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都市小说 七宗爱之沉默爱

章节目录 第19章 告白

七宗爱之沉默爱 林堇葵 11018 2020-05-23 06:17

  回到诊室里,秦天发了好半天的愣。舌尖还留有陶亚的触感,手指上还有他的温度,一切都恍惚得让人难以置信。更难以置信的是他秦天居然因为那个未完成的吻而有了感觉,他不是同性恋,他也不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要在这样的感情里纠缠多久?佳喜就在身边,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秦天对自己生气,对这样一个无法控制的自己、过于轻率的自己、失去理智的自己生气。生气的同时却又迷惑——陶亚为什么那样?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回吻自己?李贺并不在现场,他不需要做戏引起他的怒火,那么为什么?

  头昏脑胀,一切都因为这个吻而变了。那些本来就不透明的东西变得更加的模糊不清,就像秦天越来越不懂自己的心,他对陶亚燃起的感情分明是,傻子都明白那是,但是的原因他找不到。

  他不会明白,爱情这个东西,本来就不需要任何原因。

  “没事吗?”身边温柔的女声将他唤回现实。抬起眼睛,佳喜的脸慢慢清晰起来,“怎么魂不守舍的?刚刚拖着陶亚去哪儿了?”

  “……”秦天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也被那个小家伙传染了吗?不说话?”笑起来,佳喜并没有想继续追问下去。她看见了,在秦天抓住陶亚手腕的一瞬间她看见了,秦天眼里流淌的东西。那么强烈,那么明显,那是一种渴求。

  秦天从来没有渴求过她,或者说,她从未看见秦天渴求过任何东西。他总是那样平静,那样淡漠,仿佛世间不会有什么引起他的兴趣,也不会有什么东西让他真的在乎。但是唯独陶亚,刚刚她在他看陶亚的眼神里发现了那种东西。

  她衷心地为秦天高兴,因为拥有那种感情才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行为;但却又为自己悲哀,因为那种感情的对象不是自己。她只是秦天想逃避时的安全港口。

  “呵呵。”感觉佳喜温热的手拂过自己的脸颊,秦天这才清醒了几分。不过只是干笑,面对她忽然变成一件很尴尬的事,

  “陶亚是个很有趣的孩子吧。”佳喜坐在他对面的病床上,眼神淡淡地扫向窗外。

  “啊?有趣?大概吧。”顺着她的眼神往外看,运动场上依然热闹非凡。

  “看起来是个很顽强的家伙呢。”

  “顽强?”秦天因为这个词皱了皱眉头,“顽强的人会自杀吗?”

  那天陶亚的事情有稍稍和佳喜提过,在他决定再次和她交往以后。不过只是轻描淡写而已,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的决定和陶亚的自杀有什么关系。

  “只有真正强悍的人才有勇气选择死亡不是吗?连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强的?”

  “……”秦天因为佳喜的一番话陷入了沉思。他从没有这样想过,但是仿佛也不无道理。

  正是因为够狠毒,正是因为够极端,才能够选择一条不归路。陶亚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可怕的钻牛角尖的强悍的家伙,所以才能够毫不犹豫地在觉得整个世界抛弃自己的时候,大胆地选择同样抛弃整个世界。

  那是一种报复,赌上自己性命的报复。就像陶亚说的,如果他死了,李贺就会一辈子记得他一样。狠毒的报复。

  “呼……”不由地长叹一口气,因为这样的陶亚,秦天觉得胸口又开始沉闷。站起身来,他听见运动场上的发令枪响,伴随着观众们的呼声——陶亚的比赛应该开始了。

  “秦天。”身后的佳喜忽然唤他,下一秒钟对方温暖的手指就穿过了自己的手掌和自己的交叠在一起。

  “嗯?”

  “不用太担心。”

  “担心什么?”

