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二章 讲道理的事,怎能算是冒犯圣人【超大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22593 2020-05-23 16:44

  空白?

  血海底部,陷入了糟乱的大城废墟中,那群修罗族高手莫名其妙就心态崩了,又怒又悲、杀意难定,行为越发疯狂……

  李长寿趁乱摸鱼,用太极图融过此地重重阵法,悄悄闯入了大城之下。

  但当他小心探查下方情形时,也不由微微皱眉。

  下方只有灵气化作的云雾,除此空无一物。

  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虚空,血海底部再向下探寻,同样也会是天外虚空。

  判断错了?

  李长寿身形迅速下沉,快速远离头顶的大城。

  那些修罗族高手,大城废墟中复杂的阵法布置,大城下方的这般情形……

  仿佛都在努力证明,此地不过是一处陷阱,被李长寿借后土娘娘七情化身之力,轻松破掉的陷阱。

  琉璃宝塔内,众道门高手此时都在沉思。

  金灵圣母道:“很明显了,此地要么是针对长庚师弟的一处陷阱,要么是吸引咱们前来的箭靶,声东击西。”

  “嗯……”

  赵公明抚须轻吟,斟酌了一下字句,用低沉醇厚的男低音道:

  “咱们接下来,该去哪方找寻?”

  突出一个沉稳有力,上流优雅。

  金灵圣母答曰:“此时大劫将临、天机混淆,这血海又非四海,有异常之处数不胜数,也藏了不少实力强横的凶兽。

  想搜寻出西方教立第二轮回之地,绝非易事。”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笑道:“有长庚在,咱们与其担心这个,倒不如担心稍后七情化身再失控该如何应对。”

  玉鼎真人闻言眉头轻皱,低声道:

  “师兄,怒之化身已回了草环,可否先在贫道身上下来?”

  “嗯?”

  太乙真人低头看了眼,尴尬一笑,自玉鼎真人左肩跳了下来,抬手扫了扫玉鼎真人的肩头。

  “一时情急、一时情急。”

  多宝道人提议:“要不,咱们分开搜寻?”

  “大师兄,咱们定不可分开。”

  云霄道:“方才大德后土已说过,此前是圣人出手拨动了轮回大道,那圣人说不得,此时就守在要害之地。

  长……他请了咱们前来,便是为了应对这般情形;咱们若是分开,岂非会被西方教各个击破?”

  赵公明正色道:“大师兄,我二妹说的对啊。”

  “那还能错了?肯定是说的对!”

  多宝道人忙道:“刚才是为兄失言,出了昏招,师妹勿怪。”

  一旁太乙真人禁不住乐了,笑道:

  “咱们两教,各有教情在此嘛。”

  截教四位高手皱眉看去,太乙真人双腿微微一软;还好侧旁黄龙真人及时开口,笑着岔开话题,聊起了后续该如何应对……

  众仙讨论了一阵,都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

  黄龙真人又问:“长庚师弟为何还在下沉?”

  “先别打扰他,长庚应该是在全心盘算后续之事,”赵公明道,“咱们总不能将这般重担尽数都放在长庚肩上,谁对血海了解多一些?”

  玉鼎真人突然开口:“出来了。”

  却是李长寿已冲出了那片纯净的灵气层,前方是一片漆黑的虚空;

  仙识无所阻挡、自行延展,李长寿只能感受到残缺不全的大道印记,以及虚空深处,那薄薄的、由天道之力凝成的天地之膜。

  按惯例,李长寿心底泛起层层感悟,被他暂时收起,回头再细细咀嚼。

  曾上九天,探手就可摘得日月星辰;

  曾下九幽,血海穷尽不过同归虚无。

  但随之,李长寿没有直接转身回返,反而是在空无一物的黑暗中盘坐了下来,静静思索,整理此时已掌握的讯息。

  对方当真是故布疑阵?

  【当无法确定自己在第几层时,要么站在每一层,要么就跳出来。】

  此时西方教估计已在建造轮回场所,定不会给自己太多时间,去站在每一层、探寻每个可能之处,分析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概率。

  只能试着‘跳出来’。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实不定,方成遮掩。

  抛开自己主观推测、推断、构想出的那些讯息,自己现如今真正掌握的‘实’,都有什么?

