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第三卷:东洲风云 第七十九章 晦涩修罗情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萱草花雨 6589 2020-08-05 18:06

  “三天后就是海选了,你打算怎么办啊?”

  南宫羽的房内,南宫剑宗全体人员齐聚,朱吉桦与南素玄已先行离开,临走时只丢下一句“清官难断家务事”。

  的确,这是南宫剑宗的家务事,可如今却多了一个外人。

  那个与南宫羽互为“护国三武圣”的“刀圣”,人称“修罗刀”的封子修此时不请自来的站在窗前,南宫羽也没有开口赶他走,四位弟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幸好他不喜欢说话,四人权当他不存在。

  面对唐珊雨的质问,三人一起低下了头,虽然她说的不是“你们”,而这个“你”显然也指的是白马筱。

  毕竟是他亲手将号牌交出去的。

  南宫羽也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没有疑问,也没有斥责,只是无言的看着,似是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并且她相信,他一定会给她一个合理的答复。

  “我也没想太多,当时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姓云的丫头不依不饶,我实在是……”白马筱试图解释,但说到后来他自己也觉得不合理,因为对方死缠烂打所以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出去?

  若是这样,那人人都可以发财致富了。

  “按闹分配”显然不是正常的做法。

  剑音也说道,“二师兄的做法虽然欠妥,但那是救那位云姑娘唯一的办法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如此执着,必然有她的理由……”

  “那也不能就这样放纵她呀!”唐珊雨完全不理解,嗔道,“若是这样,我改天去找那个木华,哭天抢地一番,他是不是还得把皇位让给我呀?!”

  毕竟是孩子,这种话也就只有孩子和现代人敢说出口,但她说的却也不无道理。

  白马筱小声嘀咕道,“他跟你又不熟,才不会理你。”

  他这句话,唐珊雨听得真切,立刻反驳道,“对啊!那你们和那个姓云的就很熟吗?!”

  这话问进了三人的心坎里,一时间无人应答,总不能告诉他们,因为云归长得和他们的朋友一模一样,就做出这样的蠢事来吧?

  他们当然不是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其中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已经来到这里两个多月,回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云归那张宁静的脸,既是他们的朋友,也是他们所向往的未来。

  这样的一份情感,唐珊雨当然不懂,也根本不会懂。

  见他们三个又沉默的低下了头,像三个做错了事情的坏小孩。一头雾水的唐珊雨气的语塞,跑到南宫羽的身边撒娇道,“师父!你说说他们啊!”

  南宫羽一直静静的望着他们,眼神中却并没有流露出失望的神情,有的只是信任与理解。

  半刻后,她终于开口道,“你们……认识那位云姑娘,是不是?”

  三人低着头,面面相觑,依然不置一词。

  南宫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白马筱抬起头,说道,“师父,他们说得对,海选开始之前,预选都没有结束,我们仍然有机会。”

  “你是说,再去找另一个帮派抢夺号牌?”

  没等白马筱回答,唐珊雨抢先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珊儿。”南宫羽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这次的大会是他们三人参加,你我只是陪同。况且原先的号牌是凡儿拼死抢出的,他确实有权将其交给任何人。”

  听了师父的斥责,唐珊雨终于悻悻的闭了嘴,只满带怒气的盯着白马筱。

  白马筱不敢和她对视,尽量避开她的视线,说道,“师父,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按照原计划,顺利参加海选,然后获得第一……”

  南宫羽一摆手,淡然道,“这些话以后再说。凡儿,我相信你做出那个决定时,已经想好了后路,为师不再多问。”

  说着,她看向唐珊雨,“任何人也不许再问。”

  南宫剑宗一共就他们五个人,白马筱他们三个是原告,除去南宫羽自己外,这个所谓的“任何人”具体指的是谁便不言而喻了。

  宗主都不追究,唐珊雨这个看戏的弟子自然也就没话说了。

  三人都松了一口气,当初做了这个冲动的决定后最怕的就是会让南宫羽失望,此时见她对他们展现出了足够的信任,除了松口气外,还有不少感动。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今天发生的事够多了。”

  三人拱手行礼,齐声道,“是,师父。”

  一抬头,却发现窗前的封子修居然不见了。

  ……

  “大师姐——您坐下,二师弟给您捏捏肩。”

  “大师姐,尝尝小师妹特意给你买的桂花糕!”

  “大师姐……三师弟帮你剥花生。”

  白马筱一向滑头不正经,剑音对她一贯都很照顾,可就连平时不怎么主动搭理自己的聂涧枫都如此殷勤。

  说是“受宠若惊”都不为过,唐珊雨忿忿不平的眼神瞟过这三人,傲慢的哼了一声,“我只是个看戏的,又不参加武宗大会,有什么资格对你们指手画脚?你们用不着道歉。”

  剑音笑着说道,“大师姐只是心疼,毕竟这是二师兄冒死带出的号牌,对大师姐而言意义非凡,我们都明白的。”

  唐珊雨被说中了心思,脸上一红,结巴道,“什……什么意义非凡?!我只是……只是恨他不把我们剑宗的荣誉放在心上,我是替师父不值!”

