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仙侠小说 江湖奇功录

章节目录 第1186章 大梦千年

江湖奇功录 寒刀客 23242 2021-09-15 09:41

  “门主,啊~~”魔极门的一个高手惨叫一声死在了圣地联盟这边的一个高手手中。

  这让陈横图的心不由抽搐了一下。

  他发现自己带来的手下差不多死伤殆尽了。

  现在就剩下三个手下,情况也不容乐观,恐怕也抵挡不住几招了。

  自己魔极门的高手面对的都是圣地联盟中实力较强的高手。

  这是巫神教的意思,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巫神教显然不在乎自己这边的伤亡。

  想到这里,陈横图不由大声喊道:“住手,我和你们联手对付巫神教。”

  陈横图自己面对江东名和沐辰霄也是有些吃不消了,临阵倒戈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的话倒是让沐辰霄稍稍顿了一下。

  “继续,别听他胡说八道。”江东名喊道。

  “江东名,你这是做什么?我和你们联手不是更好吗?”陈横图身子一个横移,避开了江东名的一掌,有些恼怒道。

  “哼,你这种人死有余辜。”江东名冷哼一声道,“既然投靠巫神教做走狗,那就好好做吧。我们可不敢要你啊,万一你背后给我们一下,我们可无法承受。受死吧。”

  “你们就任凭江东名胡来?”陈横图见江东名不理会自己,不由朝着周围圣地联盟其他高手喊道。

  这些圣地掌门都是冷哼了一声。

  陈横图之前的选择,让他们心中非常痛恨。

  “林小子,不能给个机会?”陈横图又朝着林夕麒喊道。

  “行啊,拿出诚意。”林夕麒身子急速后撤,答道。

  江东名本想直接反驳林夕麒的,像陈横图这样的家伙,绝不能给他机会。

  可林夕麒既然这么说了,他倒也不好多说。

  陈横图的脸色变了变,大吼一声道:“章神光你这个混蛋,我魔极门的人难道就不是人吗?你这是让我的人去送死,岂有此理。”

  说完,陈横图便杀向了巫神教的高手。

  对于陈横图的反叛,章神光不由冷笑一声道:“陈横图,你可得想清楚后果。”

  “灭了你们巫神教,就算我魔极门死伤再多,也值了。”陈横图吼道。

  魔极门不少弟子都在巫神教的控制下,算是人质,如果说让这里的人将消息传回去,那自己那些门下弟子恐怕必死无疑了。

  现在只能希望自己和圣地联盟能够将巫神教的高手全部灭杀,到时候再去救其他人。

  对于陈横图是否真的加入圣地联盟,林夕麒并不在意。

  反正他是不会信任陈横图。

  如果陈横图现在对巫神教的高手出手,对圣地联盟这边也是一件好事。

  至于将来如何处理陈横图,那就得看自己这边能否剿灭巫神教了。

  林夕麒的想法,其他的圣地掌门心中也能想到。

  现在就看陈横图的表现了。

  陈横图怒气大盛,显然是巫神教的作为刺激了他。

  除此之外,圣地联盟的强大也是让他意外,他觉得再跟着巫神教,不管巫神教是否会覆灭,自己魔极门恐怕会先一步灭亡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陈横图,你找死。”巫神教的一个高手怒吼一声道。

  “哼,就让我来会会你这个遮日神殿殿主。”陈横图立即迎了上去。

  “前辈?”沐辰霄看向了江东名。

  “你继续保护蝉纱丫头。”江东名说完之后便杀向了巫神教的高手。

  巫神教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颓势,可自己这边想要击溃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双方的伤亡都不小。

