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逍遥天行录

第四十一章 具有成长性的武器

?逍遥天行录 天上潇铠 10085 2021-11-25 08:48

  平时姜烨然虽然对敌人很凶悍,可那也是要看情况。

  一方面是两边的实力不能相差太大,否则那是找死。姜烨然不是白痴,他之所以对抗,是为了能让自己活下来,所以如果认怂能活下来,姜烨然会毫不犹豫地认怂。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从他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姜岩就告诉他说,只要能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好。

  而另一方面,是要有极为重要的原因。就像当初保护妹妹颖儿和宫筱雨,他就敢硬抗导弹,还有为了带回艾琳娜对抗尘埃。姜烨然不怕死,但要有足以让他付出生命的理由。

  而体内异能这东西……姜烨然觉得不能为它丢掉性命,而且刚才云大人也说过,这种吸收对他的本源精华并不会有什么影响,那大不了修炼两天,吃点丹药,不就补回来了。

  姜烨然傻傻地坐在床边,云大人这时候也穿了一身浴袍出来,她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轻声道:“乖乖躺好,只要你听话,老娘保证不会杀你。”

  “为啥要吸走我体内的异能……”姜烨然咬牙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呀?”

  她走到姜烨然身边盘腿坐着,用手抚摸着姜烨然的胸口,呢喃道:“你体内应该存在着不止一种异能吧,特别是你的火焰,看得出来是至阴至寒之火。这火焰本身就是非常精粹的能量。而我修炼的功法也比较特殊,就需要靠吸收这种精粹能量来修炼,这等精粹的能量若是能吸收过来。你体内的这股能量,简直是我吸收过最纯粹的,对我有着莫大的好处。只是你现在实力还弱,我就不细说是哪些好处了。”

  “所以……你吸收了我体内的异能,就是为了修炼?”姜烨然吞了口唾沫,小声问道。

  她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吸收你体内异能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男女交合,我原本就是这么想的,也算是让你心里稍微平衡一些。谁知道你年纪轻轻,怎么就对女人没兴趣了呢,所以我只能用第二种方法,那就是让你濒临死亡。当异能者濒临死亡的时候,异能就会自发护住,我大可在这时候吸收你的异能。”

  “所以你才对我这么好,就是为了吸收我的异能?”姜烨然问道。

  “瞧你这话说的。”

  云大人捂嘴笑道:“这里是天上人间,有谁会真心对谁吗?你将异能的力量给我吸收,我也会为你大开方便之门,我们是公平交易。现在……”

  她嘴里说着话,脸色也是越来越狰狞:“现在,我们该继续了。”

  忽然间,她一把掐住姜烨然的脖子,将姜烨然整个人按在床上。姜烨然挣扎着手足胡乱挥舞,而云大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开心。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云大人才终于松开了姜烨然,颇为满足地说道:“不错,不错。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拥有两种异能,但你这异能可真够纯粹。可以了,等过两天你体内异能恢复恢复,我还会再找你。”

  姜烨然悲伤地看着体内光秃秃的经脉,平时习惯了体内那种被异能充盈的感觉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这么莫名其妙被吸干了,姜烨然又忽然有种很悲伤的感觉。

  云大人坐在姜烨然身边,她伸了个懒腰躺在床头,淡然道:“难过什么,又不是少块肉。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以后在训练馆里,你会有许多好处。”

  姜烨然苦笑一声,呢喃道:“云大人,白天的时候看你,也不觉得你是这样的人……我有点累,可以先回去吗?”

  她摆摆手,很是随意地说道:“去吧,今天的事对谁都不要说出去,否则你一定会后悔。话说,我今天本来是做好了一切准备,不过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会对女人不感兴趣呢,我认识几个颇为厉害的医生,不如我帮你介绍一下,也给你补补身子。等下次我再找你,你也不用受这皮肉之苦,还能与我共享鱼水之欢。”

  闻言,姜烨然简直是欲哭无泪,老子真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啊,老子只是对你这婆娘不感兴趣啊!

