玉糯米糖丝均匀后,用文火炒绵软后封在黑瓷罐里,这样静待一月有余即可享用,可作零嘴儿吃,也可用作煮菜的辅料,炖鸭子肉或是排骨汤羹皆可取上几枚,既解了油腻又多了几分果儿的清香,食材混搭起来倒也相得益彰。

  白芍红梅酒是把冰凌子化水煮开,冷却后各加一盏清酒和苹果醋,最后放入风干的白色芍药花蕊和红梅果子一起侵泡,封存数月后便可饮用,其味甜微酸,入口皆是馥香沁鼻,寒冬腊月之际,满上几盏,竟可暖身也能怡情!

  蔓萝应声出去。

  一旁的茗烟却一脸困惑的挠腮抓耳,囧着面色小心翼翼凑近傅骊骆跟前:“大小姐,小少爷就是因贪酒,吃醉了才被挨了打,您怎的还让蔓萝姐姐去拿酒来?万一...万一小少爷又吃醉了,小的我可要被老爷揭一层皮呀!”

  茗烟哭丧着脸面,回想起老爷手中的细骨软鞭,忽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大小姐,小少爷可不能再喝酒了...”古轩的贴身嬷嬷也忙的上前,把一碗煮的绵软的薏米甜羹递给茗烟:“去捧给小少爷吃吧!可仔细了,千万别摔了!”

  嬷嬷朝歪在榻上的小少爷努了努嘴,又把烫的温热的翠锦簪丝线小手炉递给傅骊骆:“大小姐有所不知,老爷那日便说了,要是少爷再沾染那酒,他定不会轻饶!”

  茗烟捧了甜羹去榻旁侍奉,傅骊骆抚着皓腕,睁着一双幽深碧波眼眸,去瞧那榻上少年的动静,在看到他乖乖的吃将起来,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傅骊骆抬手去拢身侧梨木窗边掉下流苏幔子,灿若星子的眸子眨了眨,对着边上的老嬷嬷嬉笑一声:“父亲说的是不让他再吃花酒,又没说不能吃别的酒...”

  用暖烘烘的小手炉蹭着冰凉的葱指,傅骊骆清润的眸底泛起一丝狡黠:“我那是果酒,是选用红梅果儿酿制的,在这春寒陡峭的时令喝上一盏,最是能暖身子的。至于那花酒嘛!铁定是不能再喝的。”

  眸中闪过的几丝顾虑的神色,老嬷嬷顿了顿身子,终是点了点头应下:“大小姐说的是!老奴知道了。”

  “咳...咳..咳...”

  榻上的少年又突然咳了起来...

  “嬷嬷稍后再把那汤药煎一副过来...”轻提裙摆,傅骊骆伸手接过蔓萝递上来的梅子糖和白芍梅子酒,又转交到嬷嬷手上。方正色道:“这黑瓷罐子里装的是梅子糖,待他吃完那苦药后给他含上一枚,多少能祛祛那苦气。”

  又伸手点了点白瓷兰釉色的小壶,傅骊骆唇瓣噙着一抹浅笑:“这是梅子酒,温热了后给他吃下,最能安眠凝神的,嬷嬷可记住了?”

  老嬷嬷怀里捧着瓷罐和小壶,半掬着身子勾腰颔首:“老奴记住了。”

  傅骊骆把暖手炉搁在案头,绕过轻纱幔子行至床榻边上,掌心拧着素绢,悄然朝墨青帷幔探过去一张粉嫩香腮:“吃完了细羹,千万要把那药膏抹上了,如若不肯上,我倒是可以亲自动手帮你抹....”

  众人皆惊了一跳。

  这大小姐自落水后,那跋扈的性子倒是收敛了不少,竟不知那骨子里还掬着一个“小恶.魔”,她区区一个女子,倒也敢说出这么骇人的话儿。

  要说最最惊骇的莫过于榻上的俊逸少年,他星眸圆睁的张大了嘴巴,紧了紧身上松松垮垮的白色锦衣,倏然缩着肩头窝在那处。

  攥紧流云锦被高高的覆在白瓷般的脖颈,玉色的面上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对着眼前娇俏少女乌黑的水眸,古轩惊的又是一缩,瞪着榻旁的小厮茗烟,忽闷声道:“快去把药膏拿来,我...我要上药。”

  “让茗烟给你上。”

  “不要,我自己可以上...”

  “还是让茗烟帮你上吧!”

