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寻仙之千年轮回

章节目录 第6章 客栈风云,寻妖百里路(上)

寻仙之千年轮回 玉改瑕 5836 2020-05-23 06:18

  那人一进来,略显狼狈的叫了声掌柜,要了两壶酒,三盘清蒸宝鸡。

  掌柜见他衣履阑珊,冷声道:“这可得花不少银子。”

  那人不赖烦的的道:“快去就是!”说着便拿出一锭白银往桌上一摆。掌柜连忙谄媚,赶去厨房吩咐了。

  灵潇正看着那白胖子,只见其喝口酒就往外一望,心绪不宁,酒都流到了肚子上,也冲下来一些白色的像面粉般的东西。箫云笑道:“灵郎,看那丑胖子做甚,我给你说点好玩的。”

  灵潇放下心中疑惑,看着箫云。听箫云讲述,他在很小时便去了昆仑仙山修仙,如今已有十余年,这次下山乃是奉师尊之命前来历练,也顺便到长安看父母和姊姊。

  灵潇问道:“那箫郎如何来了此地?”两人聊的起劲,各自以名加郎称呼。

  箫云又称自己与师叔下山,到楚地来是寻人来着,“我们找的这人,是我的祖师叔,与大哥的师父颇为相似。不过祖师叔在一年前收了一个徒弟,那人便是我家姊姊。”

  灵潇打趣道:“那你不得叫你姊姊师叔了吗?”

  “嘿嘿,祖师爷性情古怪,不在乎这些。”箫云咧嘴一笑,又问道:“灵郎准备去哪?”

  灵潇将心中所想告知箫云,说自己先去长安,再去幽州赴约,当说自己要找一个人时,灵潇问道:“箫郎可听说过箫灵?”

  “箫灵?灵郎要找她?”箫云一惊。

  灵潇见箫云神色,便知她知晓,难不成是她姐姐?

  “敢问箫灵可是箫郎的姊姊吗?要是如此怕只是名字相同罢了。”

  箫云暗自吃惊,心想灵潇如何猜的出,见灵潇以略带失望的目光游离于酒杯之中,道:“说不得姊姊就是箫郎要找的人,郎君的师尊没有提起他有收过其他弟子吗?”

  灵潇仔细回忆自己与师父相遇的种种,心中一时悱恻难语,道:“我也不知,想来师尊早已有了打算。”

  灵潇不敢相信箫灵是箫云的姊姊,但又抱有希望,正是忧喜交加,难以平静。

  这时,客栈又走进来一位身着黄衫,青发后垂的女子。但见她扫视了客栈里的人一眼,在灵潇两人身上微略停留,而后走到一处坐下,用余光盯着那正在吃鸡的胖子。

  掌柜见了,立马上前问道:“小娘子需要什么?本店……”

  “黄鼠狼一只!”女子漫不经心,又故意抬高声音回道。

  她这么一说,众人纷纷转头看向她,掌柜一时也是哑口无言,唯有那吃鸡的白胖子,凝神正坐。

  灵潇转过头,放下心事,看向女子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美人!

  那白胖子拿着一只鸡,便大步走向门外,黄衫女拍案起身,却听得一声惨叫,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那白胖子,撞上了一个锦衣秀袍的男子。

  白胖子却头也不会,立刻离去。黄衫女也立马追了上去,箫云道:“灵郎!我俩捉妖去。话未说完人便”已到门口,灵潇也顾不得众人的惊惧,紧随而去。

  待灵潇与箫灵追到城墙下,却见一个穿着青白相间袍子的人从城墙上飞过,紧接着又是一道穿白衣的身影飞过。

  箫云叫道:“哎呀,师叔!”对灵潇打了个招呼,“灵郎,后会有期,在下先行一步。”

  刚踏出,便折回给灵潇两锭白银。

  灵潇心中一暖,道了声后会有期,见箫云走远,便寻那黄衫女去了。

  灵潇唤出宝剑,一路飞过几座山峰,见路上时不时有打斗痕迹,也加快速度,又过了片刻,两道声影便出现在灵潇视线中。

  灵潇急急下落,拿剑道:“姑……娘子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黄衫女与那胖子一来一往,手持一只玉箫,与胖子打得不分上下。

  灵潇见那胖子肚子上露出黄毛,心中一股降妖除魔的火焰燃烧,寻了个间隙,右脚一踏,九步剑第一招使出,虽无怪老人的势,但形是十分完美的。

  那黄鼠狼本就与黄衫女不分上下,若是单打独斗还能靠体力占点便宜,如今又加了个灵潇,剑法怪异无比,如何吃得消,向黄衫女虚晃一招,随即撒出一包白色粉末。

  黄衫女退到一边,却见灵潇直接刺向黄鼠狼,连忙呼道:“速速退去!”

