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短篇小说合集

正文 最后一个召唤师

短篇小说合集 明目明心 17470 2020-02-04 13:08

  天空湛蓝,飘着的云彩仿佛对此处颇为忌惮,只是围绕在周围,中间一点也没有。林铭躺在地上,向上怔怔地看着,仿佛能够看透天空一般。林铭自己偷偷地想:也许天上众神会被我这茫然的眼神吓到吧。

  如果还有神的话。

  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鹰,在天上盘旋。

  可能是秃鹫吧,林铭心中想着。眼神忽然恍惚起来,空中展翅的秃鹫在他眼中一只变为两只,两只变为四只,四只变八只,八只变为一群。

  “就算是死尸,也是有用的。”冯潇抬头看着天上那只鹰,手上的冰镰血迹斑斑,另一只手上兀自跳动的心脏悬在林明头上,挡住了他的目光。

  林铭看着冯潇,没好气的说:“能不能把这颗心脏拿走,你挡着我看天了。”

  冯潇并未挪开手边悬着的心脏,他抬头看看天空,又低下头看看林铭。

  冯潇并未对他的说辞感到不悦,他只是很开心,不知道是对美丽天空还是对林铭的话。

  林铭翻了个身。如果这里是床,再翻身之后他肯定会昏睡过去的。但是他现在翻个身,看到的只有眼前一只死相很惨的妖兽!额头四只和脖子上的四只,总共八只不规则的眼睛以及外翻的鼻子就已经让林铭感觉恶心。而那个还没有化掉的冰锥将它的脑袋从中间穿了个花儿,这让他胃里开始翻倒起来。

  “该死的妖兽!!”但他心里更想骂那些北川的修仙者。他看到这冰锥,便想起了寒冷至极的北川,和生活在那里的修仙者,还有自己差点留在那里的一只耳朵。

  他双手用力撑着大地站起来,双腿还依旧跪在那里,大口喘着气,裸露在长袍破洞外的肌肉看起来绵软无力,刚刚起身的动作让他耗尽了太多的力气。

  冯潇看着他,笑吟吟地说:“你是不是老了?这才第几次交锋你就虚了?”

  “滚蛋!”林铭听着冯潇的嘲讽,骂咧咧:“下次再施展邪术的时候,离老子远一点!”

  冯潇笑得更欢了:“你不保护我?那你这身后的王城,该怎么保护?你可别忘了,你是站在城墙顶上的那个穿黄袍的人派给我的。没有我,你那城早就被屠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是拿你当朋友。”林铭心中的火被拱了出来:“老子要保护谁就保护谁,用不着那个酒囊饭袋指挥我!”

  冯潇敛起笑容,注视着林铭正色道:“打完这一仗,你跟我走吧!”

  林铭仿佛没有听到,他在一地死尸中寻找着自己的鸣鸿剑。冯潇见他不为所动,于是又说道:“你跟着那个酒囊饭袋能得到什么好处?”

  此时的大地之上,放眼望去,已经没有了可以称为平和的地方。所有的土壤都被人类红色的鲜血和妖兽们五颜六色的鲜血渲染着,同样的五颜六色。妖兽们的死状无不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断肢残腿不计其数,血雾兀自漫天飞舞着,像极了漫天的彩虹。冯潇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感慨地说:这是绚丽烟火也不及的美丽啊。

  忽然,冯潇黯然道:“昨天晚宴上的王,哪有让我们老朋友相见的喜悦,明明完全就一幅幻想着要让你踏入修罗场后惨死的快感!”

  林铭依旧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没有停下他寻找兵器的动作。那把鸣鸿就在附近,一直闪烁着蓝幽幽的光,但是他没有看到。他翻找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但是他还是没有看到自己那把心爱的武器。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天,大口喘着。冯潇见状,快步走到一只大头大嘴的妖兽前,猛地从它嘴里抽出鸣鸿剑,然后看着那头妖兽喃喃道:“没想到连海饕餮也过来了。”