  【西方迫切需要通过香火神国、再开轮回,挽回在这次大劫中的颓势。

  轮回大道有所震动;

  血海修罗一族明显知道西方教要在血海再开轮回之事;

  自己一路探寻而来,找到了‘震源’,感受到了圣人道韵;

  七情化身之力对群战十分好用……咳,这条不重要。】

  如果只根据这些讯息得出结论,这‘震源’之地必是最关键之地!

  将这几条讯息稍加推导,李长寿立刻捕捉到了此间关键。

  如果这处大城只是陷阱,为何明面上只有修罗族高手?

  又为何,这些修罗族明显出现异状时,没有西方高手接应?

  解释不通。

  修罗一族自身并无太多业障,他们也在六道轮回中的三善道,或者说是上三道,是天道认可的大族!

  若非情形特殊,西方教众高手,又为何会放任这些修罗高手冲破废墟大城各处的阵法?

  这,就是破绽!

  李长寿缓缓站起身来,抬头看去,又将自身调转,头上脚下,‘俯瞰’血海。

  由近及远越发浓郁的灵气,漫天‘云雾’轻轻散散,‘云雾’之下的血海就仿佛暗红的土地。

  李长寿胸口缓缓浮现出阴阳太极图,心底低声叮嘱:

  “找寻此地乾坤是否有异样,有可能是圣人出手布置的乾坤禁制。

  尽量不要暴露咱们自身。”

  “嗯,”图老大淡定地应着,李长寿胸前的太极图虚影悄然消散,化作两缕阴阳气息消失不见。

  很快,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就在那废墟大城‘背部’,李长寿此前路过的某处,几座大阵互相遮掩之处……乾坤出现了微弱的褶皱,仿佛有一道虚掩的门户。

  李长寿的轻叹声,在琉璃宝塔内流转:

  “各位还请做好准备,应当有圣人在此地镇守。”

  宝塔中,除却云霄仙子面色如平时那般清冷,没有任何变化,其他大手子或是面露恍然,或是轻笑几声。

  又或是如黄龙真人,负手皱眉,努力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这是,又怎么了?

  ……

  保险起见,李长寿又多加了两层伪装。

  他不敢施展遁法、不敢扰动乾坤,凭借着太极图的遮掩,缓缓靠近乾坤异常之处。

  因七情之力之前就已收敛,‘正面’的大城废墟已再次安静了下来。

  一群修罗族高手,看着自己亲手弄乱的大阵布局,看着分布在各处的同伴尸身……

  他们疑惑、震惊、不安,紧绷起心神,守在那座废弃的大殿周遭。

  自始至终,修罗们连李长寿的影子都没见到,完全不知刚才为何会集体失控;甚至不少修罗高手还以为,自己是被大劫影响到了……

  修罗的劫难,就是要学会自尽?

  这些修罗众已是自顾不暇,此时自然不能指望他们,发现某‘去而复返’的天庭普通权神。

  太极图是先天至宝,且是先天至宝中最强的几样宝物之一。

  作为开天三件套,太极图本身已有莫大威能,自身又在不断‘变化’,尽演太极真意,单单是将它摆在面前,就能让炼气士产生源源不断的感悟。

  太极图主防御,其威能超过玄黄塔不少。

  与太极图齐名的攻伐宝物,便是元始天尊手中的盘古幡。

  ——盘古幡能射出混沌剑气,有盘古神斧之利,被圣人执掌,便有斩圣的威力。

  当然,如果让盘古幡去攻太极图……

  那就真成寓言小故事了。

  李长寿有个小优点,就是充分尊重自家至宝。

  此时,他根本不用自己微薄的仙力沾染图老大,一路全凭太极图自行把控。

  并努力不给图老大拖后腿!

  也因此,李长寿化作一只蚊虫,悄悄摸到乾坤存有异常处,靠着太极图溶开此地乾坤,从正常乾坤进入此地芥子乾坤小世界时……

  自身没暴露半分,乾坤也没有出现任何扰动!

