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军史小说 四大王侯

第280章:壁虎神游

四大王侯 元璞 5065 2020-09-16 05:21

  然后,紧接着根本就没有等“他们”再如何的跳将起来,上面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飞石便稀里哗啦的砸将来下来,一下子就真的让人家岳振声“如愿以偿”了。

  原来,这上面的恶徒人家也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相应的一切,只要他们下面的人一移动,人家便会如影随形的重点猛攻下来,看样子根本就不想给下面的人任何的逃生机会。

  当然,也正是与此同时,趁着对方重点攻击岳振声“他们”的时候,人家方岐山直接施展“壁虎神游”的绝顶功夫,蹭蹭蹭嗖嗖嗖的便一下子闪电爬行到了那块悬空的突兀巨石下面了。

  不仅如此,他安全的逃到那块悬空的突兀巨石下面之后,并没有急着如何的继续找寻路径进行进一步的转移。

  而是直接索性暂时的凌空吸附在了靠里面的一个隐蔽位置,谨小慎微的认真观察着下面峡谷底部的情况。

  要知道,人家方岐山所选择的这个隐身位置也是极其的刁钻,甚至这即便是等会真的有人到了下面的谷底进行相应的搜寻,只要不是真正的用强光去精准的搜寻那块悬空的突兀巨石,恐怕还真的无法真正发现他。

  尤其是,现在人家方岐山早已经把身上的那些鲜亮的外衣,全部都事先交给了岳振声,他身上的只剩下寻常的紧身夜行衣了。

  而他的这种紧身夜行衣的颜色,恰恰也正是跟今日他所藏身的这块悬空突兀巨石的颜色非常相近,因此说这无形之中也算是特别的给他多加了一层保护色吧。

  果不其然,等接连的几番间歇攻击之后,看看下面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了,这上面的那个雷大志这才终于下令停止了下来。

  不仅如此,很快他便亲自带着一大帮人,从各个合适的位置或是施展轻功飞身而下、或是直接索性用绳索直坠而下,分别从两头依次搜索了过来。

  更有甚者,他们竟然到了此时还是多多少少的有点不大放心,只见他们不仅仅分出了一部分人严守两端,更是派出几个人高举着火把四下察看。

  好在人家方岐山的隐身位置足够隐秘,而且人家方岐山又是早已料想到了对方会有如此的一手,自然更是小心应对没有露出半分的纰漏。

  很快,下面的搜寻人员便从乱石之中发现岳振声和“方岐山”、以及何瑜青的“尸身”了,甚至就连他们的马匹也被找寻到了。

  果不其然,此时的岳振声他们早已经是人肉模糊、甚至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支离破碎了,根本已经无法真正的找寻到任何的一具大致完整的尸身了。

  不仅如此,更有甚者,早先的那些战马也只有远处的一匹稍稍完整之外,剩下的那三匹也早就已经无从如何的区分辨认了。

  不

  用问,那匹稍稍完整的死马,应该正是人家那个叛徒雷大志他的坐骑。

  刚才应该正是它无人乘坐,自己远远的跟在后面,等到了刚才的猛然遇袭之时,它这才得以奔逃的稍远一点。

  但是,即便是如此,它仍旧未能逃过上面的飞石利箭,终归还是惨死在了这条峡谷之中了。

  就在这时,只听那个雷大志的旁边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我说雷老大,这一次你可总算是立下了头功了,等回去之后兄弟我自会向我们大人给你如此表功。”

  雷大志道:“金将军您客气了不是,这次要不是你们事先如此的布置,咱们这一次又岂能如此容易的把他们一网打尽呢。要知道,这别人姑且不说,就只是方岐山那个老小子就可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刚才的那个金将军道:“谁说不是呢,那个姓方的小子可是你们那个霍老匹夫的得意弟子,自然不能小觑。”

  雷大志道:“好了,刚才那三个死鬼的‘尸身’我也看到了,虽然他们已经不成人形了,但是兄弟我还是可以清楚的判断出来。”

  说到这里,他用脚一踢刚刚被扒出来的那个何瑜青的残躯,笑着说道:“这小子便是那个一上来就已经受伤的何老二,估计他肯定没有想到,这眼看就要功德圆满了,谁曾想竟然如此稀里糊涂的死在了此间。”

  金将军道:“谁说不是呢,估计就算是他想破脑袋也难以瞑目吧,嘿嘿嘿。”

