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和财神有个约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11019 2020-02-04 13:10

  庙外站着的那女子,第一眼看去,似乎就是个凡人;

  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粗布长裙,身段也有些普通,不像常见女炼气士那般婀娜多姿、毫无赘肉。

  但任她再如何掩藏……

  她身周那一缕玄妙晦涩的道韵,还是深深地出卖了她高手的身份。

  这,就是典型的不善伪装。

  又或者,是更为高明的【你以为看破我伪装,实际却是浅层伪装】的伪装……

  此前,李长寿送走小师祖后,便与师妹师父叮嘱几句,自顾自回了地下密室,继续炼制阵基,并钻研纸道人神通改进之法。

  刚过一日,李长寿心生感应,感觉到了这处南海海神庙有事发生,将心神投到了这小庙中。

  这几年,海神教正是多事之秋,李长寿既主动拿起了这份因果,也就不会对此多抱怨什么……

  背后有人,不必心慌。

  但让李长寿奇怪的是,自己这次的感应,说不出是好是坏;

  没有凶兆,也没有吉兆;

  似乎又是好坏参半,好事坏事齐登门……

  李长寿神念降临这处小庙,立刻发现庙外那个不断徘徊的‘女子’,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道韵,断定此人绝非普通金仙。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西方教,而且对方敢直接现身,应当不会是西方教暗中的那些‘利刃’,应是西方教明面上、有名望的高手。

  且,按李长寿推演,此时也该有西方教高手找上门,与他暗示龙族之事……

  若是西方圣人弟子?

  又会是何人?

  稳妥起见,李长寿将敖乙的心神,呼唤了过来。

  为了不让龙族有任何起疑的空间,李长寿此后无论是跟西方教何人见面,都会拉敖乙‘在场’。

  “教主,这人是谁?”

  敖乙用神念交流问询。

  “我也不知,”李长寿道,“但八成不是东面来人。

  此前大法……有高人传授我一门神通,我做了个简单的化身出来。

  今日我这化身就先用在此地,与她相见,探一探她深浅。

  乙兄你且在一旁看着,若是我化身遭遇不测,你便及时通知龙族高手前来应对。”

  敖乙顿时答应了一声:“教主小心。”

  李长寿沉吟几声,没有回答,神念缓缓收走大半。

  似乎是察觉到了庙内主神像上的神念在溜走,门外那女子立刻向前迈出几步,闯进了海神庙的庙门。

  她迅速入内,略微有些着急,对着神像喊出了一句中气十足的‘粗狂女音’:

  “道……海神还请留步!

  贫……小妇人有事相求!”

  李长寿:……

  这位大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句话能透露出这么多情报!

  不对,这应是‘否极必反’,故意如此漏洞百出,反而用来打消自己戒心……

  那只能说,道友,未免有些太小他了。

  这来路不明但道韵吓人的女子,要么是个极为不善伪装之人,要么就是心机深沉之辈!

  按李长寿的原则,他素来优先考虑最坏的可能……

  ‘怕是个难缠的角色。’

  李长寿心底打定主意,保持着一缕神念在神像上,让那具已经确定是今后海神形象的纸道人,从安水城附近驾云赶来。

  那纸道人的形象,就是清瘦慈祥的老者,经常与东木公相见。

  这小妇人快步到了主神像前,庙内的庙祝和几位香客,此刻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她……

  周遭这些凡人的眼神,让她颇为难受。

  ‘求人当真是遭罪!’

  她心底暗叹了声,皱眉看着海神像,像模像样的拱拱手,又一阵沉吟。

  旁边的玉像倒是看着眼熟,但她来前打听了,这只是个护法罢了,要找自然是找这个正主!

  犹豫了一阵,她总算开口,用一种充满了不确定的口吻,问了一声:

  “这个,海神大人,可否现身一见呐?”

  噗嗤几声,一旁上香的香客顿时笑出声来。

  暗中观察的敖乙,此刻也是被这个‘疑似西方教’的大姐,晃了下龙腰。

  若是换做当年刚去金鳌岛拜师时的敖乙,此时定然已经闹出点动静,跟这人正面对质,根本就不在怕的。

  但如今的敖乙,已非当年那莽撞之人;

  他学会了分析因果,学会了隐忍躲藏,暗中观察……

  那名穿着蓝色长布衣的老庙祝向前,对这个女人拱拱手,笑道:

  “这位小娘子,海神面前,不可如此失礼。

  你若是想请海神显灵,最起码要上香跪拜,海神说不得真的会托梦于你。”

  这女人眉头一皱,“那如何使得?”

