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灵异小说 不合理真相

畸变 第257章 针对

不合理真相 意赅 7779 2020-08-05 18:20

  宁华音张了张嘴,又立刻闭上,过了两秒左右才点点头说:“嗯,我是自己去的,网咖里人也不是很多,开始还好,大概一两点过后,目测就只剩下五分之一的样子了吧。”

  松哥摸摸下巴,问道:“一晚上多少钱来着?”

  “我待的吸烟区,因为要照顾通风同时还得保证空调,比外边要贵二十块钱,一晚上是七十,从十点开始计算到早上八点,一共十个钟。”

  宁华音回答说:“那儿条件还挺好的,配置不错,很流畅,机械键盘敲着也特舒服,就在机场边上不远,加十块钱还有接送机服务。”

  “那还真不错。”松哥挑眉,尔后又发现了华点:“吸烟区?宁女士你抽烟啊?”

  宁华音点点头。

  “哎你不早说!”松哥立马起身,到一旁拿来了烟灰缸放在圆形的小茶几上,又从口袋里摸出烟递给宁华音。

  祁渊翻个白眼:“松哥你不刚才抽了两根么?怎么还整的跟憋了一夜似的……少抽点吧,照你这频率下去真要中毒的。”

  松哥讪讪的笑了笑,手上动作却没停,摸了两根烟出来,向宁华音凑去。

  宁华音笑笑,接了一根,然后从口袋里摸出火柴,歘的一声点燃,将烟点上。

  “体面。”松哥笑笑,也将烟点燃。

  这一下子气氛就活了许多,不像刚刚那么僵了。

  随后松哥便很自然的问:“你平时都玩些什么游戏?”

  “GTA、战地、坦克世界、文明。前段时间还玩儿守望屁……咳咳,守望先锋,偶尔还和朋友吃吃鸡什么的。”宁华音笑笑,接着又补充说:“我就喜欢玩这一类游戏,可惜玩这类游戏的女生少,我舍友都不和我玩。”

  “确实少。”松哥抿唇,尔后又问道:“那昨天呢?你在网吧里和朋友玩的什么?”

  “守望,有一阵子没玩了,那几个朋友也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我琢磨琢磨就去网吧跟他们开黑玩几局。”

  宁华音说道:“本来是打算玩几局就回家的,大半个月没回去了,家里怕是积了不少灰,还得搞个大扫除。结果玩几局忘了时间,十点了,我就干脆在网吧包个夜,跟他们继续打。”

  松哥用好奇的语气问道:“为什么不先回家把行李放了在出来玩?”

  “回了家估计就不想出来了。”宁华音笑笑,说:

  “那会儿还早呢,八点多,他们也就那会儿有空,我寻思着也就一个行李箱,不重,那就陪他们玩玩好了,以后再想有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容易,结果一玩就忘记了时间。”

  顿了顿,她又轻叹口气,接着说:“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差不多就这样咯,在家里的时候不想动不想走,喊半天说好久才动身过去,等到了网吧又舍不得走了,恨不得在那里生根。”

  松哥微笑颔首,显然他也经历过那种时候。

  而再随着时间推移,去网吧的次数便日渐减少,算起来,除了办案子出现场之外,他已经有好几年没去过网吧这类的娱乐场所了。

  随后松哥又问道:“为什么不回家玩呢?”

  “家里就一本笔记本,你们也查过吧?大学时买的,用来学习工作,配置不大行,打算等工作稳定了以后再配一台台式机。”

  宁华音说道,随后她接着说:

  “说实话玩的还是挺尽兴的,十点那会儿一方面是考虑的晚了,一方面也是还没过瘾,我就开了包夜,可惜到了十二点半左右,他们就一个个的都下了……

  我也理解他们,都有家庭有工作,哪能再痛痛快快玩啊,也就没强留,我自个儿玩玩文明。唉,这游戏真的是头吞时间的怪兽,我觉着才玩没多久呢,一包烟就都抽完了,天也亮了。”

  松哥抿抿嘴,问:“你是提前下机的吧?”