  这道理其实很简单。

  洪荒推算之力排行中,太清圣人排首位,太极图排第二,各位圣人不知具体暂且并列第三,持有太极图的玄都大法师却只能排第四!

  且说这处芥子乾坤,确实称得上别有壶天。

  李长寿变化的蚊虫进入此地时,就仿佛闯入了一片狭长的峡谷,远远望去,隐隐看到了一座高耸的灰色宝塔。

  此塔高约千丈,有三百六十层,周遭盘旋日月星辰、周天星斗,塔身上刻画着万灵之影。

  此时,这座宝塔已点亮了底部的百多层,轮回大道贯穿上下。

  李长寿立刻有所明悟,这宝塔若是完全点亮,便会成为天道宝器!

  圣人手段,果真不凡。

  此处的芥子乾坤委实不小,宝塔离着自己最少还有千里远,左右两侧仿佛有两堵无形的墙壁,面前又有重重的阵法守护……

  凭圣人的手段,自是能将这处‘小世界’完全封起来。

  但这时,他们要让宝塔化作天道宝器,就必须与外界保持关联,与天道充分接触。

  “当心些,小徒弟。”

  太极图的灵念在李长寿心底响起:“前方有众多高手,躲藏在一层层的阵法中。”

  李长寿在心底答应一声,没有着急立刻向前,而是在琢磨一些……

  小思路。

  见到眼前这般阵仗,正常生灵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要一步步闯过去。

  ——这几乎是绝大部分生灵的思维定势。

  李长寿却稳了一手,心底与太极图不断商议,推演是否存在其他破局之法……

  此时此地,其实已算是在跟圣人正面博弈,李长寿容不得自己有半分毛躁、急躁,也并不想真的去面对圣人。

  小命只有一次,前方幸福美满,他可不愿在此地折戟。

  而且……

  “咱们为什么非要闯进去?”

  李长寿在心底问着:“图老大能否破掉这里的芥子乾坤?

  只需扰乱此地乾坤,将那高塔暴露出来,此行足矣。”

  图老大立刻给了回应:

  “莫急,容我先细细查看一番……若要在圣人出手前破开此地,需找到一处阴阳均衡之所在。”

  靠谱。

  李长寿继续躲藏在芥子乾坤的门户附近,随时准备用自己的最强遁法组合溜人,风语咒这种‘被动接收’类神通都不敢施展。

  而此时的琉璃宝塔中……

  “哎?对方这般精妙的布置,长庚师弟是怎么发现的?”

  黄龙真人一脸费解。

  金灵圣母笑道:“此前不是说了?耗费心神之事,交给他就是了。

  你我此时当准备斗法,怕是要一路血战。”

  太乙真人赞道:“长庚不愧是三教公认法……术特别强的优秀弟子!”

  “师兄,”玉鼎真人衷心建议,“少开口吧。”

  太乙一阵讪笑。

  正站在塔窗旁的多宝道人奇道:“长庚动了……莫非是要一路潜藏到那高塔前?”

  金灵圣母道:“若如此,一旦咱们暴露行踪,岂不是腹背受敌?

  当一路杀进去才对。”

  “且看吧,”云霄仙子缓声道,“他定有周全的安排。”

  众仙各自颔首。

  不提与李长寿的交情如何,只是这一路看下来,他们就对李长寿多了几分谜之信任……

  就见,李长寿化作的蚊虫飞到第一层阵壁前,太极图在蚊虫之前现身,轻轻旋转。

  趁着大阵一不留神,李长寿顺利钻入其中。

  阵内存在幻境,李长寿闯入了一片雅致的林园,周遭是迷蒙雾气。

  一名青年道者坐在楼台边缘的蒲团上,身旁伴着一只青毛大狗,面前摆着矮桌与热茶。

  地藏?

  李长寿不动声色,按太极图的指点,朝下一重大阵的阵壁赶去。

  突然间!

  毫无征兆,地藏开口道: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来与我谈一谈?

  我教并不愿与道门开战,三千世界也可与天庭画地而治,这些都可谈。”

  李长寿变作的蚊虫,瞬间僵在原地!

  宝塔中,八位李长寿请来的高手齐齐抄起法宝,站在宝塔的出口前,随时准备冲出去杀人灭口!