  “那个小家伙。”

  “我有吗?”秦天微微睁大了眼睛,他不懂佳喜为什么这样说。担心?这种沉闷的感觉是担心吗?他不知道。但或许佳喜说得没错,因为她总是比他还要了解自己。

  “有,都拧在这里了。”对方笑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抚上他的眉头,秦天这才发觉自己一直皱着眉。

  “多谢你来,帮了我不少忙。”抓过那只手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

  “还说呢,之前还非不让我来。”佳喜嗔怪着抽回手,靠近秦天环住他的腰,将头倚靠在他的肩头,“像我依靠你一样,你也可以时时刻刻依靠我。”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护士们运动员们都在看。可是秦天没有推开佳喜,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随性的女子。正是因为这份随性,她身上从来没有条条框框,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让秦天觉得平和舒服。

  “秦医生!!”一声大喊忽然打破了这美好的氛围,秦天松开佳喜,看到了站在门口脸色发白的李贺,对方神情焦急,汗珠一串串地顺着下巴往下落。

  “怎么了?”

  “陶亚受伤了!”

  “什么?!”秦天几乎要弹跳起来,心跳瞬间漏了半拍,“人呢?!”

  “在操场上,本来想把他背过来的,但是好像摔到了头我不敢随便移动他。”

  “摔到头?”秦天利落地收拾了药箱,没有顾及佳喜,急急忙忙地就随李贺向外走,“怎么会?”

  “冲破终点以后栽下来的,我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李贺快步在前面带路,“过了终点以后应该减速的,但是看他减着减着步伐就混乱了,接着整个人就一头栽下来。”

  “……”秦天没再多问,已经能看到不远的荫凉地放田径队的队员三两地围在一起。小跑几步,他冲在李贺之前到达陶亚的跟前。

  眉角摔得不轻,灰色的尘土夹杂着红色的血迹,裂开一个两厘米长的口子。右肩膀到手肘的位置是一道长长的擦伤,皮已经破了,露出嫩红色的肉,带着斑斑点点的血丝。右膝盖上是一块很大的磕伤,红黑红黑的血肉模糊,明显得肿起来。

  “怎么搞的?”秦天的眉头紧紧地皱成一团。

  说不出的心疼,陶亚的这副模样让他又想到那天雨里那个苍白无力遍体鳞伤的人。二十分钟之前明明还活蹦乱跳的,他还亲吻了他,可是现在,那张他亲过的嘴巴只是干涸得失去了血色,像是离了水的鱼一般一张一合喘气。

  听到秦天的声音,闭着眼的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懵一般地望着他。

  “怎么样陶亚?能听见我讲话吗?”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对方的头,秦天很担心会不会严重到脑震荡或是其他什么。

  “……”陶亚却依旧无言,只是看着他。

  “该死的,这时候你就说说话好不好?!要是严重的话马上就叫救护车送大医院,耽误在这里搞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

  一席话说得李贺焦躁了起来,其他队员的表情也都很紧张。

  “陶亚你没事吗?哪里疼?脑袋有没有奇怪的感觉?想不想吐?秦医生说得没错,严重的话我们送医院。”

  “……”陶亚还是没有回答,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事?你确定没事?”李贺紧抓住他的一个胳膊。

  “嗯。”仿佛是极不情愿地,陶亚小声地哼了一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自顾自地就往校医室走。

  “你这家伙,这时候还在逞什么强?!”见不得陶亚这副模样似的,秦天抢在他面前一步蹲下身,“上来!”

  “……”陶亚愣在原地,继续用那种茫然的眼神俯视着秦天。

  “发什么愣啊?李贺你快帮他一把,我把他背到校医室。”秦天见陶亚没反应,转而朝向李贺。李贺显然也没想到这情形,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陶亚推上了秦天的背脊。

  “那就拜托你了秦医生,我马上有比赛。”无可奈何地松开抓着陶亚的手,李贺朝秦天打了个招呼。

  “嗯,你放心。”秦天一边回答着一边迈起步来。

  又是这个人的背脊,又是这种温暖的触感。虽然天气很热,虽然汗水已经潮湿了背心浸到了对方的衬衫上,但是互相贴着的肌肤传来的热度依然让陶亚感到安心。在轻微的颠簸中,陶亚不由地慢慢扣紧了环着秦天脖子的手,将脸靠在他耳边,听着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栽下来了?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带着点怒火,秦天快步走着。并不是真心想和陶亚生气的,但是他真的很讨厌看到他遍体鳞伤的样子。因为他遍体鳞伤的时候他也会不受控制地跟着疼痛。

  “……”

  “又不说话?一会儿缝针的时候你有本事也不要吭声。你就倔吧,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

  “为什么推开我了?”这回陶亚总算开口了,但是说的内容秦天却不懂。

  “什么‘推开你’?”微侧过脸,便能感到陶亚的呼吸。

  “刚刚在卫生间。”

  “……”秦天这才明白陶亚在说什么,只是他讶异他还记着,“不是有人来了嘛。”

  “没人来的话?”

