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军史小说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第五百一十一章???????? 畜牲李治

  长孙无忌站到大殿中央气势巍然如山,看着王良娣正色厉声道:“大胆王良娣,你一介妾室竟敢胁迫陛下。

  真以为你蛊惑了几个无知百姓,陛下就不敢惩戒你了吗?。”

  若是单看此时长孙无忌的气度言语,恐怕真要以为他是个镇国的宰相,忠正的君子了。

  李世民对李承乾、李厥心怀愧疚,就算是李象也是李世民的长孙,现在他们三个的结果都不好,李世民面对王良娣这个苦主时自然会缩手缩脚。

  这一点,以长孙无忌的聪明自然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他一开口就是字字诛心,先是贬低王良娣的身份,再拿李世民最忌惮的事情‘长安百姓心向李承乾’说事,这话与其说是说给王良娣听的,不如说是说给李世民听的。

  果然李世民听了这话怒哼一声,看向王良娣的眼神就有一些有不善起来。

  王良娣早认定是长孙无忌害死了李象,挑这个时候闯宫就是来告他状,岂会怕他。

  “长孙国舅你害死燕王,已经陷陛下于不义,到了现在还敢在陛下面前挑拨是非,你真以为陛下看不出来吗?”王良娣神色漠然道。

  李世民听了也王良娣的话心里暗想: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伤了王良娣和小李白了,否则即便后世人不知道朕因为修仙害死了皇太孙,但后世人也会觉得朕胸襟狭隘,苛待孤儿寡母。

  王良娣说罢迈步越过长孙无忌,再次朝李世民拜下大声道:“求陛下看在太子殿下为大唐出生入死的份上,放出燕王殿下回东宫主持皇太孙和太子妃的丧仪。”

  这话听在李世民耳中比刚才那两句话份量更重,直如黄钟大吕一般震的他脑袋嗡嗡作响,半晌,李世民叹了一口气看向长孙无忌道:“无忌,你就把象儿放出来吧!”

  长孙无忌见李世民态度转变,连忙大声道:“启奏陛下,臣臣也不知道皇长孙现在何处?”

  李世民听了有些无力地道:“无忌,象儿说到底也是你的晚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李世民说给长孙无忌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可话里的意思却又透露出另一层意思,李世民没有想要杀李象,也不认为长孙无忌真把李象杀了。

  “陛下,皇长孙是宗正寺丢的,臣实在不知啊!”长孙无忌无辜地道。

  这话听在别人耳中显得苍白无力。

  “嗯?——”李世民不悦地看着他,等着他改口。

  “陛下,臣臣臣——”长孙无忌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百口莫辩,最重要的是自己对李象的去向真的一无所知。

  王良娣见李世民都说话了,长无忌依然不松口,对李象能够生还,几乎不报希望,歇斯底里地道:“长孙国舅,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此语一出,整个大殿里的人都看向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终于感到压力,如果坐实这个罪名,他除了立即造反,就是死路一条。

  意识到这一点长孙无忌立即改变策略,当即趴在地,哀声道:

  “陛下——

  您要相信臣啊……

  要是连您都不相信臣了,那臣还活着做什么……”

  说着就趴在大殿上痛哭起来。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长孙无忌这样的政客,在朝堂上多年,面对各种局面脑子里都有预备方案。

  本来以李世民水平是能看出来长孙无忌演戏的,可是面对朝如今大唐的朝局,他还真离不开长孙无忌。

  “无忌你——”

  李世民为难地伸着手,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陛下——”

  王良娣怕李世民被长孙无忌糊弄过去,也忙跪下大哭,她一哭边小李白也跟着大哭起来。

  李世民见此越发的无奈,不由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治。

  这一看不由眼睛都红了,只见李治正呆呆地看着王良娣,一副猪哥样,不由大怒。

  “雉奴!”

  “父皇——”

  李治被李世民一声喝醒,慌忙看向李世民。

  只见李世民怒容满面地喘气,过了一会儿,气息稍平才道:“你怎么看?”

  “儿臣,儿臣,儿臣以为父皇应下旨:令宗正寺彻查皇长孙失踪一事。”

  李治说着眼神还往王良娣身飘。

  “嗯——,如此也好!”

  经过这么长时间闹腾,李世民心思几经起伏已经十分疲惫,眼下只希望能尽快打发走王良娣和长孙无忌。

  李世民说罢见长孙无忌和五良娣都目光耽耽地看着他,等他下旨安排查案人选。李世民见此更感疲惫,看一眼旁边的李治,有意锻炼一下他,便淡淡地道:“既然是雉奴的办法,那就由雉奴写一份奏疏,推荐个人选吧!”

  李治闻言大喜忙行礼道:“儿臣遵旨。”

  李世民见长孙无忌和王良娣还不想走,便示意内侍把自己抬往寝殿。

  王良娣一见李世民离开,不敢多留,站起身抱着李白就往外走。

  长孙无忌则放下心来,拿捏着身份缓缓起身。

  李治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此事由李治处理他还怕什么?

  只是长孙无忌还没有高兴几个呼吸,就气的眼里喷火。

  只见李治涎着脸追着王良娣走了。

  ……

  ……

  “本王送良娣娘娘和小侄儿回东宫,也好祭拜祭拜先皇太孙和太子妃。”

  王良娣走出来就听见李治的声音从后头传来,她抱着小李白脚步本来就不快,李治待她走甘出露殿几步就追了上来。

  王良娣一见李治跟来就要把小李白递给宫女抱,她们好快些离开太极宫。

  不想小李白不肯离开她的怀抱,见王良娣把他往外递反而双手紧紧地抱着王良娣的脖子。

  王良娣和内侍都不敢使劲,只是慢慢地哄小李白松手。

  还没有等小李白松手,李治就涎着脸走到面前,李治见机会难得,也不顾当着众人的面,两只猪手就往王良娣怀里伸。

  一边伸手,一边笑嘻嘻地道:“小侄儿,来让王叔抱抱。”

  王良娣一见李治如此下流无耻,吓得脸色大变,慌忙丢下李白,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才站住脚步,脸面通红,杏眼圆睁瞪着李治,胸口剧烈起伏,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治看着自以为得计,反而笑嘻嘻地道:“本王是太子殿下的亲弟弟,良娣娘娘何必如此见外?”

  王良娣听了这话忍无可忍,指着李治大骂一声:“畜牲!”扭头就往外跑。

  跟她来的宫内侍见此慌忙抱着小李白一路小跑跟上去。

  甘露殿门口只有李治一个人看着王良逃离的方向,抚着脸颊嘿嘿地笑。

  半晌,长孙无忌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悄悄道:“这王良娣也算是个贞烈女子,无论出身还是胆略都是上上之选,以眼下的情形看,确实是你入主东宫的一个麻烦。”

  李治闻言扭头看着长孙无忌等着他往下说。

  长孙无忌也扭头看着李治,一把胡子的老脸上露出猥琐地笑意道:“若是晋王把她纳入房中,她就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李治听有些泄气地道:“父皇就是再厌恶李承乾,也不会允许我在这个时候强纳王良娣的。”

  长孙无忌闻言,呵呵一笑,脸上神色更加猥琐地道:“先斩后奏,这种事不用我这个做舅舅的来教了吧?”

  李治听了眼珠一转,脸上立即露出喜色。

  长孙无忌见李治明白了,便如出世高人一般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着,一边走还不忘提醒李治道:“只要她的名声坏了,现在那些支持她的人恐怕都想杀了她,为李承乾报仇……”

-->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