  “不要,我自己可以的。”

  “我和茗烟,你只能选一个!”一道清冽甜糯的嗓音袭来,宛若雪山冰莲侵了糖霜一样,傅骊骆玉润清颜愠出一丝恼色,抬腕去扯沉香木牙榻上悬着的璎珞穗子,一口小小的贝齿被轻轻咬紧,半低着纤姿立在那处,肩后的青丝被窜进来的微风荡的扬起。

  榻上少年红着脖颈抓着被角,硫璃眸子瞬间布上一层水雾,仿佛被少女一句话气噎的想哭,两人相视了数秒,他终是闷哼一声,忽觉得脑仁儿疼的厉害,故扁了扁嘴,声如蚊鸣闷闷道:“选茗烟...”

  这个样子的少年,傅骊骆倒是第一次见,往昔他总是一副文雅稳重的小大人样,行为举止皆有模有样,如今这副团绒绒的样子,倒让她想起了一种小动物,一种软萌可爱的小兽,活像一只鼓着腮帮子受气的小猫儿。

  “扑哧”一声

  缩在榻角的茗烟终是没忍住笑,他轻轻扇了扇嘴角,朝傅骊骆伸了伸大拇指,忙的搓手嬉笑着上前:“奴才来了...”

  茗烟毫不顾忌的正欲伸手去拉那榻上锦被,却被一声冷斥打断:“茗烟你作甚?竟敢这么拉你小爷的被子!”

  古轩恨不能一掌把这货给劈死,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茗烟这厮合着有这清绝的少女撑腰,竟敢当众拉他被子,好歹也要把那悬着的青色帷幔拉下来呀!

  鬼知道锦被之下的他,只有一层薄薄的里衣覆身啊!

  古兮她虽然是他姐姐,但毕竟男女有别!

  茗烟看出了古轩的恼色,轻轻一笑松开了手,表情讪讪的去拉榻外围的深色床幔:“是小的思虑不周,小少爷莫要责怪!”

  -

  清寒阁外室

  “小姐,敢情您真敢给少爷上药么?”蔓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顺势从香案上的骨玉碟子里,抓了一快绿豆软糕扔进嘴里,鼓着腮帮子,抬手帮坐着的傅骊骆揉肩:“刚看小少爷都被小姐吓傻了,放眼整个京都,都找不出第二个像小姐您这样的...”

  蔓萝嘴里鼓鼓囔囔的,对着傅骊骆伸出一根胖敷敷的手指。

  傅骊骆沉静清澈的明眸闪过一道清芒,如珠似玉的面上含着笑意,如沐清风般和煦,粉颊边梨涡浅现:“你这妮子,胆子亦是越发的大了,连我也编排上了么?”

  正欲此时,外室又人拨帘而入:

  “大小姐可在这里?”

  傅骊骆掌心捧着的青瓷茶盅还来不及搁下,便听见一声:“大小姐让老奴好找...”

  是李嬷嬷,她攥着帕角拭着额角的细汗,朝右侧的细纱幔子看了两眼,方勾低了脸面屈膝:“大小姐,老爷请您去一趟前厅,有要事同您商量...”

  傅骊骆柔声向前,白莹细手扶起勾腰的李嬷嬷,拢了拢翻飞的裙摆,她浅笑倩兮勾唇:“不知是何事这般着急?父亲大人今日不是进宫面圣去了么,这么早回来了?”

  自那古云画丧母又伤了面皮后,她成日里是迷迷怔怔的,虽说是她自找,但古钱为此是伤透了脑筋,生怕古云画在家再憋出个好坏,想着她年岁已到,又不知从哪里听说她心仪那东阳王,于是这古钱便动了心思,想着那圣上既否了嫡女古兮和东阳王的婚事,便想请那圣上给古云画赐道姻缘,让古云画嫁入东阳王府为妾室。

  “老爷是早早就回府了,可是又出事了...”李嬷嬷双手扣紧略显肥腻的腰腹,一张脸面却是变了又变,朝面色冷凝的少女看了几眼,便扯着衣角沉声道:“二房的柏钰少爷吃酒后当街调戏了一名贵女....”

  “什么?”

  眉心一顿,傅骊骆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素手轻抚眉尖,她桃鬓微恼:“柏钰哥哥竟敢这么....”

  素日里没少听他的淘气事儿,知道古柏钰是个多事的主儿,可谁承想他竟如此混不吝!

  朝东边被冷风吹的叮咚作响的流苏卷帘门看了看,李嬷嬷又叹了一口气,颤巍巍的拧紧掌心的素帕:“那贵女要是旁的人倒也罢了!可谁知..她...她竟是那太子殿下的表妹...”

  想起那二房梅氏跪在老爷面前哭的凄惨的模样,李嬷嬷也甚是无语!

  梅氏作为二房的嫡母,偏偏就生了古柏钰那一根独苗,她又最是个护犊情深的,恰恰这份情深,倒是把她那宝贝儿子护成了个混世魔王,才来府上二月有余,做了不下十几件糟心事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