  “我不是已经亲了吗?当作为你加油。”

  “童桐说我喜欢上你了。”

  “?!”秦天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但是心跳已经反射性地开始加速。

  “他说我喜欢上你了。”仿佛是怕秦天没听见,陶亚又重复了一遍,然后静静地等候对方的反应。

  可是秦天依旧没说话,只是望着前方继续走着,这让陶亚有了一瞬间的心焦。

  “童桐说……”

  “我听见了。”秦天打断了他的话,眼睛虽然还是看着前面,却无法聚焦。陶亚的话让他心乱如麻。他不相信,也不明白,那样一个为了李贺执着到死的陶亚,怎么会忽然对着自己说喜欢。更不明白的是,自己听到这样的告白以后,居然有想哭的冲动。

  “……”陶亚没再说话,只是将头靠在秦天的肩膀上。虽然他还不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情,但是话说出去以后,他好像更想依赖面前的人了。他的体温,他的呼吸,一切都让自己好安心。

  “别胡思乱想。”半晌,秦天却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说不定是童桐唬你呢。”

  心在瞬间沉了下去,陶亚僵直起身子,愣愣地望着秦天的侧脸。眉角的伤口忽然火辣辣地疼起来,膝头上的伤也是,面前这个人的温暖瞬时间凉了下去,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把你推给我的话,童桐不是就可以和你的李贺在一起了?”

  虽然不甘愿推出这样的结论,但秦天实在是恐惧,主动靠近自己的陶亚让他恐惧。陶亚不是他人生中规划好的旅程,却半途冲出来扰乱了他的整个行程。现在他好容易想走回原路,对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个亲吻是这样,现在的告白也是这样。

  “……”陶亚没有说话,搂着秦天的手却也渐渐地松开了。伤口灼热地疼痛着,一直蔓延到胸口的位置,让他觉得窒息,甚至眼前发黑。

  是这样吗?是童桐故意那样误导自己的吗?但为什么并不想对他生气?反倒因为秦天现在变相的拒绝而感到委屈?鼻头不听话地发酸,一想到这是一种拒绝,陶亚就感觉酸涩感涌上眼角。

  就这样无声地到达了诊室。秦天将陶亚放在病床上,一旁的佳喜见此情景立刻上来帮忙。看着她和秦天默契地合作,陶亚再一次感到了那种疼痛感,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心里。茫然地抬眼望着给自己的眉角伤口消毒的秦天,对方明明离自己那么近,比任何一次都要近,可是他觉得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失去他一般,不由伸出一只手去扯住他的衣袖。

  “怎么了?很疼吗?”秦天小心地给陶亚吹了吹伤口,“还好伤得不深,不缝针也可以。”

  “……”陶亚却没有说话,依旧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一直望到眼里充满泪水再也看不清。

  “笃笃”

  手指上忽然一阵凉意,有什么滑过。秦天原先以为是陶亚的汗水,低下头去看却发现那液体的源头是陶亚的眼睛。那双乌黑的拖着长长尾巴的眼睛里正有泪珠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滑过自己托着他下巴的拇指。

  不由地颤抖了一下,秦天心里一阵酸意。凑近陶亚,他小心翼翼地问:

  “真的很疼吗?”

  “……”对方却还是不回答,只是泪水更加肆虐。鼻子渐渐地发红,喘息也急促了起来,伴随着哽咽声。

  “怎么了到底?哪里疼得厉害吗?你倒是说说话啊,干惹人着急。”秦天的语调温柔起来,他很想揽着这样的陶亚入怀,却碍于一旁的佳喜无法行动。

  “怎么办……”

  “什么?”

  “喜欢……”

  “?”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哥了……”

  “!!”

