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大佬破产后缠上我了

作品正文卷 274 扰了江南的水,一起砸场子

大佬破产后缠上我了 弥洛佛 7906 2020-08-01 08:53

  靠海的别墅,入夜的时候,从飘窗看过去,天上的星星,格外的亮。

  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一丝惬意。

  当然,要忽略站在客厅大放厥词的司梦!

  这声音,实在是聒噪的厉害。

  慕笙抿了抿嘴,实在有些听不过去,凌冽的开口:“司小姐,这里是私人别墅,你闯进来,已经是触犯了法律,你要是再在这里撒泼,打扰了别人,那我们可有权请你出去!”

  “呵,你别吓唬我,我可是余家的表小姐,谁敢在这里说我半点不是,你才是那个外人,我一句话,才真的会把你赶出出去!”

  在余家,司梦很有安全感!

  毕竟,这个女人,不过就是那个贱人生下来的孩子,十几年都没见,现在忽然被带回来,怎么可能会得到余隽的喜欢。

  无非就是碍着那女人的原因,对她好点罢了。

  这么一想,司梦竟然有些同情起来慕笙。

  说到底,就是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罢了。

  真不值得她动怒。

  “呵,看在你不过是一个孤儿的份上,我今日不和你计较,慕笙,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小心摔的太惨。”

  也就在这时,二楼传来声音。

  “司梦,你在说什么?”

  司梦身体一僵,指尖缩了缩,回头去看上面的人。

  因为在家里,男人只穿了件白色的衬衫,带了个眼镜,手撑在扶手上,目光低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黑沉的眸子,没有一点光彩,甚至有几分阴翳。

  “舅,舅舅……我就是教训一下这个外人……她,她太没有礼貌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外人?反而是你,我有没有说话,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来别墅!”

  “舅舅,我……”

  “我有没有说过!”他的声音过于冷戾,从上面飘下来,裹挟着无尽的冷意。

  瞬间让司梦如坠冰窖。

  从脚底板升起的冷意,让她的心都跟着一点一点的冷却!

  司梦缩了下脖子,对眼前的人,她是深入骨髓的害怕。

  他从来不苟言笑,回老宅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在家庭晚宴上,他与所有人的感情都不好,为了一个女人,惹得所有余家人都对他很愤怒。

  可男人偏偏一意孤行,可是他的任性,除了换来家族人的反扑,没有任何的好处。

  可事实呢,那些人的反扑没有任何用处,甚至于,让男人在余氏的根基更稳了!

  然后,男人在海边建造了一座别墅。

  只是为了那个女人。

  因为,那个女人说,她喜欢看海。

  当真是应了一句诗: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来人,把她扔出去,下次在擅自放外人进来,那你们也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是。”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佣人,走到了司梦的跟前,“司小姐,请您离开。”

  司梦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她看向上面的人:“舅舅,我才是——”

  “你不是。”

  “出去!”

  冷戾,果决,没有一点感情。

  听的众人都是心尖一颤。

  慕笙抬头看了眼上面的人,男人下颚弧度冷戾,是一眼看过去,没有半点温柔的人。

  那她当时见他第一面的时候,是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很温和的呢?

  是因为他主动向她示好吗?

  可他,为什么像她示好?

  慕笙看着余隽,眼底渐渐多了一点疑惑。

  可这份疑惑很快就消散,她现在想这些没用,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司梦被落了面子,脸色铁青,可周围的所有人都在看她,还有上面的那个人。

  她咬了咬牙,只能转身离开了别墅。

  在司梦离开后,整个房间的低气压似乎才缓解了一点。

  余隽扭头看向了慕笙,嘴角的弧度微弯,灯光落下,让他冷戾的下颚,似乎都多了一点柔情之色。

  嗯,他看着她的目光,是真的温柔。

  却又不会让人不舒服,是那种长辈看着晚辈的温柔。

  “让你受惊了,抱歉。”

  “我没事,就是吓到孩子了。”

  慕笙倒是没什么事,这种话,她还不放在心上,就是怕星辰受不了。

  余隽看了星辰一眼,说:“今天外面有晚会,很热闹,你带着孩子去玩吧,一切花销我都包了。”

  慕笙还没说话,星辰已经开口了:“叔叔,我可以带着念儿和南絮一起过去吗?”

