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短篇小说合集

正文 阳间鬼妻

短篇小说合集 明目明心 20236 2020-02-04 13:08

  我们村子很偏僻,也穷,没有女人愿意嫁到村里来,光棍儿们就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当媳妇。

  那天,人贩子又骗来了个外地的女人,这次是打算把人卖给村里四十多了还没娶上媳妇的豁牙李。

  当时我和村里的一帮人去瞧热闹,在看到人的第一眼我就傻眼了,女人还是个小姑娘,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人长的很俊,身条也是前凸后翘的,在那一瞬间,我甚至还想着,以后要是我也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就好了。

  那姑娘很单纯,不但不知道自己被拐骗了,还怯生生的跟人打招呼,说自己叫小玉,结果,她毫无防备的喝下一杯水后人就昏倒了,被豁牙李锁到了一间小黑屋里。

  人贩子收了钱很快走了,一群人调侃着豁牙李真他娘的有艳福,买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说不定还是个黄花闺女,豁牙李也是高兴的咧出了一嘴发黄的大豁牙,冲着小黑屋直吞口水。

  还没等到天黑,小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从豁牙李家传了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咋回事。

  过了没一会儿,豁牙李突然黑着脸来了我家,让我过去一趟,他要去张罗明天喜事用的东西,想让我这个邻居帮忙看下人,别让她给跑了。

  碍于邻里的情面,我只能答应,路上的时候我发现豁牙李的表情不对,便问他怎么了,买个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还不高兴?

  豁牙李当即没好气的说你个小毛孩知道个屁,那妮子性子烈的很,死活不让弄,咋劝咋打都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豁牙李说没弄成,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到了豁牙李家一看,小玉紧紧的缩在小黑屋的墙角落里,脸哭花了,头发也乱了,手臂和大腿上都是被豁牙李打的一条条的血痕,看到我,就跟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隔着窗户哀求着我救她。

  看到小玉现在的样子,我的心跟针扎了一样,可是我真救不了她,只能冲她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小玉慌了,又说让我帮她报警就行,等她离开这里,一定好好报答我。

  报警?我无奈的苦笑笑,如果报警有用的话,村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买来的女人了。

  但小玉一直苦苦哀求,我实在于心不忍了,趁着豁牙李不在,悄悄告诉她,等会先先假装屈服,只要不被锁在小黑屋里,就有机会逃,翻过一座山就能到镇上,至于逃不逃的掉,就看她自己的了。

  小玉犹豫了下后就决定按我说的做,豁牙李回来之后便说她不闹了,以后会跟他过日子,豁牙李一高兴,还真就把小玉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

  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小玉确实找到了个机会跑了,然而刚跑没多远就被村里另一个买过女人的家伙发现了,第一时间告诉了豁牙李。

  结果,小玉被豁牙李捉了回来,毒打了一顿又锁到了小黑屋里。

  第二天,豁牙李就把喜事办了起来。小玉见来了不少人,又开始在小黑屋里大声呼救。

  可来喝喜酒的人不但不理会她,反而起哄说,让她把力气省下来晚上叫,让大家伙都听听。

  豁牙李担心小玉会不停的闹,面子上不好看,正准备把她捆起来堵住嘴的时候,我连忙上前说,让我去稳住她的情绪吧,今天大喜,不能把事儿做的太难看了。

  豁牙李觉得有道理,就让我去了小黑屋。

  小玉看到进来的人是我,黯淡无光的眼神顿时亮起了一道光彩,小声说让我再想办法救救她,可我先前让她逃就没成功,反而害的她落了个更惨的下场。

  我摇摇头,来喝喜酒的人大部分都是跟豁牙李一样买过女人的,我没办法救你出去的,别喊了,不然等下豁牙李还得动手打人。

  小玉可能也是意识到了此时的状况,沉默了。

  但没过一会儿,小玉忽然拉住了我,红着眼睛让我要了她,她不想让清白的身子被豁牙李那种人给糟蹋了,与其那样,不如给了我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人。

  我当即一愣,说实话,小玉这么漂亮,说我对她没想法那是瞎话,而且外面乱糟糟喝酒的那群人起码会喝几个小时,豁牙李又反锁了门,要是我趁这段时间悄悄干点儿什么,还真没人会发现。

