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大佬破产后缠上我了

作品正文卷 416 大结局:比所有人,都幸福

大佬破产后缠上我了 弥洛佛 7385 2021-02-23 06:34

  姜离蔚饶是见过大世面,在见到自己岳父的时候,也难民拘谨紧张。

  他目光不断的看向沈顾沉。

  兄弟!

  你说些什么呀!

  沈顾沉直接看向了傅老,“爷爷,恭喜你,多了个女婿。”

  傅老对于女儿被拐走,还是有意见的,却没想到沈顾沉接下来扔了个重磅炸弹。

  “这是他们两人的结婚证。”

  两本结婚证,放在了饭桌上。

  所有人:“!!!”

  晴天霹雳!

  姜离蔚:“沈二,你——”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这是想要他的命吗?

  傅盈止看向了姜离蔚,目露询问:为什么咱们两个的结婚证在沈顾沉身上?!

  姜离蔚捏了捏眉心,主动站起身,对着震惊的几人鞠了一躬,尤其是对傅老:“傅叔叔,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我对盈止是认真的,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她,包括我的命。”

  他语气平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傅盈止没怎么听姜离蔚对她说过情话,可之前的所有努力,能得到他这么一句话,都是很值得的。

  她也想要站起身,却被姜离蔚伸手压了下去:“傅叔叔,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傅盈止已经悄然红了眼。

  “你们把证都领了,我难不成还能做个恶人,让你们去离婚?”

  毕竟是自己女儿喜欢的男人,所以傅老并没有将炮火对向姜离蔚,而是矛头一转,对准了其余人:“所以,你们都是知情人?”

  傅玉城给裴好夹了块肉,说:“爷爷,这事我不知情,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谈恋爱。”

  言外之意,没工夫搭理别人的婚事,虽然,他很羡慕。

  可裴好现在年纪还小,不想结婚,他也可以在等等,他要从金陵搬过来,买房子也是个难事。

  傅老又看向了傅蕴和几人。

  傅蕴和嘴角抽搐,他觉得,自己从国外回来,就是来背锅的。

  他淡淡开口:“我是从我父亲嘴中听到的,爷爷,我也不是当事人,姑姑毕竟是我长辈,她谈恋爱,我也插不上手。”

  锅忽然从天而降。

  傅元钟给傅老倒了一杯茶,说:“我觉得姜离蔚挺好的。”

  虽说一开始傅老还不大舒服,可现在事情已成定居,而且姜离蔚也说了,会在老宅里定居下来,不会带着傅盈止住在外面,傅老就更开心了,他年纪大了,也就是希望身边有个人可以陪着。

  一个月后。

  《谁予救赎》杀青,剧组举办了杀青宴,大部分演员都出席了。

  冷怜是陪着慕笙一起来的,只是杀青宴上,还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许如冷,是你吧。”

  女人身段莹莹,看着温柔曼妙,她缓缓开口:“我以前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我叫——乔梦情。”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两个以前在国外见过。”

  她笑着,看着人畜无害,可冷怜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野心,看出了报复。

  她抿了口酒:“抱歉,乔小姐,我不认识你。”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并不想看到这个人。

  连呼吸都似乎觉得困难起来。

  她转身就想走,却忽然被乔梦情扣住了手腕:“许如冷,你跑什么?是不是觉得自己输了,不配站在我面前?”

  她的语气忽然尖锐起来,瞬间引来了无数人围观。

  冷怜开始头痛。

  “许如冷,就算你现在和霍寒在一起,他最喜欢的人,他心里的人,也只能是我,而你,什么都不是,当年不就是那样吗?为了救我,他抛下了正在医院的你,我们两个人在他的心里的位置孰轻孰重,你还没有谱吗?”

  乔梦情,医院,国外,救人……

  所有的词语,都在刺激着她,她的表情逐渐难看,脸色渐渐苍白。

  她身体不由自主的轻晃了一下,要不是被慕笙扶住,她早就倒在地上了。

  慕笙冷漠的看向乔梦情:“乔小姐,请你说话注意点。”

  乔梦情笑的阴险,她似乎精神已经有些不正常,竟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大笑了起来。

  冷怜头痛欲裂,只觉得脑海中涌进来很多的画面……

  她目光呆滞,隔了好一会,她才拂开了慕笙的手,道:“笙笙,我先离开了。”

  “需不需要我送你?”

