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都市小说 重生有田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五章 套话

重生有田 藕花荷丁 3564 2020-02-04 23:54

  现在离开学只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了,这些事情得抓紧时间。第二天,陈老大就找罗国文、陈老幺他们商量此事。

  因为罗国文这几年老在外跑,认识了好些老板,其中有两个就是开水果店的。他带着刚采摘下来的葡萄,去市里找那两个老板。

  两个老板尝过之后,都很感兴趣,不过现在的产量毕竟不多,就由其中一个老板包圆了,另一个老板只得再等等。

  所以,几人商议决定,水果还是由陈老幺出面去收,然后罗国文拉到市里去。

  这件事解决了,陈老大就松了口气。

  相继的,赵娟和张杰阳也收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不过很可惜的就是,两人没在同一个城市。

  当时填志愿的时候,两人都是特意填的相同的城市,结果最后还是没能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

  还有遗憾的是,小溪的科目二没过,只得继续努力了!

  不知道是陈玉彬自己想的,还是从哪儿听来的,说是想在开学前,出去好好玩玩。

  罗桂华一听这个好呀,就跟陈老大商量。

  “反正,这水果店也要不开了,不在乎这一个月,要不我们也出去耍一趟吧,这几年都待在这县城里头了。”

  陈老大一听,是这个理。其实他们也就还能做不到半个月的生意,辛苦忙碌了这么些年,就过年的时候能休息两天,是该放松一下哈。

  “还有,老大,爸妈都没出去旅游过,特别是妈,都没出过县城,正好我们可以带他们出去耍看看,以后,还不晓得有没得时间,有没得机会去了。”

  陈老大想着也是,老俩口辛苦操劳了一辈子,都没好好享受一下。他们年纪也大了,以后也没有精力能出去了,趁他们现在还走的动,带他们出去耍一圈。

  “也对,那我们去哪儿耍呢?好久走嘞?”陈老大点点头,同意了。想了想,他又问道:“可是小溪科目二都还没过,不晓得好久才能拿到驾照,那她就去不成咯。”

  “我们去北京吧,爸他们不老惦记着故宫天安门的嘛。还有哈尔滨,以后彬彬就要去那儿上学了,我们也去看看。至于啥时候走,估计还得等些时间了,还要请大姐他们吃饭的嘛。”

  临走前,要请一大家子人吃饭的,算是给小溪他们送行。

  至于小溪,罗桂华想了想,她上次去考科目二没过,也不晓得啥时候能过,不可能他们就一直等她吧。彬彬一个人出去玩,她不放心,可把小溪一个人丢在家里,她也不放心。

  “哎呀,那个不是说,几年之内都可以考的嘛,那可以等她放寒假回来的时候再考呀?”陈老大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罗桂华一愣,还能这样。“那问看看小溪嘛,看她自己咋个想的。”

  陈老爷子和陈婆婆听到这个消息,都很是激动,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去首都逛逛,还能去天安门亲眼看到升国旗,都兴奋不已。

  小溪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是纠结,她要是现在就放弃考试的话,说不定后面就废了,她很有自知之明的。

  毕竟在北京待过几年,不说多熟悉,但各大景点还是去过,她也没觉得有多少新奇的,可这一次说不定就是唯一一次跟爷爷婆婆出去旅行,她也不想错过。

  最后,她想了个两全之策。“爸妈,这样吧,你们先去耍到,我试看看八月中旬能不能拿到驾照,不管拿不拿的到,我后头都来找你们。”

  两口子倒也没多说什么,尊重她的意见。

  既然决定了要出去,那家人聚餐就得提前了。

  订酒店,通知亲戚,又说明了下原因,然后就是张贴租赁信息。

  说实话,这几年,县城里的经济发展的挺快的。因为他们这个店面的位置好,就在学校门口,而且,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所以这租赁信息一发出去,很快就有人上门询问了。

  有几家摆水果摊的,见陈老大这几年开的这个水果店,赚了不少钱,都很是眼热,现在这店面要租出去,大家都争相着想租。

  既然竞争这么激烈,那悄悄请陈老大吃饭的大有人在,其中一个人,跟陈老大算是熟人,当初在一块儿摆过摊儿。

  既然是熟人,其实陈老大就有些想把这店面租给他了,所以一请他去吃饭,他就去了。

  到了,也很给面子,大家都是朋友,谈天说地聊八卦,你来我往间,不知觉就喝多了。

  那人见陈老大脸有些发红,说话也有些吐字不清,眼睛亮了亮,试探性地问道:“诶,陈老弟,你说,你这几年生意咋个做的这么好呢?给老哥我传授传授点经验呗。”

  陈老大呵呵一笑,谦虚道:“嗨,老哥你说的啥话,也就那样,马马虎虎。”

  那人附和一笑,端起酒杯,“来,哥哥敬你一杯。”见陈老大毫不迟疑的就一杯酒下肚,眼睛一闪,假装不经意地问道:“陈老弟,听说你这水果这么多年都是从同一个人那儿进来的,是不是有啥子特殊的地方?这么好吃,以后不卖就可惜了。”

  他也尝过他们家的水果,确实很好吃,是其他的水果比不上的,难怪生意那么好。要是他能弄到货,就不用担心这生意了。

  陈老大脑袋晕乎乎的,听到有人夸自家的水果好,得意一笑。“当然特殊了,因为这是从空……空……空……”空间生产出来的,他怎么说不出来呀?陈老大摇摇晕乎乎的脑袋。

  “红?哄?空?”那人本是竖着耳朵认真听的,结果陈老大说了一半就不说了,不禁有些发急,推了陈老大两下,急急地问道:“因为啥子嘛?”

  “啊!”本来大着舌头努力想发出后面的音的,结果被他猛的一推,陈老大没留意,就一口咬在舌头上了。

  舌尖上的疼痛,瞬间整个人就清醒了不少,想起刚才差点儿就暴露了小溪的秘密,脸一下子变得刷白。也不敢再和那人喝酒了,赶紧告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