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体修之祖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囚笼中的人族(上)

体修之祖 石木 4905 2022-01-14 08:00

  密布着斑驳长剑的剑冢山谷,八名剑修瘫软在地面上。

  晨阳躺在暗红色的石地上,望着那遮盖整片天空的灰色云朵,口中呢喃道:“师兄他……终究还是失败了……”

  听到这句话,旁边一名身穿蓝色法袍,面如死灰的剑修女子,神情出现了一丝变动,她眼中隐隐有晶莹之色闪动,玉手紧握拳头,似乎在强忍着自己内心悲痛,声音嘶哑道:

  “晨师兄,难道我们人族在这片天地中,只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任由星魂族的怪物吸食神魂吗?”

  晨阳躺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被灰色云朵遮蔽的天空,没有说话。

  另一名斜靠着一把长剑,下巴长满髯须的男子沉重地吐了一口气,语气平稳道:“杨师妹,星魂族的神国,就连魔王都生死两难,更何况是我们。”

  “在灵王佛前辈失败后,我人族化神前辈尽数自缢,就是怕被被星魂族的老家伙吞噬,我们元婴期修士想要解脱,只有在冲击化神之际才有机会……”

  ……

  陆坤在晨阳的体内,听到这里,心中叹息一声。

  “大灵王佛陨落了……”

  “智缘观察到的幻象,应该就是灵界佛门弟子燃烧神魂产生的场景,大灵王佛并不是冲击炼虚,而是借助众多佛门修士之力,临时进入炼虚之境,与敌人战斗……”

  “这片秘境的人族前辈,化神以上的全部自爆神魂而陨落,他们不仅仅因为炼虚星魂族,恐怕是为了保守这片秘境的秘密,否则有星魂族更高存在,或者一名完好炼虚驻守这里,我陆坤早就死了……”

  除了感到悲愤外,陆坤心中对这些人族前辈充满了崇敬之意,灵界虽然元气浓郁无比,但人族周围尽是强大种族,所面临的困难比下界不知多了多少倍,稍有不慎,族群就……

  ……

  “该死的星魂族,竟然对盟友下手,他们难道不怕契约反噬吗!”一名体型矮小的剑修,背靠一个灰色石块,忍不住骂出声道。

  髯须男子目光一黯,语气却平静道:“星魂族精通神魂之术,他们那位恐怖的合体存在,恐怕早就破解了人族的契约之力。”

  “听门中前辈所言,我们是借助马前辈遗留的一件至宝与星魂族签订契约的,可马前辈他,已经七百余年杳无音信,说不定……”

  望天发呆的晨阳听到这里,面色一变,忍不住呵斥道:“住口,马前辈乃是开创人族功法的先辈,岂容我们妄自议论!”

  髯须男子似乎知道自己言语不当,露出几分愧疚自责之色,低下了头。

  ……

  “开创功法?”

  “他们口中说的,难道是开创人族修炼功法的前辈?”

  陆坤听到这里,精神一振,他能走出炼体的道路,可谓是机缘巧合,没有先辈功法的参考,没有通臂猿猴血脉,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心里很清楚,一个崭新的修炼道路要推导出来,是多么的艰难。

  “洪兄曾说过,人族修炼功法的尽头是炼虚巅峰,应该就是这位马前辈推导的,在人族弱小的环境下,其推导难度恐怕比炼体难上许多倍……”

  “听起来,这位前辈仅仅失踪了七百余年,可这些人的神情,好似这位前辈已经陨落了一般,化神的闭关时间就以数百年计,炼虚闭关这么长时间很正常……”

  “等等,两个界面的时间流速……”

  陆坤忽然想起,他现在是在灵界,按照他搜集的信息,下界有一二十万年的漫长历史,如果两个界面的人族有联系,那就意味着人族在灵界还不足万年。

  七百年的时间,对于灵界人族而言,已经不短了……

  “对了,灵界的七百前,是下界的七万年,那不是一元宗举派飞升的时候吗?”

  陆坤忽然发现一个时间巧合,可就在他念头闪动间,晨阳的身子颤抖起来。

  这位剑修似乎有些激动,身子晃动不已,想要坐起身来,可肉身极其虚弱,颤动了下又倒了下去。

  陆坤心中轻叹一声,元婴修士的肉身很弱,对方刚刚还用了某种类似于消耗精血的秘术,透支肉身,压抑了情绪,此时的身躯极度虚弱。

  “嗡……”

  晨阳体内法力涌动,身边出现了两把短剑,飞到其背后,将虚弱的身子撑坐在地面上。

  他瞪着眼睛看着其他人,沉声道:“马前辈七百多年前就到了炼虚后期,说不定在冲击合体瓶颈!以后不准妄自议论我人族先辈!”

  “是,晨师兄……”

  其他剑修闻言,勉强打起了几分精神,可从他们略带黯淡的目光,能看出对这个说法并不十分认同,不过他们深深呼吸着,强迫自己接受这个观点,想借此振奋精神。

  晨阳见此,内心默默叹息一声。

  那位马前辈如果在的话,族中那些存活的前辈,又岂会如此决然地自爆神魂,所有的佛门前辈,又岂会燃烧神魂,破釜沉舟一战。

  可也只有这个希望存在,才能让他们的情绪远离绝望状态,如果神魂情绪陷入了真正的绝望,那等于向那个星魂老怪物,送上可口的神魂食物。

  他吐了一口浊气,借助法剑站起身来,沉声道:“虽然师兄失败了,但也让我们发现了机会,心魔在囚笼中只是放大而已,并不是没有机会渡过的。”

  “星魂族炼虚的缚魂术,只有燃烧化神意志,才能挣脱一丝束缚。”

  “我晨阳随时都能进入元婴后期,以通灵剑体的资质,最多一百余年,就可借助剑冢之地冲击化神!”

  “到时候我一定会成功,帮大家解脱,让那个老家伙无法得逞!”

  晨阳口中喃喃低语,手中的拳头紧紧捏了起来,神情变得刚毅不已,可随后他身子又松了下来,让情绪趋于平稳。

  “走吧,此界的族人还需要我们护持,他们的情绪也不能有偏差……”

  说话间,这群人提起法力,支撑着有些软弱的身躯,向剑冢之外飞去……

  ……

  “冲击化神,解脱……”

  “这些剑修族人费尽心思冲击化神,是为了……”

  陆坤听着最后这句话,联想之前观察到的景象,顿时明白了什么,感到异常沉重。

  “之前的剑修老者冲击化神,根本不是为了逃出这里……”

  “是因为化神期有机会摆脱星魂炼虚的什么缚魂术?借助神魂的脱离自爆神魂?”

  “缚魂术难道有某种特殊神通,使得这些修士无法自杀,无法自相残杀?”

  “他们只能在无力之中,任由神魂在绝望的情绪中发酵,提供给星魂族养料……”

  陆坤转念想通了这一切,心中感到透骨的寒意。

  化神和炼虚的差距超乎想象,元婴期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这个能够自杀的希望,恐怕都是那个炼虚老家伙故意的,为的是获取化神级别的情绪神魂……

  “这些剑修宁死不屈,这种情况都不愿意放弃。”

  “我陆坤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他们……”

  陆坤沉默了下,在晨阳脊柱内的血脉分身,开始向其头颅位置缓缓靠近。

  他已经发现了对方肉身的异常,神魂并不在元婴之内,而是在头颅识海内。

  之前陆坤以为这是灵界剑修功法的奇特之处,可现在想来,这等神魂异位,恐怕与那什么缚魂术有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