  “别管他们了,能冲进去一个是一个。”林夕麒大声喊道。

  他不想再拖下去了,相信冲到石棺的密室,就是他们这边的胜利。

  只要破坏里面的阵法,那老东西就休想苏醒过来了。

  “冲啊。”圣地联盟的高手纷纷大声嘶吼着。

  “挡住,一个都不能放进去。”巫神教的高手也是针锋相对。

  双方都是杀红了眼,一个个高手纷纷倒下。

  “哇~~”林夕麒口中鲜血狂喷。

  章神光给他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

  对方的身体异常强横,自己是能伤到他,可这伤很快就复原了。

  而自己哪怕是利用天下第一丹提升了一些功力,还不是章神光的对手。

  “林谷主。”赵炎阳看到林夕麒不敌的样子,想要冲过来。

  “别管我,你们想办法冲进去。”林夕麒立即喊道,“我一时半会死不了,我能拖住这老家伙。”

  圣地联盟的高手都知道形势逼人,自己这边拖不起。

  各掌门纷纷对望了一眼,立即撤了回来。

  看到对方的高手聚集在一起,巫神教的高手不由提高了警惕。

  “杀!”随着江东名的喊声,各大圣地掌门身上气息暴涨,再次冲了出去。

  “什么?”巫神教这边脸色大变。

  他们发现这些家伙根本是不计后果施展禁法啊。

  而且他们同时冲过来,就想冲开一个缺口。

  “挡住!”章神光看穿了圣地掌门的意图,不由急忙喊道。

  面对这些圣地掌门的联手冲击,巫神教的缺口还是被打开了。

  “大家冲啊!”

  “别想过去,啊~~”

  随着缺口的出现,巫神教这边的阻挡很快便瓦解了。

  章神光眼中凶光大盛,一掌逼退林夕麒,转身便朝着身后的通道掠去。

  “别想走。”林夕麒后退两步立即稳住身形,然后脚下一点,朝着章神光追去。

  他岂能让章神光冲过去阻挡圣地联盟的高手。

  通道中的厮杀更为惨烈了。

  圣地联盟的高手拼死想要冲到石棺的石室,而巫神教的同样拼死阻挡。

  ‘轰隆隆’,不断有碎石掉下,这里的通道显然没有那间巨大石室的坚固。

  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无数逸散的劲力轰击着通道岩壁。

  由于通道中挤满了人,章神光无法快速通过,林夕麒很快便追上了。

  “臭小子!”章神光对林夕麒是有些咬牙切齿了。

  这小子的功力不如自己,若是再给自己一点时间,绝对可以重创甚至击杀他。

  可现在不行。

  圣地联盟的高手终究还是不断朝前挺近。

  “不能让他们破坏阵法!”前方传来了喊声。

  “挡住他们。”章神光怒吼一声道。

  听到章神光的喊声,林夕麒不由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们没挡住。”

  他知道自己这边已经有人冲进了最后的石室。

  一个人进去,那就能进去第二个。

  巫神教这边有些乱了阵脚,圣地联盟的高手不断涌入。

  林夕麒很快也跟着章神光冲进了最后一间石室。

  他看到了八师兄和筱音描述的场景,果然看到了那具黑色石棺。

  巫神教当年的教主肯定就在其中了。

  看看地上那复杂玄妙的阵法,现在在不住闪烁,显然是激发着的。

  “毁掉它。”不用林夕麒多说,圣地联盟的高手纷纷大声喊道。

  刀剑,拳掌劲力轰向了地面,轰向了石棺。

  ‘轰隆隆’声不断响起,整个石室都在震动。

  可这些阵法刻痕并没有立即破碎。

  “大家继续,再多来几次就行了。”努尔比喊道。

  虽然阵法还在,但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刚才的攻击是有效果的。

  只要再来几次,绝对可以毁掉这里的阵法。

  章神光双眼泛红,身上的气息变得异常狂暴。

  “小心呐。”虞蝉纱朝着林夕麒喊道。

  她看到章神光杀向了林夕麒。

  林夕麒一直注意着章神光,见他如此模样,林夕麒心中一突。

  不过,他没有后退,立即迎了上去。

  “臭小子,去死吧。”章神光的脸庞变得异常狰狞,显然是无比的愤怒了。

  林夕麒知道自己接下来异常的凶险,可章神光的变化足以说明自己这些人给了他巨大的压力和威胁。

  只要毁掉这里阵法,肯定能够破坏他们想要让那老家伙苏醒的企图。

  巫神教的高手抵挡一直没有停下,可来到了这里,圣地联盟的高手想要对地上的阵法出手简直太容易了。

  巫神教根本防不胜防。

  一声声巨响,一阵阵震动,让巫神教的人心惊肉跳,而圣地联盟这边的高手却是激动不已。

  “沐师兄,你去帮他吧?”虞蝉纱对一直保护他的沐辰霄说道。

  沐辰霄知道虞蝉纱在说谁。

  “可是你~~”

  “我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虞蝉纱说道,“再说巫神教的那些高手现在哪还顾得上我?”