  “嗯。”宁华音颔首道:“七点不到下机的,打滴滴回市里。困了,撑不住,先回趟家再说,结果没想到家里出了这种事情。

  昨天中午从你们那出来后我吃了个饭就直接睡下了,一直睡到现在才起床……

  年纪大了,要刚上大一的时候,通个宵吃个早餐,睡到中午十二点又是生龙活虎,就算中午才睡下,傍晚也该醒过来,哪像现在直接睡到第二天。”

  松哥轻轻摇头:“选择去网咖通宵的理由,不止这些吧?”

  宁华音又张了张嘴,尔后缓缓掐灭烟头。

  好不容易松缓下来的气氛,又渐渐凝重起来。

  又半晌,她才垂下眼帘,低声说:“你想问什么?”

  “你是不是意识到什么了?”松哥说道:“虽然你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也合乎逻辑,甚至我也经历过你这阶段,但是……

  我想,如果是在外头玩的时候有人约你开黑,你确实会毫不犹豫的跑去,大不了第二天在宾馆里睡一夜,后天再继续玩。但回到了家,你对休息的渴求理应……”

  “你不够了解网瘾少女。”宁华音抿抿嘴说道。

  “不,相反,我接触的还挺多。”松哥微笑道:“就像你说的,网瘾少年少女们,随时可能去网咖浪,一旦想玩了什么理由都不好使,但很显然,你并不是网瘾少女。”

  “为什么这么说?”宁华音挑眉:“因为我电脑配置一般么?拜托,好些网瘾少年们电脑同样一般……”

  “不是这个原因,确实如你说的,电脑配置不能作为依据。”松哥看着她的脸,轻声说道:“但是,想拉网瘾少年去网吧,基本就是一句话的功夫,不存在回了家就懒得出来的情况。”

  宁华音柳眉微颦。

  见状松哥又问:“所以你是不是意识到什么了?你在抗拒回家?”

  宁华音低头。

  过了片刻,她才轻声说:“实不相瞒,我下飞机出来后,隐约间又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我,正好这会儿有朋友给我电话,我就决定去网咖躲一躲。”

  “去网咖躲?”祁渊忍不住挑眉,这脑回路有点惊奇。

  宁华音解释道:“网咖里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大多素质还可以,而且监控也不少,我觉得跟踪我的人应该不敢在里头乱来——主要是我实在不知道能躲在哪里好,我说过,整个余桥,我举目无亲。”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起身拿了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两口,又摸出自己的烟点上,才接着讲述道:

  “我就搜索了机场最近的网咖——至于网吧我确实不敢去,那种两三块钱一小时的网吧,配置一般,且鱼龙混杂,我上学的时候就亲眼在这种网吧里碰到过打架斗殴的事件,边上人都爱理不理的……”

  祁渊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其实在网咖里打架边上人多数也爱理不理的,顶多前台会问问怎么回事。

  不过网咖相对高昂的多的价格,也筛掉了许多人,非高峰期甚至都还坐不满,人数较少,起冲突的概率自然也小。

  加上那些爱搞事的小混混一般也不会来网咖,得罪了那些小混混的人大多也不会来。

  倒不是来不来得起,十几块钱一小时还不至于到玩不起的程度,纯粹是没这个需求。

  所以玩着游戏忽然一堆人从外头冲进来拉着一个人就打的情况也基本不会发生。

  许多情况下,商品物价确实是区分顾客群体的最直接手段,因为经济实力与个人素质虽不能划等号,并不是一回事儿,但放在整个社会群体角度考虑,会发现人群收入水平与人群素质确实基本呈现正相关。

  摇摇头,祁渊又将自己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看向宁华音。

  他走神的时间其实不长,不过几秒罢了,宁华音也没发现什么,只继续讲述道:“很快我约到了网约车,结果上车后不久,发现后边有辆黑色轿车一直跟着我……

  一开始我以为是错觉,但真的,那车就一直死死的跟着,我犹豫了好久以后,还用开玩笑的语气对师傅说后边那车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结果师傅师傅不以为意,还让我少看点电视。”

  松哥抿抿嘴,似乎有些忍俊不禁,但还是立刻板起脸,沉声问道:“那之后呢?”

