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章节目录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服软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龙之宫 3361 2022-01-14 09:28

  碇真嗣现在的问题就是父母的不和的问题,他们的目标相差太远了,碇唯惦记的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是全人类的机会。而碇源堂就想着自己,连儿子都顾不上。

  由《人类补完计划》衍生出来的三大派系,一seele为引导的补完派,二以碇唯为核心的选择改良派,三碇源堂的篡夺派。当然后来还有以葛城美里为核心的反对派,她想要阻止补完计划,维持现状。

  一个计划就能衍生出四个不同的选择,可以说是君子和小人的大决战了。君子和小人并不在才华、天赋、知识、手段等方面有差距,只是在立场上有差距。

  所以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来看自己都是君子,对方才是小人。

  当两个完全相反的立场出现,可能是一个对,也可能两个都错。因为不能两个全对,所以只能不断厮杀。

  剧场版最后葛城美里一方对碇源堂一方的战斗,就是计划篡夺派对反对派的对决。seele代表的计划原教义派一早就被碇源堂给踢出了计划,早早就被消灭了,也是呜呼哀哉。

  而碇唯所代表的选择改良派是静观其变,反正待在初号机里就能保护最后的选择。就算真的发生了补完,只要初号机驾驶员还活奔乱跳就还能重新开始。

  所以人类的争斗真的是不可避免,一件事情就能冒出四个立场,甚至一家人都能站在对立面。每次遇到这种事情,杜兰都会很高兴,是深怕他们不能互相伤害。一家人因为吸引而走到一起,又因为立场而对立,人的多样性莫过于此。

  不过对碇真嗣而言,这肯定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父母因为各自立场对立,自己作为儿子就很尴尬了。只能说有这样的父母,碇真嗣应该早点成长和接受。可惜他身边全是谜语人,一个个都不愿意好好说话,更不会让他知道自己父母的目标。

  杜兰也不去管碇源堂现在还想要故技重施,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碇源堂既然还想继续这么做,那么杜兰能做的也只能不断提升碇真嗣还有碇唯的实力。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碇唯的责任越大,她肯定会越来越远离碇源堂的,她不会停下来,会不断向前。碇源堂如果追不上,那也只能望尘莫及。

  碇源堂从姓氏来看就知道他是入赘的,因为一般来说岛国夫妻结婚,妻子要随丈夫的姓氏。但现在却反过来了,丈夫随妻子姓,只有在妻子地位远高于丈夫的时候才会如此。入赘,就说明了碇源堂没什么自主性,是依附碇唯的,所以他只能去追碇唯,但他的老婆那么优秀,总是先他一步。

  有杜兰的帮助,初号机里的碇唯实力不断提升,有一种得道飞升的感觉。

  “你对碇唯做了什么?”碇源堂本来还想悄悄地和碇唯见面,却发现碇唯的灵魂好像消失了一样,不是从初号机里消失了,好像是从宇宙里消失了,他感觉不到了。以前不管他和碇唯相隔多远,他都能感受到妻子在等他重逢,但现在这种感觉没有了。

  “宇宙不仅仅有眼前的神经元,还有诗和远方。”杜兰说道:“我提升了碇唯的力量,她现在已经可以离开初号机到处神游了,她要探索广袤的宇宙。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像很不高兴?难道你觉得碇唯就应该留在你的身边做个花瓶么?你怎么敢随意定义一位女性的职业?”杜兰打起女拳也是毫无章法。

  碇源堂知道杜兰就是故意拆散他和碇唯,这个家伙不怀好意。可是他能说什么呢?杜兰这个家伙根本不讲道理,根本不能理解人的悲欢离合。

  “你肯定在想我是个没有同理心的人,一点也不理解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杜兰笑了起来说道:“这句话也适用在你身上,你也是个没有同理心的人,你心里只想着自己,却没想过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相爱的人会因为‘人类补完计划’而结束。”

  “他们会在黑之月中永远幸福。”碇源堂表示自己可没拆散别人,大家都能在黑之月里继续过日子。

  “没有什么幸福是可以永远的,如果黑之月就是永远的幸福,那么它为什么又会诞生出使徒?再说了,你以为的幸福不代表别人也幸福,你代表不了所有人。”

  碇源堂却说道:“为什么不能代表?不回归黑之月,这个社会充满了心之壁,到处都是不信任,不信任催生猜疑链,猜疑链催生厮杀,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好似带枪的杀手,随时会对身边的人痛下杀手。父亲信不过儿子,哥哥信不过弟弟,更不要说陌生人之间更是毫无信任。”“在社会中要建立信任需要制定契约,要制定契约需要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分配关系,而要大家都支持的分配关系,又要大家互相信任。人类就是处于一个死循环中,根本无药可救,只有回归黑之月,人类的心之壁才会消失,大家才能互相信任。”

  这是一点也没错的,seele也是因为苦于人类的弊病才会选择融合,并且获得了大量知识分子支持,seele的成功就说明知识分子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人类自己解决不了内部矛盾。

  “人类确实有弊病,有矛盾。但你们也是把黑之月想得太美好了,首先黑之月并不完美,也就代表了黑之月也有内生矛盾。既然有矛盾就会产生你现在这样的情绪,你现在这种情绪就是逃避,不敢面对现实,你老婆已经不要你了,你也没养好儿子,你是个失败的人。进入了黑之月也并不能代表你就一定成功,碇唯依旧会以更高的方向为目标,而你永远只能做碇唯的追随者。说到底还是你对碇唯的依附关系产生了现在的问题。作为追随者,你却希望碇唯停下来等你,你说你这是不是自私?”

  碇源堂瞪着杜兰,很不服气。没有杜兰的话,碇唯也不会撒丫子跑那么远,现在自己连的车尾灯都看不见了。没有杜兰的话,碇唯就困在初号机里,碇真嗣完全可以追上去,但现在是真的追不上了。他就是喜欢碇唯这种仰望未来的性格,但这也是碇唯离开家庭的原因。

  矛盾的内生性,矛盾的对立统一,就是这么无情,碇源堂知道杜兰只是顺从碇唯的心意,反而自己现在是要逆着碇唯的心意。这个杜兰就好像是邪恶的第三者,专门破坏他们夫妻感情。

  碇源堂是真的怒发冲冠,但理智告诉他生气没用,于是他沉沉地说道:“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我和碇唯重逢?”

  杜兰心想自己的态度不是很明显么?就是要碇源堂突破局限,接受真爱不分种族,到时候他自然就会幸福。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