  沐辰霄看了巫神教的高手一眼,发现他们都在拼命阻止圣地高手破坏阵法,现在的确不大可能再对虞蝉纱出手。

  “你小心。”

  沐辰霄朝着章神光和林夕麒那边冲去。

  赵炎阳注意到了,一掌逼退对手:“你们拖住他。”

  话音落下,赵炎阳也杀向了章神光。

  至于他的对手,立即被两个人拦下了。

  这是赵家的高手。

  “你们?”林夕麒没想到赵炎阳和沐辰霄竟然也过来了。

  “就由我们三个小辈来对付他吧,这样也说得过去,他以大欺小,我们以多欺少,这才公平。”赵炎阳笑道。

  “岂有此理,通通去死吧。”章神光没想到这些小辈如此猖狂,当自己是什么人?竟然被如此轻视。

  “大仇还未报,我不会死的。”沐辰霄冷声道。

  三人联手之下,林夕麒的压力大减。

  “怎么可能?”林夕麒立即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章神光越战越强,现在他给自己的压力比起刚才还要大。

  “你们快撤。”林夕麒喊道。

  林夕麒隐隐觉得章神光应该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暗中吞吸了沐辰霄和赵炎阳的功力。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真气有些异动,有涌向体外的感觉。

  可这种异动被自己压下了。

  而沐辰霄和赵炎阳的功力不如自己,恐怕是被章神光得逞了。

  听到林夕麒的话,沐辰霄和赵炎阳两人也意识到了。

  “想走?”章神光可不会让两人这么容易离开。

  他的确是吞吸了两人的功力,准确的说是利用了两人的功力,让他们两人击向自己的劲力有部分被转向了林夕麒。

  ‘啊~~’

  两声惨叫响起,沐辰霄和赵炎阳两人被震飞了出去。

  林夕麒没有让章神光追上去,沐辰霄和赵炎阳两人的伤势不轻,要是让章神光追上去,两人有性命之忧。

  ‘轰~~’

  “不~~”

  一声巨响之后,便听到巫神教的人一声哀嚎。

  原本闪烁的阵法暗淡了下去,直到完全失去了动静。

  阵法被毁了。

  “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谁也别想。”章神光双眼通红,神情变得有些癫狂。

  阵法被毁,这么多年的谋划毁于一旦,他岂不发狂?

  “教主?这里还有我们啊。”

  巫神教的高手不由急忙喊道。

  “闭嘴!”章神光双手结印,飞快朝着周围打出无数印记。

  “不好。”林夕麒脸色大变。

  章神光这是想要激发某种大阵同归于尽?

  林夕麒觉得不大可能。

  章神光肯定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

  倒是巫神教其他人恐怕也难以离开这里。

  他这是不惜让自己的手下陪葬也得灭了自己这些人啊。

  这心真够狠啊。

  “巫神大阵,启~”章神光喝道。

  周围的圣地高手都想冲过来阻挡,可他们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章神光的动作几乎在一瞬间完成,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哪怕是林夕麒,他发现自己离章神光最近,也就是一丈远的样子,可就是这么点距离,自己也来不及冲出去阻挡。

  “怎么办?”林夕麒已经可以感受到周围传来了可怕的气息了。

  这是阵法即将激发的样子。

  一旦激发,林夕麒觉得这里的人恐怕真的都会葬身于此。

  “咦?”章神光忽然发现眼前一阵变幻,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不是地宫石室了。

  “糟糕。”章神光心中一突,“梦衍宝经!出来,臭小子。”