  白马筱赶紧赔笑,“是、是,都知道大师姐最关心师父了,是个大孝女!”

  唐珊雨有些不适应他们的阿谀奉承,扭动着肩膀将白马筱的手抖了下来,皱眉道,“师父说得对,我的意见并不重要,你们没必要对我这样。”

  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并且目光都汇聚到了聂涧枫身上。

  聂涧枫眉头大皱,斜了他们俩一眼,想了想,对唐珊雨试探着说道,“你是我们的大师姐,伺候你是应该的。”

  “三师弟。”唐珊雨看着他,不可思议的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白马筱和剑音责怪的看着他,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批评着他拙劣的演技。

  聂涧枫很少干这种事,调了调情绪,生硬的将话题转移到了正题,“大师姐,那个封子修……和师父是什么关系?”

  他的确不适合做这种做戏诱供的事情,但唐珊雨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看出他在套自己的话,“关系?并没有什么关系,也就是三年前……”

  一听到这个标准的故事开场,本来站在唐珊雨身边伺候她的白马筱和剑音立刻跑到聂涧枫身边坐下,肩也不捏了,桂花糕也不喂了,就连聂涧枫剥了半天的花生也被这俩人端了过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整个一副等着听故事的模样。

  纵使唐珊雨反应再慢,此时也看出了他们三个的真正意图,怒道,“你们原来是想打听这事?!”

  三人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还真傻,竟然相信你们真的是来安慰我的。”唐珊雨为自己的天真哀叹一声,继续说道,“三年前皇宫里发生的‘神教逼宫’事件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三人很有默契的摇了摇头,唐珊雨看着白马筱,没好气的说,“二师弟你又装失忆?这事明明还是你告诉我的!”

  白马筱一愣,随即又搬出那个老生常谈的借口,“三师弟想听你说嘛。”

  唐珊雨脸上又是一红,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就是三年前,皇上……也就是刚刚那个木华,被神教的人冲入皇宫逼宫,差一点就要逊位了,幸好被三位武林中人击退,并且让神教打消了念头,后来这三位就被皇上封为‘护国三武圣’。”

  三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三武圣是这么来的,白马筱点点头,“那师父就是其中之一的‘剑圣’了,另外两个呢?”

  “还有一个是嘉峪卫宗的‘斧圣’夏侯纯,另一个就是十字刀宗的‘刀圣’封子修了。”

  剑音奇道,“那个封子修也是三武圣之一?但是他看起来……不像是会保护皇上的人,倒像个……杀手?”

  唐珊雨点头道,“十字刀宗本来就不算什么武林中的名门大派,原本就是个名叫‘十字刀’的刺客组织来着。若不是几十年前不知哪个多事的家伙,请了这个组织的三位刺客去参加武宗大会,并且一路夺得会试第一,江湖上根本就不会有‘十字刀宗’这个名字。”

  听到此处,三人便觉得这真是戏剧性十足的故事,这个刺客组织就因为接了一单生意,就变成了武林六大宗之一,也不知该说是讽刺,还是天意弄人。

  解释完这个“被迫”成为武宗的十字刀宗,唐珊雨继续说,“其实说来也怪,为什么封子修这个号称‘修罗刀’的刺客会和师父他们一起进宫救驾?或许只有师父自己知道了,但她这么久了都不肯告诉我。”

  白马筱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唐珊雨瞪了他一眼,嗔道,“你傻了吗?那夏侯纯作为嘉峪卫宗的人,保护皇上是天职。而师父则是进宫保护她的姐姐和姐夫的,封子修这个刺客算怎么回事?”

  白马筱没觉得奇怪,反而推测道,“没准就是个忠君爱国的刺客,甚至根本就是朝廷花钱请他来保护皇上的呢?”

  唐珊雨皱眉思索了片刻,“也不是不可能吧……”

  然而这些聂涧枫都不关心,“大师姐,那他和师父之间的事呢?我看他对师父的态度,好像……非同寻常。”

  说起这个,唐珊雨却也是一头雾水,“自从三年前他和师父一同被封为武圣后,似乎总是有意接近师父,但每次出现都是……怎么说呢,帮师父的忙?”

  三人一愣,异口同声道,“帮忙?”

  “就比如……像刚才那样,从那姓云的女人手上抢回号牌还给师父。但每次做法都很……过激?总之几乎每次都会惹师父不高兴。”

  说白了就是个不懂得讨女人欢心的直男呗?白马筱心下偷笑,只觉得这个封子修真可以用“这个杀手不太冷”来形容了。

  但他们本就是来问那封子修和南宫羽之间发生的事的,但搞了半天连唐珊雨也不知道,不免有些失望。

  情绪正有些低落,忽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客官!大事不好了!你们快来看看呐!”

  这是那店小二的声音,四人正觉得奇怪,却听那小二接着焦急道,“那帮……那帮叫花子又杀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