  紧接着,又走到了刚才岳振声倒毙的地方,只见雷大志伸手接过了一名手下递过来的半片内铠模样的东西,冷冷的笑道:“这便是方岐山那小子向来不离身的黄金锁子甲,据说还真就当年那位天威大帝因功破例赏赐于这小子的,即便是在我们整个秦王府那可也算得上一号的宝物。”

  金将军道:“什么狗屁黄金锁子甲,这在咱们的巨石狂砸之下,不也、不也那么回事嘛,哼哼哼。”

  不无遗憾的剩下这半片的残甲之后,雷大志又伸手拔起了岳振声的那柄早已断成数截的鬼头刀,像是颇为感慨的说道:“可惜了,这位岳老大昔日也是一位极其难得的人物,就只是他的这柄鬼头刀下就不知道有多少的亡魂了!”

  金将军道:“如此说来,雷老大你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姓方的他们三人绝对已经死在此地了,绝不会有什么含糊的地方?”

  雷大志道:“这应该是绝对不会错的了,我雷某人可以作此担保。”

  金将军道:“这样话,那边乌云渡的事情,到此也算是可以暂且的告一段落了。换句话说,应该绝对没有什么漏网之鱼了吧。”

  雷大志道:“这是自然,难道我雷某人办事,金将军您还不放心吗,绝对的没有任何的

  漏网之鱼。只是、只是这岳老大死的太过有点可惜了,要知道他老兄平日里可是待我雷某人不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惨死此处,还别说兄弟我还真的有点于心不忍呢……”

  但是,他绝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便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背心位置猛的一凉,紧接着一口微甜的感觉直接从下面涌上了嗓子眼。

  不仅如此,他低头一看之时,竟然足足有一尺的剑尖赫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前面心口位置。

  紧接着,只听那位刚刚退后到他左后方的那位金将军,狞笑着冷冷地说道:“好了,这下兄弟我算是真正的彻底放心了,早先的那个乌云渡的事情这才应该算是真正的了结了,肯定不会有什么漏网之鱼了。”

  说到这里,他一记飞脚猛踢,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宝剑给抽了回来,紧接着继续说道:“我说雷老大,你不是刚才还在可惜你的这位什么狗屁岳老大嘛,现在好了,我金某人索性直接成全于你,也算是让你们兄弟同生共死吧,哈哈哈!”

  就这样,雷大志这个至今还没有真正暴露其真实身份的叛徒,竟然被人家这位金将军给完了一出典型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甚或是直接说是被人家给彻底的灭口了。

  眼见如此,刚才原本已经准备刚要偷偷溜走的那个方岐山,却是下意识的惊呼出了声,因为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接下来会是如此的演绎,雷大志那个叛徒更会是如此的下场。

  这一下可是真正的坏了,虽然他这只是一声不经意的惊呼,但是却没曾想竟然直接惊动了下面的那位金将军。

  要知道,人家那位金将军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一举击杀那个叛徒雷大志,虽然他的确是属于偷袭,但是那也足以证明此人的功夫绝对的高过那个雷大志不止一点半点,否则他绝难如此轻易的得手。

  果不其然,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人家那个金将军猛的一声清啸,竟然直接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寒光,径直的直扑向了方岐山所藏身的那块悬空的突兀巨石。

  好在,人家方岐山自然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眼见对方竟然如此的身手,当即便用漫天花雨的手法,直接一大把的碎石子便迎了上去。

  要知道,他此时虽然不过只是寻常的碎石子,但是在他的内家功力催动之下,绝对不次于寻常的强弩利箭。

  更何况,现在又恰恰正是上下互易,他现在又是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这威力自然更是倍增。

  果不其然,恰恰也正是他的这把碎石子疾飞而至,那个金将军还真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得伸出手中的长剑猛的一点旁边的岩壁,顺势荡向了另一侧的崖壁,总算是躲过了对方的这一

  手漫天花雨。

  说时迟那时快,人家方岐山自然更是不再继续有分毫的停留,既然自己现在已经现了形了,那也只好硬着头皮硬冲出去了。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人家方岐山竟然没有直接选择大家想象中的夺路而逃,或者是直接继续向上攀升到崖顶,或者直接向前面的峡谷出口硬闯过去。

  而是竟然直接迎着对方的那个什么金将军硬扑了上去,不仅如此,甚至还一上去就跟对方激战在了一起。

  (本章完)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