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玄幻小说 盖世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拘押诸强

盖世 逆苍天 6662 2021-11-25 09:26

  浩漭内乱,更多惊人的消息不胫而走。

  在古荒宗、星月宗那边,自在境级别的大修,纷纷被关押在了天外的新开剑狱。

  如檀鸳,沈飞晴,虞瑛般,达到阳神境界者,则是被拘禁在剑宗的牢狱中。

  血神教那边,血隐、韩凌和林嶽般的豪杰翘楚,同样未能幸免。

  ——纷纷被拘押!

  先前和神魂宗交好,站队神魂宗、商会的那些人,都被秋后算账,被挨个被找上门,自在境和阳神境这两个级别者,大多被擒获后关押。

  不少提前得知消息者,赶忙从域界通道和大泽的巢穴,逃往到了天外。

  可在天外,他们依然也不安全,不断有落网的消息传来。

  好在,这场内战针对的仅仅只是阳神和自在境大修,且主要以擒拿关押为主。

  动手者也言明了,只要不负隅顽抗,不做出过激的举动,就不会大开杀戒。

  还说风波只针对高层,不涉及各大宗门的底层,让那些宗门不必惶恐。

  ……

  鬼巫宗。

  “漂亮!干的漂亮啊!”

  蛊虫和巫鬼呼啸的深谷中,玄漓霍然拍腿而起,幸灾乐祸地怪笑起来,“没想到韩邈远的动作那么快!源界之门的隐患刚解决,我回来屁股还没捂热,他那边就动手了!”

  袁青玺和潋婧两人,还有整合以后的巫毒教、鬼符宗的大修,都围在玄漓身旁。

  这些人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那些宗派的遭殃,他为何如此兴奋。

  鬼巫宗,不是和神魂宗也有些交涉吗?

  幽瑀不是因为虞渊的帮助,才在恐绝之地成就鬼王,又顺利冲击到鬼神的吗?

  玄漓嚷嚷了一番,尽情释放着怨气。

  须臾后,发泄完毕的他挥挥手,示意那些巫毒教、鬼巫宗的自在境大修离开,只留下袁青玺和潋婧。

  袁青玺是幽瑀的亲信,潋婧从远古时代就侍奉他,为了他的复活费尽心思。

  他也只信任这两人。

  “幽瑀是什么态度?”

  玄漓从远方的古树上,随手隔空拧下树叶,放在嘴里咀嚼着,那些青绿sè的汁水如有剧毒,他却一脸的享用。

  “主人和它有不同的看法。”袁青玺低头道。

  涉及到yīn脉源头,袁青玺不敢不慎重,显得很谨慎。

  “不同的看法?”

  玄漓微惊,下意识地低下头,望着脚下的大地,知道有一条yīn脉支流,就铺展在脚下,“它……”这话一出,一道隐讳的魂念,避开了袁青玺和潋婧,直接在他脑海浮现。

  玄漓顿时知道,因在远古时期被yīn脉源头推荐封神的幽瑀和他,先后被太yīn找上打碎神位,且事后并没有能及时将他俩复活,导致yīn脉对神魂宗颇有怨词。

  yīn脉当年要抗衡的,乃肆虐浩漭的龙族,而不是如韩邈远般的人族,也不是妖凤般的古老妖族。

  如今龙族再次兴盛,背后有虞渊和神魂宗的影子,这让yīn脉有点不喜。

  yīn脉倾向于和韩邈远结盟,在这场浩漭的内战中,它想站在韩邈远那边,可幽瑀不同意,所以

  双方有过深入探讨。

  决议后,他们将选择权交给了玄漓。

  yīn脉告知玄漓,鬼巫宗若站在韩邈远那边,韩邈远承诺在百年之内,为他玄漓谋取一袭神位。

  “让我来做出选择?我竟然能够有所选择了!”

  玄漓感到很吃惊,因为从远古时代到今日,yīn脉源头从没给过他任何选择,只是告诉他应该做什么。

  突然间,玄漓意识到了一件令他震惊的事。

  他能够有所选择,并不是因为yīn脉变宽容了,而是幽瑀强大到让yīn脉源头不得不重视其态度!

  缔造出幽瑀的yīn脉,现在也要在乎幽瑀的想法和态度,由于幽瑀不同意,两者交涉以后,才让他来做选择。

  毕竟,他当年的神位是被那位给打碎的。

  “好难选啊。”

  玄漓揪着头发,烦躁地看着天空,脸sèyīn郁无比。

  他是从灰域回来的,他知道虞渊是谁了,他也在灰域中看到了虞渊的掌控力,所以他并没有那么乐观。

  ……

  器宗。

  和他一样头疼的,还有刚回来不久的殷铁花,满脸皱褶的老人,看着现在的器宗之主,以前的小师弟,说道:“先别表态吧。”

  玉树临风的胡繁,乃神级炼器师,曾经是撼天帝国胡家的人。

  他的年龄看起来,能当殷铁花的儿子了,相貌堂堂,英伟不凡。

  可这时的他,却觉得很倒霉地说:“才打算和神魂宗交好,哪里知道韩邈远突然翻脸了。哎,老师姐啊,你说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就偏偏在这时候回来了呢?”