  庙祝也皱眉道:“那如何使不得?”

  “罢了,罢了,不问了不问了,我跟你凡人一般见识什么?”

  这女子有些扫兴的摆摆手,转身便朝着庙门而去,竟走出了龙行虎步之姿!

  敖乙暗中眉头一挑,他突然察觉到,这女子忘记隐去的那一丝道韵……

  好生熟悉。

  正此时,已飞到了此地的纸道人,在空中看着下方的女子,传声道了句:

  “道友,可是要寻贫道?”

  李长寿看她要走,第一反应就是任由她离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对方既已现身,必有所图谋,自己若是放任她离开,心底也不得安稳……

  故,直接出声留人。

  下方那女子抬头看去,本以为头顶这老者只是驾云路过,听闻此言,便定睛一看。

  化身?

  她看向左右,正要说话,上方的纸道人已是驾云落了下来。

  几名香客顿时惊叹着向前围观,见了真神仙,却都有些手足无措。

  李长寿在袖口取出一面木牌,对那庙祝展示了下,那庙祝精神一震。

  这纸道人笑道:“请这些教众退避,将庙门关上,你便在庙门外等候。”

  “小的遵命!”

  庙祝低头应了声,依言而行,将几位香客连哄带赶,请出了这座小庙,并将木门带上。

  李长寿挥手点出一道结界,这才转身,对这奇怪的‘女子’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道:“让道友看笑话了,请殿中一叙。”

  那‘女子’下意识背起手来,挺胸抬头,习惯性地拿起了‘腔调’;

  但随之‘她’就发现,自己此时状态有些不妥,双手顿时有些无处安放。

  李长寿心底却是不敢大意,暗自警醒,与这女子一前一后入了殿内,就在海神像下,故意当着敖乙的面,与之相谈。

  ……

  ‘女子’暗中掐指推算,根本推算不出眼前这化身的跟脚。

  李长寿先开口,用慈祥的嗓音、略带缓慢的语调,缓声笑道:

  “贫道便是此地海神,这是贫道的一具化身,道友直言要与贫道相见,不知所为何事?”

  目光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戒备,又有少许‘我这不过是化身,也不怕你针对’的底气。

  精致的伪装技巧。

  就听这人道:“你这是化身,贫道这也是假的身形面容,彼此也算扯平了。

  不如你将真身开来,我也恢复本容,如何?”

  李长寿听闻此言,心底暗道一句‘高明’。

  对方看似只是随口说几句,却是暗藏机锋,三两句话就点到了要害之处。

  虽然,不排除对方是什么‘真性情’之人的可能。

  但这种修为、这种道韵,在洪荒这种环境……

  李长寿宁肯相信,三清老爷不合是因为斗大神起了争执,也不愿相信此人的话语,只有表层意思!

  李长寿缓声道:“道友说笑了,若我真容便于示人,何必让神像都是如此模糊?”

  “也对,是贫道欠考虑了。”

  “道友不如变作个男子身形,”李长寿又道,“道友这口吻、语气,与女子相差太远,未免太别扭了些。”

  “这个,哈哈哈,有吗?”

  ‘女子’尴尬笑着,站起身来,只是一个转身,身周仙光闪烁不听,直接变成了身材壮硕、面容威严的男人形象。

  他国字中正脸,蓄着黑胡须,狭长双目蕴着清光;所谓‘天额饱满’,便是如他这般。

  那股玄妙的道韵,此刻更明显了一些。

  这人扶须而笑,言道:“罢了罢了,贫道就以真身现身,道友可认识贫道?”

  言语中,还带着几分期待之感。

  李长寿暗自皱眉……

  真身?

  睁着眼说瞎话,表情却如此自然,他李长寿甘拜下风,自愧不如矣!

  李长寿笑道:“恕贫道孤陋寡闻,这个,确实不识道友真身。”

  “呃,你当真不认识我?”这人皱眉道了句。

  “贫道久居山中,不太在外走动,当真不识。”

  “那不就更好办了!”

  这人双掌一拍,仰头大笑,心情大为舒畅,盘腿坐在了蒲团上,语速都轻快了许多。

  “哈哈哈!

  不认识的好,不认识贫道就不算丢面皮!