  林夕麒的身影在章神光面前显现。

  “果然是。”看到林夕麒后,章神光冷哼一声道,“梦衍宝经果然厉害,没想到老夫都被你的梦境影响到了。”

  “不是影响,而是你在我的梦境中。”林夕麒说道。

  “又有什么区别?”章神光嗤笑一声道,“你能困老夫多久?就算你刚才打断老夫开启阵法,等我破开你的梦境之后,照样可以继续开启大阵。你无非就是拖延了一点时间罢了,改变不了身死的下场。”

  “是吗?就算我们死了,你们想要让当年老家伙苏醒的计划也失败了,是不是很不甘心?”

  “笑话,老夫为何不甘心?”

  “恩?”

  “小子,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感谢你们这群可怜的人。”章神光哈哈大笑道,“失败就失败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林夕麒的眉头皱了皱。

  “小子,你自己也是寂灭谷谷主,哪怕之前不是谷主,那也是一方势力的头头,该知道身居高位,手握生杀大权是何等的痛快。”章神光没理会林夕麒继续说道。

  “你想说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章神光盯着林夕麒道,“现在老夫才是巫神教的教主,真要是那老家伙苏醒了,你让我听命于他?”

  “原来如此。”林夕麒明白了,“就算如此,你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狗屁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有人在老夫头上,老夫就不痛快。”章神光冷哼一声,“就算无法得到完整的巫神诀,老夫也不在意。以老夫现在的修为,这世上又有几人是老夫的对手?哪怕海外那些高手,老夫何惧之有?既然如此,老夫还让这沉睡的老东西苏醒过来做什么?”

  “既然不愿意,你们巫神教这么多年的坚持是为了什么?”林夕麒问道。

  “以前历任巫神教教主到底怎么想的,老夫是不大清楚,他们大概还是想要完整的巫神诀吧,想着让那老家伙苏醒之后,老家伙会传授他们完整的巫神诀。真是太天真,太可笑,太愚蠢。”

  “难道不是吗?那老家伙终究会死去,不将功法传授给下一任教主,还能传给谁?”林夕麒问道。

  “那老家伙真的苏醒,又如何保证老夫就是下一任的教主呢?”章神光说道,“老夫可不会为了所谓的完整巫神诀而冒这么大的风险,现在巫神教的一切都是由老夫在掌控,谁也别想夺走。”

  “没想到我能听到这些,你就不怕我将这些泄露出去吗?”林夕麒还真没想到章神光是这样的心思。

  章神光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力,舍不得巫神教教主之位。

  “怕什么?”章神光淡淡地说道,“就算说出去又如何?等下我就让你们全都去见阎王。”

  “心够狠,这里也有你巫神教的人。”

  “哼,他们可不是老夫的人。”章神光冷冷地说道,“他们一心想要让那老东西苏醒,太固执,既然如此,那就陪着那老东西一起去见阎王好了。没了他们,老夫带着剩下的人,能让巫神教变得更强大。”

  “我知道太多秘密了啊。”林夕麒感叹了一声道,“看来你是不会放过我了。”

  “就算你不知道这些,老夫也不会放过你们。”章神光冷笑道,“梦衍宝经啊,当真是神奇。”

  “你不想要?”林夕麒问道,“你完全可以让我交出梦衍宝经换取一命。”

  “老夫可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心思,明知不可能的事。”章神光说道。

  “试都不试,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答应呢?”

  “哈哈,小子,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要多。梦衍宝经是好,可老夫也不贪心,该是老夫的跑不了,不是老夫的也不强求。”章神光哈哈大笑起来,“咦?想动手?”

  “在我的梦境中,我做主。”林夕麒笑道,“不知道在这里杀了你会如何?”