  “你是在怪我吗?”殷铁花瞪了他一眼。

  胡繁还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被他们的师傅相中,从胡家领回器宗了。

  早年时候,胡繁的吃喝拉撒都是由殷铁花来照顾,还抱着他满山跑,去认一个个炼器的器皿,说是胡繁的老妈子都不为过。

  因为有这层深厚的关系,殷铁花传言死于天外以后,她在浩漭如殷雪琪般的后人,都是胡繁明里暗里去照顾。

  就是因为两人关系太好太铁了,交流才没什么花花肠子,殷铁花才火了就开骂。

  “我哪里敢怪你。”

  胡繁赶紧摆手服软,“我做了一辈子墙头草,为了两边不得罪,我把殷雪琪逐出器宗,暗地里送她去商会,不就是怕出事吗?你终于回来了,还是和太虚一起,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和神魂宗关系匪浅。”

  “这才好了没两天,谁知道韩邈远突然下手!哎,我现在是宗主,我是头疼啊!”

  胡繁觉得自己真的太倒霉了。

  “钟赤尘,龙颉,一头幼兽,太始,还有太虚和摄魂天启,兴许,还要算上溟沌鲲,再加上苏醒的那位。”殷铁花自言自语,她以铁拐在地上划拉着,道:“韩邈远,林道可、檀笑天,魏卓,秦珞,纪凝霜?她都不能算的……”

  殷铁花抬起头,直视着胡繁,神sè认真了起来,“千万别和神魂宗疏远了,我们再做一阵子墙头草好了。我并不觉得,韩邈远这次就能赢!”

  胡繁一震,“神魂宗那边,真如此强盛?”

  “不好说,当真不好说!”殷铁花怕说出来,就会被有心人听到,只能不断摇头。

  然而,胡繁永远都信她,将她的话奉为真理铁律。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胡繁沉声道。

  ……

  “它一直在暗中盯着我。”

  尤潜化作一位蓝衣中年男子,他御风呼啸着,刚在地火山脉的一座荒山停下,就和虞渊私下沟通。

  “它,是不是知道你的yīn神,寄宿在我的体内了?”尤潜神sè一动,突惊愕道:“你说过的,你在灰域的时候,玄漓该肯定了你的身份。幽瑀强大到能蒙蔽记忆和思想,让它估摸不准动向,玄漓还没到那一步吧?”

  这话一出,躲在他胳膊中的虞渊,顿时就沉默了。

  真有这种可能性!

  yīn脉源头要是通过玄漓记忆,得知他就是那位斩龙者,将会作何感想?

  必然密切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想通过种种迹象,知道他的动向,想知道他以yīn神回归浩漭,究竟打算做什么。

  “没事,它和韩邈远也只会是短暂的盟友。我究竟是谁,它未必知会韩邈远。还有,幽瑀和玄漓回归前,有可能帮助玄漓蒙蔽天机,让这部分记忆封锁。”虞渊给出回应。

  “幽瑀,也是通过它进阶的鬼神,你竟然相信幽瑀为了你,帮玄漓遮掩关于你的身份秘密?”尤潜很是不可思议。

  “我就怕他没想有到这一层。他如果想到了,从那域界通道回来前,可能真的会那么做。”虞渊依然相信他和幽瑀的感情。

  “有时候,我是真的看不懂你们,幽瑀如此待你,太虚也是如此。可你在远古时代的名声,并不是以擅长交友闻名。反而是太始大人,听说很精通这些,朋友满天下,很多人被他的魅力给折服。”尤潜说道。

  “药神宗,竟然没遇到任何的麻烦。”

  尤潜感慨时,虞渊通过他的视野和感知,发现地火山脉的药神宗一片祥和,韩邈远的爪牙竟然没有触及这里。

  “在名义上,药神宗的宗主是时空之龙钟赤尘,而不是你虞渊。”

  尤潜说话时,辨别了一个方向,朝着最汹涌的那座火山飞去,“还有就是,地火山脉被莫白川合道了,成了他探索地火神路的宝地。因碧峰山脉的草木精能旺盛,很多药师也去了那边。”

  顿了顿,尤潜又说:“虞家,也在这场风波中纹丝不动。”

  “因为幽瑀还在的。”虞渊说道。

  幽瑀是邪王虞檄,碧峰山脉的虞家是他的后人,当yīn脉源头和韩邈远有了默契,韩邈远当然不会因虞家而激怒幽瑀。

  所以虞家不会被这一战波及。

  片刻后,尤潜在炽烈的岩浆潭水内,瞧见缓缓浮出的丹炉“流焰”,也看到了坐在炉底的莫白川。

  “到炉底内。”莫白川指了指身旁,眼睛看着尤潜的胳膊,道:“让他在外面等。”

  “哦。”

  虞渊的yīn神飞出,飞入到流焰的炉底。

  炉盖旋即合上,丹炉则迅速再次沉落回岩浆潭,并直奔下方而去。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