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都市小说 狐忆黎花梦

章节目录 拾捌。帝。心异变

狐忆黎花梦 魑白痴狐 3990 2020-05-23 06:17

  拾捌。

  白黎揉揉眼,看了眼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高凌空。他仍在昏睡中。白黎用小手摸摸高凌空脸上被兔子怪打伤而肿起的部分。高凌空吃痛的“嘶——”了声。

  “这兔子怪可真不会留情。这漂亮的脸蛋啊~”

  “心疼吗?”高凌空突然出声吓得白黎立马站了起来。背对着他不停摆弄自己头发,小脸不禁红了。高凌空一只手半撑着地,慵懒躺着看白黎,另一只手摸摸肿起的嘴角,虽痛仍笑,“看看你的灵力晋升的如何?”

  嗯,有道理,白黎很快找出《人之灵力》,滴血测试,书上很快显示“毓午二成”,白黎一个惊讶,竟然可以连升这么多级,这才短短几个时辰啊!师父知道了一定很惊讶。

  “既然这试炼如此厉害,可万一落入坏人之手,那就不妙了。”白黎嘀咕道。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觉悟的。”高凌空已经站起身整理好了掉落一地的书籍,“我们走吧。”

  “嗯。”

  【“你的伤?”

  “不碍事,找默沉那老太婆涂点药就好了。”

  “吼~居然在背地里骂你师父老太婆,我要去告诉默沉楼主!”

  “喂!臭丫头忘恩负义啊~”】

  —————————

  “花瑾客栈被那黑心道士砸了着实可惜。”沈钰清凯旋那日,入宫回复军情后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去花瑾客栈小酌几口那儿的桃花酿,不料那客栈竟然不见了。一打听才知,一道士抓着白家小姐说称其为妖,事不成,竟把这花瑾客栈弄成了废墟,逃窜而去。白家小姐心怀愧疚,要客栈老板娘玖瑾进府做丫鬟。白管家给那些小二后厨些银两便打发回乡了。这是沈钰清所听到的版本,他不明白的是白府多的是丫鬟,怎会要玖瑾姑娘进府,玖瑾姑娘竟也同意了。没了玖瑾姑娘的桃花酿以及和她的闲聊,沈钰清可真是一阵失落,战胜的喜悦也一消而散。

  “不可惜。”玖瑾笑说,她等到了主人有什么好可惜的。

  沈钰清又是一阵失落,“没了姑娘的桃花酿,月半很是难过啊!”沈钰清在玖瑾面前永远露出的都是真实感受。

  “不打紧。我还留了几罐呢。改日带你喝?”玖瑾本该没什么留念的,就唯独留下了这挑花酿。

  沈钰清像个孩子似的露出笑容。玖瑾越过沈钰清看到白黎同高凌空一起走来,“小姐!”

  白黎十岁的小身躯速的熊抱玖瑾,玖瑾到底是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姑娘。

  被玖瑾忽视笑容的沈钰清见了高凌空肿起的脸,大笑起来,于是乎,两个人又打闹起来。把要拿药擦脸的事给忘了,白黎就和玖瑾去屋子里寻药,走到屋前,玖瑾突然想起默沉去了后山,直接拿总归不好,于是留了张字条~

  “他是?”回走的路上,白黎同玖瑾开始闲聊。

  “二皇子沈钰清。”

  “哦~那个小胖子呀~”

  沈钰清停下打闹,一脸黑线,都嘲笑他儿时的黑历史!瞬移到白黎面前,想要好好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小丫头,刚佯装抡起拳头,高凌空就站在了面前,白黎抓着高凌空的衣服,从他后面探出头,朝沈钰清做了个鬼脸。玖瑾看的不禁发笑。谁料想平定项哲的二皇子平日里竟会像个儿童似的。

  嘻嘻~白黎将要塞到高凌空手里,拉起玖瑾,打了个哈,说称困了就先回去了。

  高凌空嗯了声,脸带微笑,看那小身躯离去的背影,手不停摸着药瓶子。

  “啧啧!”

  “你啧什么!”高凌空看沈钰清一副欠扁的样子,一拳打在他肩上。沈钰清吃痛,“羡慕你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恋爱的酸臭味哈哈哈哈哈哈】

  。。。。。。

  。。。。。。

  。。。。。。

  几日后,事情皆以处理完,伤也好的差不多,该去阔谙寺了。这次白黎带着玖瑾一起去。

  白黎从马车的窗口探出头,朝裴娘和白爹爹挥挥手。裴娘靠在白爹爹怀里,抽泣起来,白爹爹拍拍她的肩,向白黎微笑地点点头。白黎放下帘子,托腮想着,不知今日的裴娘怎么了,一直愁眉苦脸的,总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唉,罢了,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倒是高凌空,这几日都不来找她,她都要走了,也不来道个别!真是,她想他做什么,白黎摇摇头,不去想。

  她同玖瑾唠嗑着。突然马车一顿,明显的往旁边一靠。

  “这是怎么了?”

  “是碰上了陛下从青翎观回来的马车。”

  “哦~”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她把头搁在窗子上,观看这一场跟阅兵式似的马车队伍。皇上到底是皇上,出行回归就是盛大。一个个士兵身穿盔甲,面神聚精,整齐排列。突然想到哥哥大婚时的治安,看来是故意放松的,想让前朝余孽自投罗网啊。

  在想之余,一乞丐模样的小女孩摔倒在那条让出专有的道路上,士兵很快拿出剑架在她脖子上,她的脸上,不,应说是全身上下,都是乌黑的脏污渍,眼里满是惊恐,双手一直紧握。嘴里碎念,“对,对不起。”道路那一边有几个小孩在偷笑着,显然这女孩子是被这几个小孩恶作剧推出来的。边迷公公弓着腰问幽王如何处置。

  幽王沈顾萧一直都是好评,如此,百姓们皆认为这女孩子顶多受点轻罚。

  可,“杀。”

  白黎,不止她,百姓们,那个小女孩,还有几个捣乱的孩子,皆朝沈顾萧不可置信的看去。开玩笑的吧。

  边迷示意士兵处理掉。

  小女孩的鲜血从颈间流出,染红了这条街道。

  沈顾萧放下车帘。整条队伍绕道而走。

  那几个孩子带着惊恐而离开。百姓的心里开始惶恐。那女孩子的母亲从人群中挤出,抱着女孩的尸体,痛苦大哭。

  白黎欲起身向幽王讨个说法,玖瑾拉住她,马车外的白管家说道,“小姐切勿生事。”

  “可。。。不行!”白黎再次站起身,玖瑾一记手刀打在白黎颈间,晕了过去。

  “走吧,白管家。”玖瑾说。

  【有宝贝在看啊白的文嘛~好吧尿性的我,日常求支持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