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言情小说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绝世好爹了

  周书仁,“你刚才说什么,重复一遍。”

  丁管家心里激动,自家老爷真的皇上的信任,回着话道:“刚才侍卫来传话,皇上住进了太子的庄子,说是明日请大人一起钓鱼!”

  周书仁,“.”

  他是躲不开糟心的两父子了吗?

  太子的温泉庄子,皇上已经巡视了一遍,回来就对皇后道:“太子的温泉庄子是真不错,处处修建都合我的心。”

  尤其是一片竹林,他喜欢的不得了。

  皇后沉默,太子是皇上一手教养长大的,本来就是父子,又是亲自教养,喜欢自然相似,“所以?”

  皇上幽幽的道:“朕的私库已经分给了太子和容川几个,这皇庄日后也是太子的,朕现在除了一些产业和房契,好像还没有庄子。”

  皇上是个利索的人,给几个儿子的东西,他早就分好,小儿子回归皇室,他也不想多麻烦就给几个儿子都分了。

  皇后失笑,“你是皇上,儿子孝敬你是应该的。”

  皇上心里琢磨着,日后他是太上皇,儿子们每年的孝敬不少,他觉得只要活得够久,他的私房还是能赞起来的,小声的道:“我觉得还能给容川攒一笔银钱。”

  他日后就是偏心老儿子的爹,还不用掩饰自己偏心眼!

  皇后眨了眨眼睛,“这么说来,我也能给琳熙攒一笔丰厚的嫁妆。”

  周府的晚膳,各房分开吃的,李氏有一搭没一搭的夹着菜,“娘不在家,吃饭都不香了。”

  周老大瞥了一眼,“你吃不进去可不是因为娘离开,你那是因为娘没带你一起走。”

  李氏被说穿了心思,“吃饭也堵不上你的嘴。”

  “你先起得头。”

  明辉幽幽的道:“小叔叔也没带我。”

  明云放下碗筷,“小叔叔都是厚着脸皮跟上去的。”

  意思小叔叔没办法带上你。

  明云还记得爷爷看小叔叔满眼的嫌弃,如果小叔叔不是抱着玉宜不撒手,爷爷真的会丢小叔叔下马车!

  明辉,“我真的羡慕玉宜妹妹!”

  说着,看向爹娘,三叔没在家,奶奶是走到哪里都带着玉宜和玉娇两个妹妹,他好想一起去庄子!

  二房,赵氏的肚子大,顶的胃不舒服,所以没吃两口就放下了筷子,看着闷闷不乐的玉蝶,失笑着,“小玉蝶不是说要照顾娘吗?”

  今日婆婆离开的时候,因为玉宜,婆婆也问了玉蝶和玉雯,当时闺女心动还是拒绝了,说要照顾她,将她给感动坏了。

  玉蝶到底是孩子,她带不动懒洋洋的玉雯,所以依旧喜欢带着玉宜,现在小伙伴没了,所以还是失落的。

  玉蝶见爹与姐姐看着她,就连哥哥都放下了筷子,小家伙抓紧了筷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没后悔,我会照顾好娘。”

  玉霜,“.”

  怎么越来越像小子了呢!

  昌义稀罕极了小闺女,“等过些几日,爹给你买匹小马。”

  玉蝶眼睛别提多亮了,这个时候什么小伙伴,都不重要了,“爹,你真的太好了。”

  四房,明嘉吃饭也气鼓鼓的盯着妹妹,他真的不懂,妹妹怎么就不愿意动呢。

  玉雯无视了哥哥,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胃口十分的好。

  昌智对闺女早就服了,询问着,“闺女要不要喝点汤?”

  玉雯点头,“要。”

  昌智亲自拿过碗给闺女盛了一碗,然后放到闺女面前,自己生的闺女能怎么办,只能宠着了,他已经忧心给闺女找女婿了!

  昌智的心态转变的特别快,闺女刚出生,谁敢打他闺女的主意都是敌人,现在是只要能对他闺女好的,他就不拦着,他会当个好岳父!

  苏萱询问儿子,“你要不要喝汤?”

  明嘉,“不要。”

  玉雯已经喝完自己的,“娘,我还要。”

  苏萱笑着,“好。”

  明嘉气的放下筷子,“妹妹,我在生气。”

  玉雯终于正眼看哥哥,“你自己没本事跟着奶奶去庄子,你跟我生什么气?我不愿意动,你自己有能耐自己跟上去。”

  明嘉,“奶奶询问了你。”

  意思奶奶没询问他!

  玉雯,“你自己没本事就别指望我,别给自己没本事找理由,奶奶说找理由的是弱者,你没能耐还迁怒于亲妹妹,更是弱者中的弱者。”

  明嘉,“.”

  妹妹好像说的很理由!

  昌智和苏萱,“.”

  厉害了,我闺女!

  玉雯最后道:“最近别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看到弱者哥哥。”

  话落,玉雯内心想着,她能好好的懒几天了,不用忍着哥哥的念叨了。

  昌智和苏萱是大人啊,又是自己生的闺女,对自己生的孩子十分的了解,闺女最后的话一落下,昌忠和苏萱就笑了!

  竹兰不知道家里的热闹,已经喜滋滋的泡了温泉,躺在躺椅上,听着周书仁读游记,十分的悠闲。

  周书仁也觉得岁月静好。

  可惜愉悦的心情,持续到见到皇上,太子的庄子离这里并不太远。

  周书仁到了就被皇上拉着去湖边钓鱼,竹兰一起来的与皇后去了果园子。

  在庄子,皇上和皇后穿的是便服,没了代表身份的服饰,皇上和皇后好像寻常夫妻一样。

  湖边,皇上第一个钓上的鱼,得意的很,“书仁要努力啊。”

  周书仁扯了扯嘴角,他更想带着媳妇待在自家庄子,“皇上,您离开皇宫来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皇上,“朕已经许久不处理朝政了,太子处理的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

  周书仁心里翻白眼,皇上知道他想说的是,太子继位的日子在即,皇上这个时候出宫真的好吗?

  皇上摸着胡子,“明年朕准备出去走走。”

  周书仁,“出去?”

  皇上,“嗯,朕想亲自看看朕治理的江山。”

  周书仁眨了眨眼睛,想说明年就走是不是早了些,太子还需要皇上压阵,随后又一想,太子已经单独掌管朝政许久,的确不需要担心,而且皇上离开才能给太子机会处理一些遗留的问题,免得皇上成了太上皇,太子要顾忌一些臣子仗着旧情求情到皇上的面前。

  周书仁摸着胡子,不得不感慨,顺嘴就将心里的话讲了,“皇上真是太子的绝世好爹。”

  皇上愣了下,随后哈哈笑着,“书仁这么一说,朕也这么觉得。”

  当了太上皇也不留恋权力,他这个爹在历史上,对太子真的是绝世好爹了。

  周书仁哼了哼,谁还不是好爹的代表,他也是!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