  但李长寿此刻无比冷静,心神高速运转,分析着种种可能性。

  他怎么暴露了?

  莫非是西方教圣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通知了地藏?

  不对,自己当真暴露了?

  稳一手,多等一阵,以不变应万变。

  首层大阵彻底安静了下来,直到片刻后,地藏再次开口,说的竟还是: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与我谈一谈?

  我教并不愿与道门开战,三千世界也可与天庭画地而治,这些都可谈。”

  实锤了,有灵智的生灵,本质都是复读机!

  这个地藏……

  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心底并未完全放松,继续在原地呆着。

  这微小的、被太极图包裹的蚊虫,完美融于乾坤之中,随时可去乾坤之外。

  宝塔内众高手:……

  太乙真人摇摇头:“唉,又是一个心眼比头发还多的。”

  终于,李长寿又听地藏重复了三遍同样的话,才确定自身并未暴露,悄悄赶去了下一重大阵。

  琉璃塔内,多宝道人拿出两只海螺,故技重施,众人再次听到了地藏与他坐骑的传声……

  “主人别喊了,此地是二教主老爷布置的,水神再能也找不到这。”

  “外面已生了乱,却无敌踪显露,定是水神无疑了。”

  “主人你不能小觑道门高手啊,此前不是说,有几位道门高手已被水神请到了酆都城。”

  “我自不会小觑道门各位高手斗法的实力,只不过……”

  地藏话语一顿,左掌涌出少许火焰,将面前的茶水温热,继续传声:

  “能在此时就寻到此地的圣人弟子,唯有水神罢了。”

  随之,地藏再次开口,朗声道:

  “水神既然来了,何不与我谈一谈……”

  在地藏和谛听背后,一只蚊虫悄然钻入了大阵阵壁中。

  谛听耳朵轻轻一动,却摇了摇长尾,假装什么都没发现。

  少顷……

  “主人,你觉得,你们西方教弄的这事,能成吗?

  第二轮回可不是那么好立的,关键时刻必然会有道门的圣人老爷现身阻拦。”

  地藏轻笑了声,缓缓叹了口气,传声回道:

  “圣人不灭,博弈罢了。”

  ……

  与此同时,地藏守护的第一重大阵之后……

  李长寿轻松绕过了六名老道,在此地大阵的角落溜入了第三重阵法,不断前行。

  据太极图探查,这里总共十二重大阵,穿过十二重大阵就能抵达那座高塔之下。

  一直没怎么发言的塔爷,此时也禁不住嘀咕:

  “小徒弟,咱们一路打过去多气派,最后只要逼出七宝妙树,这一场就算咱们赢了。

  怕个啥?”

  李长寿在心底沉声回答:

  “为何都觉得,每一重大阵内放几个高手,这几个高手就是这一重大阵的守关者?

  若让我来设计此处,且不说将真正的通路隐藏在其他地方,这重重大阵只是虚晃一枪。

  便是各处安放的高手,也只有一个作用……

  戒备。

  若他们发现有敌侵入,就一声招呼,群起而攻之、力求速速灭杀,何必这般将力量分散开?

  由己及人,我当真不信,西方会让咱们一重重大阵闯过去。”

  塔爷:“有道理。”

  乾坤尺:“伐错。”

  太极图:“莫分心,西方小圣人就在前方的高塔中。”

  小……

  这称呼倒也挺别致。

  一路无声无息抵达第七重大阵,李长寿停下前飞,落向下方,寻找着太极图所说、此处芥子乾坤的阴阳平衡之处。

  只要打破这个平衡,这芥子乾坤顷刻便会崩溃!

  第七重大阵中,一座幻阵凝出的金光大殿悬浮在半空,其内有十二名西方教高手,更有几头鸿蒙凶兽躲藏在暗处。

  李长寿丝毫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悄悄飞到了大殿外的一角,放出太极图……

  只需李长寿一声‘开始’,阴阳勾连,乾坤逆转,失衡难负,自可崩解!