  鸣鸿剑依旧闪烁着蓝色的幽光,林铭看着冯潇递过来的剑并没有立刻接下来。冯潇也没有放下剑。突然,林铭猛地拿起铭鸿指着冯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鸣鸿剑的光应在冯潇脸上,使得原本惨败的脸庞更加阴森恐怖。冯潇盯着林铭,说道:“希望他不会负你。”说完绕过林铭,向城门走去,边走边摇头笑着:“嘿嘿,还有谁比我更懂你啊!一个修仙者,怎么就被凡人的王给控制了?”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被召唤的灵兽,在凄惨的笑声中慢慢消散,伴着阴森森的风泣。

  王已经在城中等候了,他的侍卫们站在身边,每个人的腰牌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让他们华贵的衣着色彩斑斓。这是他们位居高等仙者的标志。

  王奔向正迈步走过来的冯潇,张开双臂用力抱住他,在耳边大声笑着:“哈哈哈,不愧是最强召唤师,居然几乎以一人之力抵挡了整个妖兽群落地攻击。”

  冯潇对于王的热情,觉得就连一个笑都多余给王,更不要说拥抱了。王察觉到了,但是他不在乎面前这位召唤师是否对自己热情。他需要的只是召唤师的能力。

  “走!跟我去王宫正殿!”王很兴奋。

  冯潇默然回头,他并未看到林铭。

  正殿之上,侍卫分列两旁。其他穿着各色服饰的人都站在那里。

  殿堂之上坐着的人不多。

  冯潇环顾着这些人,暗想:“这些算是各个修仙门派的后生翘楚了。”

  当他看到人群中的和尚时,心中一惊:“你也来了!”

  一名侍从轻拍了两下,从后面站出了十四名绝色女子。每一位女子都手捧一个托盒,托盒里放着金银数摞。冯潇对金钱不感兴趣,他打量着这些女子。

  他对女人也不感兴趣。但是他走到了一个女子面前,轻轻的托起下巴,仔细打量着她。

  抬眼含羞地一望,暗含的秋波便从她的眼中荡漾到了自己的心里。冯潇最初看到的只是一颗看似熟悉的痣,那颗痣在女子的右眼角下,不仔细是看不到的。

  “好一个尤物啊!”冯潇暗自感慨道。

  王见他对这名女子如此感兴趣,于是对他说:“英雄若是喜欢,今晚便让她服侍你吧?”冯潇嘴角微翘,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名女子。

  对,他是对她很感兴趣,如此的尤物,怎么会没有兴趣?

  可是接下来女子的一句话又让他兴趣全无。

  “英雄让我做什么,那我便做什么!”虽然女子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简直能够酥掉一切。但是冯潇听到了却是很刺耳。

  太顺从,反而丢了乐趣。

  他微微一笑,问道:“当真要你做什么都可以吗?”

  女子羞赧地低头一笑:“是。”声音依旧酥人心。

  冯潇嘿嘿一笑:“那把你的心给我可好?”

  女子一愣,接着又是羞涩的一笑:“何止是心,就算是身子……”她略一停顿,抬起眼来看着冯潇说:“那又有…何不可?”眼睛在他面前一扫,冯潇不禁再次感慨:妖精的魅惑也不过如此了!

  “哈哈哈!”冯潇大笑:“那就把你的心脏给我吧,就像这样!”说着将悬在自己右手下那颗心脏放到了女子面前,它跳动的更加剧烈了。女子忽然明白了什么,眼睛一闭身子一软,居然晕了过去。

  一旁的侍从赶紧将她从正殿抬走。

  “施主!”那名和尚双手合十对冯潇说道:“今日王城外一战见到了施主的手段,真是名不虚传。”

  冯潇见是那位和尚,说道:“法明和尚,我这召唤死人和驱使灵兽的法术,你们正道不是最为不齿么,今天怎么也夸奖起来了?”

  法明并未理会他的揶揄,说道:“施主今天是救了很多人的,说是菩萨也不为过了!”

  “我也杀了很多生灵。”

  “他们杀人吃人,怎可以被称为生灵?”和尚反问。

  “那些杀人的人算不算生灵?他们吃过人这件事情,也不用刻意去隐瞒。他们算不算生灵?”

  和尚一时无言。

  “那好,敢问和尚,在此一战,您杀了多少妖兽,又救了多少生灵?”冯潇看着法明的眼睛问,决心要跟这与自己斗了半生的和尚对峙下去。

  和尚黯然说道:“小僧未曾参战…”

  “恐怕是站在王的身边吟唱弘法以示众生平等、我佛慈悲了吧!”冯潇揶揄道:“也算是功德无量了呢!”