  在我愣神儿这段功夫,小玉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突然直接抱住了我,让我要她。

  从没碰过女人的我,那里受的了这个,噌的一下燃烧了,哆哆嗦嗦的亲上了她。

  可是很快的,我就感觉到嘴里一阵的苦涩,这一看,才发现小玉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顿时明白了,她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

  于是我暗骂了自己一声牲口,连忙从冲动中清醒过来,给小玉披上衣服后一咬牙,说道:“你不用这样,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我决定了,等会就出去把豁牙李灌个烂醉,晚上我亲自带她离开村子,坚决不能让小玉被豁牙李给糟蹋了。

  可小玉却流着泪问我是不是真不要她,我点点头,告诉她天一黑就带她走。

  小玉盯着我笑了,笑的很凄惨,然后说,好,她晚上会等着我。

  但是我又料错了一件事,豁牙李这个狗日的贼精贼精的,似乎是知道喝多了酒弄不成事儿,任谁劝酒都不肯多喝。

  我心里急的不行,这样一来,晚上我就找不到机会救小玉了。

  没办法,天黑以后,我悄悄躲在了豁牙李家的附近,竖起耳朵听着小黑屋里的动静,心想着实在不行就直接冲进去带小玉跑,一旦听到小玉叫就动手。

  可是不久后,小玉的声音没听到,却听到了豁牙李杀猪般的惊叫声。

  我猛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感觉出事了,急忙跑出来一看,眼前的情形顿时让我的心脏猛的一颤。

  小玉竟然死了!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被强迫穿上当成嫁衣的红衣服,额头上的鲜血表明她是撞在墙角上死的,只是她的眼睛还在圆睁着,像是在盯着什么人一样。

  死了人,事情就大了,闹不好村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都会曝光,到时候就不止豁牙李一个人吃不了兜着走了。

  很快的,村里的人闻讯赶来,村长问豁牙李怎么回事,人是不是他杀的。

  豁牙李结结巴巴的说不是,刚才他正准备强行办事儿,小玉直接一头撞在了墙角上,自杀了。

  村长显然知道死人的后果,当下就说人不是他杀的就好,眼下最重要的事儿,就是赶紧把小玉的尸体处理了,反正她是人贩子拐骗来的,就算她有家人也找不到我们村来,权当村里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豁牙李听村长这么一说,马上就从惊吓中反应了过来,连夜带人就将小玉的尸体弄到村后的小树林埋了。

  等处理完尸体后,村长又把村里的人集合了起来,严厉告诫谁也不能把这件事儿捅出去,不然就是村里的公敌。

  而且村长单独找到我,苦口婆心的说道:“小觉啊,我知道再过一个多月你就要去城里读大学了,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你得懂事,村里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外人,别忘了,你娘还得在村里生活呢。”

  而我还在为小玉的死震惊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小玉会如此刚烈,竟然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命运,宁死也不肯被豁牙李糟蹋。

  在这一刻,我心里充满了内疚,若是那会儿我同意了小玉的提议,给她一个活下去的希望,或许她不会走这条路,也怪我来晚了一步,让她绝望之下走上了绝路。

  虽然我浑浑噩噩的,但也听懂了村长话里威胁的意思,明白他们是想彻底掩盖真相,若是我把事情说了出去,他们不会放过我们这对孤儿寡母。

  我满心愤怒,但为了自保,只能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的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闭口不再提小玉的事,最让我气不过的是,豁牙李竟然又开始筹钱打算再从人贩子手里买个女人了,还说要赶紧再办场喜事冲冲晦气。

  我肺都要气炸了,娘安慰我说,那些人做孽,人不管老天也会管的,让我别多事,可我心里始终跟吊着块石头一样,总觉得小玉的事儿不应该就这么完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然而还不等我做点什么,村里就发生了怪事,让所有人都开始惶恐不安了起来。

  在小玉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她的头七,那天晚上村里所有的狗就跟疯了一样,冲着村后小树林的方向狂吠不止。

  次日一早,我就听到了村里到处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很多人的家中养的鸡竟然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头全都不见了!

