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短篇小说合集

正文 恶心

短篇小说合集 明目明心 4794 2020-02-04 13:08

  耳朵先生有一对显眼的招风耳,当耳朵先生窘迫、紧张或者生气的时候,他的这对大耳朵会随着情绪的张驰而一翕一合,就像心电图机器输出的心电图一样。他的耳朵就是他心情的即时预报器,每当他的朋友们看见他那灵活的耳朵不自觉地动来动去时,就知道耳朵先生正处在情绪波动的时刻,都自觉地避免与他产生龃龉。

  耳朵先生之所以叫耳朵先生,想必各位已经知道原因了——如前所述。

  一天,耳朵先生加班,下班时,天已经黑了。耳朵先生整理好文件,清理完垃圾,关掉电灯,锁上办公室,下楼回家去了。

  他走上了大街,近乎神经地靠着街道里侧的商店台阶一步一步向前走。他从不在街道边缘走路,没人能让他这么做,因为街道边缘靠近马路,马路上有来来往往的汽车,呼啸而过的汽车会扬起许多尘土,尘土扑在衣服上不仅会弄脏衣服,而且还会侵入皮肤,进入人的身体里,损害健康。

  不仅如此,如果某天一个发了疯的卡车司机非要开着卡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他要冲上街道也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他说),人走在街道边缘是很危险的。是的,他就是这么说的,这些谨小慎微的话就像安全用电须知一样从他嘴里滔滔不绝而出,他一边说,他的耳朵一边跟着动个不停。

  快到家时,他咕咕作响的肚子提醒他还没吃晚饭。他走进了一家饭馆,要了一份炒饭。在等待晚饭的时候,他坐在餐桌旁,他的眼睛扫过外面马路上过往的车辆,看向马路对面站台上正在等车的乘客。

  一辆公交车在站台前停下来载客,随后嘟嘟嘟地开走了,留下一缕黑烟,黑烟慢慢散开,站台上乘客的身影变得模糊了。一个妇女牵着一个小孩儿,而那个小孩儿正在黑烟中一口一口地舔着冰淇淋。耳朵先生的耳朵颤了几下,心里埋怨那个妇女不注意自己小孩子的卫生。而在这对母子身边,一对情侣搂在一起,模仿那个小孩子舔冰淇淋的样子,一啵一啵调皮地接吻。见此情景,耳朵先生的耳朵颤抖了起来。

  在耳朵先生郁闷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打断了他。服务员说话时,两颗大龅牙露出唇外,就像农具储藏室里摔出门外的耙锄。她说:“嗨哟,厨房师傅听错了,把你的炒饭做成了套饭,你就吃一份套饭吧,套饭贵一点,你多添几块钱!”

  耳朵先生心生反感,不客气地说:“介意,我当然介意。”

  服务员丧气地去给厨师回话。身体壮实的厨师斜靠在厨房门框上,手里拿着一把长勺,就像拿着一把。听到服务员的回话,他在厨房门口吐了一口唾沫,面无表情地转身进了厨房。

  耳朵先生回过神来,重新盯着站台上的人们,心里依然愤愤不平。突然,就像空铁罐里进了石子儿,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才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厨师向厨房门口吐了一口唾沫。这么一个不讲卫生、素质低下的厨师,如果对他刚才的拒绝心怀不快,在他的炒饭吐口水,他岂不是也照样毫不知情地吃下去了。不得了!耳朵先生像生吞了蟑螂一样恶心起来。就在这时,服务员将他的炒饭端了来。

  耳朵先生手里握着勺子,看着眼前的食物,不知该不该吃。这时,厨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围裙解下来扔在厨房门边的一张桌子上,然后坐下来慢悠悠地喝茶。耳朵先生偷偷地看了几眼喝茶的厨师,自我宽慰道:这个粗人不会小气到做这种缺德事吧!他舀起一勺饭,仔细检查——检查它是不是稀而多水,如果是的话,说明它里面混了口水。他对着一勺饭看了半分钟,最终送进了嘴里。他嚼了一下,忐忑之下一口吞了。这个吞咽动作既恶心又艰难,他觉得不像是自己在吞,而像一只粘糊糊的小蛤蟆钻过他的喉咙,奋力向胃里爬去。终于,他吞下去了,松了一口气,但心有余悸。恰在这时,喝着茶的厨师放下茶杯,仰起了脖子,喉咙里发出“咳……喀……”的声音,接着一口浓痰吐在地上。耳朵先生震惊了,他手里的勺子掉在了盘子里。他连忙站了起来,付了钱,一刻不停地出了餐馆。

