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剑出昆吾

章节目录 第6章 三跪九叩定跟脚, 昆吾峰上赐妙法

剑出昆吾 有毒奶 3917 2020-05-23 06:18

  “对不起,古长老,我是因为祖师名号居然如此简单而诧异”失神了片刻张尘就清醒过来,赶紧起身鞠躬向长老致歉。

  “没事,当年我刚听到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的!”古长老不以为意,接着说道“门派渊源我就说这些,你入了内门之后很多事都不是秘密,去藏经阁借几本东华地理志之类的杂记就都清楚了,主峰明日自有弟子到你精舍带你前去,老道也不多说了,你点几根香拜一拜祖师就回去吧”

  “是”张尘也不多说,点上三根古香,恭恭敬敬向明月祖师的画像三跪九叩,行了大礼,随后不敢打扰,慢慢退出内堂。

  走出天剑堂,他直接驾鹤回到自己的精舍,甚至都没和往日同伴庆贺一番。坐在静室里,张尘脑中一团乱麻,思绪纷飞。“明月!明月!清风明月,分明就是镇元大仙的道童,五庄观常年地处东方和西方之间,又是佛教东进的必经之路,佛教大兴必会对其造成影响,所以门派宗旨注重缘分也有由来。如此来看定然错不了了。想不到师门来头如此之大,不过镇元大仙功参造化,乃是与三清一般的人物,我这种来源不明的黑户,不知道瞒不瞒得过他的法眼啊!”

  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惊悸,张尘筑基后第一次开始运功修炼,真气比内气凝练十倍,再加上他已是百脉俱通,行功起来更是快捷,搬运一个周天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这样不停地运行周天,他慢慢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气游周身,腾起一团雾气逐渐将整个静室弥漫。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扣门,张尘打开院门一看,原来是昨天天机堂的执事弟子秦川:“张师弟,今天是我来带你入主峰。请上我的法器吧!”说着大袖一挥,抖出一件画轴一般的法器,站了上去。

  “多谢秦师兄了!”张尘道谢,也依言走了上去。也不见秦川作势,画轴轻飘飘的飞起,不疾不徐向主峰飞去。两人立于法器之上,长袖飘飘,倒真有些仙人风范。

  “门内不允许驾驭法器超过一半音速,否则会遭到守山阵法的拦截!昆吾峰是护山法阵的阵眼,不容有失,所以禁制最严”二人不疾不徐向主峰飞去,整整飞了半个时辰,外门各浮岛已经消失成一个黑点大小,而主峰还好像没有拉近一点距离。“主峰为我派根基所在,祖师费尽心血布置了玄妙的护山大阵。有咫尺天涯之效,现在只是未激活状态,一旦激活更是神异。”说话间二人耳中只听得啵的一声,仿佛穿过一道无形的门户,瞬间就从遥远的天边出现在主峰半山腰的落尘台上。短时间内空间的急剧变化让张尘神晕目眩,几乎呆滞。秦川哈哈笑道:“这是护山阵法的另一玄妙之处,不但能够让敌人近不得身,也可以瞬间将其传送至千里之外。”

  昆吾峰远看孤零零一座孤峰,走进了才发现其形神似并拢的五指,除最高的中央主峰之外有四个平台。而最下层的平台就是落尘台,防御阵法有禁空之效,不管从哪个方向进来的弟子都会被传送到落尘台上,然后步行上山。落尘台乃五峰之中拇指之位,故面积最大,又是人来人往必经之处,所以门派在平台四周建了近百间竹楼,上下五层,形成一处墟市,任何弟子都可以在此租赁铺面摆摊卖货,也是整个昆吾人气最旺之地。

  张尘二人未做停留直接往中央主峰的祖师殿走去。出了落尘台,一路上都是山间小径,路边都是古木参天,又散乱植了些不知名的花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还能看到许多墙角飞檐,颇具野趣,与外门的造化参天的仙家气派相比更具道法自然的意味。

  片刻,他们到了祖师峰,祖师峰只有祖师殿一座建筑,到了山顶后是一个偌大的平台,平台中央立着一块石像,平台后一个朴素的小殿孤零零的伫立着。

  此时,平台上一个玄衣道士立于石像旁,显然是等着张尘二人。二人走上前去,秦川躬身行礼“拜见传功长老,张尘已经带到”。说完引张尘上前,然后退下峰去。

  张尘也上前见礼:“弟子张尘拜见传功长老。”

