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长夜行

此剑,生者不可触 第一百一十五章:信我自己的道

长夜行 北獠 42812020-11-22 07:59

  微微举目望去,戚然月色里,少年指尖与她指尖染着一样的泥土,月光将他下颔弧度描出了一个美好的弧度。

  比常人扩散一圈的漆黑眸子本该是令人诡异心寒。

  可在他端着葡萄取出水囊冲刷泥土的举止衬托之下,那双认真的眸子说不出的温润。

  百里安将洗净的葡萄果肉放在她刻意涂得嫣红的唇旁。

  就在众人以为这骄纵大小姐会嫌弃避开。

  再动用她那毒死人不偿命的小嘴一番教训的时候……

  她怔怔地看着他,似是想起什么往事,一时恍惚间她竟丝毫不避嫌微微低头含住那颗葡萄。

  并未就此咽下,一边雪白的脸颊鼓起一个葡萄形状,看着有些可爱。

  可她却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吸了吸鼻子说道:“我没有母亲,从来没有人会跟我说这些。”

  很难想象,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十方城大小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百里安一时无言,轻轻皱眉,不知如何回应。

  良久以后,在锦生一副便秘严重的眼神下,百里安抬用衣袖轻轻将方歌渔唇上的嫣红擦去,露出原有的惨淡之色。

  他缓缓说道:“山深时雾起,山就在你身后,你不后头,怎知它不在。”

  少女低凝的眉眼顿时散开,她抬手将百里安推了一把,起身将九只洁白独角兽旁的金车玉辇收入乾坤囊中。

  紧接着又从乾坤袋中取了一块城主方印,串了一块系绳,知晓百里安这死性子未必会收,于是她便套在了小鹿儿的脖子上。

  “行了,就到此为止吧,既然是离家出走,那不过个三五载的再回去,还真对不起我架马离家整整九日才走出家门后花园的苦功夫,睡了睡了。”

  就这样,来自十方城离家出走的那位小姑娘就此定居与空沧山境之中。

  ……

  ……

  虽说万魔古窟异象渐渐平复,群魔四起的乱象也不复那几日疯狂危险。

  可空沧山毕竟临近无尽海域,无了山父老人的威镇守护,一些小妖肆虐也能够将一些山中部落惹出一些血腥之事来。

  林归垣仍旧想履行当初的职责义务,可如今的他,是死者,是亡灵,更是山鬼。

  虽然山父留给他的金乌藤能够与他产生召应,可如今的他却无法再得心应手的操纵金乌藤,更无法化作长弓神枪的形态。

  他拥有着惨白死气的面容,脖颈间的缝合斩口更是触目惊心。

  对于山中凡人而言,他便是最恐怖的鬼魅,如何再好以这副姿态现身在村中部落里。

  守护空沧山又偏偏是百里安的责任,于是他便连夜赶工制造机甲傀儡。

  根据灵石内蕴含的符文命令,便可让这些机甲代替林归垣守护那些山民。

  百里安琢磨着,既然他制造出来的机甲能够战胜方歌渔的那道机甲,想必也有着媲美开元境强者的实力,用以守护山民想必也是绰绰有余。

  而且若是大批量的制作出机甲傀儡来,也是一笔极为不俗的战斗力。

  空沧山身怀巨藏,而山父已去,若是百里安再不做些什么,等到再次招惹来祸事的时候便什么都迟了。

  算起来,偌大的一个山境之中,真正有着惊人战斗力的满打满算也只有林苑与林归垣两人,如今再加上他与一个半残锦生,想想实在是有些可怜。

  是夜,苍穹如盖,月明而星稀,树叶间没有一丝微风吹过,新月凄清,万籁俱静。

  百里安早已习惯这个世界的夜晚,觉得心中异常宁静。

  他坐在一棵巨大古树之下,身前铺着数十颗灵气四溢的灵石,五行属性各显不一。

  手中各自捏着两枚灵石,一蓝一红。

  蓝色代表水属性,红色代表火属性。

  他双眸紧闭,在锦生看怪物的目光之下,一缕缕稀薄却极为精纯的精神力自他眉心灵台之中凝聚成丝,丝线先是柔和似水,不带一丝伤害的渗透至灵石之中。

  继而,那一缕清透纯白的精神力如刃间,一笔一划在灵石中心部分绘画出至玄奥妙的轨迹。

  锦生有些疲倦的扶着额头,看着百里安双手里的两枚灵石同时进行着绘画符文路线,无力说道:“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梦里有一个怪物。”

  前几日这家伙刻画出一道完整的符文都极为吃力,可今日却是能够做到一心二用,熟练的同时刻画出两道灵石。

  何其妖孽!

  林归垣抬起僵硬的脑袋,用那双青灰色的眼睛呆呆地看了他一眼。

  他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用手掌削着玄金冷铁,笨拙又努力的完成百里安交代给他的任务。

  大小姐方歌寒则是坐在古树下的秋千上,手中握着一枚青涩的果子有一口每一口的咬着,目光饶有兴趣地看着百里安捣鼓出来的两个模样简陋的铁皮子。

  “你就是依靠这么简单的手段打败了我那具机甲?”

  百里安修的精神力这几日有着极为明显的提升,纵然一口气将那两道傀儡符阵完整的打入灵石之中仍有余力。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作品,目光很是满意:“嗯,这符文很厉害。”

  方歌渔道:“能给我看看吗?”

  百里安还未说话,锦生就一脸警惕道:“不能!”

  这毕竟出自琅琊魔宗的手段,虽然玄妙,可若是外传出司尘小子使用魔宗手段,想必会引来不少的麻烦。

  方歌渔懒懒掀眉:“废铁这又是想找不痛快了?”

  不咸不淡的语调惊起了锦生被恐惧支配的噩梦,顿时禁声不语。

  百里安笑了笑,随手将手中灵石抛出。

  方歌渔打量着手中那枚赤红滚烫的灵石,好看的眉目微微凝起,端详片刻后蹙眉说道:

  “这分明是魔宗的傀儡术,如此邪术居然被你强行应用到了机甲术上,你的心可真够大的,要知道若是让魔宗的那些狠人们知晓你小子偷学他们的禁术,定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你,正道仙门人士若是知晓……”

  说着,她似笑非笑地看了锦生一眼:“想必会引来无数疯狂的追杀以显正道吧?”

  百里安无谓地笑了笑,看着她道:“那方小姐是属于魔道还是正道。”

  “我啊……”方歌寒笑容甜甜腻腻,眉眼弯如新月:“我只走属于我自己的道。”

-->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