  开始有人说可能是遭了黄鼠狼,但很快有人提出了反对的看法,说黄鼠狼偷鸡那有只啃个头的,更何况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黄鼠狼,昨天是小玉的头七,怕是她的冤魂回来了。

  说到这个,大家的神色开始惊恐了起来,尤其是豁牙李,脸都白了。

  我特意留意了下,发现那些说死鸡的人,基本都是去豁牙李家喝过喜酒的人,但奇怪的是,我和豁牙李家却啥事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

  但村长又发话了,让人都别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冤魂这种东西,肯定是有什么动物动物从山上跑下来了。

  不过我注意到,村长的脸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有点白,明显也是心里发虚,那有专门吃鸡头的动物?

  村长接着说道,从今天开始,晚上都要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儿,特别是不能接近村后的那片小树林,他马上去请个先生来看看。

  众人纷纷附议,一定得请个先生来看看,求个安心。

  说去就去,村长马上就出发了,但是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又一个人返回了村里。

  村里的人都问,请的先生呢?

  村长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说他压根儿没走出村去,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最后都是又转回到了村子里。

  众人说这怎么可能,通向村外的只有一条大路,咋会迷路呢,现在可是大白天。

  村长又说不是迷路,那条大路不能通向村子外面了,而是......

  说到这里,村长的脸色彻底变了,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半天后才说出了个让所有人都为之色变的话。

  原本通往村外的那条路,现在竟然通向了村后的小树林!

  短暂的震惊后,有人表示不信,于是嚷嚷着亲自去走走看,我也去了。

  刚出村的时候,我还觉得一切正常,但是走了没一会儿,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原本一米多宽的路,越走越窄,走到最后,路边的景象也变了,这根本不是以前的那条路!

  “快看前面!”

  这时,有人惊叫了起来,抬头一看,前方真的跟村长说的那样,是村后的小树林!

  “糟了,是鬼打墙,她不让我们出村儿了!”一个稍微年长点的人说道。

  此话一出,人群瞬间安静了,全都是一脸的惊恐,特别是豁牙李,吓的双手抱住了头,冲着小树林喃喃的道:“你...你是自杀的,跟我没关系,千万别来找我。”

  我当时心里就冷笑了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跟你没关系跟谁有关系,好好的人谁会去自杀?若真是小玉的冤魂作祟,你豁牙李第一个该死。

  但同时我也心里也是直打鼓,真说起来,我也逃不脱干系,尤其是我和豁牙李家也没死鸡的事,让我很是不安。

  最后,那个年长点的人又说,可能是怪豁牙李随便把人埋了的原因,毕竟当时只是裹了个草席子,棺材也没弄一副,怕是不能入土为安。

  人们觉得有道理,于是让豁牙李赶紧打一口棺材把尸体收敛起来,重新下葬,省的冤魂会祸害其他人。

  很快的,豁牙李就让村里的木匠打了一口棺材,但是当他带着人抬着棺材来小树林挖尸体的时候,尸体没挖到,却挖出了一堆鸡头!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些鸡头正是村里死掉的那些鸡的,更令人惊骇的是,小玉的尸体不见了!

  诡异的情景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很清楚尸体消失意味着什么,片刻后,有人指着豁牙李说道:“这是你做的孽,跟我们没关系,我不管了!”

  经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明白过来了,对啊,说到底,这事都是豁牙李造成的,小玉的冤魂就算报仇,找的也是他。

  于是一帮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具,表示不再插手这件事,逃一般的离开了。

  豁牙李吓惨了,扑通一声跪在了村长面前,痛哭流涕的求村长救救他,再去请先生来,然而村长却一把甩开了他,板着脸说,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也管不了了。

  说完这句话,村长也慌忙离开了小树林。

  豁牙李彻底慌了,忽然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恶狠狠的说道:“金乔觉,你也逃不了干系,别忘了,除了我,就只有你跟她接触过,别人不管,你也得管我。”

  我一听就火了,他这是想把我拉下水。

  可仔细一想,豁牙李说的没错,小玉自杀,跟我也有关系,若是我胆子再大一点儿,早点儿帮她逃出去,或者再早出现一会儿,或许她不会死。

  我只好耐着性子问豁牙李怎么管,现在连村都出不去了。

  豁牙李让我再试试,一定得去请个先生来,不过这会儿天都快黑了,要去请人也得明天了。

  回到家以后,娘想到村里的怪事也显得很害怕,估计是想到我还跟小玉单独在小黑屋里呆过,她就一脸严肃的问我有没有做过什么。

  犹豫再三,我还是将那天小玉献身的事说了出来。

  娘听完只后当场瞪大了眼睛:“你真亲了人家?”