  “我叫离堪,每个新入门的内门弟子都是由在任的外门值守长老接引,再有内门传功长老授法。祖师殿内有两层,金丹可进第一层拜见上届本宗的祖师,授宗门机密。内层,我也没去过,元婴期方可入内。至于外门弟子就在广场上拜见一下祖师塑像即可,点一根魂香,心中默念,祖师即可知道本门又多了一个内门弟子。”张尘依言上前大礼参拜,又点燃魂香用心祷告,冥冥中他感到一种灵感玄而又玄,似乎有人从天外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选择功法,传功长老主要是解惑,你可以自己选,也请我帮你选。”离堪一脸淡然:“如果我帮你选你需要告诉我你的仙根属性,有没有获得神通等等信息。”说完便一言不发,静等张尘的选择。

  “还请离长老帮忙!我是土属性根骨,获得小神通飞石。”张尘对传功之事早有耳闻,昨晚已经做好准备,隐瞒了一部分神通。

  离长老点了点头“王长老说你内秀天成,果然不错。所谓乱世出英雄,你们这一批弟子大难不死本就是福泽绵长之人,能自我筑基晋入内门者具为一时翘楚,有点奇遇福缘本就不奇怪。但是福有天赐,性乃自生,若以为师门会贪图你们这点福缘而拒绝师门指点的机会,不异于自绝于道途。”

  “本门祖师就是五行属土,你既然有小神通,我建议你先修行基础的土行决吧。等入了金丹看能否转修本门祖师的中央戊土真诀,这道真诀是上古时期麒麟一族的镇族功法。麒麟一族上古时期为天地间三大主宰之一,走兽之主,足踏大地则可源源不断获得大地的庇护,幼崽出生便有金丹实力,修为每提升一个境界还能自动领悟一项土属性神通,所以这中央戊土真诀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功法。这门法诀本不是我门中所有,据说是上界本宗的祖师专门为本门祖师求来的,门下弟子也不得轻授。土行决是最基础的五行诀之一,土属性本又是厚积薄发的特性,所以修行起来最为缓慢,能否修的到金丹就看你的造化了,到了金丹没有大功也不见得能得授中央戊土真诀。所以其中利弊你自己考虑清楚。”

  “请问离长老,若是我修到金丹未能积攒下换取中央戊土真诀的善功,该如何是好?”张尘沉吟片刻开口问道。

  “可修行土行真诀,有本事修的到出窍还能再修戊土真诀,能突破到元婴怎么也怎么也能换中央戊土真诀了。土行决修炼的是纯正的土属性真元,到金丹专修任何其他土属性功法皆可无消耗转换。不过等到出窍或者元婴再换功法那真元的损失可不小。你若想修炼的快些,门中还有许多功法可选,不乏直指金仙大道的,但是法不轻传,都得用善功换取。”离长老身为传功长老显然业务精熟,寥寥数语勾画出张尘的功法升级之路,并言明其中利弊。

  “我愿意修炼土行决。”张尘也不犹豫,一口应下离长老推荐的功法。张尘前世就是个玲珑剔透之人,又遭逢这番奇遇仙缘,自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便也不抗拒,一切顺其自然。

  “选完功法你就算是定了跟脚了,此后便是我昆吾门人,此番事定也算是一大事,你尚未取字,不如自取一个。”

  “取字?”张尘突然间哈哈笑起来,他前世本就是个玲珑剔透之人,此番梦蝶又历经世事变幻,十数载弹指已过,张尘本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个巧合,谁曾想到筑基之后的故事又显得那么突兀。要说成为大人物的棋子,大能出手不带烟火气息又怎会弄得如此生硬,若是故意让他察觉不对,又何必搞这么多事端。如今线索太少,分析不出结果,不过一种牵线木偶的感觉让张尘觉得分外不爽。于是一股恶趣味油然而生“既如此,我就取字百忍吧,哈哈哈,张尘张百忍,哈哈哈哈哈!”张尘弯腰狂笑,竟笑出泪来。一直不停的笑了有一炷香之久,张尘起身对离长老稽首一礼,转身下山而去,口中占诗一首曰:

  混沌化蝶三十年,此来昆吾为成仙。

  大觉之下皆蝼蚁,炼得罡魁捅破天。

  离堪长老看着张尘狂放不羁的背影竟也不恼怒,嘴角稍抿,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