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凤莱仪

涅槃 第三百一十四章 沈若楠,异象起(求订阅~)

凤莱仪 臭鱼洗澡 10111 2021-04-08 06:34

  九天。

  一处宅子里。

  “嘶。”屋内绣着衣衫的姑娘被针扎破了手。

  “怎么了?”

  屋外跑进来个小姑娘,穿着一身青衣,看到屋内的少女望着手指发呆,赶紧过去。

  “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小姑娘看着人不大,倒是挺凶的。

  少女终是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玲儿.......”

  “干嘛?”

  玲儿拿了棉片给少女擦了擦手指,眼都没抬一下。

  “你推我出去走走。”

  少女将盖在她腿上的毛毯拿开,动了动轮椅。

  “哎,姑娘,我来我来。”

  玲儿虽然不清楚姑娘要干嘛,但是出去逛一逛总归是好的。

  姑娘总是窝在这屋内,大人也说了,若是能出去转转散心,那是极好的。

  但是玲儿的嘴可是停不下来。

  “姑娘,都说了这些衣衫什么的不用你自己来弄,看把你的手弄得,好在我弄得快,疼不疼吧你就说。”

  “好了,我知道了。”

  少女似乎心情不是很好,玲儿低头看了眼少女,看到了她碎发下的琥珀色眸子。

  却看不出往日的光彩。

  “姑娘?”

  她终于是发现不对了。

  玲儿已经推着少女出了门,和煦的光打在少女的身上,但是她并没有感觉到温暖。

  “玲儿,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少女轻声说着,却不容拒绝。

  玲儿愣了下,仔细看了少女一会儿。

  “姑娘,有事叫我。”

  “嗯。”

  少女点点头,没再说话。

  待玲儿走后,少女缓缓抬起自己纤细的胳膊,看着手指上残留的伤痕。

  “姐姐.......”

  她的身体本是无药可救,镜音为了她废了好大的心神,后来便是姐姐。

  她再见姐姐之时,姐姐已经是魔族的真魔,看着陌生又熟悉。

  姐姐也知道她素来不喜魔族,没有多说,而是为她的身体加了一层保护。

  姐姐没说,她也知道。

  若是往日,那针不会如此轻易弄伤她的手指,今日伤了.......

  姐姐怕是......

  这少女便是沈若谷的妹妹,沈若楠,如今居于九天。

  沈若楠那天看了好久的天,便沉沉睡去。

  哪怕是在天庭此刻忙碌的君镜音,也没有时间,更没有发现,沈若谷死了。

  .......

  万花界,七古庐。

  花凤希关上了窗户,锁紧了门,才将她脑海里的地图拿了出来。

  这拿出来才发现,地图上的字她确实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虽然说她的课业没学几年,但是跟着堂兄,起码涉猎颇多,这字,应当是有些年头了。

  “这个我还是要找堂兄去.......”

  她挠头看了半天,还是决定去找找这种字体,去学一下。

  想着,她誊抄了几个字体,就将地图收起来,去找花旗了。

  而此时的花旗,还在盯着花啾蓝。

  “一点异样都没有.......”

  花旗不死心,盯了花啾蓝很久了。

  花啾蓝一开始还有些担心,到底自己是不是帮人做了筏子,但是后面真的没有问题,他也就放心了。

  就任由花旗在这边继续查。

  “元君要不要喝茶?”

  花啾蓝拿了茶具,煮的时候还特地问了花旗一下。

  “不喝......”

  花旗看了眼,刚说着不喝,但是一看花啾蓝拿出来的茶,又咳嗽了声,“我看看。”

  他说着便坐了过来。

  “嗯,还不错,给我一杯。”

  作为师叔,他这个方面还是非常自如。

  “是。”

  花啾蓝笑了笑,没说什么。

  刚把茶弄好,花凤希来了。

  “堂兄堂兄,哎,啾蓝你也在,过来给我看看这个字你们认不认识。”

  花凤希一来就直奔主题,并且用自己最自然的语气。

  “我之前从平优谷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当时觉得很奇特就记下来了,你们认识吗?”

  说着,她直接坐下,而后拿了个空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

  花旗看了下花凤希手里的字,微微挑眉。

  “这字可有年头了,你在平优谷看到的?”

  花凤希听到花旗的话,瞬间竖起耳朵。

  “嗯,对啊,堂兄你认识?”

  花啾蓝也看了。

  “好像是上古的字体,倒是.....是十大神族的通用文体。”

  花旗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点点头。

  “不错,现在也只有十大神族残存的几脉还在用,这两字是.....图,脉?”

  花旗说着,花凤希心里一喜,“我觉得这个字体很好玩,堂兄你有书籍之类的吗,让我瞧瞧。”

  “你学这个干嘛?”

  “我学着玩啊!”

  花凤希又喝了口,尽量不让花旗和她对视。

  怕露馅啊.........

