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言情小说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正文 第331章理由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果子姑娘 3378 2020-05-23 16:53

  众人看了一眼苏若珊与李薇,安静了几秒钟之后又恢复到了喧嚣中。不过众人谈笑间还是会朝这边看,而且低笑中谈资又多了一样。

  李薇脸色难看,她可不想得罪人,尤其是得罪苏不悔。且不说别的,就是当年欠人家的恩情她也不能闹场子。

  “算我说错话了。”李薇连忙讨好苏若珊,冲着她挤眉弄眼:“吃得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家了。你要是还愿意呆着,你就自己呆着,我可得跟不悔说一声,我要回家了。”

  原本她们这一桌考虑到家里的孩子以及大人,所以单独坐在一起。李薇自己想着自家女儿不受奶奶待见,徐英又喜欢在儿子面前乱说话。把孩子们带出来不利于家庭团结,索性给了孩子零花钱又准备了好吃的,让孩子们自己出去玩去了。没想到白小丹也没有把儿子苏志博带来,徐英也没有带她那个狗腿子铁梨花。所以这张桌子一下子空了四个人的位置。本来就坐不满,现在又空落落,显得格格不入。

  这个时候李薇要走,苏若珊更加觉得不爽了。她板着脸劈头盖脸的呵斥:“你这个人要走就走,问她干什么?我们来是给她面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公然这样说新娘子,实在是过于没家教。旁边听见的人频频皱眉,此时一直关注这边的董方园快步走了过来。

  李薇见董方园气势汹汹面带不善,连忙讨好的笑着说道:“我们要走了,拜托阿姨跟不悔说一声。我看她忙得很,我就不过去打招呼了。”

  董方园笑着点头,伸手挽着李薇的胳膊:“那我送你们出去吧。”

  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眼睛盯着苏若珊看。苏若珊冷着脸梗着脖子,既不说不去也不说留下。两个人对立着像是斗鸡似的,谁也不肯服谁。

  苏不悔穿着正红色晚礼服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我还没有敬酒,你们怎么就要走呀。”

  算是给了三个人解围,苏若珊刚好找到了攻击苏不悔的突破口。冷笑道:“我大嫂,你的亲大伯母还以为你能第一个敬她酒呢。谁想到你根本不搭理我们这群娘家亲戚,只顾着巴结婆家人。”

  徐英也刚回来,看见苏不悔过来敬酒,并不知道其实家里的这几个女人剑拔弩张就差拔刀互砍了。她是个从来不会深想的人,听见女儿的抱怨也来了劲。

  “就你一个人过来敬酒?新郎也太不把我这个祖母当回事了。”提起祖母这个称呼,徐英就更生气了,咬着牙:“感情你们是把曾阿花当成大妇,哼,我就不应该来。”

  “就是!”苏若珊可找到话柄:“既然不想让我们来,当初别下请柬啊。这弄得是哪一出?把我们搁在一边,也亏得宁家当你是个好东西。真是缺家教!”

  董方园皱眉:“当初是你不想跟花婆婆同桌的,现在又拿这件事来说嘴?徐英,你是故意找事儿?你们家老爷子知道不?”

  苏不悔挑着眉看着苏若珊:“你能代表三叔么?原本我以为你会跟三叔坐在一起的,一会儿你们两个一起走么?我们俩跟着爷爷一起回家,你也一块?”

  这就是在讽刺人了,徐英面上很难看。苏若珊却瞬间明白苏不悔在说什么,果然刚才威胁自己的那个女人跟苏不悔有关系。

  “你!”苏若珊咬着后槽牙,看着苏不悔心知肚明还一副故意气人的样子。差点她就把后槽牙给咬断了,脸色青红交错很是好看。

  “怎么不等我,自己先过来敬酒了?”骨节分明的大掌覆在腰上,紧接着后背就贴上了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

  宁承峻低下头看着苏不悔浅笑,声音温柔至极:“有麻烦么?”

  苏不悔冲着宁承峻展颜:“哪有什么麻烦,都是我的至亲。”

  这副腻歪的样子,苏若珊看着觉得实在是太碍眼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宁承峻,别怪我当长辈的没有提醒你。苏不悔性子可不好,专门喜欢忤逆长辈。你们家老爷子身体不好,你最好还是不要带她回苏家大宅。”

  宁承峻挑着眉,看也不看苏若珊一眼。依旧低着头满眼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小妻子,不客气的回苏若珊:“多谢提醒,不过虽然你们是至亲但你还不够了解我媳妇儿。我媳妇儿这个人最懂规矩为人小心谨慎十分的和善。我爷爷特别喜欢不悔,刚刚还叮嘱我,千万不要忘记宴会结束之后带着她回老宅。”

  说完又对苏不悔解释:“今天新婚,按照规矩是要给祖宗上香的。晚上爷爷要把你的名字写进咱们宁家的家谱里,今天晚上才是重头戏。”

  说完又旁若无人的摸索着苏不悔的后背,轻轻地捏着她的腰:“很累吧?等下回去先睡一会儿,七点才开家宴呢。”

  苏不悔愕然:“家宴?只有我们自己么?那还回新房么?”随后面露紧张,轻咬嘴唇:“我,我要做什么?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宁承峻抬起眼看着董方园,一脸笑意:“我还以为您跟她说了呢。“

  董方园知道宁承峻是故意晾着徐英苏若珊母女二人,她乐意配合狠狠的打脸。她上前走了两步,拉着苏不悔的手:“宁家老家的人都来了,今天是肯定不能返程的。晚上会有个家宴,人倒也不多。不过你别担心,我陪着你呢。这件事我还以为他说了,就没多跟你废话。结果这闹得,哈哈哈,弄出来个大乌龙。”

  董方园搂着苏不悔的肩膀哈哈大笑:“幸亏我是你干妈,要换成别人心里早就气上怨上了。”

  今天是宁家的大日子,宁三爷没跟苏若珊说,那就说明苏若珊是肯定去不上的。这可是露脸的机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不出现,岂不是说明她不受重视?

  苏若珊脸色很难看,抓着董方园‘干妈’这个称谓,再次发难。

  “人家宁家的家宴,你一个女方的干妈在那。要是我,我都不好意思。”意思是,她不是不知道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被邀请到。实际上是因为她还未婚,去了宁家家宴也只能是新娘子娘家人的身份。

  苏若珊说完了,恨不得给自己鼓个掌。这还真是个好理由,万一有人问起来,自己也能有理有据的解释清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