  灵潇右脚已然踏出,哪收得回,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向前方挥手一剑,割破了黄鼠狼的肚皮。同时,灵潇只感觉脸、脖子奇痒无比,丢下剑,便想去抓。黄衫女见状,道:“切莫用手抓。”

  黄鼠狼吃了灵潇一剑,立刻远遁。黄衫女也只能放弃离去,走到灵潇身旁道:“不要动,我先封住你的穴位。”用玉箫封住灵潇几处穴。

  灵潇顿时失去了痒感,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痒?”

  “此乃,‘三日溃肤散’,剧毒之物混磨成粉。撒在皮肤上,皮肤会奇痒无比,如果去抓,便会加快溃烂,一日之内必定因皮肤溃烂而死。”

  “额……娘子,你造的药,解药何在?”灵潇道。

  “这得用药浴,泡上三个时辰才能测底治好。”黄衫女道,“所以,要回溆浦,才能抓药。当下我们闲话少说,还是速回溆浦,解了这‘溃肤散’的药性。”

  灵潇听后,心中暗骂自己倒霉,但想自己是为民而受的伤,也就值了。又笑问道:“在下灵潇,敢问娘子芳名。”

  “王矜思!”

  两人赶到溆浦时,已是巳时三刻。灵潇又走进那家客栈,只见客栈中只有掌柜在那里坐着,也是暗叹一口,道:“掌柜,给两间房,还有一大盆热水,你再按这位娘子的要求,去药铺抓药。”拿出一锭银子道,“少了再补。”

  掌柜自是欣喜,王矜思却道:“药就有我去抓吧。水要烧开,且午时到申时要不断烧水。”交代完后,便一人离去,灵潇也不多说,只叫掌柜快点办事,自己便在房中打坐。

  待王矜思取来药,掌柜准备好一切,灵潇便开始药浴。

  王矜思独自一人在客栈中吃茶,觉得有些困,又到了申时三刻,灵潇那边也才不多好了,便想回房休息,却听得一阵脚步声,不急不缓,沉稳有力的传来。随即一穿着紫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上去倒只有三十来岁。

  王矜思定睛一看,这人眉心很宽,双眼炯炯有神,一看便知是个修仙者。

  不过,王矜思见到此人,心中竟出现异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浮现在脑海。

  男子进来后,便叫了些酒,随后在一张桌子上摆好三只碗,皆尽斟满。

  王矜思顿时感到好奇,便想看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谁知那男子刚刚坐下,便有一穿青白相间袍子的人进来,正是灵潇在城墙上见到的两人之一。但王矜思却不曾见过,只知他是个很厉害的修仙者。

  那人进来便道:“莫华,你准备的还真是齐全啊!不过这怎么有三碗,难不成是给他的。”

  被叫做莫华的男子没有回答,道:“坐下便是了!”

  “哈哈哈,果然是老样子。”大笑三声,又看了眼王矜思。

  王矜思暗暗称奇,今天是什么日子,这等层次的修仙者怎么一来就是两个?听他们的意思,应该还有一个。既然如此,那就开开眼界,看这些人到底在做啥。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一道人影闪了进来,转眼便坐到了桌子上,端起碗便一饮而尽。

  “喂,好歹先大声招呼吧!”

  “怎么,我追着你跑了多远?我真心累。”

  “哈,莫昆,你没事追我干啥,我每天都是这么修行的,你懂不!”

  “他追你,自然是来找我的,只是你不肯告诉他我的位置,所以才不停的追你。”莫华饮了一小口道。

  “对啊,华师兄!我问他,他也不说,我当是想与我比赛较量高低,后来才发觉他是在忽悠我。”

  “……我不是为了莫华着想吗,否则蜀山第一天才尹清枫又怎会做这等忽悠人的事。”

  “好了,不要再争辩了,莫昆,你回昆仑吧,我是不会再回去的了。”

  莫昆迟疑了会道:“我早就知道,所以我也没这打算,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哪个?”尹清枫道。

  莫华则是盯着莫昆,道:“快说来听听。”

  只见莫昆在莫华耳边说了几句,莫华的神情大变,像是坠入无底深渊般,瞬间便苍老了十岁。

  尹清枫见状,心中也猜到一二,只是看着莫华,不再言语。

  王矜思听着三人说的,猜不出个所以然,便不再去想,又见时辰不早,灵潇也该出来了,便上楼去了。却不知恰被尹清枫看见自己的背影,使其眉头微皱。

  王矜思来到灵潇房前,问道:“你好了吗?”

  “恩,好了!那只黄鼠狼往哪走了?”灵潇打开房门,看着王矜思道。

  “从东面跑的,估计去长沙了。”微微一顿,“你先修整一晚,这种药解了就没事了,明天再去寻,我一个人打不过。”

  灵潇点了点头,自己一身武艺便是用来降妖除魔的,自然不会推脱。

  两人便各自回房,灵潇又取出玄华录出来,准备学几门仙术,以备不时之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