  “我倒是有一本书来着。”

  花啾蓝说道。

  “在哪!?”

  花凤希立刻看过去。

  花啾蓝笑了笑。

  “你好像不止是因为感兴趣来学的吧?”

  花凤希轻轻咳嗽了声,“我,我看到的时候这字刻在一个阵法上,我想学一下。”

  “看看能不能吃透那个阵法,还是挺厉害的!”

  花旗点点头。

  “不错,那就给她吧。”

  有上进心是好事啊!

  学吧学吧,多学多练,然后就更能保护她自己了。

  “嗯嗯!”

  花凤希兴奋的点头。

  花啾蓝有些狐疑,但是也没拒绝,就拿了书和注解给了花凤希。

  “若是你有问题,记得回来问我,或者问元君。”

  花凤希接过去,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你真的没问题吧?”

  花凤希临走,花旗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句。

  花凤希疑惑的看着花旗,“堂兄你很想让我出事吗?”

  花旗赶紧摇头,“没没没,我就是担心你出事嘛。”

  “走了嗷。”

  花凤希快乐的走了,留下有些懊悔的花旗和略带疑惑的花啾蓝。

  “我那样说是有想让她出事的意思吗?”

  花旗挠了挠头问道。

  花啾蓝摇摇头,“不会。”

  但是凤希的状态,总归有些奇怪就是了。

  .......

  平优谷的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三天了。

  辰允终于是要回天庭了。

  他看着桌上一层层的阵亡名单,叹了口气。

  “我带你们来,却不能带你们离开........”

  “殿下。”

  是花蔺洱。

  他也要回不欲天暂时待命了。

  但是还有个家伙,她放心不下。

  “秦敏醒了,要带她去天庭吗?”

  花蔺洱问道。

  “嗯。”

  辰允点点头。

  “殿下,我不建议你将秦敏带回去。”

  花蔺洱昨天想了很久,觉得九天现在局势不稳,秦敏就是个隐患。

  万一后面出现了什么情况,她泄露了情报,那对于殿下而言,可不是简单的伤害了。

  “我将她带回不欲天,而后关押在万花界吧,若是殿下要用到她,来万花界提走就是。”

  独立于这一切之外的万花界,确实是最好的关押地点。

  辰允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

  他轻声的问了句,“若是秦敏中途挣扎或者逃跑......”

  “我会保证能将她控制住。”

  花蔺洱说道。

  “好,那便辛苦你了。”

  辰允同意了。

  “是,殿下。”

  “殿下,你什么时候回去?”

  花蔺洱问道。

  “待你们都走了,我留下了烧了佛香再走。”

  辰允说道。

  “殿下,用不用我陪.........”

  “不用,我自己便好。”

  辰允摆摆手,拒绝了花蔺洱的提意。

  “是。”

  花蔺洱只能离开。

  辰允抚摸着手下的阵亡名单,眼眸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此时天庭。

  “陛下!”

  是传消息的人。

  “陛下,平优谷大捷!真魔沈若谷战败身亡!”

  许是太开心了,那传信的神官喊着进来,看到天帝起身,才记起来了礼节。

  他跪下与天帝行礼,天帝急着听消息,直接让神官起来。

  “平优谷如何了?”

  他赶紧问道。

  “陛下,平优谷大胜,殿下并未受伤,大胜啊陛下!”

  神官如此激动不是没道理,天庭进来的局势步步紧张,平优谷又出事了,殿下若是这次不能胜利,到时候天庭还要面对什么事情,真的说不清楚。

  “好!好,好啊!”

  天帝松了口气,“宣殿下回来。”

  “不过,殿下说,他,他想在平优谷立下祭祀庙,点......点佛香.....”

  神官说着,看着天帝的神情,有些忐忑。

  点佛香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当时就让殿下卡在大罗金仙这么久,若是再来一次,不知道要在玄仙层次困多久。

  “他.....他自己做决定吧.......”

  天帝知道自己管不了自己的儿子,但.......

  “派人跟着他,点了佛香一定护送他回来。”

  他说着,还是有些不放心。

  “派一队金甲卫前去,若是他出事了.....他不会出事。”

  “去吧。”

  神官接了命令,赶紧应着,便下去了。

  天帝看着神官走了,也是勾起嘴角。

  不愧是他儿子,这随随便便就胜利了。

  不错不错。

  至于点佛香。

  他确实管不住,那就随他去吧。

  至少他这个懦弱无能的天帝下台后,他这个深得民心的太子殿下,不会受到阻拦的。

  “允儿,果然让我放心啊。”

  他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一股气息忽然从远方爆发,而后瞬间销声匿迹。

  但是天帝愣住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远处,南部........

  有.....有些,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瞬间将他的心神打的极其的混乱,不敢相信更不敢思虑。

  “慕瑛......”

  他的....死了三万年的小儿子.......

  文学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