  姜烨然摇头道:“不用了,我先回去了。”

  姜烨然换好衣服,脑子空空地走出了云大人的屋子。等凉风吹在他的脸上,姜烨然深深地叹了口气,蹲在巷子里叼着棒棒糖发呆。

  姜烨然也说不清自己是在难过什么,反正就是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之前他很敬重云大人,现在得知人家是为了吸收自己异能才对自己那么好,心里难免会有些苦楚。

  就好像以前读小学的时候,姜烨然有个很相信的朋友,结果后来得知那朋友经常在背后说他坏话,那种感觉让人心酸。

  这个时候,姜烨然又难免想到自己的父母、妹妹颖儿、宋梓洢、艾琳娜还有师兄长孙哲瀚,果然会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就这么几个,其他人都有不纯真的想法。

  “你现在是蹲在这伤春悲秋呢?”

  就在这时,姜烨然身边忽然有声音传来,姜烨然连忙下意识站起身转过头,却看见胭脂红正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看着自己。

  姜烨然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牵强的微笑,道:“怎么红姨会在这儿。”

  胭脂红轻声道:“正好来找她玩,看见你进了这屋子,就在外面等着。我就知道你心情肯定会不好,里面那位可是个野心家,要不要跟红姨说说看,在里面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了?”

  姜烨然小声道:“能不说吗?”

  “不说也没事,我不是很在意……”胭脂红笑道,“你和艾琳娜的事情我听说过了,别想太多,那毕竟是魔皇堡,艾琳娜在那定然能得到最好的培养。只是你,堂堂的白云堂少堂主、炼丹师协会少会长大人,居然被自己的父亲扔在外面散养,真是让人唏嘘。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呢?”

  “怎么办么.......”姜烨然思索了一下,道,“提升自己的实力,进入甲班,随后找到那个该死的采花贼,还有调查谋害陈园父母的凶手。”姜烨然认真道。

  “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每次的困难都会让你更加成熟。走吧,陪我看去个地方。”胭脂红轻笑道。

  姜烨然纳闷地跟在胭脂红身边,她今天穿了一套运动服,像个邻家姐姐似的,如果不认识的人遇见了,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会是一方首恶美人红。

  她带着姜烨然往街道深处走去,姜烨然问去哪儿,胭脂红说去她的住处。

  姜烨然顿时有些惊讶:“您的住处不是在富豪区吗?”

  “我在天上人间有十几个住处……”胭脂红平静道,“知道吗,独生子女虽然会很孤独,但总能享受到最多最好的待遇。你与颖儿,还有...琪儿,是姜岩的儿子女儿,可惜颖儿遗传了她母亲,只是个普通人类,他也只能对你和琪儿寄予厚望,只是当琪儿和她妈妈离开后,他就只能把期望全部放到你身上了。”

  姜烨然不明白胭脂红这句话的意思,但听到琪儿的名字时,他尴尬地笑了笑。

  “姐姐......当初真的是老爸抛弃了她们母女吗?”

  胭脂红戳了戳他的脑袋:“想什么呢,这都是外面乱传的版本,你老爸可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当初他也是很无奈啊。”

  随后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姣好的身材曲线顿时展露无疑,但姜烨然也没多看。胭脂红这时候叹了口,摇头呢喃道:“正常男人早就看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但你没有。不过没办法,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对女人没兴趣了呢?”

  “What!?我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啊......不对,红姨你咋知道的,你是不是在外面偷听!?”

  姜烨然惊愕地张大嘴巴,胭脂红用手指堵住姜烨然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谈论到坏事的时候,胭脂红眼里有一种很调皮的光芒,她仿佛是发自真心地嬉笑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而且那不叫偷听,因为我是在院子里偷看。真好玩,让我得到了许多做坏事的灵感。看云儿那小浪蹄子,贵为一流巅峰高手,在床上却扭得真是风骚,可惜你享受不到呢。”

  “不过话说,既然你对女人不感兴趣,那艾琳娜又是怎么吸引你的呢?”

  “喂喂,我说了我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啊喂!”

  姜烨然尴尬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时候胭脂红忽然停住了脚步,他们此时已经停在一个小屋子前。她拿出房卡打开门,微笑道:“独生子女就是好呢,姜岩现在没了琪儿,颖儿又是个普通姑娘,他心思就都在你身上,他说你的武器不够好,就找顶尖的炼器大师为你打造了个不错的东西。原本我想明天白天交给你,谁知道我俩有缘,今天晚上就碰上了。”

  老爸……为我打造东西了?

