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重返八零怂媳翻身!

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冬末

重返八零怂媳翻身! 栖罗 5864 2020-08-01 05:02

  家里的火炉撤了,窗户上用来保暖的塑料布也被拆掉,梁振华和陈素云里外配合着擦窗子。

  “这块儿,左边点,有个点,看见没?”陈素云在屋里对着玻璃嚷嚷。

  梁振华隔着玻璃在外面嚷嚷:“那是里面的吧?我在外面擦了,蹭不掉。”

  “怎么可能,我这里面都擦了好几遍了……”

  两夫妻吵吵闹闹,顾真和梁奶奶坐在炕边上挑黄豆,马上要立春了,梁振华不知道在哪摸出块石碾子,非要磨豆腐。

  陈素云就给顾真派下了挑豆子的活儿,还请了梁奶奶做监工。

  顾真有耐心,一粒一粒的挑,那些浑,圆,完整,黄灿灿的好豆子挑到一起,残破或是发黑的豆子就丢进盆里,喂鸡或是喂猪都可以。

  梁奶奶稀罕顾真不是白来的,看着顾真仔仔细细,不急不缓的样儿,梁奶奶就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样的小姑娘性格多么柔韧啊。

  顾真低着头,手上挑着豆子,脑袋里想着别的事情。

  陈素云擦完了玻璃,看着整个房间亮堂起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北方的冬天总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街道是静悄悄的,身上裹着厚厚的衣服也不见得多暖和,围着火炉取暖是最好的消遣了。

  所以春天代表的意义格外令人喜悦。

  陈素云哼哼着小曲,翻找砂糖,等下喝上一杯甜甜的豆浆,这一天也就跟着热乎起来了。

  “咦?”陈素云在柜子里找到一个东西,突然笑了:“真真,你瞧瞧我找到了什么?”

  顾真放下手里的黄豆,拍了拍手,接过陈素云手里的几页纸,定睛一看。

  “这是你读书这么多年交学费的收据,我可都存好了,等你上完大学,找到好工作,以后得给我报销!”

  陈素云给顾真简单过目之后,就去伸手拿,顾真却攥的死死的,讨好的笑着:“妈,这些我想自己留着做个纪念。”

  陈素云眉毛一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想赖账?”

  顾真看着高中三年的三张学费收据,以及上面写着的王大年的名字,轻轻摇摇头:“我真的很需要它。”

  陈素云见顾真这么想要,一股脑都给她了,在陈素云心里从来不是把顾真的学业看做一种投资,她只是单纯的支持顾真去做她想做的事情罢了。

  梁振华从外面进来,搓着手:“这天看着暖和,实际上还是挺冷。”

  陈素云拿起暖壶倒进茶缸子里一大杯热水,递给他:“快暖暖手,一会还指望你的手磨豆腐呢!”

  梁振华接过来,吸溜吸溜喝了一口:“好烫!”

  陈素云笑着,拿着一包新的砂糖往糖罐子里倒去了。

  顾真将收据收好,看了看日历,快了,还有两个月,这里的一切就该结束了。

  顾真拿着陈素云为她煲的豆腐干重新回到了集训班,程晓磊来的比顾真早,低着头在研究一道物理题,时不时的抓耳挠腮,似乎很棘手。

  顾真将豆腐干拿出来几块塞给他,陈素云用猪肉擦了锅,将嫩豆腐晾干,抹上盐,煲在铁锅上,小火慢慢的煲干,成了随时可以吃,又方便携带的零食。

  程晓磊攥着一块塞进嘴里,咀嚼两下,连连点头:“好吃!”顾真侧过身去看那道物理题,是她用手机找到了沈北名师也是高考出题组成员之一的老师,出版的练习册里面的一道拓展题,可想而知其难度不小。

  程晓磊突然想到了什么,豆干放在一边,抓笔去写,手都没来得及擦一下。

  顾真深感欣慰,这几次考试程晓磊的名次都在大幅度上升,有赖于顾真为他找到的名师讲解,更归功于程晓磊自己的努力。

  徐光华突然出现在后门,喊了一句:“顾真,你出来一下。”顾真放下豆干,想了想又拿起一块,跟在徐光华身后去了办公室。

  “徐老师,这是我妈做的,您尝尝。”顾真递上去,徐光华没把顾真当外人,用报纸包好,收了起来。

  “谢谢你啊,顾真。”徐光华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这次找你来,是想谈谈你的成绩。”

  “您想怎么谈?”