  宝塔中,李长寿的嗓音带着不可避免的紧张,落入八位高手耳中:

  “诸位做好准备,太极图即将破坏这处芥子乾坤,圣人很有可能会直接出手阻拦,成败就在此关键一步。”

  言罢,李长寿看了眼自己元神处的玄黄塔、乾坤尺,以及暂时无法凝成功德金身的功德宝池。

  空明道心全力催发,再三确定自己不是被劫运影响。

  ——其实是他如今所处的位置,背后的圣人老爷,让他不得不去做成这件大事。

  太极图催促道:“小徒弟可好了?我已可随时坏掉此地。”

  “稍等,”李长寿在心底回了句,这只蚊虫仗着有太极图道韵包裹,悄悄飞到了一名西方圣人弟子的蒲团之下。

  底牌齐备,玄黄塔、太极图伴身;

  琉璃塔中的高手飞出,只需一瞬!

  稍后圣人的反应以及出手要做之事,大概率是稳固这芥子乾坤……

  这就妥了?

  不,还不够……

  毕竟是面对圣人,心底实在是没自信,自己可没大法师的道境,均衡大道还没成长到能够影响圣人……

  老师连太极图都派过来了,在危急时刻没理由不救自己。

  他这次也不必贪什么功劳,把西方教暗戳戳搞第二轮回的这事,直接爆出来就能稳赢……

  大不了,自己当着云霄的面也不要脸一次,稍后立刻高呼老师救命!

  圣人之间的交战,哪能是他干预的。

  太极图又催促道:“可准备好了?”

  “好……我再想想。”

  “嗯,小徒弟说晚了。”

  太极图的灵觉无波无澜,若是有人形,此时怕是一脸淡定、双目无神,“已搞定。”

  搞!

  李长寿元神一颤,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应对,这处西方教苦心布置的芥子乾坤,突然开始剧烈震颤!

  乾坤出现层层波痕,那两面无形的巨大墙壁瞬息之间分崩离析!

  一股股斐然的大道波动,如漫天洪水,朝着这片‘小世界’汹涌而来!

  高塔之中,一名正静静盘坐的老道豁然睁开双眼,身周涌出道道金光,左手抬起,旋即下压。

  整个崩溃边缘的芥子乾坤,瞬间停下震颤!

  这老道一眼看向太极图本图所在之地!

  那里的大阵已崩碎,幻境凝成的大殿消散,十多道身影或站或坐,满是错愕,瞪着那张三尺直径的太极图。

  太极图此刻像是被人强行摁住,无法继续转动……

  说到底,现在只是至宝自身发挥威能,少了高手催发。

  太极图轻轻一颤,其上阴阳双鱼宛若活了过来,逆向转过些许角度,此地芥子乾坤又是剧烈震颤!

  四面八方的边角处,已开始大片大片的崩碎!

  高塔之中,那老道右手抬起、下压,此地芥子乾坤再次恢复稳定!

  太极图单凭本身威能,已被圣人所压制,这还是太极图暗中发难,圣人临时应对!

  李长寿心下感慨……

  便是退群边缘的圣人,依然是这般恐怖如斯!

  高塔中的老道冷哼一声,一抹浅灰色的道韵如水波一般荡开,朝太极图席卷而来。

  这一瞬,李长寿已知,自己今日不可避免的要出手,也必须出手!

  不然,自己辛苦创造的局面,好不容易得来的处境,八成就会毁在此地……

  太极图附近,一抹青光突然绽放,一只蒲团被掀飞!

  蒲团上端坐的中年道者双目瞪圆,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应对,已朝着前方栽倒。

  青铜长尺飞出,径直斩向太极图之前,那只握着青铜尺的大手,似是自虚无中凝出,而后便是手腕、手臂、肩头……

  乾坤尺自上而下滑落,前方出现一道乾坤裂缝,堪堪干扰了一下准提圣人散出的道韵。

  李长寿身形完全现出,自然是伪装后的青年面容,他一步冲到太极图之后,右掌拍在太极图正中!

  在心底,用自己最大的勇气、最强的意志、愤声呼喊!

  ‘老师!

  救命!’

  乾坤均衡,破!

  李长寿的均衡道韵汇入太极图,太极图骤然绽出黑白亮光;高塔中的老道双手宛若摁空,掌心再无着力之感,身体微微一颤。

  芥子乾坤各处,全面崩碎!