  他继续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听到此话,法明低低地颂了一声法号:“阿弥陀佛…”便眼睛微闭,不再说话。

  冯潇看着大厅里的人,侍卫们面无表情,手捧金银珠宝的女子们用力地低着头,生怕眼神对上那个手提心脏的恐怖魔神。恐惧导致了她们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王端着酒杯,眯着眼睛看着他和法明和尚的对峙,饶有兴趣。

  王叫来了另外一些女子,在正殿中翩翩起舞,鼓瑟击缶。众女子清颜白衫,婀娜身躯在薄纱下若隐若现;短扇飘逸,若仙若灵,步伐轻盈且曼妙,若仙女从梦境中迈出;圆月高挂空中,月下美人低眉舒云手;乐声清泠,声声入耳荡漾心波,女色缠绵,步步入心摄人魂魄。

  但是冯潇越发的愤怒,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朋友,没有看到林铭,那个在战场上保护自己施展术能的强大修仙者。他也是英雄,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被妖兽的大将在尸山血海的间隙里吃掉了。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奋力杀死那头巨兽,才有机会让自己重新召唤它并成为自己的得力战将;那只最强大的妖兽,也是林铭与自己合力击杀。他才是英雄!

  但是此刻,救了自己的人不在这里,杀掉对方头领的人不在这正殿之上!

  冯潇将放在一旁的冰镰拿起,左手重重地杵在地上,清脆的声响荡漾在正殿之上,振聋发聩。

  正殿之上的人除了法明都在看着他,冯潇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明天若妖兽再袭,请恕鄙人不能出战!”话音刚落,正殿之上充满了惊呼之声。

  王眯着眼睛看着冯潇,等声音稍停,淡淡地说了一句:“英雄,你可要想清楚,你真的要为那个罪人而置国民生死于不顾吗?”

  “哼哼…”冯潇闻言冷笑道:“殿下,您都已经请到了法明和这么多厉害的修仙者了,我想也不必在需要我这邪能术士了吧?”

  “如果下一次对阵出现的是魔王桑晓,你也不出战了吗?”一直微微闭着眼睛的法明忽然开了口,随后他猛地睁开眼睛,用如炬一般的目光盯着冯潇,等待着回答。

  冯潇听到那个名字一怔,看着他脖颈上的佛珠发着淡淡的金光,犹豫了一会说道:“不会!”言毕,起身走出正殿,消失在夜幕中。

  王城外一株几人环抱的大树矗立在一座山上,山在这里多久大树便在这里有多久,一起看着人间的沧桑变化。

  树下有一处山洞,此山洞被人称为魔人洞,相传第一次的三界大战,魔族人就是从这里直捣人族大后方,差一点扭转战局的。最后被一位修仙者借用召唤师的招数,召唤出万千尸魔,扭转了战局。

  而此时的洞内,从里面透出来火光闪闪。冯潇踩着召唤出来的灵兽,从远处向着光亮飞来。等他从空中下来,林铭依旧长袍着身,负手而立。唯一不变的是插地上的鸣鸿剑,泛着蓝幽幽的光芒。

  “受的伤重不重?”冯潇还没从灵兽身上跳下,便开口问道:“是不是被那只巨兽伤的?”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林铭微笑着看着冯潇。

  “这一战结束后你跟我走吧?”冯潇迫不及待地说。

  “为什么?”

  “那个饭桶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忠心的?”冯潇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林铭忽然严肃起来:“你手中的那颗心脏怎么来的?”

  冯潇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一沉,右手悬浮着的那颗心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心脏的跳动剧烈了起来。

  难道林铭受制于王,竟然跟自己有关?

  “希望桑晓还没有嗅到这颗心脏的气味,更希望他不会在下一次的进攻中出现。”林铭眼神空洞的看着在地上剧烈跳动的心脏,转移了话题:“如果他出现,那必定是另一场灾难。”

  冯潇捡起心脏,捧在怀里,轻轻擦拭着:“明天我不会出战的。”

  “什么?!”林铭很是吃惊:“王城不要了?!”