  徐光华看顾真没什么表情,淡然自若的样子,自己都替她急:“咱们班全班同学的成绩都在集训之后,有了很大提升,远远超过那些还在原来学校读书的学生……包括,程晓磊,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吧?”

  顾真点头:“他这次考得怎么样?”

  说到这,徐光华被顾真带跑偏了,拿出第三次摸底考试的成绩单,摇着头不敢相信的说:“他这竟然考进前一千名了……咱们班排名第十二……”

  徐光华皱眉试探性的问:“他抄袭了吗?”

  “他每天有多努力,您不是也看到了吗?这三个多月,他真的是当成了三年来努力。”

  顾真不自觉的为程晓磊说话。

  徐光华自己点头:“是,我也觉得他不可能抄袭,毕竟你和他关系好,他要是抄的话只能抄你的,可是……你看看你得的分还没有程晓磊高呢。”

  徐光华被顾真绕进去了好一会,终于又想起来了正题:“除了作文之外,你根本没有认真答题吧?”

  如果不是为了写范文给程晓磊看,顾真其实连作文也不准备写。顾真的沉默让徐光华捉摸不透,他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顾真继续沉默,如果她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恐怕徐光华会直接跳脚。

  徐光华感觉自己说出去的话,不管是重话还是轻话都像是打在棉花一样,顾真的态度让他费解。

  “你瞧瞧,这是你历次的成绩。”

  徐光华特意为顾真做了个表格,他指着那些数据分析:“入学之前,高二的期末考试,你总分全乡第一,附近几个乡镇也排在前三名……从期中考试开始一路下滑,几次摸底考试成绩都不理想,这样下去,别人会说我把全乡第一教的连大学都考不上!”

  徐光华看着顾真无动于衷的样子,更着急,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不会是不想考大学了吧?”

  顾真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承认还是否认。

  这么一犹豫,徐光华知道了,心里也凉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对不起。”顾真心里感激徐光华对她的关心,但她决定的事情,不会动摇。

  “我有我自己的决定,如果我的决定和您的期待不符,那我只能说,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顾真唯一没有让徐光华失望的是,她的作文每次一都会获得高分,赢得很大的反响,而当她的作文入选期刊的时候,她十分坚定地在指导教师这一栏填上徐光华的名字。

  那之后,程晓磊越发努力,在第四次摸底考试进入了班级前十,甚至有时候顾真都不明白程晓磊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他的心里似乎也有自己的秘密。

  既然是秘密,顾真没那么大的好奇心去刺破,正如自己心里锁着一道又一道门一样。

  集训班在重复学习了一遍高中课程之后,正式开始了冲刺阶段,程晓磊终于撑不住了,发了一场高烧,被程晓燕接了回去,几天都没回来。

  顾真心里有些担心,请假去看他?又觉得不合适,说到底自己只是他的‘师傅’,这几个月来两个人之间虽然看似亲密,可界限划得也十分明确。

  顾真忍住了,徐光华却看出来了顾真的心不在焉,她总是盯着一本厚厚的习题发呆,然后将习题塞到程晓磊的桌洞里。

  他在顾真不在教室的时候,去翻看过那些习题,不难看出是顾真的笔迹,可这题目……水平很高啊。

  这是顾真给程晓磊出的题?

  徐光华的下巴惊讶的要掉下来了,有这样的水准却不想考大学,然后默默的给程晓磊当‘私人老师’……

  难道徐光华看错了,不是程晓磊死乞白赖的追顾真,而是顾真爱上了程晓磊?

  徐光华发觉自己见过很多不思进取的,可顾真这种,自甘平凡的,他第一次见。

  顾真的习题册新增了厚厚的一沓,程晓磊终于回来了,他眼睛红红的,还有些咳嗽,甚至顾真感觉他瘦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程晓磊从教室后门进来,没引起多大的动静,悄悄坐在座位上,他第一时间查看了自己的桌洞,然后笑一声,看了看顾真。

  “和我想的一样。”

  顾真有些紧张,不敢去看他的脸,装作漫不经心:“什么一样?”

  “你只会往我桌洞里面塞题,却根本不去我家看看我。”

  程晓磊说的可怜,嘴角却是笑着的,不知道是不是想掩饰什么。

  “我去看你干嘛?发个烧而已,又死不了。”

  “是啊,我在家睡了好几天,我姐还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不仅没死,还活蹦乱跳的……咳咳咳”

  程晓磊话说的太急,引起剧烈咳嗽,因为缺氧而脸色潮红,顾真无奈将水杯递过去:“要喝点热水吗?”

  程晓磊笑了:“发烧的时候,我梦到你,就像现在这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