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短篇小说合集

正文 小寡妇

短篇小说合集 明目明心 4371 2020-02-04 13:08

  二愣子他爹不在家,赶羊的皮鞭子就立在院中羊圈门边!

  夜深了,二愣子在村东头小寡妇的超市喝多了酒,和小寡妇鬼混完,一路跌跌撞撞,骂骂咧咧,鬼哭狼嚎,找不到自己的家门。二愣子吵得百姓都从睡梦中醒来,吵得全村的狗整晚叫个不停。

  全村的人都知道二愣子一定是又喝醉了,一定是又找不到了自己的家门。直到二愣子妈穿上衣服,连拖带拉,连嚷带骂,把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拉回家。

  天快亮了,二愣子吐了一地,身上滚成泥球,臭气熏天的倒在炕上鼾声如雷;全村的狗叫了一晚,也带着疲惫呼呼大睡!

  村东头有个小寡妇,原来是有丈夫的。丈夫过世不到一年,守孝期间,独自守寡,姑且就叫小寡妇而已。

  小寡妇叫莲,年芳二十五岁,长得有些姿色。瓜子脸上小酒窝,柳叶眉下丹凤眼,披肩而下黑头发,一笑一颦惹人夸;高挑的身材,丰满的胸围,纤细的蛇腰,两腚线条突出,走起路来一扭一扭,村中的男人见了都耐不住窥视效慕,忍不住垂涎欲滴,更何况如今她是小寡妇!

  小寡妇嫁过门不到两年。能娶上这样漂亮的媳妇,当然是村中的顺。顺是个包工头,常年在外包工揽活,人都称他为包工头。

  那年头揽活,要账,就得狠狠地应酬;就得往酒馆,会所,娱乐厅,大把大把地砸钱。一来二去,眉来眼去,莲看上了包工头——顺。

  顺三天两头去莲的出租屋鬼混一番,烧掉一踏钱,莲乐成了一朵最绚丽的雪莲花,顺带着满满的惬意和舒畅匆匆而去。

  村中家庭条件一般,甚至一些贫困家庭的年轻人都娶回了媳妇,而家庭富足,名声显赫的包工头——顺,孑然一身,依然未娶,这可急坏了顺的父母。

  在父母一而再,再而三,连昏接晨的催促下,顺终于把和自己鬼混了三年的莲娶进了家门。

  结婚后,顺带着莲辗转在大小城市以及乡村小镇的工程中,往返于大大小小的工地上。顺每次应酬,都带着莲,当然莲每次被暗藏祸心之人灌得伶仃大醉,甚至被那些“大佬”盯梢上,占点小便宜,更有甚的也提出过非分的要求,当然也给顺促成了不少业务。

  工地上都是民工,顺带着这么貌美如花的小媳妇,偶尔出入工地,莲的背后留下了无数贪婪好色的眼神,藏下了无尽放荡不羁的目光!

  顺和莲租的家搬了一次又一次,躲了一处又一处,依然躲不掉那些阴魂不散,用心诡异,居心不良的“大佬”。顺一狠心,干脆把莲安置在农村。

  这么发达便利的交通条件,三天两头跑家又有何妨,况且彻底地躲开了那些瘟神,避开了那些贪婪吃人的眼光。

  于是莲住进了村里,虽然有公婆的照料,但是生活上有极大的不习惯,尤其是按耐不住思恋城市繁华绚丽的那颗心。

  就这样,顺边承揽工程,边坚持跑家。莲坚守农村,开了个小超市,来打发自己无聊的日子。

  转眼间冬去春来一年已过,顺的事业发展的蒸蒸日上,莲也慢慢地接受了现实的农村生活。小超市不大,挣钱也不多。但是有了莲就有了人光顾,有了莲就有了买卖。

  闲来无事,小超市中有下棋的,有攉龙的,有事没事想去看看莲的。当然这些人不管输赢,都要买上一包烟,喝上一瓶水。甚至有的人不回家,买盘花生米,称上半斤猪头肉,烫上几壶老酒,吃得饱饱的,喝得醉醺醺的,夜幕中依伴着摇曳的影子,摇摇晃晃,跌跌撞撞,依依不舍地各自回家。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顺在结婚的第二个年头,因为醉酒驾驶,在深夜回村的路上,连人带车直接坠入山沟,当场死亡。顺这一走,留下了苍苍白发的老父母,尤其是留下了孤苦伶仃的莲。

  顺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至极,哭的捶胸顿足,哭得死去活来。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哭的眼睛红肿如桃,哭的嗓子冒了青烟。