  这话让章神光心中一惊。

  梦衍宝经的神奇,他是知道的。

  巫神教中是记载的,虽然不知道这小子的话是不是真的,但以梦衍宝经的神奇,说不定真的能够做到。

  章神光等了一下,发现林夕麒没什么动静。

  “唉~~~”林夕麒长叹了一声道,“看来是不行啊。”

  林夕麒本来想要利用梦境来束缚章神光,可他想要这么做的时候,却发现梦境无法给予自己这些帮助。

  大概还是因为章神光的功力太强,就算梦衍宝经也无法将其的实力压低。

  而且在梦中,自己击杀他,也不等于在现实中杀了他。

  “那真是太遗憾了。”章神光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心中虽然不大相信林夕麒直接利用梦境击杀自己,但他还是觉得林夕麒可以利用梦境影响自己,从而影响自己的实力施展,这点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没想到这小子直接放弃了。

  “恩?”章神光刚想嘲讽一下林夕麒,忽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原本还红润的手背竟然开始变得暗淡,起了皱纹。

  “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章神光心中一惊,盯着林夕麒喝问道,“你~~”

  他发现林夕麒的头发竟然半白了,脸上竟然出现了皱纹。

  本来二十几岁的林夕麒现在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六十的样子了。

  “我想换个法子试试。”林夕麒说道。

  “没用的,你杀不了我。”章神光笑道,“要动手,直接动手便是,何必如此费事?看你的样子,想要让老夫的寿元耗尽,可惜啊,这是梦境啊。”

  林夕麒没有回答章神光的话,他现在控制着梦境让时间不断流逝,短短一会就相当于过去了数十年,他想要用这样的手段耗死章神光。

  直接利用梦境压制章神光,想要杀他的想法已经无法实现。

  林夕麒忽然想起当时将玉淑拉进自己梦境后突然得到的一些感悟。

  当时他觉得梦衍宝经可以让人在梦境中有更多的时间修练,可这时间要是太长的话,也是能威胁到梦境中人的性命。

  这只是一种感觉,到了这个时候,林夕麒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章神光,就只能试一试了。

  两人不断衰老,没一会儿林夕麒的头发发白,俨然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了。

  对面的章神光更惨一些,他的年纪本来就要比林夕麒大不少,现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假的,假的,只是梦境罢了。”章神光口中喃喃道。

  “十年,百年,千年?”林夕麒念叨着,“一梦十年,一梦百年,大梦千年?”

  林夕麒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站立了,他盘腿坐下了。

  口中不断重复念叨着。

  忽然他的心中一动,看向对面的时候,发现章神光已经没了气息。

  “是梦吗?”林夕麒低声道,“也是现实啊。”

  眼前景物一阵变幻,林夕麒从梦境中恢复过来。

  他发现自己头痛欲裂,身上一阵无力感。

  可他顾不上这些,急忙看向了章神光。

  只见章神光还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双手结印,还保持着刚才喊话的样子,梦境中过去了许久,这里仅仅是一瞬间罢了。

  他的双眼看着自己这边。

  “还活着?”林夕麒心中一叹,看来自己失败了。

  可就在他觉得自己失败的时候,章神光的双眼失去了神采,身子‘嘭’的一声扑倒在地。

  “怎么了?”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啊?教主大人?”

  “教主大人没气息了?”

  巫神教的高手震惊了,脸上很快又浮现了惊恐之色。

  章神光身死,自己这边可不是圣地联盟高手的对手了。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教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阵法反噬,肯定是阵法反噬。”

  圣地联盟这边有人喊道。

  “反噬的好,死得好。”

  圣地联盟这边的高手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林谷主。”虞蝉纱注意到林夕麒身子晃了晃,然后直接盘腿坐下了,她不由身影一动,出现在了林夕麒身旁。

  “不要紧,功力消耗过度。”林夕麒咧嘴一笑,很是虚弱道。

  “啊?”虞蝉纱忽然惊呼了一声。

  她的一声惊呼立即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怎么了?”林夕麒有些疑惑地问道。

  “谷主大人,您~~您的头发白了,白了一半。”韩旻急忙冲了过来,“不好,谷主,您伤势极重,气息不稳,到底怎么了?”

  “别急,别急。”林夕麒笑道,“我有疗伤丹,我~~~”

  林夕麒大概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梦境中的一切果然不是虚幻的,梦境中发生的,现实中也有效。

  在梦境中耗死了章神光,可自己也受到了影响。

  头发半白?