  “见识一下你的新伙伴吧。”

  胭脂红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长方形木盒,微笑着说道,“用你老爸的话来说,这可是上等的沉香木做的盒子。光是这个盒子放在这天上人间里,估计战神们都会为它争得头破血流。”

  她将木盒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把华丽的紫金刀鞘,而在刀鞘旁边,却是放着一个反射着寒光的……

  刀锋。

  这是姜烨然见过最漂亮的刀鞘。

  它的长度与姜烨然平时惯用的短棍是一样的,通体紫金色,看着粗糙,摸着却是非常光滑。上面还刻着复杂晦涩的符文,胭脂红告诉姜烨然,这符文是梵文,是六道轮回的意思,是保佑姜烨然能净化一切,寓意是希望他能无敌。

  梵文是红色的,但却不是涂抹了红色墨水,而是在这极为细小的裂缝里,竟然被镶嵌了一个个美丽的红宝石。

  姜烨然试着用指甲触碰了一下红宝石,呢喃道:“真好看,这该有几个红宝石。”

  “三千颗……”胭脂红淡然道,“刀鞘是以佛教文化打造的,讲究的是佛教大三千。你看着好像没有这么多,其实这些红宝石原本是些宝石沫,被那位炼器大师极为认真地压在一起。因为足够紧实,看着就犹如普通的宝石一样。这时候只要拿个放大镜看,就会发现其中的奇妙。”

  老爸为了这刀鞘……还真是足够用心的。

  在刀鞘上方,还镶嵌着三个菩提子,上面也刻着梵文。

  胭脂红与姜烨然说,三个梵文,意思是释迦摩尼,阿弥陀佛与药师佛。

  姜烨然疑惑道:“这刀鞘实在华丽,可效果究竟是什么。若说是一把刀打造成这样,那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刀。可这刀鞘却是弄得这么厉害,而且都以佛教为基础,到底是有何用意?”

  “佛能净化一切罪恶,刀鞘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收住你手中的刀。李唐朝将刀鞘打造成这样,自然是为了这把刀锋。”

  姜烨然好奇地看向刀锋,相比起华丽的刀鞘,这刀锋就显得要朴实许多,看着就像是个不锈钢的刀锋。然而,经过姜烨然的仔细观察,他惊奇地发现刀锋确实啥都没有,显得太过单调。

  姜烨然试着想要伸手去摸,胭脂红却忽然开口道:“小心点,刀很锋利,不过也没关系,正好滴血认主。”

  锋利?

  姜烨然疑惑地用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刀锋,但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时候姜烨然笑着说道:“也没啥奇特的。”

  要知道他的肉身,可是经过“金刚不灭神体”三度淬炼过的,哪里是一般武器可以伤到。

  胭脂红坐在椅子上,她从运动裤里抽出包烟,随后递给姜烨然一根。姜烨然虽然不抽,却也懂礼数,连忙恭敬地接过烟,可当他手碰到香烟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一股疼痛传来。

  怎么回事!?

  姜烨然惊愕地抬起手,却看见自己的手指竟然已经破了个口子,鲜血先是一点点地往外渗出,随后忽然犹如打开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哗地往外流。

  这……好锋利!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认主呀。”胭脂红说道。

  姜烨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鲜血滴在刀锋上,就在他滴血的一刹那,姜烨然清楚地听见,那刀锋里竟然传出一声哀嚎,令人头皮发麻。而且当血液滴在刀锋上后,竟然是直接渗入刀锋消失不见。

  竟然还会吸食血液!

  姜烨然惊愕道:“这刀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位炼器大师也太厉害了,居然能打造出这么邪门的武器。”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胭脂红将脚放在桌上,她平静地说道,“一般人看这刀鞘华丽无比,就以为花费了许多时间。其实对于他们那种站在顶级的炼器师来说,打造这种刀鞘实在是小菜一碟。而这刀锋,却是他以前打造的。”

  “愿闻其详。”姜烨然恭敬道。

  胭脂红笑道:“别忘了你老爸是什么人物,华夏首席炼丹师,炼丹师协会的会长,一个站在丹道一途巅峰的人物。要说炼丹比你老爸厉害的,哪怕全球都根本找不出几个来。凡是你老爸炼制的丹药,那根本不是金钱能够买到的,哪怕天价,都是有价无市。”

  “这种情况下,若是别人想要获得丹药,既然金钱没用,那就得靠其他等价的东西来换,而这刀锋便是其中之一。”

  “你老爸纵横华夏多年,自然收集了不少宝贝,有五件宝物最为厉害,具体哪五件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每个放在外面都能引起腥风血雨,而这五件宝物中,就有这把刀锋,而且只有这把刀锋,最为平凡。”

  “平凡?”姜烨然疑惑道。

  “这刀锋无名,喜好杀戮。放眼顶级炼器之中,比得过这刀锋的武器也是极其稀少,绝对是锋利无比,并且对抗敌人时,也会有极为可怕的buff效果。但是,刀锋却有两个不可忽略的缺点。第一,这是件成长型武器。当它品尝过一百个人的灵魂后,就会进行第一次升级。”

  说起这个时,胭脂红露出了真诚开心的笑容。姜烨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惑道:“不是尝过鲜血,而是尝过灵魂?”

