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军史小说 暴君强占夜夜痛

198

暴君强占夜夜痛 断翅的蝴蝶 6259 2020-02-04 13:05

  他宠她足足五天五夜,像是要将一辈子的爱在这五天之中全部用尽

  雪儿眉心微微一敛,并没有动半分,事实上,她现在连抬手臂的力气都没有,风辰殁刚才像疯了一般的要了她,她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已经被他摇散了架!

  不过,没关系!他每疯狂一次,就证明他又输了一局!只要他在乎她这副身子,她就能永远稳操胜卷!

  风辰殁如嗜血魔鬼一般擦拭着唇角的血丝,薄唇轻抿,声音如来自地狱般冷冽:“记住!这个齿印永远都是朕留在你身上的礼物!”

  雪儿轻掩嘴娇笑一声,垂眸间,将所有的冷漠尽数掩去:“你留在我身上的痕迹又何止一个齿印?”留在心上的是永远不褪的伤与恨!

  “对!朕刚才还在你的肚子里留下了一个孩子!”风辰殁下意识地抚上她光滑平坦的肚子。

  雪儿这才明白,为什么最后那几下,她要抽身离开,他反而将她抱得更紧,原来,他的目的就是要将种子播在她肚子里,不!她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风辰殁,你老了吗?记性也差了吗?你难道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从你亲手杀了我的孩子那一刻起,你的孩子再也不配待在我的子宫里!”雪儿的话显得有些无情。

  “雪儿,你要朕说多少遍,那个孩子是个意外,你如果不喝下堕胎药,连你也会……”他想解释。

  可是,雪儿又怎允许他再多解释,含泪的凤目一扬:“风辰殁,不许你再提那个孩子!你不配!”那是她心底永远的伤痛,无论何时揭开,那里依然鲜血淋淋,无论时间过去多去,那里依旧疼痛如初!

  归根结底,孩子才是她心底所有恨的源头!

  雪儿的固执让风辰殁也气恼起来,大手如钢铁一般钳子一般夹住她的双肩,一脸凶狠地说:“雪儿,你听好了!你的肚子里若再有朕的孩子,朕一定会好好待他!”

  雪儿有些无力地荡开他的手臂,带恨的泪眸霍然扬起,看像他的眼神是那般的冰冷无情,完全没了刚才的迷离:“风辰殁!你也听好了!我说过,你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呆在我的子宫里!”

  “你!”风辰殁怒极,大手作势就要朝雪儿掐去。

  雪儿红唇一扬,满脸尽是戏谑:“怎么?又想掐死我吗?动手啊!不过,在你动手之前,我还是要告诉,即便是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说过,孩子的仇我一定要报!”

  “雪儿,你到底要朕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朕?你才肯重新接受朕?”风辰殁如刀刻般的脸上满是纠结,满是无力,雪儿的执着,真的令他很苦恼。

  没有泪剑的影响,他也只是一个想爱却不懂爱的男人而已!

  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的雪儿,以手擦去身上的粘腻,抓起池中的红衫,身子轻轻一旋,如一条红色美人鱼那般跃到了池边上。

  厉眉轻扬,红唇微启,眼角眉梢尽是冷情:“风辰殁,我说过,想要我的原谅,拿你的江山来换,想要我的爱,拿你的命来换!”

  说完,雪儿转身飘然而去,那湿透的红衫紧贴在她完美的娇躯上,里面的美好若隐若现,那迷人的美背也令人遐想不已!

  “啊!”风辰殁怒气不减,仰头发出一声怒吼,一掌将池中的水打起了老高,却无法将心中的烦恼打掉!

  身后传来他的怒吼声,雪儿的身子只僵了那么一秒,却固执地不回头看他一眼,努力挺直美丽的脊背,她要冷酷就要绝情到底!

  不顾一旁侍卫的目光,雪儿神态自若地走回寝宫里!

  默默地坐到镜子旁,她记得自己很久都没有这样好好地看看自己了,镜中还是凤非雪绝美的丽颜,只是,这张小脸上,却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来都不是浓妆艳沫的她,现在烈火红唇,虽然刚才被风辰殁吃去了不少,可依然娇艳欲滴,微微上扬眉妆,凌厉眉目,这还是原来的她吗?

  不!她再也不是原来那个雪儿了!再也回不去了!是风辰殁毁了她!是他亲手毁了她!

  “啊!”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怒火,雪儿一把将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全数扫到了地上,镜中映着她因怒而变得有些扭曲的小脸!

  “少主……”一旁的冬梅有些担心地想要靠近她,却硬生生地被她镜中的模样给顿住了脚。

  雪儿微微闭上双目,努力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次睁开眼睛时,美眸中已没了刚才的怒火,朝冬梅晃了晃手:“你先下去吧!”

  “少主……”雪儿这个样子,冬梅如何放心得下:“少主,奴婢先替您把湿衣服先换下,要不然会着凉……”

  雪儿却拒绝了她:“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她的心太乱了,那是她无法理清的乱!

  “是!”冬梅深知雪儿的性子,自然不敢再坚持,微微躬身退了下去。

  走出门外的冬梅对着寂寞的夜空长叹一声,两眉间尽是纠结,她知道少主的痛,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她,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尽快找到阴女,然后离开这里。

  换上便装,她悄悄连夜出了宫门,却并没有发现后面跟着的黑衣人!