  上方修罗族的废墟大城剧烈震颤,数万里内的血海掀起滔天波浪,一张巨大的太极图虚影笼罩了数千里,又立刻消散!

  那座千丈高的轮回宝塔剧烈震颤,其上亮光凝固,万灵之像几乎崩溃。

  凌霄宝殿中,正批改奏表的白衣玉帝豁然起身,双目金光流转,低头看向九幽深处,看到了一座宝塔倒悬于天地边缘!

  灵山深处,金莲池旁,一位穿着宽松道袍的清瘦老者缓缓叹了口气,并未多说。

  九天深处,那清净简单的太清观中,老道嘴角扯出了少许微笑……

  昆仑山玉虚宫附近的那座小院内,躺在摇椅上的中年道者露出安然的笑意。

  混沌海,两道互相追逐的流光突然停下了一道,化作了一名青年道者。

  这青年道者皱眉看向洪荒的方向,又看向了前方已消失无踪的流光,嘴角微微抽搐……

  “天道没事震什么震!这次说不定真的能追上!

  若让贫道知道谁在搞事,一剑平了他!”

  伴着几声骂骂咧咧,这青年道者甩起飘逸的发带,身形直接消失不见……

  再看那震动之源,洪荒五部洲天地最底部。

  血海之外,废城之下!

  高塔之中的老道面容冷峻,自身已被重重灰雾包裹,一双仿佛看尽了世间沧桑的双眸,盯着太极图后的那名青年道者。

  随着芥子乾坤的破碎,此地阵法自行消散,前后总共一百六十余位来自西方教的高手,正齐齐盯着居于中央位置的李长寿。

  李长寿面前,太极图缓缓旋转,现出一正一反转动的两道虚影,护在李长寿胸前背后。

  玄黄塔的印记出现在李长寿眉心,一层层玄黄气息垂落。

  “嘶——”

  李长寿突然吸了口凉气,抬手摸了摸下巴,嘀咕道:“老师让我学一学用太极图在天地间挪移,怎么一眨眼,就到这?

  这里莫非是……灵山?

  各位继续、继续,你们忙你们的,我就单纯路过,这就离了。”

  李长寿动作很自然地,用乾坤尺在面前划开一道乾坤裂缝,口中说着:

  “打扰之处,还望海涵。

  真是奇怪,这怎么就来灵山了?”

  言罢,李长寿就要一步迈入乾坤缝隙中,但他刚抬脚,那乾坤裂缝瞬间闭合!

  “水神!”

  高塔附近,一名满头银白长发、身着破烂长袍的老道,指着李长寿咬牙怒骂:

  “你还想走?”

  周遭大群高手立刻就要前冲,李长寿身周至宝威压爆发,却让这群高手齐齐打了个激灵。

  先天至宝太极图!

  “各位道友!

  神通无眼灵有眼,法宝无情我有情!”

  李长寿朗声道:“贫道只不过是路过此地,若是撞坏了你们的大阵,贫道愿意赔一部分灵石!

  何必非要动手?”

  这群西方教高手顿时大怒!

  躲在暗处的文净道人,此刻嘴角一阵轻颤,目中满是笑意,又不敢笑出声。

  李长寿扭头环顾四周,眼前一亮,看到了人群最后的地藏与谛听。

  “地藏道兄,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地藏额头挂满黑线,冷然道:“道友当真好本领,竟神不知鬼不觉摸到了此处。”

  李长寿笑道:“还是多亏了道兄提醒。”

  “水神莫要搞这般龌龊手段,”地藏哼了声,“贫道未能发现你,让你混入此地,与其他各位师兄师弟都有一份责任。

  各位同门,咱们何不一同联手布阵,将他困在此地,交由两位老师发落?”

  李长寿笑意收敛,表情变得满是肃穆,道:“道兄反应当真迅速,不愧是我最欣赏的西方教弟子。”

  “你!”

  地藏皱眉低喝,但话语未说完,就直接被李长寿打断。

  “今日我确实是误打误撞到了此地,似乎冥冥中有所感应。”

  李长寿扭头看向了那座高塔,叹道:“不曾想,你们西方教竟做此等恶事!