  这就是自己付出的代价了,以寿命为代价。

  林夕麒发现自己一时间连伸手在自己身上拿丹药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谷主,你这是?”圣地联盟的不少高手想要靠近。

  “诸位请退后。”韩旻,陈菲杏等人立即喊道。

  现在林夕麒伤势极重,他们可不敢让这些圣地高手靠近。

  毕竟章神光死了,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起异心。

  “大家退开吧。”苗芊玉说道。

  其他圣地的高手也明白韩旻他们的心思,倒是没有再上前了。

  “不要紧,虞姑娘可以信任。虞姑娘,我怀中有一枚疗伤丹,麻烦你~~”见陈菲杏想要上前让虞蝉纱也离开的时候,林夕麒摇了摇头制止了她。

  虞蝉纱没有多话,立即从林夕麒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玉瓶,这是孙玉淑给他的生机丹。

  她没有仔细去看这到底是什么丹药,可丹药的清香令人一阵神清气爽,显然是珍贵的丹药,立即给林夕麒服下了。

  看到虞蝉纱脸上紧张的神情,苗芊玉脸上的神情变幻了无数遍,最后有些无奈地暗暗叹息了一声。

  丹药服下之后,林夕麒原本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一些。

  “林谷主,章神光是你杀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看看石棺里的老家伙到底死了没有?”林夕麒深吸了一口气道。

  大家一听,心中一震,刚才章神光突然莫名其妙的死去,太过邪异,让他们一时间都忘了这件最重要的事。

  “让开,章神光已经死了,你们不想死,就滚开。”

  看到巫神教的人拦在前面,圣地联盟这边的高手不由大喝一声道。

  “杀。”巫神教的高手没有退缩。

  厮杀继续。

  林夕麒暗暗叹息了一声。

  这些家伙果然如章神光所说的一样固执,他们一心想要让石棺中的老家伙苏醒过来,为了保护石棺就算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没了章神光,圣地高手这边士气大涨,再加上有虞蝉纱在,这个优势很快便扩大了。

  半个时辰后,圣地这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将剩下的巫神教高手击杀。

  “打开吧。”林夕麒在韩旻的搀扶下走到了石棺前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人上前。

  “哈哈~~我来吧。”赵炎阳哈哈大笑一声道,“要是里面的家伙真活着,真有那么厉害,早就出来了。”

  听到赵炎阳的话,周围的老家伙脸色有些挂不住。

  他们当然忌惮这具石棺,怕会有危险。

  赵炎阳轻喝一声,一道掌劲击出,石棺盖板‘嘭’的一声被掀开。

  大家往石棺中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头发全白的枯瘦老头,这老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干尸,没有任何的气息。

  “看来是还未苏醒。”

  “什么还未苏醒,应该是死了。”

  “对,肯定是死了,刚才阵法被破坏之后,他应该就死了。”

  “或许早就死了。”

  “这样还不能放心,将他烧了吧。”

  “对,烧了。”

  圣地联盟的高手纷纷说道。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焚尸。

  毕竟大家不敢赌。

  哪怕这个老家伙就像是一具干尸,没有气息,但谁也无法保证他就真的死了。

  只有将其烧成灰,才能让大家完全放心。

  ‘阿嚏~~’不知道谁打了个喷嚏,石棺中的老头‘蓬’的一声炸开了。

  “这?”

  在众人的亲眼见证之下,这具干尸直接化为了粉末,连他身上的衣袍也都化为了飞灰散落在了石棺底部。

  “看来早就死透了,巫神教还费尽心思想要让他苏醒过来,真是可笑。”

  “巫神教可不知道他已经死透了,他们可不敢打开石棺啊。”

  “这倒是。”

  “诸位,这事还没完啊,当年的老家伙死透了,章神光和诸多巫神教高手也死了,可外面还有不少的巫神教余孽要剿灭。”

  “对对对,赶紧出去吧,万一被外面巫神教的人断了退路,岂不乐极生悲?”