  “那是你的王城,不是我的。我是拿钱干活的召唤师。”冯潇站在古树下,看着远处的王城。

  王城灯火通明,丝毫没有刚经历过白昼间毁天灭地地厮杀的凄惨。

  透过乌云的月光照下来,修罗战场之上看不清哪些是妖兽,哪些是人尸。冯潇看到这尸山血海之上还飘着一些不愿离去的亡灵。如果此时发生战斗,这些是他最好的武器。在一瞬间便可以组建起一支亡灵大军。这也是他对王城来说的价值所在。有很多的时刻,冯潇也一度认为这是自己存世的理由。

  “一切都会尘归尘,土归土的。”冯潇看着那些慢慢飘散而去的亡灵喃喃道。

  “如果仅仅是桑晓,王城修仙者和陆续向这边赶来的修仙者,还是可以拼一拼的。但是,”林铭想到了桑晓现今所在地的另一名妖神,心中不安了起来:“如果妖狐藏马也跟他一起来的话,我想就算是你出战,这场战斗也没有太大的胜算吧?”

  “嘿嘿……九尾狐,藏马;五行族的后人,桑晓…”冯潇自言自语道:“真的是很棘手啊。”

  “你们是敌人,而且还是情敌。”林铭冷笑一声:“哼,为了一只狐狸!妖神、五行族后人、第四类族的传承,居然变成了敌人!”

  风就在此时刮了起来,扬起了冯潇的长袍:“也许命运正该如此。”

  那是一名修仙者从王城御剑而行,须臾之间便要飞到古树前。

  林铭淡淡地说:“来找你的。”

  来人走到冯潇面前,毕恭毕敬地说:“英雄,王上让我将此物交予您。”

  冯潇特殊的术能让他看到匣子散发出一阵猩红。冯潇冷笑一声:“哼!谢过了。”

  “王上等您一句话。”来者并未着急离开,还是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

  冯潇一怔:“一句话?”

  “是!王问您还需要什么,才会在下一次妖兽的进攻中出手。”

  “那麻烦你告诉王上,”冯潇嘴角阴笑,说道:“我还想要你的眼睛!”

  来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御剑而逃。

  林铭见使者飞走,回头问冯潇:“何苦为难一个送信的呢?”

  冯潇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打开匣子,将里面所藏之物示与林铭看。

  是一个心脏。不知道被施展了什么要的咒术,还在剧烈的跳动着,仿佛是将摘未摘时惊恐留在了上面。

  “这是……”林铭皱着眉头看着:“一个女人的心脏?”

  “我说我想要她的心,你的王便送给了我她的心脏。”冯潇冷笑道。

  林铭默然。

  沉寂,许久的沉寂。冯潇感觉越来越冷,亡灵在面前修罗场上空消散殆尽,乌云也随着飘散,露出了之上的繁星。他慢慢地能够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林铭问他:“下一次真的不出战?”

  “不!”冯潇看着天空的星,坚定地说。林铭看着他又问:“桑晓……”

  冯潇打断了他,看着他说:“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出战。”

  林铭用闪亮地眼睛看着他,他知道冯潇的脾气,然后说道:“那之后你能带走的,只有我的尸体了。”

  冯潇并未看他,身后的冰镰持续的闪着,一会从空中传来了风啸,一头巨大的飞兽落在了面前。

  林铭看着冯潇远去的方向,喃喃道:“真的不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啊。”身上的伤口不再那么痛,但是他心中感受到的却伤离死别的悲伤。

  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第五天清晨,法明站在城墙上看着远方,法他已经站在王城的墙上四天了。法明并未看到所担心的事情:妖兽们的大规模攻击。这几天的修仙者陆陆续续从大陆各地赶来帮忙,除了击杀一些零星的妖兽,并未看到它们大量的集结。

  但是他依旧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在上一场大战过后的第三天,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非常多的食腐虫,将战场上尸体全部腐蚀干净,一点不剩。当天夜间的一阵大风过后,天亮后再看前几日还是修罗场的王城前,已经是青草郁郁了。

  法明知道,这是桑晓和藏马的杰作。

  而王在第二天过后,派人将冯潇请到王宫,询问以后是否还会帮助王城御敌。

  冯潇的回答是:不!