  “没关系,我有司机。”

  冷怜趔趄着脚步往外走,脑中都是和霍寒的过往,心疼的让她呼吸不过来。

  她离开了酒店,外面天色已暗,天空上黯淡无光,一点星辰都没有。

  她将眼泪憋回去,拿出手机,给霍寒打了个电话:“霍寒,我们见一面吧。”

  见一面,了断所有的事。

  霍寒本来就在来酒店的路上,所以,冷怜并没有等多久。

  半个多小时,霍寒在她跟前站定,她一直在冷风中站着,此时已经冻僵了。

  霍寒快速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她身上:“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在里面等着。”

  “乔梦情在里面,我觉得恶心。”

  霍寒动作一僵,他微微低头,看着女人冷若冰霜的脸,那双眼睛里好像没有温度,又好像包含了所有的情感。

  霍寒紧紧搂住了她,生怕她下一秒就从他怀里溜走。

  “我如果一直想不起来,你打算瞒我多久?星辰,是我的儿子,对不对?”

  “不打算瞒着你,已经做好告诉你的准备了。”他其实很怕,他期盼她记起,却又期盼她永不记起。

  冷怜凄楚的看着他。

  霍寒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

  他好怕她再也不见他。

  “霍寒,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霍寒和冷怜的下一次见面,是在慕笙和沈顾沉的婚礼上。

  叶暖半月前生了一对龙凤胎,此时,她正抱着一个孩子在慕笙的化妆间里,冷怜也在。

  叶暖也听说了冷怜和霍寒的事,冷怜恢复记忆后,话就很少。

  慕笙和她不同,慕笙的记忆里,都是沈顾沉,两人在一点一点的交往中,她慢慢恢复了记忆,所以举行了婚礼。

  她看向了冷怜,握住了她的手,说:“冷怜姐,我们没有办法劝你什么,但是希望你能开心。”

  其实,这段时间,霍寒一直在国外找她。

  但是冷怜刻意躲避,所以没有碰到。

  “我知道。”

  她还喜欢霍寒,她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只是……

  那些年的伤,总是无法治愈。

  婚礼上来了很多人,沈顾沉穿着西装,从余隽手里接过了慕笙。

  这个女孩,是他他用命守护的。

  司仪直接问:“请问沈先生,冒昧问一个问题,你喜欢慕小姐哪里?”

  隔着头纱,沈顾沉深情的看着她:“也称不上多喜欢,只是她喜欢吃草莓,所以,草莓汁不行,草莓酱也不行,就像我喜欢她,长得像她不行,性格像她不行,我喜欢的,只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慕笙,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只有一个慕笙。”

  两人的婚礼举办的格外的豪华,沈顾沉像是将世界所有美好,都捧到了慕笙的面前。

  而在教堂外,一个穿着白色西装,长相惹眼的男子,一脸悲伤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新人。

  他找来了一个路人,给了他一千,对他说:“把这个礼物,送进去吧。”

  慕笙,原来我从来就没有机会,无法忘记,也无法放弃。

  “傅大哥,你好像喝多了。”傅蕴和扶着墙,走路都有些不稳,他替沈顾沉挡了不少酒,此时已经完全醉了。

  他看着林缺,都是重影的。

  少女算不得多好看,却气质清冷,一双眼睛像是森林里的小麋鹿一般,格外惹人疼爱。

  傅蕴和下意识的伸出手,遮住了她的眼睛,然后慢慢的俯下身,在她的唇边轻吻了一下。

  “缺儿,我喜欢你。”

  两人这两个月一直处于一种恋爱未满的状态,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说喜欢。

  心里很欢喜,脸都红了。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沈顾沉都结了婚,他也想……一刻也等不及。

  林缺唇角微弯,刹那间芳华:“好。”

  教堂外的咖啡厅里,霍寒和冷怜相对而坐。

  “我想重新追求你,好不好?给我一个机会。”他看着她,说是询问,却也强势而认真。

  “以后家里听谁的?”

  “你的。”

  “出门听谁的?”

  “你的。”

  “我错了听谁的?”

  “不会错,要错也是我错了。”

  “那我答应你。”

  “妈妈——”星辰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了,突然冲进了冷怜的怀里。

  “星辰好想你。”

  这天下午,星辰被许家人知道,惊了无数人。

  许父许母平白多了这么大一个外孙,开心的差点昏过去。

  当天夜里,婚房,慕笙看到了容枯送来的礼物,是很厚的研究资料。

  可以解决她身体的抗药性和凝血功能障碍。

  里面还有一个小玩意,是星星。

  用纸叠出来的星星,放在一个罐子里,上面有一句话:“祝福你的话说不出来,我会看着你们,如果你不幸福了,我会不择手段的把你抢回来。”

  慕笙红了眼,对于容枯,她心情太复杂了……

  沈顾沉从身后搂住了她,他也看到了那句话,说:“我们会幸福的。”

  比所有人,都幸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