  “那车一直跟着我到了网咖,我确认他一定是跟着我来的,我又不敢表现出异常来,我约的那司机也不以为意……

  不对,我跟他说过以后他应该也多多少少注意到了那车的情况,当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儿,或者说不想多管闲事,把我送到目的地他任务就结束了,剩下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

  说到这儿,宁华音忍不住咬了咬下唇。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继续说:“我怕极了,又不敢声张,怕激怒他,就立刻快步走进网咖,然后刷身份证开机,和我那些朋友们上了游戏。

  玩的时候我也压低声音把这事儿和他们说了,但他们同样每往心里去,说我太过敏了,而且我在的那网咖还有接送机服务呢,说不定人家是去送机回来呢。”

  她又深吸口气,继续说:“可能是我性格的问题,其实这一路我求助了不少人,包括报警,但始终,没有人把这当一回事儿。

  总而言之,我不回家确实事出有因,我一个人住,又是晚上,真的心里发毛,很害怕。”

  松哥看着她:“既然如此,之前为什么不说清楚呢?”

  她低下头沉默。

  见状,松哥又继续说道:“你已经告诉过我们,你被人跟踪,还报过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说清楚?

  甚至我们现在上门,问起你在网吧待一夜的事儿,你还是语焉不详的,直到现在,原先通宵的理由站不住脚,你才说你那会儿也还被人跟踪着。”

  说到这儿,松哥一摊手,道:“说实话,我不能理解。你到底有什么顾虑呢?被人威胁了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说清楚,我们才好帮你把给些给解决掉。”

  她还是低头沉默。

  见状,松哥轻轻碰了碰祁渊。

  祁渊立刻会意,轻声说:“华女士,有一点还请你明确,你……”

  “我姓宁,叫宁华音。”宁华音指了指自己,说道:“所以……我不叫华女士。”

  祁渊一噎。

  松哥扶额,让祁渊来唱白脸扮小人还真是个错误。

  “抱歉,口误。”祁渊摆摆手,又若无其事的说道:“宁女士,别忘了,命案发生在你租住的房子里,而你现在讲述起这些事儿来又语焉不详的,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与这桩命案是否有什么联系。”

  宁华音挑眉:“所以你要审讯我了吗?”

  祁渊又是一噎。

  奇了怪了,为什么自己上场,这宁华音就如此呛人,而松哥发话的时候她又温顺腼腆的很?

  就算自己的亲和力远不如松哥,也不至于这样吧?

  因为自己喊错姓了?

  无奈之下,祁渊只好也拉下脸,面无表情的沉声说道:“审讯不至于,但至少会重新评判你与本案的关系,你这般不配合,明显的有所保留,只能扩大我们对你的怀疑。”

  “那我也没办法。我有不在场证明,这一个月以来的行程我统统都可以提供,要查我手机通讯记录、银行流水也没关系,网约车司机还有我昨天开黑的朋友你们也统统都可以去联系,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撒谎。”

  宁华音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宁女士,请别激动。”松哥不得不打圆场,说道:“说实话,你的不在场证明我们验证过,确实成立。我这位同事也没有别的意思……”

  “嗯。”宁华音立刻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对松哥说道:“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我向你道歉。”

  祁渊:???

  他忍不住捏了捏自己下巴,陷入沉思。

  “我没有得罪过这位宁华音吧?

  我的颜值也没到让人看一眼就冒火的程度吧?

  虽然天天被苏队黑,但我分明记得,先前他要那个谁女装的时候还说我长得还是蛮清秀的……

  不是我自恋,我颜值至少在及格线以上的吧?

  所以这宁华音咋回事儿啊?”

  这时,宁华音犹豫一阵,又说:“赵警官,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说,不知道……方不方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