  王并未放弃,接下来的第三天和第四天亲自去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第五天,王放弃了。他看到这几天越来越多的修仙者被召集而来,还有法明在城头坐镇,认为就算没有冯潇的邪术,也一定能够战胜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涌来的妖兽们。

  但是在城头坐镇的和尚并不这么想,尤其是他在这天看到了从天地一线间慢慢出现的那一人和一狐后,心中开始有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桑晓和藏马从天际边向王城走来。在外警戒的修仙者从空中看向来者,一时并未察觉他们是谁。新来的几个修仙者在这几天闲的难受,早已经按奈不住,见对方只有两个人,便直飞到距离他们半里远的地方,想在这里进行一场狙击。而那些年长的修仙者们,在后方远远地观察着。

  一名手持长矛的修仙者向前抵近,对着来者大声喊道:“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藏马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修仙者手里的那一杆长矛,微笑地问道:“你是来自青丘的修仙者吧?小土包上的青冥长者还好吗?”年轻的修仙者听到对方说出师尊的姓名,以为是师尊旧交,心中稍稍放松,嘴角刚刚要上翘,藏马接着说道:“不知道他屁股上的那道疤还疼不疼!”

  青丘弟子听闻此言,勃然大怒,挺枪而上。一杆长枪如出水的蛟龙,向着藏马刺来。枪身通体被白色的灵光缠绕,而那枪尖,更是发出了刺眼的光芒,瞬间便将眼前之人罩在了光其中。空间在这长枪的带动下,竟然产生了裂痕。站在远处观战的长者中有来自青丘的佼佼者,见对方已经被弟子施展的能力罩在其中,更是认为大势已去。

  自家弟子施展出这样的能力,他们微笑着点点头,深感欣慰。

  然而,就在他们心中那份自豪还未油然而生之时,刺眼的白光瞬间消失。

  撕裂的空间被凝固了,而那个地方站着的只有藏马。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刚刚还大放异彩的青丘弟子去了哪里。

  忽然,一名长者发出了惊恐的声音:“那是藏马!”

  “妖狐之王藏马?!”

  听到这个名字,又是一阵寂静。突然撕裂声渐渐密集,比刚才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周围的空气已经凝固到极致,似乎稍稍一用力,便会从空中落到地上。所有的人仿若见到了地狱的到来一般,几名距离稍远的长者发现了危险,催动仙法,驾驭法宝四散而逃。逃走的人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跟来的人们,在一息时间,便都突然消失不见了。

  随后,他们并没有飞往王城,而是逃向了更远处,无影无踪。

  “逃跑的本事倒是更熟练了!”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桑晓不屑地说。藏马没有回应,一步一步的继续向着王城走去。

  而此时的王城里,几名修仙者的奔逃让他们得知了来者是谁。不消片刻,这个消息传遍了王城,藏马和桑晓带来的恐惧蔓延在整个王城里,所有召唤而来的修仙者此时心中都有了逃跑的想法,甚至在外围警戒的小宗小派,已经开始往其他地方飞去。

  “大家可都是允诺了要来帮助我的啊!”王的话语里充满了绝望:“你们还都拿着我王城的仙宝异器呢!”

  此话一出,一阵哗啦的声音从修仙人群中传出,他们竟将从王城得到的宝物扔在了地上,一个一个驾驭仙宝飞离了王城。不消片刻,来支援的修仙者便只剩下了那几个名门正宗的人兀自强撑着。

  “阿弥陀佛!”法明看着绝望的王,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声圣号,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言毕,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珠子”,扔向空中。只见那枚“珠子”,在空中滴溜溜转个不停,渐渐地变得大了起来。突然法明猛地睁大眼睛,全身立刻被金光笼罩。纵身一跃跳了上去,他向藏马和桑晓处飞去。

  法明飞到藏马和桑晓面前时,他们已经有了对手。

  一名手持幽蓝色长剑、负手而立的人!

  林铭!

  桑晓和藏马死死地盯着林铭,他们谁也没有动手,在等着什么。

  鸣鸿在林铭手中散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光亮,整个人被这幽蓝色笼罩着,诡异的脸上充满了刚毅!

  “你受伤了?”桑晓问。

  “你在同情我?”林铭说。

  “不,我只是觉得……”桑晓想了想,说:“有些开心。”

  “哼!”