  贫道今日前来,其实是想找海神讨教讨教,是如何这般迅速,将一个小小的海神教,发展到如今这般规模。

  实不相瞒,我教中有不少好友,也在五部洲各处立了不少神教,但都扶不起来,便是强行立下了,香客也是寥寥,香火功德远不如你这里旺盛。

  我今天是替他们来问的,道友,可否给个诀窍?

  贫道自不会白白讨教,若是道友答应了,我这自有宝物奉上!”

  李长寿暗自皱眉。

  开口就刺探南海教发展这般迅速的秘诀?

  这事其实也简单,首先就是要有一群被财迷心窍、体壮如牛,用肌肉去说服凡人的巫人神使。

  发展到一定阶段,再让远古龙族搀和一脚,并用两成半的功德,忽悠龙族全力支持神教发展,弄几条真龙到处不断显灵……

  自然,李长寿不会说这些,他决定跟对方扯个皮。

  “若说诀窍,其实便是拿真心,换真心,我以真心待教众,教众真心奉香火。”

  怎料……

  “拿真心,换真心?”

  此人捏着胡须,一阵沉吟,随后便是面露感慨,言道:

  “道友说的不错,是贫道多想了。

  他们只是想用这般神教,作为收敛香火功德之便利,却忽略了去庇护信任自己的凡人。”

  言说中,此人站起身来,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

  随后此人又在怀中取出了一只折扇,正色道:“区区小物,不成敬意,多谢指教。”

  言罢,便转身踏步走出神庙,仰头大笑两声,驾云缓缓飞起。

  李长寿心底泛起浓浓的狐疑,看着那只折扇上散发的少许灵光,却是不知是否该拿起来。

  这与他所想,有些……不太对……

  正此时;

  敖乙用神念对主神像传声道:“教主这句真心换真心,当真让人钦佩。”

  李长寿:……

  与旁人扯皮之话,自家二教主却是信了。

  又听敖乙笑叹了声:“面对我这位师叔,还能如此从容应对,我当真不知该如何称赞教主了。”

  李长寿不由一怔,用神念传声问道:

  “这人是截教仙?他到底是何人?”

  “教主你真不认识?”敖乙纳闷地问了句。

  “自然,我骗你作甚。”

  敖乙笑道;“他这道韵、身形、面容,还有这脾性,我倒是认不错的。

  他是我们截教的外门大弟子,教主老爷坐下八大弟子之一,也算是我们教内最常露面的一位大能,号……

  公明道人。”

  李长寿眼一瞪,这纸道人转身就朝外疾飞,随手将那纸扇摄到手中。

  卧!

  咳,不可粗言秽语。

  这个扮成女人来庙里的家伙,竟是赵公明!

  三霄娘娘的义兄,封神中的关键人物,能一人连败几位阐教十二金仙的真大能!

  这灵宝可不能随便收;

  这忽悠必须去补救!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匆忙追出来,少顷已是过了百里,远远看到那赵公明的一个背影,立刻在云上传声呼喊:

  “道友,还请留……等一等!”

  前方那赵公明正要转身,李长寿这边,忽而又起变故。

  一道流光突然从远处飞射而来,化作一名身穿破布褴褛、手住拐杖的驼背道人,拦住了纸道人的去路。

  这驼背道人的浑身气息十分祥和,面带微笑,面容十分普通,却给人一种亲近之感。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怎得高手接连向外冒?

  李长寿立刻停下身形,目有戒备;远处天边,那赵公明也转过身来。

  突然现身的驼背道人,视线余光也扫了眼赵公明,似乎浑然不在意,只是对这具纸道人笑着道:

  “贫道灵山圣人座下三弟子,在此地等候海神久矣。

  若贫道推算不错,海神与我西方有……”

  “且慢!”

  李长寿一声大喝,将这驼背道人也是喝的一愣。

  正此时,那赵公明也已是驾云朝着这边赶了过来,而李长寿心念急转;

  他推断会出现的西方教高手,真的出现了!

  此刻……

  一是有些怕‘你与我西方有缘’的洪荒真言;

  二是不愿陷入西方教与截教的旋涡……

  李长寿当机立断,这具纸道人大喝一声,立刻截断比剑因果!

  “贫道乃道门炼气士,玄门真妙宗!如何与你西方有缘?道友休要胡说!”

  言罢,这纸道人身周各处突然浮现出一缕缕火光,当着这驼背道人与赵公明的面,瞬间炸裂!

  “我以化身鉴道玄,与你西方无瓜葛!”

  准备多年的自爆禁制,竟还真派上用场。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