  见我点头,娘一巴掌抽到了我的肩膀上:“你个孬羔子!别人都还没碰过她,你竟然亲了人家,她更是饶不了你啊!”

  我顿时吓的后背一凉,怪不得只有豁牙李家和我家没死鸡。

  娘又问我除了那个,我还有没有做别的事儿。

  我想了想,又将答应小玉救她走,结果晚到了一步的事说了出来。

  娘一听,气的直戳我的脑门儿:“你...你咋这么爱管闲事!现在好了,她肯定连你一起给恨上了!”

  我问娘现在该咋整,娘想了想后突然一抬头,“你也别去请别的先生了,明天一早,去秦村找老瞎子去!”

  老瞎子?

  娘一说我才想起这个人来,以前我就听娘说过,我的名字不是爹取的,而是秦村这个老瞎子取的,以前他也是周围几个村有名的先生,不过听人说他几年前眼瞎了之后就不问事了。

  等到了晚上,娘慌里慌张的拿出了个塑料桶给我,面色凝重的说道:“晚上你要起夜就用这个桶,千万不能去院子里的厕所,听到任何响动也别吱声,就当没听到,知道不?”

  我紧张的结果塑料桶,不用多问我也知道娘这么做的原因,天亮以后才能去找老瞎子,娘担心今晚上就会出什么事。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不敢睡,生怕会有什么事,但是我心惊胆战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动静,到了凌晨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我突然感觉身上一阵的冰冷,把我从梦中给冻醒了,伸手一摸,发现盖在身上的毯子不见了。

  我睡觉喜欢蹬被子,估计毯子又被我蹬到地上去了,于是我闭着眼睛四处摸毯子。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母亲在里屋喊我:“小觉,娘口渴的厉害,你去厨房倒完水来。”

  我睡的迷迷瞪瞪的,没开灯就准备去倒水,刚从床上坐起来,突然一只手从旁边拉住了我。

  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那只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别过去,我也听到她的声音了。”

  黑暗中,传来了母亲压低了的声音。

  我浑身一哆嗦,等借着透进窗户的一丝月光看清了娘的脸庞后,才松了一口气,当下就悄声问娘谁在说话。

  娘虚了一声,反问我,你说呢?

  我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了。

  娘看到我吓坏的样子连忙又说道:“别管她,装听不见就行,娘守着你,不用害怕,赶紧继续睡吧。”

  我那里还敢睡啊,幸好娘一直在我旁边守着,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这一晚该咋过。

  天蒙蒙亮的时候娘才离开,我索性也不睡了,等天刚一大亮,我便急匆匆的去秦村找老瞎子去了。

  说来也怪,我一心想着去找老瞎子,全然忘了昨天走不出村儿的事儿,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村子。

  老瞎子就住在秦村村头第一户,到了秦村我就找到他了。

  等我见到老瞎子之后,我稍微一愣,怪不得人都喊他老瞎子,原来他患了白内障,两只眼睛都看不到黑色的瞳孔,全是白眼仁。

  我没绕弯子,直接表明了来意,开口道:“瞎爷爷,救我。”

  老瞎子却摆了摆手:“是小觉啊,你这称呼我可受不起,既然你亲自来了,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我心想老瞎子还真是个高人,听他的口气,不但认识我,而且好像算准了我今天会来一样。

  老瞎子说着话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让我带着他回村里去。

  我本来还想搀扶着他走的,但他说自己能看见,不用我,这让我心里直嘀咕,不是说老瞎子么,眼睛咋还能看见?