  余隽犹豫了一下,才说:“可以。”

  -

  因为是旅游景点,所以晚会的时候,人真的很多,慕笙和沈顾沉带着三个孩子出来,就算是想做些什么,那也是不可以的。

  因为要看着他们,所以全程,就成了没得感情的提款机器。

  当然,余隽还派了三个人跟着。

  加上权争和时显。

  总共是有五双眼睛看着他们。

  沈顾沉握着慕笙的手,低声说:“有没有什么想玩的?”我爱中文网

  “我要是玩了,我怕,老板没钱赚。”

  晚会上很多小游戏,周围都围了不少人,慕笙带着念儿和南絮挤进去,她问两个小家伙:“想不想玩?我教你们。”

  看的出来,这两个小家伙是很想玩的。

  只是大概平时也都是端着的,很少玩,也不敢说。

  余念儿眨了下眼睛,眼底带着一点期待,然后小嘴微扬,点了下头。

  就是套圈的小游戏,慕笙买了十个圈,手把手的教余念儿玩了几把。

  小女孩特别上道,第五个的时候,已经可以稳稳的套住了。

  “我套住了……”

  连续套了五个后,店家已经快要哭了。

  不是,这是从哪里来的魔鬼?

  慕笙又买了十个,这次是在教南絮玩,南絮的动手能力很强,不过几下,就已经掌握了要领,这下子,店家是真的要哭了。

  而另外一边,沈顾沉带着星辰,在玩枪击游戏。

  一连二十发,全中!

  店家震惊的简直合不拢嘴。

  觉得一个小孩子,枪法这么好,真的很奇怪!

  只要是,那个拿枪的范,简直神了。

  很有气场!

  然后,在星辰离开的时候,他听到男孩说了一句话:“二叔,他这个枪,比九叔家里的人,轻太多了,不得劲!”

  店家:“………”

  咋地,你还想打真枪啊?

  咋不上天呢?

  两队人马,一个从这头,另一个从那头开始,横扫整个晚会!

  就他们这一夜,不知道要弄哭多少店家!

  念儿离开的时候,还对店家说:“叔叔,我明天还能在过来玩吗?”

  小女孩长得好看,说话甜甜软软的,让人软到心坎里,店家就算心里在不乐意,也不好这个时候拂了小姑娘的面子,僵着笑点头:“好啊。”

  在几人离开后,店家就打算收拾东西离开了。

  这群人,明天可别再来了。

  原本就是小本生意,被他们这么赢下去,他还怎么赚钱!

  跟在几人身后的五个人,已经开始吐槽了。

  “小姐原来这么能玩吗?”

  “小少爷玩枪的动作也很快啊。”

  “我们以前怎么不知道他们这么优秀?”

  时显and权争:“………”

  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

  有这么惊讶?

  切~

  -

  三个小孩玩疯了,回到别墅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

  而此时,余隽带回来的几个公司的高层人物正在准备离开。

  看到几人有说有笑的回来,都是震惊的多看了一眼。

  说真的,他们以前是真的没有想到,余隽会放心把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女交给外人。

  而现在,真的发生在眼前,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尤其是刚才,余隽为了这个慕笙,把自己的外甥女都赶走了。

  还真的是,半点血缘关系都不念啊!

  司家的人,说怼就怼了。

  “你们回来了,玩的怎么样?”

  “爸爸,我们玩的很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余隽欣慰的笑了笑,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

  他平时工作忙,余家的人又都不安分,他得时刻注意着,所以有的时候会忽略了两个孩子的情况。

  “去洗洗,早点休息。”

  安抚好两个孩子,余隽又看向堵在门口的一群人,淡声说:“你们还打算留在我这里吃宵夜吗?”

  “不敢不敢,余总,我们这就离开。”

  一群人,慌慌张张的换了鞋,慌慌张张的离开了别墅,慌慌张张的坐上了回家的车,心头凌乱。

  这余总,怎么就对一个外人,这么上心呢?!

  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一行人,心思各异,但同时也都在心里埋下了一个怀疑的种子。

  -

  相比于他们的一夜未眠,星辰在念儿和南絮的房间里,正在瓜分今天和司梦逛街的时候买下的玩具。

  他买了很多乐高玩具,因为看到房间里很多乐高拼成的玩具,其中有一个,还是限量款的,上万元。

  “念儿,你应该很喜欢这个,虽然是司梦阿姨花的钱,但是玩具没有错,送给你了。”

  “南絮,这个是给你的。”

  别说星辰小,他从小没有母亲,心思要比平常人细腻一点,有时候,就像个小大人,心思重的很,也很有自己的主意。

  所以,那个司梦才不是他的对手。

  而此时,司梦已经回到了余家的老宅,找老太太哭诉了一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