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都市小说 狐忆黎花梦

章节目录 玖。婚嫁

狐忆黎花梦 魑白痴狐 6071 2020-05-23 06:17

  五日后。因为是入赘,为了让仪式正常,这也是朝廷和后宫商量了很久的事,一早就有宫婆婆往白府将善幼长公主送来,白洋是去了公主府。

  于是陪着善幼长公主的工作就落到了白黎身上。白黎第一次看到善幼长公主的时候,漂亮姐姐,那双大眼是如此纯真,和哥哥真是郎才女貌,他们能在一起,也是缘分呢。

  两个人一大早玩的不亦乐乎,一起蹲在墙角。

  “长公主姐姐,你喜欢和我玩的游戏吗?”

  “喜欢!”

  “那我们再玩一个游戏!”

  “好!”

  “听我讲哦,首先你要穿上那件红色的衣服。”白黎指了指木桌上的嫁衣,长公主点点头一脸兴奋,白黎继续说,“然后盖上那块红盖头。别人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不能跟别人闹。”

  “啊!不要!”长公主一脸不愿意

  “那我就不和你玩啦!”白黎故作生气要走。善幼长公主扯扯白黎衣角“不要,要和你玩!”

  “嗯,好,那你要听我的,我可是会一整天都看着你哦!”

  “好吧。”

  “好!去换衣服吧!记住哦照做,那样你就赢啦。赢的话,我就送个一模一样的给你!”白黎将袖中的玖瑾拿出来,玖瑾一直化作小精灵在白黎身旁,玖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主人将自己拿在手中,瞬的僵住,甚是可爱。

  “好好!换衣服。”看来长公主很喜欢!

  “还是白小姐有办法!辛苦白小姐了。”太皇太后身边的王嬷嬷长吁一声,松了口气。

  终于,白黎觉得超有成就感!手中的玖瑾依旧莫名其妙。幸好前几日让白管家去处事路过画扇楼的时候,进去向木匠刻了玖瑾的精灵状。今日应该可以收货了。

  “吉时已到,送新娘上花轿~”媒婆在门外大喊着。善幼长公主穿着红嫁衣从内屋走出来,在嗑着瓜子的白黎见女子妆容,移不开眼,那女子有些笨拙的走到自己面前:“小黎黎,好重!”

  直到女子开口,白黎回过神,“要坚持住哦,我会陪在你身边!”

  善幼很信任的点了点头,白黎为她盖上红盖头,随着一群婆婆丫鬟牵她出府,白洋已在府口等着,脱去素日里的白衣,换上红装,他还是那样淡然。

  接下来再到了公主府一系列繁琐的礼仪,踢轿门、请出轿、牵新人上厅堂行交拜礼,善幼长公主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白黎站于一旁悄悄地扯扯衣角,就消停了。

  公主府邸建于宫中以西,离宫门极近,于是都移驾公主府。

  一些礼仪结束,已是接近晚宴了。

  公主府。张灯结彩,皆是大喜之色。宴会之上,幽王沈顾萧坐于高堂之上,太皇太后坐于左侧,皇后坐于右侧,接下来依次是几位皇子,最大也就16岁,在座最小五六岁。再是些妃子,朝廷重要官员。柳梅坐于白岩庄左侧,裴亦君在右,白黎就坐在裴亦君的一边。但不懂裴娘为何要用面纱遮面。

  晚宴还未开始,各个小桌上放着茶和水果,因为早早的落座,白黎只能吃着水果打量周围的人。坐于高堂上的神圣之人,白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开本朝的帝王,原以为会是长电视剧里有着大肚子的胖蜀黍形象,然,这位幽王,没有大肚子,没有尽显富态的脸,而是身材匀称,相貌不凡,年龄应该同白岩庄差不多,若是常人哪里猜得到那人已四十有余。一身玄袍,再是成熟稳重的面容,生生被这王者之气而镇。据说幽王沈顾萧是前朝丞相,不满于前朝皇帝的整日昏庸,yin乱于后宫,听信小人谗言,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收拢人心,起兵推翻,再是八年之内使这天下民间繁华。着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其实这大概和历史上唐推隋差不多。

  白黎一直有在疑惑一个问题,既然因为是邪魅使时段混乱,理应是到历史上有的朝代,但这片大陆这个朝代听都没听说过。这倒也好,毕竟可以不必担心会篡改历史什么的。

  在一切风平浪静的公主府,热闹的和谐,但总有那么些暗波涌动。

  偏殿里,舞姬歌姬都在加紧梳妆排练,虽都是宫里精挑细选的,但在这场合可不能疏忽。

  一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舞姬悄悄退入角落,不知在弄些什么。

  “舞儿,在干什么呢?快些上妆吧!”

  “好!”

  。。。。。。

  白黎继续打量着在席的人,太皇太后是幽王的皇奶奶,同天下所有奶奶一样有着慈祥的面容,那笑容足以证明她的开心,老人家最开心的事大概就是如此看着一家子在一起吧!

  皇后和妃子们一个个都端庄淑雅,白黎实在佩服她们如此坚持的住做到一动不动,更何况,她们头顶上还带着那些重重的头饰呢!