  “我很开心,终于可以杀了你以解当年之恨。”桑晓恨恨地说,全身一用力,无形的气场扩散开来:“当年你不该侮辱莲香的。”

  一阵强烈的风从三人之间吹过,青草随风摆动,站在强大气场中的林铭也如同这些青草一般摇曳着。他将鸣鸿撑在地上才勉强站稳。

  “这次只有你一个人?”一旁的藏马问:“冯潇呢?!”

  “嘿嘿嘿嘿……”林铭看着藏马笑道:“他说了,不愿意见手下败将。”

  藏马听闻此话,心中怒火陡然而起,手指微动,黑风从他身后涌出,击向林铭。林铭见状举起鸣鸿,顿时幽蓝色光芒更加强盛,将来势汹汹攻击硬挡了下来。藏马心中一惊,眼神恍惚中看到了当年那个手持长剑,立于敌人之中大杀四方的死神!但是接下来的场景却让他心中闪过了英雄迟暮的念头——林铭居然单膝跪倒在了自己面前。藏马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挥动双臂,召唤了一股比刚才更加强大的力量,击向林铭。

  林铭已经无力举起鸣鸿,眼睁睁地看着那股力量向自己奔来。就在这股强大的力量快要击中目标时,突然在空中响起了漫天的圣号:

  “唵!嘛!呢!叭!弥!吽!”

  同时地上显现六字,在林铭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藏马催动的力量仿佛对这六个字颇为忌惮,一碰即溃。

  “六字大明咒!”藏马心中一惊,他抬头看看站在宝珠之上的和尚,如同神佛一般通体金色,光芒万丈!

  藏马对那金光颇为忌惮,攻击无法得逞,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此时在一旁观战的桑晓,走到真言形成的屏障前,伸出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右手,在真言上轻轻一划,法明颂出的六字真言便碎成了一片片,随着风飘散而去。

  站在空中的法明看着,一言不发。

  “如果我要杀他,谁能阻拦?”桑晓抬头大声问。

  法明看着地上的桑晓说:“施主,我很难再从你身上看到当年的正义了!”

  “哈哈哈!”桑晓听到他所说,大笑道:“正义?!你跟我谈正义?!逼死了我师父平吉的你们,跟我谈正义?!”

  “阿弥陀佛!”法明轻轻说道:“既然施主执迷不悟,莫怪小僧不客气了!”

  “有什么能耐全使出来!”桑晓喊着,仙法已经从身上传到了大地。两根巨大、尖锐的树干钻出地面,一根冲向空中的法明,一根冲向还在兀自喘息的林铭。千钧一发之际,漫天佛言再度响起,百丈之高的金色佛像突然将桑晓和树干罩在其中,拦下了这要命的两击。

  “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佛家圣物!”桑晓一看这巨大佛像便知,法明脚下踩得那个宝珠,是佛家不世出的至宝!金舍利!

  桑晓并未退缩,继续催动仙法,地下涌出更多的枝干,众多树干相互缠绕盘旋上升,冲破金佛,在诺大的空地上形成了参天的大树!与此同时,桑晓飞上树顶,只见他手心冲上,指捏莲花,眼睛紧闭,吟唱咒语。刹那间,漫天咏颂的佛法被这吟唱盖了下去。法明见状,将元灵守在胸口,催动了座下金舍利,光芒顿时收敛至身边,但更加耀眼。

  吟唱忽然停了下来,另一道金色光芒透出云层照射进来。法明猛地抬头,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一座更巨大的千手观音从天而降。

  法明脸色阴晴不定,在千手观音像的金光下,他感到很诡异。一个凡人,怎么会用佛家的法术!更加诡异的是,一个凡人,不诵经不念佛,如何会有如此强的法术召唤这样巨大的金佛!

  桑晓并未给他太多时间去想,千手观音像一落地便发动了进攻。法明拼尽全力挡下几掌,便已知自己不是对手。法明自知这是用尽毕生所学来争一生死之时,于是催动仙法,金色光芒更加收敛,金舍利也随着光芒而缩小,在他胸前收缩成了一个点。法明浮于空中,双手合十,眼睛注视着漂浮于眼前的金舍利,口中颂咏佛家六字真言,突然金舍利光芒大盛,天空完全被照亮,甚至连远在王城的人都无法直视这刺眼的光。

