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正文卷 第六章 退出鸿沟 保尔全尸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剑心陌言 7311 2021-08-30 22:28

  整个营帐内部空间是非常大的,而且也是较为简易的毕竟是行军账么!

  大帅帐中也有几个将军坐,两边放着元老做,涂宣与妲己也寻位坐下。

  苏老太君的背后摆放着一副战甲,腰系一把宝剑。

  现在再看苏老太君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眉宇间也透露着一股英气,她整个人的气息也有些变化。

  “我族困于此地三百年,此地没有时间,空间的界限,一切都是静止的,想来二位也是知晓。”苏老太君率先开口道。

  涂宣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也是他所疑惑的。

  妲己见涂宣这般开口道:“那为何不冲破封印呢?”

  “不可不可!”苏老太君摇了摇头叹息了口气。

  “以苏老太君您的实力想要突破封印不难吧!”妲己疑惑的看向苏老太君。

  显然妲己还是有些太年轻了,苏老太君人老成精的这种,小丫头还是稍逊一筹啊!

  “我族行军,闯荡凡间界那会,最终气数已尽,与人间大乾王朝因领土原因产生了冲突,我族征战打三阵赢三阵,可最终被那大乾王朝的国师困于此地,使得我族元气大伤。

  此地本就蕴含上古阵法,外加那国师请仙落下五行阵法,吾试图破阵无果。

  一次破陈阵法裂开口子,我将玲儿送出阵中!也是碰碰运气而以。

  这么多年我族从未放弃,现如今不还是困于此地!”苏老太君眼角不由的升起一丝沧桑与无力之感。

  “可阵法现在不已经破开了么?你们为何不出去呢?”妲己端起杯子呡了口茶,话语清冷带着疑惑的口吻道。

  妲己在涂宣面前不敢摆谱,但是在苏老太君面前二人都是族长。

  妲己对苏老太君不是上下级,也不存在长辈晚辈,妲己对苏老太君最多的只有敬畏。

  “纯狐族长你想简单了!别看了,现在就连您也出不去,凡是进来的人,都不可能再出得去。”苏老太君顿时笑道。

  “你,到底有何居心?”妲己顿时警惕起来将手中的茶杯爆扣在树桩桌子上,茶水洒了一桌。

  “因为这里的地质环境!因为进来之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这阵法的一部分,除非。”一旁涂宣缓缓的开口道,但是说到一半别闭口不谈。

  帐中的火药味太浓了,说不定下面就有可能会打起来。

  也没人在意涂宣话说一半的具体意思。

  二人打起来实力也是相差不大,就算妲己境界较高,但是吧对现在的神体可能不是很熟练。

  而苏老太君常年征战沙场,战斗经验老道,两人打起来妲己胜算不高!

  “公子所说没错!”苏老太君不愧是老太君,情绪调整如此之快。

  “此地的地质环境应该是龙穴,也是最佳的墓葬之地,恐怕下面埋葬着某些东西吧!”涂宣闭目养神淡然的开口道。

  他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可斗不过这城府极深的老妖精。

  “没错,小友所言极是!”苏老太君微笑的看向妲己。

  话中暗藏杀机,她显然已经看出了涂宣与妲己二人的定位,并且一语便压着妲己一头,同样也侧面打消一下涂宣的气焰。

  让涂宣知道这里谁是主场。

  但是却又如同涂宣的话,隐去了锋芒。

  她完全看不穿涂宣的实力,完全如凡人一般无二,但是气场和气质却让她与后者交流完全得咳一声提提劲。

  “苏老太君,北方边界有东西闯入了,你没有察觉吗?兵马还不少。”涂宣淡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涂宣继续轻轻抿了口茶。

  顿时苏老太君脸色大变赶忙催促玲儿:“赶忙带二位去督帅帐中。”

  涂宣微微一笑放下茶杯跟着玲儿出了帐。

  “全族整装待发,鸣军号。”

  “抗战尸魔,是你们有苏一族逃不出的使命啊!”涂宣他地相占卜也是一绝,但是吧占卜他没学到家,只能看人气运。

  “不要那么麻烦,也不用带我去什么督帅帐了。”涂宣将玲儿后衣领一提,带着妲己飞向天边。

  仿佛这天有什么禁制只能飞行五十米,可当涂宣皱了皱眉头,这精致解除了!

  这波操作惊呆了二女,皱了皱眉头禁制就解除了?

  原来这个空间真会舔!

  “在天上看就不错,就喜欢这样了。”涂宣美滋滋的盘膝坐下,拿起酒葫芦喝起小酒。

  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只见苏老太君一身战甲,英气逼人。

  手中的狐首拐杖,仿佛大权在握。

  她骑着胯下战马,一马当先立于两位将军之前。

  举起狐首拐杖高呵道:“今日领大家在这是为了告诉大家,有人要打扰我有苏一族过安稳的日子,你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下面的将士们高举手中的武器齐齐喝到:“不答应!不答应!”