  回到家里,他就直奔卫生间,对着马桶干呕。他呕了很久,什么也没吐出来,只是不停地向马桶里吐口水,因为他的晚饭可以说是根本没吃嘛。呕完后,他漱口、洗澡,然后疲惫地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耳朵先生按时起了床,洗漱以后就去上班。因为怀着对昨晚晚饭的厌恶,他连早饭都没吃。他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来消化昨天晚饭带来的恶心。中午,同事们停下手头的工作,陆续去吃午饭。与他相熟的同事邀他一起去吃午饭,他本想拒绝,但想想自己也确实饿了,于是一同前往餐厅。

  在餐桌上,平时说话滔滔不绝的耳朵先生今天却沉默寡言。一个同事问耳朵先生:“怎么了,耳朵?平常你不是挺能说的嘛。”

  “没有胃口。”

  “哦,真恶心。这些厨工怎么搞的,汤里竟然有一根头发。”说着,那个同事用筷头从汤碗里挑出一根一寸长的短发。

  耳朵先生一下子就哽住了——那汤他喝过几口。回想起昨晚的晚饭,他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唇微张,两只耳朵像不受控制的螺旋桨一样抖动起来。他又一阵恶心。他掐着喉咙站了起来,一刻不停地离开餐桌,去了卫生间。对于他的举动,同事们除了奇怪就只有不解。

  “我做什么事让他生气了吗?”刚才那个同事对其他人说。

  “谁知道!”其他人说。

  既然如此,他们抛开这个疑团,继续埋头吃饭。

  耳朵先生回到办公室,喝了两大杯水来稀释胃里那几口浸过厨工头发的汤,但这并不能消除他的恶心和担忧。他开始怀疑餐厅里的饭菜一定比表面上看起来的要脏得多。餐厅里有几十个厨工,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人对着饭菜打过喷嚏,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人有传染病,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人怀着对老板的愤恨向饭菜里丢一些脏东西,谁又能保证他们没有因为懒惰而对饭菜的卫生状况不管不顾……?想到这一切,耳朵先生不止恶心,而且害怕起来,背上冒出了冷汗。他又想,他在餐厅里吃饭吃了两年多,天啊,多少脏东西进了他的胃里。啊,不行,肚子疼。吃了这么多脏东西,身体一定坏到了极点。想着想着,耳朵先生的肚子就疼如刀绞了,耳朵像焉气了一样,动也不动了。

  耳朵先生痛苦不已,他捂着疼痛的肚子,请同事帮他请假,他要去检查身体。说完,他就捂着肚子出了办公室,像一只怀孕的螳螂。看着他那痛苦样儿,同事们自然又是一阵奇怪和不解。

  在诊室里,耳朵先生要求医生给他洗胃,他想把胃里的脏东西全都洗出来。

  医生是个和善的老头,看着他这副紧张的神情,问他:“你不小心吃了老鼠药还是怎么的?”

  “我喝的汤里有头发。”

  “哦!不过是汤里掉了头发嘛。”

  “医生,你怎么能这么毫不在乎,这可不是小事,我在那家餐厅里吃饭吃了两年,想想这两年来我吃进多少脏东西。”

  “好了,给你开点清肠排毒的药!”

  “就这样?”耳朵先生惊讶医生怎么能这么敷衍了事。

  “有问题?”

  “我的病很严重,我的肚子疼得不得了,你怎么能这么草率。”耳朵先生气愤了,耳朵又颤抖了起来。

  医生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将处方单给了耳朵先生。

  耳朵先生用处方单拿了药,即刻吃了一剂,坐在医院长廊里呼吸了很久消毒水的味道才离开医院。

  出了医院,他没精打采地走在街道里侧,突然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嘿,耳朵,好久不见,大老远就看见你了,叫你你偏偏听不见。”那人拍着耳朵先生的肩膀说。

  “好久不见!”耳朵先生呲牙咧嘴地揉着被朋友撞到的肚子,然后又揉了揉被朋友用力拍了几下的肩膀。

  “你怎么了,不会这么几下就把你拍散架了吧!得了吧,玩具宝宝,怎么还是这么娇气!走吧,我们找地方聊聊。”

  于是朋友拉着耳朵先生进了一家咖啡馆。两人坐下以后,服务员请他们点单。朋友和耳朵先生分别点了不同的咖啡。服务员走后,朋友开始兴致勃勃地说起他的近况,耳朵先生做出一副用心倾听的样子,心里却在想着那些不能肯定是否存在的恶心的事情。

  “耳朵,你干嘛呢?还魂了!”

  “啊?”耳朵先生回过神来,他看见服务员微笑着站在身旁,可是咖啡并没有端来。“你刚刚说到哪儿了?”

  “什么我说到哪儿了?服务员说把你的咖啡泡成跟我的一样了,问你介不介意喝我点的那种咖啡。”朋友说。

  一说这话,耳朵先生的耳朵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他回想起了昨天吃糟糕的晚饭,胃里热流一冒,吐在了咖啡桌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