  金色舍利在法明仙法的催动下向前千手观音像飞去。桑晓见状,催动观音将金舍利握在手中。两种仙法的产物相触,并没有发生想象中激烈的碰撞。只见金舍利以原来的速度穿越了观音的手心,继续向前飞去。桑晓继续催动仙法,越来越多的手将金舍利围在其中。舍利依旧穿过了那些手,但是速度终于降了下来,光芒也不如原来那么亮。桑晓大喜,继续让更多的手挡在金舍利前行的路上。

  终于,金舍利停了下来。而法明,最终力竭,同金舍利一起落在了林铭身边。

  站在王城上的王,看到法明最终摔落在地上,终于受不了,大喊着跑回正殿,躲了起来。而那些名门正宗的修仙者,心中充满了惊恐。他们所有人的脑海中都闪过了一个念头:当年冯潇真的不该放他们走啊……

  桑晓从空中轻轻飘落在法明面前,指着林铭再次问法明:“我问你,如果我要杀他,还有谁能够阻拦?”法明回头看向王城,并未看到一个人,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大势已去。

  右手闪烁起来的七色光芒,映着桑晓的脸越发诡异。

  “如果我说你杀不了他,”不知何时,冯潇抱着一个匣子从桑晓和藏马的后方慢慢走来:“你会不会生气?”

  “哈哈哈!”藏马见是来者是冯潇,心中大喜,不待桑晓说话,祭出长鞭冲了过去。

  冯潇向后退了一步,祭出冰镰,同时地上浮现出圆形符文,一个面目可憎的亡灵魂魄从中凭空出现。仔细看去,居然是刚刚死于非命的青丘弟子。一股怒火在脸上看的真着,它挺枪便刺向奔来的藏马。藏马吃了一惊,向旁边一闪,长鞭同时挥向亡灵。只一下,亡灵便灰飞烟灭。而就在此时,氤氲着白色气息的冰镰从斜刺里划过他的肋下,一道血光飞出。藏马手捂伤口跪倒在地。

  “手下败将依旧是手下败将。”冯潇走过他身边时淡淡地说。

  桑晓拖起林铭走到他面前,说:“一息之间伤了藏马,没想到短短几年,你的术能精进了这么多!”

  林铭已经没有了力气,被人肆意地拖着。冯潇看了看他,然后对桑晓说:“彼此彼此,你这几年也没闲着,千手观音像都学会了!”

  “呵呵!”桑晓面露笑意:“拜你所赐!”

  冯潇和桑晓互相看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风突然安静了下来,似乎也在看着这里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事情。

  冯潇想夺回林铭。

  但桑晓看穿了,他说:“你抢不走的。我们谁也赢不了对方。”

  桑晓看着冯潇,继续说:“今天不是我们拼死活的日子,这个废物我带走了。想要要回他的话,带着莲香的心脏来北方幽冥之地!”说罢带着林铭与藏马一起消失在冯潇和法明眼前。

  冯潇并未阻拦,走到法明面前,将他扶起。同时召唤出灵兽,载着他们飞回了王城。

  在王城正殿,王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穹顶的那些记载了家族以往英雄事迹的画。一名侍卫从外面跑来告诉他那两个人已经走了,他才回过神来。而就在此时,冯潇和法明已经步入了正殿。

  王看见二人,心中大喜,向他们大声喊道:“英雄!救星!”

  冯潇见到王如此模样,一言不发。他将王送他的那个匣子放在地上,轻轻打开,里面果然是一个心脏。不同于他右手的那颗心脏,匣子里的心脏早已停止了跳动。

  王看到匣子,兴奋地问道:“英雄,这女子的心你喜欢吗?”

  冯潇面无表情地说:“还给你!”

  法明在一旁见冰镰身上的符文闪动,心中一惊,喊道:“不可!”话音未落,匣子中的心脏突然爆裂,整个正殿被弥漫的血雾充斥。

  过了许久,待得血雾消散后,正殿之中只剩了冯潇和法明。王已经不知去向。

  法明双手合十,用低沉的声音颂道:“阿弥陀佛!”

  二人从正殿中走出,法明问冯潇:“施主,你当真要去幽冥之地吗?”

  “必须要去。”冯潇说道:“我要去救他!”说话间,一只灵兽在他身旁出现。

  法明见他如此坚定,便不再说什么。

  冯潇翻身而上,向北方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