  走在路上,老瞎子让我讲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敢隐瞒,甚至连小玉献身我亲了她的那段儿都告诉了他。

  老瞎子听了之后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村儿的人可真能造孽。”

  我尴尬的不行,村里买女人这事虽然我一直看不过去,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村里的一份子,当下我就扯过话题问他这事儿该怎么解决,老瞎子说得去看了才知道。

  一路过来,老瞎子闭口不再问小玉的事,反而跟我东拉西扯的唠起了家常,很关心我的样子。

  当我领着老瞎子回到了村里后,村里的人得知我不但走出了村子还请了个先生回来后,都围了上来,问老瞎子能不能把小玉的事给解决掉。

  然而老瞎子直接指着他们没好气的道:“解决掉?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也逃不掉。”

  村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连忙说这是豁牙李造的孽,跟别人没关系。

  老瞎子呵呵一笑,没关系?没听说过见死不救等同于害命么,她生前呼救,那么多人都听到了,却没人救她,以致于她带着极大的怨气自杀了,不止当事人,整个村儿的人都恨上了。

  这话有人不愿意听了,当即跳出来一个人反驳道:“老先生,女人都是我们花了钱买回来的,何况她就是个丫头片子,能多厉害,真能要了全村人的命不成?”

  这人我知道,他也从人贩子手里买过女人,至今还把人关在屋里不让出来。

  老瞎子嗤笑了一声,你们若是真不怕一个丫头片子,请我来干啥?那人立马不做声了。

  村长见状不对,连忙拉着笑脸问老瞎子解决的办法,老瞎子抬头看了看天色,说天快黑了,要到明天去埋人的地方看了才知道。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慌了,豁牙李最紧张,哆哆嗦嗦的说今晚有事儿咋办?

  老瞎子瞪了他一眼,说今天他会住到豁牙李家,不用害怕。

  不知怎的,我听到老瞎子要亲自去保护豁牙李,我心里还有点不爽,保护他干啥,说道底,就是他害死了小玉。

  不过在去豁牙李家之前,老瞎子又单独找到我,把我悄悄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说道:“今天晚上,你再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鞋尖对着床,一只正着一只反着放,等睡醒了,你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这就是救我的法门么?

  我刚想再问问这个法门有什么门道,老瞎子却让我别问那么多,照着做就行。

  然而我目光无意的看到,老瞎子在跟豁牙李走的时候,他的嘴角一斜,诡异的笑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但想到老瞎子这样的人本来就神神叨叨的,我便没多想。

  回到家之后,娘担心的问我老瞎子怎么说,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法门。

  我说老瞎子已经给了我个法门,过了今天,我以后应该就没啥事儿了,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叮嘱我一定要按老瞎子说的做。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将鞋子一正一反对着床放好才放心的睡去。

  刚一睡着,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场梦,怪的是,这次我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仿佛梦里的自己跟我是两个人一样,不受控制。

  梦里我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件新郎官的衣服穿上了,一路向村后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我心里还美的不行,感觉自己要有媳妇了,今晚就能洞房了。

  走到小树林一看,果然有个头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在路边上等着我,身影看起来还很眼熟,但我一时认不出来她是谁。

  很快的,我接了新娘子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但她始终不肯让我揭开红盖头,不让我看她长什么样子。

  我一看这怎么行,都要洞房了还不肯让我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于是我强行揭开了她的红盖头。

  可是在揭开红盖头的那一瞬间,我吓的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新娘竟然是小玉!

  我后脊背一阵发凉,惊恐的大喊着逃了出去!

  我在小树林里拼命的奔跑,生怕小玉会追上来。

  可是我刚跑了没一会儿,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又差点吓的尿裤子。

  小玉就站在我面前,瞪着红彤彤的眼睛问我,为什么都成亲了还不肯要她,说着话她就扑了过来。

  啊!

  我吓的失声尖叫,一下子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然而我睁开眼才发现,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我连忙问娘在干什么。

  娘说她担心我晚上蹬被子着凉,就过来看看,结果发现我的鞋子摆乱了,一只正一只反,于是就都给我摆正了过来。

  看到我神情不对,娘问怎么了,出了一头的汗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擦了一把汗,点了点头,刚才的梦境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就梦到跟小玉成亲了呢,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我猛的想了起来,老瞎子教我的法门!

