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寻仙之千年轮回

章节目录 第5章 怪叟教艺,千里单骑行(下)

寻仙之千年轮回 玉改瑕 6148 2020-05-23 06:18

  灵潇刚一打坐,便问:“师父,‘气’是什么,还有我该怎样打坐呢?”

  老人打了个饱嗝,把胡须一捋,道:“‘气’这种东西,就像道,而道之為物,惟恍惟惚。包含象、物、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师父那我怎样能增加自己体内的气。”灵潇见自家师父说的乱七八糟,便换了话题。

  “哼,不先了解道的本质,你又怎能从天地中吸取‘气’。”老人没好气的道,“道又夷,希,微。即道看不见,听不到,也摸不到。”

  “那该如何了解道?”灵潇被老人训斥,心情平复下来,向老人认真请教。

  老人对灵潇赞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道虽然没有固定的实体,但无处不在。如这火就是一种道,这一花一木都蕴含着一种道。而‘气’便是道的外在形式。”

  灵潇听了老人的话,自语道:“那岂不是说,天地万物都是道,我一举一动也含有道,所以只要潜心体会道自然会高,气自然会凝厚。”

  老人颇为赞赏的看着灵潇,道:“是,也不全是。道有大道,有小道,大道法自然,小道则否。”

  “修仙自然是法自然大道,不然何以看破世间万物。”

  “恩,算你还有点领悟力。”老人在火光下捋着胡须,随后便靠在树边,准备睡觉。

  “嘻嘻,师父过奖了!徒儿这便睡觉修行。”灵潇刚被表扬,有点小得意。却被老人臭骂一声,“臭小子,睡觉如何感受天地大道!”

  灵潇哦了一声,便认真打坐,学着感悟道来修行。不过,灵潇可不是高人,可一夜不睡,约半个时辰便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第二日,待灵潇醒来,见老人未醒,便把昨日学会的九步剑练了起来。灵潇练着前四步,便觉得玄妙无比,又向前一步,使出第五步的剑招,忽而左砍,又提剑上撩,向前一挡。灵潇练得越加起劲,一口气将前五步练上了三次。

  老人不知何时转醒,道:“不错不错,现在教你后四步。”

  灵潇大喜,这五步他已然全部记下,再练便有点不尽兴。

  老人先把后四步演练一遍,再招招叫灵潇跟着练,稍有不对便细心教导。灵潇暗暗赞道:“师父性格虽豪放不羁,看上出粗枝大叶,却能这般细心教导我,真乃高人风范。”当下便对老人多了几分敬重,认真学剑。

  灵潇单独练了一次,老人便道:“好了,你既已经学会,我留下来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

  灵潇一恁,道“师父,你是要走了吗?”

  老人道:“你干什么?”只见灵潇牵着老人的手,一脸殷切的望着老人。“放手,放手!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缠着我有什么用?”

  “师父我想说,你还有飞行之术……等仙法没有教我。”

  “……臭小子,还以为你舍不得我,哼气死了。”老人吹胡子瞪眼,好像就要发作。

  灵潇连忙道:“师父,你走了我该去哪找你?”

  老人听了后,又略带猥琐的嘻嘻起来,灵潇无语,师父的脾气还真像小孩子。

  老人笑了一阵,道:“仙法那本‘玄华录’上记载了不少,你学这些便可。记住仙法是外家功夫,剑法与道才是内家功夫,内家功夫强,外家自然会强。”

  灵潇点了点头,心想老人可是他在唐朝唯一有关系的人,才刚相聚便将分离,竟是有点不舍,又道:“师父,那以后我去哪找你?”

  老人见灵潇问了两遍,心中一叹,又是一个痴情儿。“你在重九之日,赶往幽州蓟城便可,记住千万不要迟到!还有好好练熟九步剑。”

  灵潇点了点头,“师父再见。”

  “九步剑并不只是九种招式。要是有人问你师出何人,你便说是我的大弟子。”说完老人一跃而上,消失在灵潇的视线中。

  “不只是九种招式?”灵潇自语,随即黑着脸道,“师父,我连您的名号都不知道啊!”又想着师父的本领,顿时羡慕不已,拿出玄华录,开始翻阅起来。

  灵潇把翻着玄华录,当看到御剑飞行时兴奋不已,立刻仔细学习起来。

  灵潇拿出剑,笑道:“你到底是何方神物,将我带来这唐朝,又意欲何为?箫灵,你在唐朝吧!”灵潇跟老人学了九步剑,又见老人神通广大,联想箫灵曾经说过的一些话,心中也隐隐猜出部分。“你是我的剑,可我却不知你的名,箫灵你又在何处?”