  “几百年了,那些尸魔在次跨过那道鸿沟,我今日与你们一起血染沙场!斩下他们大将的首级!让他们知道退出鸿沟,保尔全尸。

  本就是骨架让他们死得其所。”苏老太君不断鼓舞着气势。

  “威武!威武!......”大军齐齐喝到。

  虽然有苏一族的将士不到十万,但是气势却是惊人。

  “他们有亡灵铁骑!你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

  “就算他们有亡灵铁骑,我们也有虎豹精旗,我们有苏军旗立着一天,我族军魂永不腐朽!”苏老太君胯下宝马嘶嘶,仿佛也在含着:“威武”二字。

  有苏一族整体全族上下就是一个军营。

  “将士们握起你们的武器与我一起,血染沙场!

  砍下他们的大旗,诛杀他们的上将,有苏威武!”

  “誓死方休!誓死方休!......”

  涂宣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让他有些震撼。

  有苏一族骑兵不过两万,而敌方至少十万精骑,步兵至少也有五十万,浩浩荡荡向这驶来!

  众将士严正以待。

  “打起仗来是诸多兵种协同作战。”涂宣一手托腮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

  “想当年有苏府君还在,那时阵仗更是十足,有苏一族马踏联营锐不可当,敌军不服就打到他服!”玲儿有些怀念道。

  “十万对七八十万,完全不对等的战争啊!”涂宣感慨的道,以这个架势有苏一族必败。

  尸魔大军压境,黑压压的一片,身体周围还缠绕着死气。

  他们身上没有战甲只有腐朽的布条,貌似是当年的裹尸布。

  而胯下战马也是部分还有皮肉,但是大部分已经腐烂,骨架清晰可见。

  他的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但是吧都是刀枪剑戟。

  阵前铠甲严实,胯下魔马嘶嘶作响,手握长矛,腰挂军刀。

  “冲锋!”

  苏老太君高呵一声,骑兵将士向前冲锋。

  可并没有直接与敌军交锋,而是开始迂回,紧接着便是“礼炮冲天”这些礼炮便是火炮,最古老的火炮,有点像大明朝的神机炮。

  可惜尸魔也有投石车,使得步兵不得不提前冲锋陷阵。

  苏老太君带领步兵很快与敌军交融在一起,炮兵炮兵与地方投石车的较量还在不断发生。

  而两翼骑兵包抄,使得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战况惨烈,有苏一族将士也相续倒下。

  骑兵也是交缠在一起,刀兵相见,惨叫声厮杀声不绝于耳。

  苏老太君手握狐首拐杖,将一个个敌军将士击落马下,苏老太君妖尊实力,力道惊人就这些被她拍落马下的敌军,全部散架成为一堆骨架。

  苏老太君一往无前,与敌军首领聚首。

  二人很快便交起手来。

  狐首拐杖与魔枪的碰撞有来有回。

  “三花聚顶!”

  书老太君底喝一声,挥舞起手中的狐首拐杖。

  顿时苏老太君面前的梅花散开,一片片梅花渐欲迷人眼,花瓣散开。

  在空中爆破开来!

  然就在这扰乱视线的情况下,魔将一枪穿破梅花雾,苏老太君果断横起拐杖抵挡住了一计,拐杖不断在魔将枪杆子上翻转。

  使得梅花花雾更加的混乱视线,然花舞中却是暗藏杀机。

  花瓣不断爆开,在魔将的盔甲上爆开,炸的魔将战甲叮当作响。

  魔将收枪,用枪尖在地面上画了个浑圆。

  借力一枪杆挥来。

  可苏老太君刚要抵挡便感觉不对劲,可已经晚了,这枪不是要挥舞的,而是瞬间改为挑刺。

  战场上就是千变万象,虚虚实实。

  苏老太君赶忙弃马,她的狐首拐杖已然被挑飞,在空中翻转。

  她凭空一握,狐首拐杖回到其手中。

  一棍挥去,一道青色的气茫向魔将斩去。

  “缕缕~”

  魔将立马,长枪飞来,抵消了苏老太君的气浪。

  苏老太君咬着牙齿,杵着拐杖。

  “苏老太君阁下,我非常敬佩你!”魔将捡起长枪,用枪尖指着苏老太君用他沙哑且空灵的声音道。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吧!”苏老太君用狐首拐杖挡掉了。

  “这族长完全落于下风啊!而且感觉魔将还没怎么出手!”玲儿在空中看的,把她急的团团转。

  “二人实力差不多是对等的,但是呢魔将并没有用花里花哨的武技,不是他不用而是很有可能不会,因为魔将的消耗可要比苏老太君快多了,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妲己盯着战场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不是!二人是分不开手脚,现在她们处在万军从中,得考虑到周围厮杀的将士。”涂宣简而言之道。

  “若是两人放手一搏威力太大了,并且苏老太君恐怕会吃不消!这些消耗,比较年龄摆在这,不谈消耗和恢复,二人可以说势均力敌。”涂宣摇了摇头,他就一个看戏人,以前点评敲键盘没少干,他也就会这些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