  “童桐没有唬我……我好像比喜欢李贺还要喜欢哥……”

  “……”

  “要怎么办……这种感情要怎么办……”

  是很小的音量,大概只有秦天和陶亚两人听得到这样的对话。但是在秦天耳朵里,这仿佛晴天惊雷一般,心跳“空空”得响到炸耳,他强作镇定地抬起已经开始颤抖的手,若无其事地继续为陶亚处理伤口。

  “别开玩笑了。”尴尬地笑了下,秦天希望身后的佳喜没有发现他们的异样。

  “我想我爱上哥了……”陶亚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你再耍哥我的话,我可要翻脸了啊。”

  “不是那样的。”

  “够了。”

  秦天逃亡似地直起身来,走向不远处的医药箱拿胶布。额头上有冰凉的汗珠流下来,陶亚的眼神不停地在脑海中浮现。刚刚那番对话究竟是做梦还是现实,在秦天看向镜子的一瞬间变得模糊起来。

  镜子里的自己眼神极其悲伤,眼角甚至微微地泛红,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秦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即使他的胸口的确沉闷到呼吸困难。

  诊室里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很异常。佳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恰逢有其他运动员来诊察,她就和秦天打了个招呼带着人去了隔壁的房间,剩下秦天和陶亚两个人。

  再次走回陶亚的身边,秦天做了个深呼吸,用干毛巾擦拭掉陶亚额头的汗水,然后给他贴伤口。

  “刚才不是玩笑……”陶亚不知何时已经止住了哭泣,只是依然红肿着一双眼。

  “……”

  “我说我爱上哥的事……”

  “我说够了。”

  再次重复那话题之前秦天将陶亚的话截断了。冷淡的口吻让陶亚不由地颤抖了一下,瞬间闭上了嘴巴。

  “生气了吗?”

  “没有。”

  “明明就是生气了……”

  “对,我生气了。所以够了,别再说了。”

  不想听,也不想知道。不想被扰乱人生,也不想被破坏计划。从一开始秦天就是这样想的,因为这样想所以才和佳喜重新在一起的。陶亚只是一个意外,一个他不能够选择的意外。到现在他都扮演着一个好医生、好学生、好男友、好儿子的角色,未来他还会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所以他的人生不能够因为一个小男孩而有任何改变。

  “可是我爱哥啊。”

  陶亚的脸又开始浮现出哭相,这让秦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用一副“你到底为什么这样”的表情望着他。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你,陶亚,谢谢你。”

  “我要的不是这样的回答。”

  “那你要什么?”

  “哥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一点也不像陶亚,一点也不像自己了解的陶亚。不,或许是太像了,就是那个陶亚,对李贺执着到死的陶亚,只是现在,那种执着转回到了自己头上。无意中瞥到陶亚手腕的伤口,黑色的护腕被推到了小臂的中间,那纵横的疤痕就惊心地露了出来,这让秦天又回想起那天,背对着自己诉说着对李贺感情的那个孱弱的人。

  “不是爱……你说的不是爱……你爱的人是李贺啊,你只是想要依靠我而已。别再想着利用我去让李贺嫉妒了,你只想着他的话,他会明白的。别把事情搞复杂,那样每个人都会很痛苦,你痛苦李贺痛苦,我也会跟着难受。”

  “我没有想过要利用哥……我只是……我只是……”

  “陶亚啊……”

  “我只是爱上哥了而已,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陶亚摇着头,秦天则是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伤口的位置暴露在两人的视线里。

  “你看看,这是因为李贺而留下的伤痕,这是你对李贺所有感情的证明。如果你搞不清楚你在做什么的话,看看这伤口,它会带你找到你的真心。”

  “不是的,那不是因为李贺留下的伤口,那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伤口。”

  “我不管你怎么说……”秦天犹豫了一下,放下陶亚的手。抬起头看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是如此的坚定,坚定到让自己动摇。

  “好吧,你回去和李贺把感情整理清楚了。整理完了如果你觉得你还是爱我的,那我也会给你一个回答。”

  听完这话,陶亚的瞳孔晃动了一下,接着忽然灿烂地笑开,像个天真的孩子一般,带着红肿的眼睛笑开。那表情让秦天怔了几秒钟,之后却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没那么容易的。秦天不相信爱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不相信离开一个人重新接受一个人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像他扮演乖儿子的角色那么多年,继父也从没有真心爱过他一样。所以陶亚也没那么容易脱离李贺,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陶亚,别那么笑。因为那样的笑容,是不会持续到最后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