  顺走了以后,莲成了村子里唯一年轻漂亮的小寡妇。按照农村习俗,小寡妇要为夫守孝,一年之内不得改嫁。

  小寡妇却不是农村人,小寡妇可以不守农村的习俗。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小寡妇还是看在和顺夫妻恩爱的份上,坚持为夫守孝一年,年满后再另提别论,再去寻找自己的真爱。

  小寡妇分得了部分遗产,根本不缺钱,缺的就是寂寞,缺的就是孤独,缺的就是夜里有个暖被窝的,有个说知心话的人。于是小超市依然成了小寡妇——莲的唯一依靠。

  二愣子是他爹的独生子,从小是吃他娘的奶长大的,也是吃饭长大的,更是他爹拿赶羊的皮鞭子抽大的!二愣子并不愣,长的个高还帅气,爹娘为了他长命好养活,于是取名二愣子。

  二愣子从小不喜读书,游手好闲,在村里不少惹事生非。他娘对他娇生惯养,视为掌上明珠,但是二愣子没少让他爹拿赶羊的皮鞭子抽打。

  二愣子家并不富裕,他也曾经外出打工,由于他手把大,花钱如流水,挣的钱日日不够花,月月成为月光族,还欠了一屁股债。好在村中修路,二愣子家得到一笔补偿款。

  二愣子彻底回到村中,坐吃享福,依然游手好闲,到处招惹是非。每次惹下祸端,他娘给别人说尽了好话,他爹却是一顿皮鞭子招待。

  二愣子年已二十三岁,早该谈婚论嫁。村中同龄人早已成家立业,爹娘急的到处托人说媒,但是像二愣子这样的人,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有谁愿意成为他的媳妇!

  于是二愣子成为村中最年轻的一条光棍,整日好逸恶劳,无所事事,依然故我地混杂于小寡妇的超市中。

  二愣子喜欢去小寡妇的超市玩牌,更喜欢和小寡妇打情骂俏。即便每次输个精光,哪怕赊账也要守在小寡妇的超市中,倒上一盘花生米,割上半斤猪头肉,拿上几根火腿肠,喝一瓶白酒,捎几个啤酒。

  二愣子直到酒足饭饱,直到喝的找不到东南西北,更找不到回家的路,直到他爹一顿皮鞭子狠抽,他心醉魂迷,置若惘然,如老母猪一样倒头酣然入睡,鼻息如雷。

  小寡妇丈夫离世三个月之久,她白天守着小超市,招待着混杂的主顾。每当夜深人静,嘈杂的小超市人走屋空,留下了一地狼藉,留下了一丝凄凉,更是留下了一片深深的孤独和难耐的寂寞,小寡妇的心开始躁动不安!

  二愣子早已不惧他爹那条赶羊的皮鞭子,因为抽打的太多了,他习以为常,有时偶尔还敢躲闪皮鞭,甚至也曾争夺过那条让他憎恶使他生恨的皮鞭。

  二愣子依然我行我素,早出晚归,日日坚守在小寡妇的超市,慢慢地接近小寡妇,不停地给小寡妇献殷勤。

  二愣子又早早地去了小寡妇的超市,小寡妇刚起床。二愣子把超市门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把超市里面的货物整理的整整齐齐,把超市的地面拖了又拖,几乎把瓷砖都拖起来。

  就在小寡妇转身的那刻,二愣子轻轻地摸了一下小寡妇的两个腚。那两个腚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柔软,使二愣子心神俱醉,心驰神往。小寡妇只是娇嗔的说了声“你讨厌!”,然后慢慢吞吞地梳起了自己的披发。

  日久天长,日久也生情。二愣子终于和小寡妇鬼混上了,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只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二愣子喝醉了,还跟别人说他和小寡妇的倚翠偎红之事。

  于是二愣子和小寡妇的风流轶事,像风一样传遍了全村,甚至传到了周围邻村。这样丢人现眼、伤风败俗的事,无疑给二愣子他爹的老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为此,二愣子也少不了挨一顿鞭子的暴抽,并且和他爹闹翻了脸。二愣子趁着他爹不在家,在小寡妇超市酒足饭饱、烂醉如泥,与小寡妇鬼混整夜不归!

  二愣子又是彻夜未归!大清早天蒙蒙亮,二愣子他爹手里拿着那条赶羊的皮鞭子,横眉立目,怒发冲冠地站在大门口,等待着这个不争气的“孽畜”回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