  “等一下。”林夕麒虚弱地喊道。

  “林谷主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们现在差不多能够确认章神光是林夕麒杀的,只是不知道林夕麒到底是怎么杀的。

  哪怕林夕麒现在看上去伤势极重的样子,但他们心中可是忌惮的紧。

  “我觉得还得小心查探一番,尤其这间石室,确定没什么遗漏。”林夕麒说道。

  “不用了吧?这石棺中的老家伙都灰飞烟灭了。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宝物?看上去也不大有啊。”

  “林谷主说得对,还是要仔细检查一下,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万一真的发现什么好东西呢?”

  于是大家立即对石室进行了探查。

  “没什么发现。”

  这些高手很快便结束了。

  “谷主大人,咱们出去吧?得找个地方疗伤。”韩旻说道。

  他可不想让林夕麒和这些家伙待在一起,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起歹心。

  林夕麒沉思了后,点了点头道:“走吧。”

  老实说林夕麒真想自己再仔细检查一番。

  刚才那些家伙根本没太用心。

  他倒是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思。

  现在大家都在地宫之中,怕外面的人将入口堵了,那他们这些人就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石棺中的老家伙已经化为了飞灰,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在他们看来,根本没必要再查探什么。

  刚才查探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可惜自己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亲自查探根本做不到。

  “看来是我想太多了。”林夕麒暗暗摇了摇头。

  直到出了地宫入口,众人的心才完全踏实了。

  同时他们也将地宫出来的通道堵死了。

  前方的厮杀声还在继续。

  “诸位,巫神教的余孽一个都不能留。”

  “大家各自出手吧?”

  “好!”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有个人得给我们一个说法!”江东名忽然出声道。

  “啊~~”陈横图双眼大睁,他虽然有所防备,但没想到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三人同时出手,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当场身死。

  林夕麒心中一动,巫神教的危机已经消除,这些圣地就开始暗中结盟了。

  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三人刚才显然是在暗中商量好了。

  大家的心思各异,各怀鬼胎。

  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很快便离开了。

  赵炎阳本来想要留下护送林夕麒一程,最后被林夕麒拒绝了。

  凌霄殿和瑶池没说什么,不过沐辰霄是留下了,说是要去凉州一趟。

  林夕麒知道这是凌霄殿和瑶池的意思,他们两派还不好直接说护送自己。

  很明显,他们对寂灭谷还是有些芥蒂的,尤其是瑶池。

  让凌霄殿和瑶池的人离开后,让林夕麒意外的苗芊玉说和他同行。

  苗芊玉的理由让林夕麒根本拒绝,因为凌波宫现在暂时在凉州栖身,和他一起回去不是应该的吗?

  韩旻他们心中倒是有些担心,生怕凌波宫会在半路上对林夕麒不利。

  毕竟这些圣地中,凌波宫绝对是对寂灭谷最为反感的圣地之一。

  之前因为巫神教可以联手,现在没有了这个威胁,很难说凌波宫会不会下黑手。

  苗芊玉知道韩旻他们的担心,不由冷笑一声道:“林夕麒,蝉纱是我最疼爱的弟子,若是你让她伤心,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这句话直接打消了他们的担心。

  ……

  漆黑的地宫中,巨大的黑色石棺缓缓升起,最后被顶到了一旁。

  在黑色石棺下,又出现了一具相同的石棺。

  这具石棺的巨大盖板缓缓打开。

  ‘咚’的一声,盖板落地,从石棺中伸出了两只手搭在了石棺边缘上。

  “多少年了?”一声沙哑的叹息声在地宫中回荡。

  (完)

  ~~~~~~~~~

  说明:结尾仓促,还请大家见谅。梦衍宝经大梦千年的构思,本来是用来对付巫神教当年的老教主,因为后面不写了,就用在章神光身上了,有些潦草,勉强算是一个结尾吧。

  最后还是要感谢大家的支持。

  有关新书,我现在还在构思,发书大概还要段时间。

  发书的时候,这里和《逍遥派》那边都会提醒的,也就是会发表章节说明的,只要这本书还在书架上,大家还是能够看到的。

  大家也可以加群157666956,我在群里也会说的。

  抱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