  娘刚才......

  我急忙往床下一看,被我特意摆放的鞋子果然都被娘摆正了!

  我心中大骇,急忙说这是老瞎子教给我的法门。

  娘顿时慌了,焦急的说她不知道啊,当下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可我怎么知道中间被打断了会发生什么事,只能明天把情况告诉老瞎子,问问他。

  娘觉得自己闯了祸,就说今天她不睡了,今晚她守着我。

  我当下拒绝了,说我不睡了,让娘去休息,昨天就守了我一夜了,今天再熬身体会吃不消的,再说我也敢继续睡了。

  娘一愣,昨晚?疑惑的说她没守我啊。

  我怔理论下,连忙说,你忘了?昨天有人冒充你让我倒水。

  娘不解的道:“娘昨天睡到半夜头疼口渴的厉害,想起来身上又没力气,就喊你给倒碗水喝,不过你睡的太死......”话还没说完,母亲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道:“你听见我喊你了?”

  娘的话一说完,我差点儿从床上跌倒地上,心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这么说,昨天晚上确实是娘喊我给她倒水喝的,可那个捂住我的嘴,还守了我一夜的人是...?

  我头皮子一阵的发麻,整个人都懵了,我敢肯定,昨天晚上绝对不是在做梦,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个人的脸庞是娘,声音也是。

  娘这会儿比我还要惊慌,问我昨晚到底是咋回事,我只好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她,娘听完之后脸色彻底变了,喃喃的道:“这下可咋整啊,你真被缠上了。”

  到了现在,我也知道咋回事了,心里害怕的不行,但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安慰娘说,老瞎子不是教了我法门嘛,应该没事了。

  娘这才恍然的点点头:对,老瞎子的办法肯定行,不过明天一早你还得去找他问问去,可不敢出了岔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儿必须得找老瞎子说个明白。

  次日一早,我便去了豁牙李家去找老瞎子,谁知见到老瞎子我还没说什么,他就眉头微皱,问道:“你昨天没按我说的做?”

  我心中一惊,连忙说做了,想了想,我又将娘无意中把鞋子给我正过来的事说了出来,紧张的问他有没有关系。

  老瞎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怪不得,看来我有点儿心急了。”

  我一头的雾水,摸不着头脑,刚要再问问,老瞎子又说放心吧,你没事了,先跟村里的人去小树林看看再说。

  村长他们显然也惦记着这事儿,不一会儿他就领了一帮人来了,当下一群人都朝村后小树林走了过去。

  刚走到小树林,老瞎子脸色就变了。

  村长看到老瞎子神情不对,连忙问咋了?

  老瞎子指着小树林说道,谁让把人埋在这里的,不知道树林里种的都是槐树吗!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村长,这个主意就是他出的。

  村长问槐树怎么了?

  老瞎子叹了一口气,槐树阴气最重,人又是带着极大的怨气死的,埋在这里不出事才怪!

  村长急忙说这都是豁牙李干的好事,是他动手埋的。

  我听了村长的话后暗地里冷笑,若不是他让豁牙李这么干,借给他俩胆子也不敢把人连夜埋到小树林。

  老瞎子没理会村长,指着地上的鸡头又说道,一般的阴物最怕的就是大公鸡,因为鸡血阳气重,然而她连阳气最重的鸡头都不怕了,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她的厉害。

  这时,那个买女人的家伙又跳了出来:“老先生,不是我说,她再厉害能怎么样?也没见村里的人有啥事啊,连豁牙李都活的好好的,我觉得没必要怕她。”

  被他这么一说,一群人下意识的都松了口气,对啊,虽然这两天整的人心惶惶的,但确实没有可怕的事儿发生。

  只有我不这么认为,因为这两天我亲自经历了可怕的事情,但有一点我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如果小玉来找我报仇的话,她为什么要冒充娘来找我呢,而且守了我一夜啥也没干。

  或许,真正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果然,老瞎子说道:“谁说豁牙李活的好好的,你们再去看看他。”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开始用目光寻找人群中的豁牙李,但是,人群中压根儿就没有豁牙李的影子!