  且说雪儿就那样一直静静地坐在镜子旁,直到三更天,感觉到身上微微凉意,这才起身,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一回身,差点就撞到了风辰殁的身上。

  “你没事这样无声无息地站在人身后,你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看到他,雪儿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朕以为,你会整个晚上都坐在这里不动!”风辰殁边说边动手去扯开她身上湿透的红衫。

  “不要碰我!我喜欢穿着湿衣服坐在这里!”雪儿恼怒地拍开他的大手,双肩轻轻一抖,红衫应声而滑落,她几乎是赤果着身子朝床上走去!

  “朕喜欢碰你!”在雪儿还没有碰到床沿时,风辰殁已抱着她,一起滚向了偌大的床上,床似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声。

  “我知道!”雪儿倒也没有激烈地挣扎。

  “你知道?”风辰殁以为她知道他是那么在乎她,心中有些小小的激动,不过,雪儿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种掐死人的冲动!

  雪儿暗地冷笑:“我当然知道,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喜欢碰我这副身体,除了你身边那些被阉掉的人妖以外!”

  “你!”雪儿的话,无一刻不在提醒着,她曾跟过别的男人好过的事实,这也是风辰殁最难以接受的。

  “雪儿,身为女人就应该洁身自好,你是朕的女人,你就应该对朕忠贞,你之前于夜龙,朕可以理解是你失忆,但是,现在,你必须要忘掉他!”

  雪儿每提到夜龙一次,他就恨多一层,恨不得马上将夜龙碎撕万断才甘心!

  雪儿冷哼一声,像是听到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而娇笑不已:“忠贞?什么叫忠贞?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女人跟过两个男人那就叫不贞,什么逻辑?我告诉你!在我们那个时代,男人可以睡很多女人,而女人也同样可以跟很多男人!别用你的思想来控制我的思想,我的身体能给你,也能给任何一个男人,换一句话说,我能爱你,也能爱上别的男人!”

  雪儿的话无疑是承认了她爱过夜龙的事实,这更让风辰殁疯狂,他那双血眸底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虽然他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了,可是那扣在雪儿腰间如钢筋般的大手,还是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雪儿,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雪儿灿然一笑,根本没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风辰殁,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你!”风辰殁没想到现在的雪儿根本不肯退让一步,他贵为一国之君,屈尊降贵,容忍着她的一切,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畔他的底线,这让他再忍无可忍!

  “生气了吗?你也会生气吗?你不是说过要永远宠着我吗?你怎么宠我?又打算宠我几个时辰?哼!这就是男人!虚伪!”

  雪儿那一眸的讥笑,令风辰殁怒火翻转,猛一翻身,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雪儿!朕许你五日,也再宠你五夜,这五天你是天你是王,而朕只是你的男人!”

  说完,也不管她是否累极,又一次强要了她,她的身体就如一团火一样,他一碰到她,无须任何的壮阳之物,就能马上策马横冲直撞,直到筋疲力尽!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朕终于明白,为什么汉成帝会心甘情愿死在美人的床上了,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魅力!雪儿!你让朕疯狂!”

  在冲尽她身体里的那一刻,风辰殁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感叹,不得不承认,与她交合在一起,是人世间最美的享受!

  有时候,他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是喜欢她的身体,还是喜欢她的人!

  雪儿没有说话,唇角仍是那淡淡媚笑,那么笑意很轻很轻,轻得仿佛不存在,不可否认,风辰殁给了她身体上极大的满足,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仅能让他疯狂,也能令天下的男人疯狂!

  她的那抹笑意却让风辰殁莫名的害怕,俯下身,霸道地吻上她的唇,毫不温柔地撬开她的贝齿,用力地吮/吸着她的唇舌!

  昂然的火热随着他的亲吻而再次雄风大振,贴着她的,在那一片清凉的溪水之中,霸道地用自己的炽热来熨烫着她的每一分理智!

  他要她!一如他所说,不分时辰,不分对错,不分场地!

  他许她五天!这五天之中,他们疯狂一般地缠绵,不分昼夜,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他们都是疯一般地扑向对方,似乎要将一辈子的爱,全部在这五天之内用尽!

  这五天五夜,风辰殁没有离开雪儿半步,他不早朝,不问朝中之事,不见任何人,就连用膳也是传进雪儿的寝宫中,而他是一口一口亲手喂着雪儿吃完!

  也许,雪儿也知道,这五天过后,这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她也暂将心中的仇怨抛弃,与他如同相爱之时那样恩爱缠/绵,日日夜夜度春/霄无数!

  而朝中之人敢怒不敢言,皇上宠辰妃娘娘成瘾,夜夜春霄声不断,也暗暗担心,辰妃娘娘太过于妖艳,有如妖孽转世,而国之将逝,妖孽丛生,他们也害怕,从此南国将踏上北国的灭亡之路!

  五天时间在众人的猜测中很快就过去!

  “雪儿……”风辰殁拥着雪儿白晰的娇躯,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唇,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

  这是最后一个夜晚,他们知道,明天过后,他们又将回到之前的紧张的关系,不知为何,他竟有那么一丝不舍!

  “五天五夜,还不够么?”雪儿媚笑着回吻他,望着他的眼神清澈无比。<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