  再看皇子公主们,大概都是和白黎一般耐不住性子了吧,白黎想着若是有人这时站出来说带孩子们出去玩玩多好呢。

  心里想着什么还真有什么。正好一曲舞毕,便有人出来请旨。

  “父皇,儿臣见皇弟皇妹们似有些坐不住了呢,斗胆恳请父皇准我们去他处游玩。”说话的是正是太子沈澈清。一身锦衣华袍衬出这男子的身材,一对剑眉下的那双眼含着笑意,充着傲气,跪于厅上,双手拱起,不紧不慢的说道。虽说的有些随意,却是那样霸道,让人不敢不答应。想必这皇上心里对儿子也是有着忌讳的吧。白黎托着腮细细打量着,殊不知有双眼也在打量着她。

  让白黎感兴趣的可不是太子的长相,来这里也十年了,虽少有外出,单看着自家爹爹还有广卿师傅的样子就对这些美男子有免疫了,可不像初时那般痴的流了口水。太子她周岁的时候是有见过的,想着当时真是好笑。太子腰间的那块玉佩正是白黎所感之处,现在视力极佳,兴许别人看不出,玉佩在沈澈清说道恳请时微微的发着金光,后又是一块普通的玉佩罢了。白黎寻思着如何才能一探究竟,抬眼见沈澈清望着自己一笑。白黎有些慌慌得眼珠一转往别处看去,巧的对上前几日所见的那双眼睛,白黎只好低头无视吃着水果。脑中一片混乱,原来高哲越是高凌空,是左相高轼的大公子。难怪有些面熟。心中呐喊啊,想自己周岁时的窘迫,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一头钻进去。

  高堂上的幽王眯眼看了眼,摸着那少有的胡子笑说:“准。白爱卿,高爱卿,让你们的孩子也一同玩去吧。”

  “谢父皇。”皇子公主们都站起身谢过幽王。

  “是。谢皇上。”白黎和高凌空高颜雪一样随着白岩庄和高轼作揖谢主。

  “切记不可跑太远。”幽王对沈澈清嘱咐道。

  “是。”

  白黎是第一个谢过恩之后走出大厅,领着玖瑾走的极快,连和娘亲爹爹一句话都没说。想着前几日的调侃和周岁时的窘态,简直尴尬的要死,她可不想再和他碰面。于是一路走去公主的房间,大概因为白黎乖乖让善幼穿上婚服的缘故,门口看着的丫鬟侍卫没有阻拦。白黎想着这公主府也不熟,为了防止遇到高凌空,善幼的房间是个好躲处。

  一间被红色包围的屋子里,银盘、杯壶、桂圆榛子被摔的满地都是。穿着婚服的女子,邹紧眉头,嘟着嘴,看起来十分生气。抓起桌上的一只银酒杯向门口砸去。

  好巧不巧。白黎正推门而入,酒杯硬生生与白黎的脑袋有了个亲密接触。

  善幼长公主见到来人,先是惊喜,后有躲到桌后,做错了事,怕来的人责怪了自己。

  白黎摸了摸脑袋,扫了眼房间,叹了口气,看到善幼的反应,笑了笑走了进去。蹲下身对善幼说道,

  “长公主姐姐,黎儿没事的,黎儿不会怪你的。”

  善幼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抱住白黎“小黎黎,一个人坐在这里好无聊好无聊的!门口的人那么坏,还不让我出去。呜呜呜~~”

  “我要皇奶奶来~呜呜呜~”

  白黎任由善幼抱着,听她哭诉不禁有些心疼,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哭闹着要奶奶。轻拍善幼的背安慰道:“长公主姐姐,皇奶奶要晚些才会过来呢,我们不哭,不如我们来玩游戏,边玩边等着皇奶奶好不好啊?”

  善幼吸了吸鼻子点点头,“唔,那我们玩什么?”

  “等会儿哦。”

  白黎站起身走向门口。

  “侍卫哥哥,帮着传话劳烦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来一趟。”

  “这。。。”两个侍卫互看了眼,难以答应。白黎掏出一锭银子给其中一个,带着恳求说道:“拜托拜托了,你们也不想公主在这哭闹的吧”

  侍卫又迟疑了一会,最后拗不过白黎,便去了。但白黎没有进屋,对另一个侍卫说道:“侍卫哥哥,真的就不能让我的丫鬟进屋么”望了眼一直站门口的玖瑾。

  侍卫没有说话,僵持了许久。给玖瑾投了个眼神正欲转身,瞟见几个黑影。白黎原本想置之不理,许是那头盗贼,但偏偏有样白黎感兴趣的东西,似有微微发着红光的东西,就同沈澈清腰间玉佩发着金光一样。

  “玖瑾,若是公主闹起来,替我安抚下。我去去就来。”白黎扔下一句话就追着人影而去。

  “是。”玖瑾心中不禁有些担忧。侍卫在一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玖瑾表示无奈,连几条人影都看不到,真不知是怎么当差的,公主府还真是不安全。

  白黎跟着那人影,那些人功底子都是极好的,一晃眼不见了人影。白黎真恨自己不会轻功,跟丢了,踢了一脚旁边的石头以泄气愤。

  “什么事惹了我们白小姐不开心?”白黎闻声看来人,是那张不想看见的脸,来人缓缓扇着折扇走来。白黎愈发生气,转身想走。不料高凌空一个箭步上前将白黎搂在怀,一跃跳上房梁,白黎使劲挣扎了下,奈何无用。瞪着高凌空,都说眼神能够杀死人,她就不信他高凌空能无视。然而高凌空就当没看见,抱着白黎“飞”。最后停在偏殿的一棵大树后。

  “你要找的可是他们?”高凌空小声在白黎耳边说。

  白黎抛去方才的情绪,微探出头,看见是那三个黑衣人和一个舞女在说些什么,那舞女又给了些下人的衣物。如此看来,似乎又不像是偷盗来的。

  “舞儿,在哪儿呢,快些跟上去前殿,耽误了可不好。”一个婆婆的声音传来,白黎倒是听得清楚。

  那舞女大声回一句,和黑衣人又说了些,就匆匆而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