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言情小说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糟心事

  周书仁啧啧两声,“你这嘴脸变的真快,丑死了。”

  汪苣呲牙想咬人,“你是孙子多不知道缺孩子的苦。”

  他太酸了啊,这么多年周家什么喜事,他都是高兴的,唯独子嗣上会嫉妒。

  周书仁现在觉得汪苣扭曲的脸部可爱极了,“你说我们家下一代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汪苣捂心口,“过分了啊。”

  周书仁翻白眼,不和汪苣说话了,飞快的走到工部尚书身边分享喜悦去了。

  周书仁就没收着嗓门子,不一会,出宫的大臣们都知道周家有下一代了,纷纷恭喜,同时感慨周家的子嗣兴旺。

  汪苣平复了心情追上来,“我大孙子要到成亲的年纪,你看?”

  周书仁,“呵,我孙女还小,你想都不要想。”

  他家孙女出嫁他说的算,虽然古代早婚正常,但是能晚几年是几年。

  汪苣也是一时脑热罢了,他的孙子还没参加童生试,怎么也要有功名在身能成亲,想到自己孙子,汪苣心情好了,他的孙子也不差。

  汪苣想到这里,见四处没人小声的道:“你们家明云对大三元可有把握?”

  周书仁眉头微锁,“哪里有什么把握不把握的,明年全国人才齐聚京城,明云尽量就好。”

  汪苣了解周书仁,这人心里会有期待,却不会真的过于在意大三元,想了想自己,他孙子要是这么争气,他一定会在身后鞭策。

  周家,冉婉回到家心里踏实,一晚上休息的不错,加上婆婆做的酱菜配米粥,她第一次没吐,这可高兴坏了一大家子。

  齐氏和大儿媳妇戚氏一起来的,对着竹兰道:“我昨日听到消息就想过来,怕打扰婉儿休息,今吃了早饭就等不急了。”

  竹兰报喜就没瞒着冉婉的情况,就怕冉家来人打扰冉婉,“两个孩子到家心里踏实了,昨日婉儿休息的不错。”

  齐氏阿弥陀佛的念着,她是真高兴,孙女的肚子真争气,这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下一代的第一个孩子,意义不同的,“我带了补品过来,都是婉儿能用的上的。”

  竹兰知道齐氏想看冉婉,“咱们一起去看婉儿?”

  齐氏笑的眼睛眯了起来,按理应该是婉儿来主院,杨氏主动过去是体量婉儿,“好。”

  戚氏心口闷得慌,儿媳妇一点的动静都没有,刚出嫁的婉儿就有了,再看看杨老夫人的态度,心里就越发不舒服。

  明云的院子很大,齐氏来过几次,还是忍不住多看。

  进了屋子,婉儿正半靠坐在小炕上,屋子里热乎乎的,手边的炕桌上摆放着橘子等水果。

  婉儿见到奶奶,忙下地,“奶奶。”

  两个都是奶奶,一起叫了,随后才叫了大伯母。

  齐氏心疼孙女瘦了许多,“现在可能吃的进去饭菜?”

  婉儿笑着点头,“能的,我吃了娘做的酱菜配粥很香,一点都没有吐的感觉,今早上吃了两碗米粥。”

  这是发现怀有孩子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多的东西,早饭没吐,还能吃的进去果子了。

  齐氏笑着道:“那就好,那就好。”

  说话间,李氏就进来了,竹兰离老远就能闻到酱菜的调料味道,“你又做酱菜了?”

  李氏笑着回话,“家里的酱菜没多少了,婉儿想吃我就多做一些,我一大早上做的,等过些日子就能吃了。”

  婉儿不好意思,“娘,我吃不了多少,您不用这么辛苦。”

  李氏摆手,“做酱菜算什么辛苦,你怀着孩子才辛苦,娘是过来人知道怀孩子的难处,明云要是有什么事气到你,你就跟娘说,娘给你出气收拾他。”

  婉儿脸颊红红的,想到相公昨日还对着她肚子说话,“没,相公没气我。”

  李氏笑眯眯的,“好,好,我知道你们小两口感情好。”

  婉儿的脸更红了。

  齐氏感慨杨氏对儿媳妇好,儿媳妇有样学样,日后都不会苛待儿媳妇,周家孩子抢手不仅仅是身份,还因为后院干净没纷争。

  戚氏心里怄的不行,她看不上的李氏对婉儿越好,越衬托她这个婆婆不好,后悔跟来了,却又不得不来。

  婉儿怀孕,相公很高兴,孩子是姻亲最紧密的纽带。

  竹兰将戚氏的神色看在眼里,对于冉家的事,她没打听过也知道一些,无外乎婆媳关系,子嗣妻妾,后院逃不开的纷争。

  好像出不了门,后院女人的精力都放在了争斗上了。

  一转眼,今年的第一场雪在夜晚悄然落下,为大地换了新衣,今年第一场雪不小,竹兰起来的时候都没停。

  小厮们打扫着满院子的积雪,竹兰搓了搓有些发红的手,才走回了屋子。

  竹兰对着清雪道:“雪天和火锅最配,晚上吃羊肉火锅。”

  清雪笑着点头,“是。”

  周家下人的伙食很不错,冬日的时候能吃上几次锅子,加上月钱不错,后院又没有龌蹉,府内的下人不用担心丢了性命,出府遇到别家府上的下人,一比就比出不同,周家的下人精气神更好,嗯,还都有些圆润,心宽可不就体胖了。

  中午的时候,竹兰都没看到昌忠,询问着清雪,“明辉可在家?”

  明年儿子才去书院,今年是最后一个潇洒的冬日,这小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清雪很快回来,“明辉公子在家。”

  “明辉可知道昌忠去哪里了?算了,这小子出门要坐马车,派人去马房问问。”

  消息很快传回来,竹兰,“去古董铺子了?”

  清雪点头,“是,慎行跟着一起去的。”

  竹兰放心了,却又皱着眉头,“午饭不回来也不知道知会一声。”

  清雪没接话,关于昌忠公子,可是主母和老爷的心头肉。

  下午,竹兰睡了一觉起来,昌忠还是没回来,竹兰心里惦记着,叫来丁管家让管家派人去找回来。

  户部,周书仁看着小公公,“皇上召本官进宫,可是有什么急事?”

  不应该啊,今日早朝散的很快,最近也没什么大事,皇上为何单独召见他。

  小公公不是普通传话的公公,是在政殿办差的公公,小公公不能说,只是脸扭曲了下,“您进宫就知道了。”

  周书仁有股不好的预感,这明明就是有事啊,有些不大想进宫,却又躲不开,站起身披上披风,“咱们走吧。”

  小公公嘴角抽了下,觉得还是不要吓唬尚书大人,小声的道:“其实不算什么大事。”

  周书仁并没有被安慰到,不是大事召他入宫,依照经验,一定是糟心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