  胭脂红点头道:“对,因为在这刀锋里,被你老爸封印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异种作为器灵,而且这个器灵最喜好吸食灵魂。意思就是说,当你杀一百个人后,它就会有十分强大的提升。之后,每当你用这把刀杀一百人,都会再提升一次,每次的提示效果都很强。那器灵究竟是什么来头,我也不清楚。有传言说是千年厉鬼,有人说是千年前幸存的妖兽,后来还有人说是某个突破到九级的异兽。但究竟是什么东西,也就你老爸自己才知道了。”

  姜烨然听得倒吸口凉气,这……才是真正的魔刀。

  之前他还和陈园做了个任务,镇压一把魔刀,可跟这个刀锋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就没有可比性。

  但这吞噬灵魂确实是个致命的缺点,导致刀锋的价值一下子变低许多。毕竟杀戮有伤天和,正常人也不会喜欢大肆杀戮。

  姜烨然疑惑道:“那第二个缺点是什么?”

  胭脂红叹气道:“拿着这把刀,随时有可能会暴走,因为杀气实在是太重,容易被影响心智,非常危险。你老爸之所以命人打造这个刀鞘,就是为了克服杀气重的缺点。可你要考虑到一点,这刀鞘也许能抵挡住刀锋的一两次升级,但等刀锋更加强大之后呢?毫无疑问,到时候刀鞘就无法控制住这把刀。也就是说,也许不等刀锋成长到顶级神器的状态,主人就可能要被魔刀控制。”

  姜烨然惊愕道:“这么诡异的东西给我真的好吗?”

  “你老爸估计会想办法,所以才会将刀锋交给你……”胭脂红耸了耸肩,平静道,“所以说独生子女就是好,他估计原本有考虑过是否要给琪儿。现在琪儿走了,你也得到好东西了。”

  姜烨然看着木盒里的刀锋,忽然忍不住笑了,他目光火热道:“我师兄有伴生圣器,而我有了这把具有成长性的刀,估计也不会输多少。将来等我踏足魔皇堡,也能有更多的底气!”

  胭脂红轻笑道:“有这觉悟不错。”

  姜烨然问道:“可是这终究只是个刀锋,我该怎么用?怎么不能抓着刀锋砍人吧。”

  “你忘了之前的魔刀了,那玩意不是在你手上,你把它放进木盒里,随后盖上,刀锋会自动将它吞噬融合。”胭脂红说道。

  “我去,这么牛逼啊!”

  姜烨然果断将之前的魔刀放进木盒,随后盖上了盒子,在旁边静静等待着。胭脂红告诉姜烨然,大概要三十分钟左右,就会融合完毕。

  姜烨然焦急地走来走去,想迫不及待看到全新的武器。胭脂红说了声幼稚,随后满不在乎地玩着手机,似乎对刀锋毫无兴趣。

  姜烨然搬了个椅子放在胭脂红旁边坐着,笑吟吟地说道:“红姨,我突然觉得您真是个好人,解释起来的时候让人听得懂,文化底蕴一定很高。”

  “你现在是开始拍我马屁咯?”

  胭脂红饶有兴致地瞥了姜烨然一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一种很魅惑的感觉。这种感觉跟艾琳娜的魅惑还不一样,是属于成熟大姐姐专有的韵味。

  姜烨然估计她快三十岁了还没嫁出去,就是因为没男人觉得自己能征服这个女人。

  她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说道:“文化底蕴当然是有的,我当年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其实我挺喜欢读书。然后呢,你想跟我说什么?”

  姜烨然一听笑得更开心了:“我只是想说,我想多听红姨说些解释,听着有种百听不厌的感觉。”

  胭脂红有些鄙夷地说道:“别这么笑起,你这孩子是那种藏不住秘密的人,一看就很憨,想法都已经写在你脸上了。你老爸应该多教你怎么跟别人打交道,否则容易吃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