  轮回大道,天道之力,香火神国……

  你们莫非是要将那无数被你们控制了心神的生灵,用轮回之法永世禁锢,做你们提取功德的法器?

  诸位当真,不觉亏心吗?”

  一老道淡然道:“凡我西方部众,尽慈悲仁爱,立此轮回塔,不过是为行善积德、心善仁义之生灵,能安稳轮回,得其福报。”

  李长寿面露不解,一字一句朗声道:

  “慈悲仁爱由谁来定?心善仁义由谁来评?

  天地已有六道轮回,天道至公无私,功德业障分明。

  按道友你话中语意,分明就是藐视天道,无视天道秩序,意图以轮回之事谋天地大运!

  怎么?

  各位都是西方教名宿,莫非觉得天道偏袒天庭,想借此动摇天道根基?”

  “够了。”

  满是威严却又古井无波的话语声,自高塔处缓缓飘来,高塔周遭出现了一团团云雾!

  此地出现道道金光,圣人威严震天慑地,血海之中众生灵齐齐噤声,幽冥界内无数魂魄莫名战栗。

  圣人现出法相;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自己今日已算是功成。

  “人教弟子李长庚,”那云雾凝成的圣人法相开口道,“你蓄意坏我西方机缘,巧舌如簧妄图逃脱罪责。

  往次念你为天庭效力,贫道已命众弟子对你百般忍让,而今亲眼见你,你却不知天高地厚,根本没把贫道放在眼中,当治你不尊圣人之罪。

  既如此,贫道代太清师兄对你施些教训,压你入灵山之下千年。”

  言罢,那法相缓缓举起左手,就要对李长寿当面砸来。

  李长寿头顶凝出太极图的虚影,这虚影还未转实,李长寿已是一声大喊:

  “且慢!”

  他话音未落,身旁突然多了一团云雾。

  一只金斗自李长寿身前悬浮,云雾凝成身着白衣的仙子,俏脸微寒,注视着圣人法相。

  截教,云霄。

  李长寿心底无奈一笑,刚要说的话语被她的登场打断,却只能抬手拉一下云霄的长裙袖口,让她莫要冲动。

  “诶?”

  李长寿袖中又传出一声轻咦,就见其内流光闪烁,钻出一名身着战甲、蓄着美髯、手提金木鞭的英武大爷。

  二十四颗宝珠出现在几人身周,散发出湛蓝光亮;周遭半数西方教弟子,竟下意识齐齐退了半步!

  截教,赵公明!

  赵大爷悠然道:

  “长庚啊,你不是说带为兄去个好地方喝酒?怎么到这了?

  诶?这不是圣人老爷,西方教的二师叔吗?”

  言说中,赵公明拱拱手,喊道:“师叔有礼,师叔有礼!

  大师兄,快出来拜见圣人师叔了!”

  “啊哈哈哈!”

  李长寿袖中传出几声大笑,又见流光闪耀,多宝道人、黄龙真人齐齐飞出,对着圣人法相做道揖行礼。

  不同的是,多宝道人直接站在李长寿身前,黄龙真人站在李长寿身后;

  而多宝道人手中,还拿着一枚蕴着圣人道韵的玉符。

  又见李长寿袖口金光闪耀,金灵圣母左手端一只玉如意,右手握着一把细长宝剑,此刻却仅是冷哼一声,行礼都懒得行礼。

  五色神光轻轻闪耀,孔宣站在多宝道人身侧,对着准提做了个浅浅的道揖,目中跃跃欲试,口中淡然道:

  “凤族,孔宣。”

  傲意顿显。

  此刻,圣人法相抬起的左手,缓缓收了下去,让此地氛围顿时更显尴尬。

  而这一幕,刚好被最后飞出李长寿袖中的两道身影捕捉。

  玉鼎真人站在李长寿身侧,刚要对着准提圣人做个道揖,那立足未稳的太乙真人,抬手做道揖的过程中,嘴巴已是不受控地溜出一句:

  “就这?”

  瞬间,方圆万里一片沉寂,那圣人法相都有膨胀的趋势……

  熬了个通宵,这个作者哭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