  我也是直到这会儿才意识到,从我去豁牙李家找老瞎子开始,就没见到豁牙李,起先还以为他躲在屋里,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那样的。

  “不用找了,他在家,你们回去一看便知。”老瞎子又说道。

  在村长的带领下,一群人又返回了豁牙李家,我正准备跟着去瞧瞧的时候,老瞎子又拉住了我,让我先等等。

  我疑惑的问怎么了,但是老瞎子却瞪着他那双白眼一脸严肃的问我:“小觉,你今年多大了?”

  我说十八了,怎么了?

  老瞎子点点头:“好,十八了,也算是个男子汉了,我来问你,如果你有个媳妇,而别人却要玷污她,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问的我很是奇怪,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老子先阉后杀了他!”

  老瞎子笑了,似乎对我的答案很满意,接着说了一句,好,记住,从今以后,你们村里的事就靠你解决了,我该走了。

  我有些听不懂老瞎子说的话,但是还不等我再问,他就跟着人群走了。

  我紧随其后,可不管我再怎么问,老瞎子都是摇头笑笑,不肯再多说什么了,我只好作罢。

  到了豁牙李家才发现,这家伙一直躲在小黑屋里没出来,发现他的时候,他正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

  村长问他怎么了?

  然而这个时候的豁牙李整个人都不正常了,任谁喊他都不答应,双手抱着头不停的喊着:你别过来!

  我注意到,豁牙李眼中充满了恐惧,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村长急眼了,冲过去大声质问他咋了!

  就在这时,豁牙李突然大叫了一声,挤开人群跑了出去,跑的贼快,撵都撵不上。

  “这狗日的不会是疯了吧。”片刻后,才有人反应过来说。

  老瞎子摇摇头:“他没疯,只不过是遭了报应。”

  村长有些惊慌,“老先生,你可得救救我们呀,可别让她祸害了村里的其他人!”

  老瞎子一摆手:“放心吧,那天没参加过喜宴的人不会有事。”

  “那参加了呢?”有人问。

  老瞎子指了指豁牙李跑出去的背影,他就是下场。

  不少人跟着慌了,求老瞎子一定得救救他们,要多少钱都行,他们不想变成疯子。

  可老瞎子只有两个字:没救!

  这下有人不乐意了,很快的有人把矛头指向了老瞎子:“昨天你住在这里,好好的人变成了这样,是不是你搞得鬼。”

  他们这会儿根本不再尊重老瞎子了,说话的语气也是咄咄逼人。

  老瞎子笑笑不回答。

  “金乔觉,你从哪里请来的先生?不但不想办法解决事,尽说些风凉话,不会是个骗子吧。”又有人说道,这次连带着把我也捎上了。

  我赶紧说老瞎子是秦村的老先生,你们都应该知道啊。

  “屁,我看他就是个骗子,滚出我们村儿,咱再找个厉害的先生去。”当即就有人反驳道。

  我还想再解释,但是老瞎子拦下了我,悄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觉,记得你说过的话,我走了。”

  随后,在人群的谩骂声中,老瞎子走了,他也不让我送,自己向我们村外走了出去。

  我心里急的不行,村里的人怎么能这样呢,但村长马上站了出来:“人走了,咱就别骂了,还是去县城请个厉害的先生来吧。”

  我知道,他们心里其实还是怕的。

  “对了,去几个人找找豁牙李去。”不久后,村长才想起豁牙李发疯跑出去的事。

  可是,一群人在村子里转了好几圈,村里几乎每个角落也都找遍了,还是不见豁牙李的人影,甚至有几个人大着胆子一起去了小树林都没找到人。

  最后,村长决定先不找他了,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得先去县城请先生来,说不定豁牙李天黑之前自己就回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说是豁牙李没找到,却在村口发现了老瞎子。

  村长也看出了来人的神色不对,眉头一皱:“他怎么又回来了?”

  来人急忙摇摇头:“他...他死了。”

  什么!

  老瞎子死了?

  我急忙跑向村口,到了村口一看,眼前的情形让我不由得心头猛的一紧。

  真的是老瞎子。

  他死了。

  他就盘腿坐在村口唯一的那条大路上,堵住了村口那条路,两只白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村里的方向,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奇怪的笑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