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短篇小说合集

正文 一家人

短篇小说合集 明目明心 2991 2020-02-04 13:08

  西方村里的人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日里身体结实的刘老太,在她老伴死后的一个月也躺进了黑漆漆的棺材里。

  一个月之前,刘老太的老伴突发脑溢血,第二天在厕所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凉透了。就在前一天,这老头还在嚷嚷着要吃红烧肉,早些天就因为这住了院,可他就是不长记性。

  可是这年过半百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是入土半截了,忙活了大半辈子,平日里他还是闲不下来。这红烧肉也还是吃,闻到这香甜的肉味,谁也拦不住,儿女哪里能劝的动,老父亲嚷嚷着要吃红烧肉,儿女不给买,只会让街坊邻居在背后嚼舌根子。

  葬礼在刘老太的大儿子建峰家举行,二儿子建明在建筑工地干活,等他从几百里的外地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的时候,大哥已经把葬礼要用的东西备齐,平日里两兄弟都是和和睦睦,妹妹翠芬也是对爹娘孝敬得很。

  葬礼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但是大哥看建明在外打工也没挣多少钱,再加上回来的晚,也没有问他要钱,丧葬费基本上都是大哥在出钱,建明和翠芬也没少操心,葬礼上收到的礼钱差不多也正好够大哥支出的。

  但是弟媳妇可不这么想,在背地里对建明说,在他没回来的几天里,大哥虽是把用的东西都备齐了,但是看见他整天和刘老太一起,表面是安慰老母亲,可实际上有没有问老母亲要钱,谁也不知道,就这样,老二也整天在背后盘算着,自己在外打工,老母亲一点不心疼,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一场葬礼下来,花的不多,赚的可不少,怪不得大哥这么操心,老二在心里暗自想。自己在外面没日没夜的赚钱养家,娶媳妇之后的婚房还是又在村里盖的,当时也没少花他自己在外打工的钱,想想大哥的待遇,这下老二就更加不服气了。

  老伴去世之后,兄弟俩就商量起了照顾老母亲的办法,年过七旬的刘老太,身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就是这眼睛是越来越不行,自己住要是摔上一跤,恐怕也是爬不起来,让老母亲自己一个人住在一起,儿女们也实在不放心,而且这样是要让村里人笑话,于是他们商量要一个月一轮流来照顾母亲。

  商量那会,老二也没多说话,就默许了。

  在丧事办妥之后,老二就连夜坐上火车去了工地,第一个月也还好,老母亲在老大家被照顾的仔仔细细,到了第二个月,轮到老二家照顾了,大哥就把老母亲送到了弟弟家,出来接的是儿媳,老大说了一点要注意的事,儿媳笑着脸连连答应。

  前几天还好,儿媳像照顾自己俩孩子一样照顾婆婆,但是时间一长,这儿媳妇也不耐烦了,天天饭做着还要端到眼前,有时候还要亲自喂,这儿媳妇也渐渐骂上这老不死的。

  葬礼上没有捞到一分钱,全让老大给占便宜了,她越想越觉得不公平,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天天给丈夫抱怨说,同样是儿子,怎么这么大的的差距。抱怨久了,他也烦的慌,本来整天干活就累的要死,还整天听着妻子抱怨这抱怨那,但是仔细想想他也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在下一次轮到他们照顾刘老太的时候,儿媳妇却怎么也不让老母亲进门,兄弟俩的感情也就这样有了隔阂,老大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二儿媳妇在家大门紧闭,日子照常过着。

  期间,妹妹翠芬不是没有和大哥二哥商量过,但是任凭她怎么说,不在其中,她还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大哥二哥就这样一直晾着。

  老母亲也就一直在老大家住着,本来也是长子,应该照顾,但是要长期在这里住下去,这大儿子也受不了,有时间就找老二理论,老二在电话的那头,说着他在葬礼上卷了多少钱,老母亲一分钱都没给过他,说着说着就骂了起来,老大开始还解释一下,但是后来也懒得解释了。

  为了准备葬礼,他几乎没睡过囫囵觉,给老父亲守灵,接待亲戚,好像也是一夜白了头,老母亲可是看在眼里。结果这兄弟还不理解,弄了个占便宜的帽子。

  刘老太虽然七十多了,眼睛也老花了,但是脑子还没多糊涂,知道是自己让两兄弟有了矛盾,这老了谁都不招人待见,一直住在老大家,她心里也总是过意不去。

  翠芬不是没有想过接老母亲到自己家住,但是离得远不说,这丈夫也是极力的反对。有两个儿子,这老母亲还能没人照顾,丈夫总是略加一点嘲讽的对翠芬讲,渐渐地,在家说话不算数的她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这样,刘老太一直住在老大家,可是时间久了,老大家的儿媳妇也是不耐烦了,整天夜里吵架,最西间的俩孩子大晚上被他俩吵得睡不着觉,邻着的老母亲天天说自己睡不着,让儿子去买安眠药,眼看着妻子的不理解,想要老母亲好好睡觉的大儿子就每天都买一点,看着老母爱吃下去。

  这大儿子家的争吵还远远没有结束,反而越来越激烈,老母亲早就觉察了出来这事情只要自己不死,是没有头,但是她也哪里都去不了,每天饭给端到跟前的生活,这老母亲惭愧又无奈,她早就想下去陪自己老头子了,她不想成为大儿子家里的负担,更不想让老大老二因为自己再继续冷战下去。

  就在老母亲死之前的晚上,她和大儿子说了很多话,大儿子白天也干活,晚上累的受不了,也不爱听老母亲哼哼啊啊的唠叨,也没有多理睬她,早早的就睡了。

  但是第二天,太阳都老高了,也没见老母亲起床,等到他们去看的时候,老母亲怎么也叫不醒。在她破旧的枕头边,有一小块红布包,里面还有潮湿的白色的东西,闻起来像是安眠药的味道,但是老大怎么也想不到,每天都是按量吃药,而且看到老母亲把白色的药丸放到嘴里,怎么也不可能这样。

  突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每次吃完药,老母亲都急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卧室,再看看这红布上潮湿的口水一样的东西,他瞬间明白了什么,跪在母亲的床前痛哭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