  灵潇想着自己学了仙法,见到箫灵的可能性更大,便静下心来,开始念咒语,试图操纵那把无名宝剑。

  灵潇使出浑身解数,可那剑就是无半点响应。灵潇也不泄气,又尝试了数次,那剑似与灵潇有了共鸣,顿时大喜,再次尝试。

  只见宝剑嗡嗡的颤动,浮在半空,灵潇有没有操纵它刺向旁边的树,无赖后劲不足,直接掉了下来。

  就这样,灵潇在林子里修行了三天,每日饮晨露和烤野兔,既体验了野人生活,也精进不少修为,剑术更加熟悉,那御剑飞行之术,也能在上面站稳片刻。

  这日灵潇站在剑上,离地已有三尺之高。

  灵潇停下,算了下日期,离九月九还有五个月,便想先去长安看看,再北上到北京附近,即密州蓟城。

  灵潇一路行走,时而也低空御剑飞行,或遇到奇丽景色,便停下游赏一番。一路走过大小村庄,了解了不少风土人情。同时也暗暗感慨,大唐王朝的底层竟是如此黑暗。湖南在唐朝属荒芜的荆楚之地,加之地方赋税重,官员又要贪去大半,纵是这盛唐之下,百姓生活也是苦不堪言。

  灵潇这日,步行在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上,心中感慨,这唐王朝的衰败已成定局,安史之乱只不过是加快她的腐朽罢了。

  正感慨间,从旁边的灌木丛中跳出五个大汉,各自手持大棒、菜刀。

  其中一人道:“站住……”

  “把钱……留下来,放你过去,不然……”

  这几人分明是附近的村名,打劫的门路和家当都不到,这般出来劫持过路人,怕是被生计所迫,情非得已。

  灵潇佯骂道:“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怎敢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

  那手持菜刀的壮汉道:“我们也是被逼的,你交出钱财,我们自然会让你平安过去。”

  “迫不得已?你们个个身强力壮,自可靠双手养活自己,出来打劫实在不该。”

  “要真是如此便好了,我们都有妻儿老小,一年到头,连吃穿都难以解决,官府还步步紧逼,让我们如何活法?”一站在后面的人走向前道。

  灵潇也深知此事难为,但打劫终究不是正路,自己也帮不到几人,道:“话虽如此,你们也不能打劫,若是别人和你们一样,你们却将钱财拿去,让别人怎办?”

  几人顿时不语,迟了好一会,一人道:“我不干了,打劫不是正路,当初就不该想这馊主意。”

  一人表态,另外几人也纷纷转醒,灵潇道:“靠双手是最踏实的,也免得你们家中老小为你们担忧。”灵潇见几人悔改,又掏出身上仅剩的几快铜板,道:“我就这么些钱,你们拿去吧,不要再出来打劫了!”

  几人犹豫了会皆尽道谢,灵潇叹了口气,也无心再赏这路边风景,从背上取下剑,念着咒语,御剑而去。留下几人在原地惊讶不已。

  灵潇自遇上那伙村民打劫,心中不爽,本想着自己救世济民,却空有修为而无能为力。不知不觉来到一县城,背着剑,走了进去。

  走到一家客栈门前,灵潇叹了口气,心想,世道生存不易,便是21世纪的人在9世纪,也难为啊!怎么我就没穿越到一个大家庭,现在连生计都紧张。箫灵啊箫灵,你会在哪里呢?

  灵潇走进客栈,心中暗道:“唐朝的生活我来了。”

  灵潇拿着剑,一入门,一像是客栈老板的人便急忙迎接,道:“客官,您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灵潇有点不好意思的小声道:“老板,你这缺人手不,我会管理,会炒菜,还是劳动力,你看怎样。”

  那人一听,立刻换了脸色道:“我们这不缺人手。你看这店里,就那么几个人,你还是走吧。”

  “老板,你就不考虑考虑吗,我是高素质人才啊。”

  老板有些不耐烦的道:“管你什么屁素质,快走快走。”

  “哎,你会后悔的。”灵潇叹了口气,正准备出门时,一道声音叫住了灵潇。

  “等一下,这位大哥,可否来小弟这边,喝上一两杯。”灵潇一看,挑眉道:“那先谢了。”灵潇走到那人面前,灵潇看得清楚,这人分明是个女子,却不知为何要女扮男装。

  男人和女人还是很容易区分的,特别是灵潇这个21世纪的人。但是其他人却难已分辨。真不知是古人单纯,还是后世人见识广。

  灵潇拿起一杯,一饮而尽,道:“在下灵潇,不知……哼哼……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那女扮男装的公子哥噗嗤一笑,差点露出女声来,急急堵住嘴,而后双手合揖道:“在下箫云,见过灵公子。”见灵潇脸色未变,舒下一口气,又道:“灵大哥可是从仙山上下来的修仙者?”

  灵潇一听,不经想起在衡山上遇到袁晟等人的场景,不经哑然失笑,道:“我从小跟随师父修行,到了近日,才出来历练。”

  灵潇见箫云好奇,便将自己来大唐后的经历改编一番,说得天花乱坠,箫云不知有假,对灵潇笑道:“灵大哥的师父是何人?”

  灵潇顿了会,将自己师父成白发满头老顽童。

  箫云听后说自己听说过这个老人,灵潇一惊,看来这箫云还不是个一般人。

  “不知大哥的师父可有其他弟子?”箫云问道。

  “我是师父收的大弟子,有没有其他师弟就不知道了。”灵潇心中也疑惑,也不知师父是何意。

  箫云哦了一声,便举杯继续与灵潇喝酒,才喝了三杯,那清俊的小脸上便出现一抹红晕。

  恰在这时,客栈又走进来一个肚圆皮白的肥胖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