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军史小说 大唐龙牙

后传:做最真实的自己

大唐龙牙 抉望 43602020-10-18 13:13

  大唐历1001年冬。

  最近几年,长安的冬日的天气不再那么反复无常,据环保学家研究,大唐的环保政策确实起到了效果。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发达的国家,只要大唐节能减排,就能用最快的速度减小温室效应的影响。

  窗外在下雪,但是坐在文院教室后排的冷羽,只盼望课程快点结束。

  顺利考入文院的学生,在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贴上了“精英”的标签。本来入学后只要找自己喜欢的专业,进行学习、研究就好。但是,不管哪个学生,都逃不过校史课。

  长胡子的校史老师合上书本,笑道:“今天课本上的知识就教导到这里了,接下来先生给你们讲讲咱们文院独家的一些历史故事,你们想听哪位伟人的故事?”

  听到能自选,前排的学生们异口同声的喊道:“圣人,当然是圣人的故事!”

  去年圣人遗泽的公布,狠狠的震惊了全大唐。谁也不知道,圣人这个千年以前的人,是如何掌握那么超前的技术的。自开封大典以后,几乎所有的史学家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专门调查圣人的事迹,争取能查到蛛丝马迹。

  目前而言,有两个关于说法的支持者是最多的。其一,“圣人是神仙”。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且现代科学证明了神怪之类的东西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在如此恐怖的事实面前,这个奇怪的说法反而有更多的支持者。

  另一个就是“圣人来自未来,是穿越时间到武德年的”,这个说法在科学上也充满了魅力,在没有正式的总结前,算是最能解释这件事的说法了。只是提出这个说法的砖家要求发掘圣人墓地时,却被不知名的人套了麻袋,狠狠揍了一顿。就连官府,也借口时间繁忙,不愿意接这个案子。

  不管真相是如何,沉寂了好久的圣人热又一次卷起,作为文院的学生,他们自然对校史记录的独家消息很感兴趣。

  听着先生喋喋不休的话,冷羽打了一个呵欠,眼泪都下来了。

  先生讲的这些,家里都有记录,从小听到大,他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跟周围的人不同,冷羽对圣人的故事并不感兴趣,对圣人并没有崇拜心理,甚至有点厌烦自己圣人嫡传后代的身份。

  就因为这个身份,他从出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不需要努力,就能得到全大唐人人尊敬的“护国公”爵位。就因为这个身份,他只要稍稍懈怠,就会招来别人的指责。哪怕努力取得的成果,也不会有人夸奖,甚至以为这是应该的。

  “你是圣人的嫡传后代,所以你一定很聪明。”

  “你是圣人的嫡传后代,所以你不能胡闹,不能做错事。”

  “你是圣人的后代,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无可厚非....”

  ....

  从小到大,他的身边都是这样的话语。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圣人,也就是初代护国公冷锋带来的!

  尽管知道自己迁怒先祖是没理由的,甚至是愚蠢的,但是,冷羽觉得,自己如果不这样的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校史课本来只有半个时辰,但是在热情的学生们的哀求下,先生也就拖了堂,足足讲了一个时辰,才意犹未尽的宣布下课。

  背起书包,冷羽伸了一个懒腰,打算直接回家。

  文院离天下庄园不远,每当下午没课的时候,他都会直接回家。

  刚走出教室,就撞见了院长张子清。

  冷羽拱手道:“学生冷羽,见过院长。”

  张子清打量了一下身材高大,仪表堂堂的冷羽,满意的点点头。

  拍拍冷羽的肩膀,张子清道:“好好学习,你能隐藏身份的当一个普通学生,难能可贵啊!明年的大考,争取拿个好成绩,告诉外界的那些酸丁,不是因为你是护国公的直系继承人,文院才给你高分的!”

  冷羽自然笑着点头。现在大唐的高等学府不止文院一处,但是他就是喜欢这里。

  因为,只有文院,才不在乎学生的背景身份,待遇一样。聪明的上位,愚蠢的下位,文院的规矩,从不会因为金钱地位就会有所改变。千年以前如此,千年以后依旧如此。

  而且,也只有这里,先生院长才不会认为他的成就是理所应当,会尊敬他的努力。

  “去年的毕业生给老夫送来了不错的茶叶,你爷爷应该也会喜欢,跟我来办公室,带点回去。”

  冷羽点头,跟着院长朝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取了茶叶,张子清却并没有让冷羽走,而是泡了一壶茶叫他留下来。

  师生喝了一口茶后,张子清才拿出一份文件,对冷羽说:“这是心理辅导室送来的谈话记录,你别生气,老夫关注这个,不是因为你是未来的护国公,而是因为你文院连续五期考试第一名的身份。”

  看着心理辅导室的谈话记录,冷羽顿时脸红了。这件事传出去,估计会被人笑掉大牙。自几百年前起,转生在圣人血脉之下,就成了比转生成皇帝还要诱人的梦想。而自己有幸成为冷家人,却还在怨天尤人。

  见冷羽脸红,张子清呵呵笑道:“别不好意思,这个问题啊,不止你有,当初你爹那个混蛋也有。或者说,千年以来的护国公继承者,都有这个心结。正因为先祖过于优秀,后人才要承载这样的压力。不提这个,老夫先问你,咱们文院校规第一章第一条是什么?”

  冷羽立刻回答道:“做最真实的自己。”

  张子清满意的点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你可知道,第一条,是出自谁的手笔吗?”

  冷羽茫然的摇头,谁会考究自己背下来的校规是谁写的?这玩意只要遵守就好,没事儿研究干什么?

  张子清大笑,喘匀了气才说:“这一条,其实就是圣人写的。千年以来,别的校规都曾改动过,但是文院的初代建设者们留下的第一章,却一直没有更改过,而我们这些后继者,也一直谨遵无逾。做最真实的自己,这一条,才是好多人很难遵守的。就因为这一条,咱们文院从来不干涉学生对专业的选择,从不干涉学生的就业方向。千年以来,多少才华横溢的学生,没有做官,却跑去搞自己的怪事情,你可曾听说过谁被训斥?”

  冷羽摇头,文院的自由校风,才是它千年以来一直是高等学府当之无愧的魁首的理由。

  拍拍冷羽的肩膀,把谈话记录递给他,张子清语重心长的说:“你其实用不着犯愁,只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好。护国公这个爵位,也不是必须要成为人上人。说句不敬的话,冷老先生的身体一般,过几年接任护国公的,会是你父亲。可是,你父亲很厉害吗?不是吧,跟你二叔这个兵部尚书比起来,你爹这个海洋研究所所长并不起眼。可是,谁也没有指责你父亲,也没人说要把爵位传给你二叔吧。

  所以说啊,护国公这个爵位,其实是千年以来留给冷家人的荣耀。不管嫡长子是什么人,都要接受这个荣耀。但是,这个荣耀其实也只是挂个名而已,用不着因为这个为难自己。老夫听说你对植物学很感兴趣?那就去植物分院,没必要逼着自己做接替兵部尚书的准备。千年以来兵部尚书不在冷家手里的时候多了,不缺你这一个。”

  听了院长的话,冷羽只觉得自己心里的大石头,顿时不翼而飞。

  做最真实的自己啊!

  再回味起先祖的这句话,冷羽只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

-->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