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言情小说 田园美娇娘

正文 第五十九章:良人

田园美娇娘 百谷蓁蓁 5147 2020-02-05 01:45

  “嫂子,小宝贝看着真稀罕呢。”邻居家的琳琳闲来没事就过来玩儿,她特别喜欢这个小家伙,每次过来都是要亲热一阵子才会走。现下便是围在床跟前,一只小手逗弄着小家伙,自己也是笑呵呵的。

  “那你可以天天过来玩啊,我们离得很近,你就算待得迟了也是无碍的。”董如正坐在床沿上缝补着一只裤脚,看样子却是董云的,听了琳琳的话,也是笑着回她。

  正说着话,卫七郎端着一托盘的饭食走了进来,放到了小几上,回头叫着琳琳:“琳琳,过来吃饭。”

  琳琳答应一声,也是听话地过去了。她经常过来董如家串门,有时候玩的时间久了就会错过自家吃饭的时间,而董如他们便也是让这小女娃在自家吃过饭再回去,这么一来二去,她倒是熟悉了。

  但琳琳颇为懂事,即便听话的端起碗,也是要回头跟董如叫道:“嫂子,你也别在忙活了,我给你端过去吧。”说着人就要动身端着个比自己的双手捧起来都要大的大碗走向董如。

  一旁的卫七郎见她跌跌撞撞地,赶忙接过去,跟她笑道:“你快些自己吃吧,再说了,这么大的一碗,你嫂子吃不了的。”

  “哦。”琳琳自己也知道端不住那么大的碗,便也听话地坐在了桌边上,一个人慢慢吃了起来。

  见她吃着饭,卫七郎便又去厨房将灶火压灭,然后揭开锅盖,顿时一股清香之气迎面扑来,却是锅中被他早就煮着的猪肉丸子汤好了,颜色看着清润,肥而不腻。当下,他便是回身又拿出一个大碗,盛了一大碗的丸子汤,端着去了里屋。

  这丸子早先是董母就剁好的馅儿,然后卫七郎又将它们搓成了一个个小孩拳头大小的丸子,放到了锅中浸油炸过,然后捞出又是入了肉汤里面煮过后,才又端出来的肉汤丸子。

  他念及董如月中不爱吃香菜,便也没放,只放了些芝麻和增加颜色的小菠菜,然后端给了她,说道:“先别缝了,快些吃饭吧。”

  董如微微而笑,见琳琳坐在桌子边上朝着这边张望,便交代他别忘了给琳琳也盛上一碗。

  卫七郎笑着回道早盛上了,不用管别的。

  他自己却是又去了厨房给琳琳的那一碗端过来,然后又走了回来,坐到床边上,捏了捏董如的脸蛋,接过碗笑道:“太烫了,我喂你吧。”

  董如很是感到報然,倪了他一眼,轻声道:“琳琳还在呢,别这样。”

  “怕什么。”卫七郎不由分说,却是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汁,吹温了就是送到了她嘴跟前,根本不给董如拒绝的机会。

  董如无可奈何,又是瞧了一眼琳琳,见她低眉顺眼,正吃得香呢,好像没发现这边的情况,便也稍稍安心,但脸蛋还是红了,只快速张开嘴儿喝下了那一勺,便赶忙转过头去看儿子去了,但从侧面看过去,那红色竟是蔓延到了耳垂,还有往下一直到衣襟里的趋势。

  卫七郎一勺接着一勺,自己不吃,只光顾着董如,待将她喂饱了,便交代道:“等会我去趟米铺,已经好几天没去了,今天去看看,你若是孤单就遣人来叫我。”

  “嗯,没事的,你只管去就是了,这里有琳琳陪着我呢,倒也不是很孤单。”董如点点头跟他说道。

  待卫七郎走了出去,琳琳才算是抬起头来,放下碗,一下子跳下桌子跑到了董如跟前。

  她已经渐渐长开,再过个几年也是要嫁人了,在家中娘亲自是教导她三从四德,为人娘子的本分。可如今她在董如家中看到了平日里娘亲教的不一样的情形,一双眼眸里便霎是羡慕。

  想起方才卫七郎喂董如吃饭的那一幕,她的脸蛋便是红扑扑的,但她是个小女儿家,自是不敢随便乱看的,只得借吃饭的当儿偷眼看那么两下,但也够她艳羡的了。

  只一颗心砰砰直跳,跑到董如跟前,倾慕地呢喃道:“嫂子,你真好,嫁的卫大哥也是待你像宝一样宠着。你不知道,说起江林镇的奇闻,卫家大哥可是头一个呢。”

  “什么?”董如脸蛋还是红的,只觉得被琳琳这样没嫁人的小姑娘看见了方才的一幕,却是羞人的,所以她连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地。

  “都说卫家大哥是个没二心的好人,对你也好,你可真是有福分。”想起方才的一幕,琳琳自己也是感到羞涩,红着脸跟董如说道。

  董如听着心底震动,一股暖流涌上来,没想到镇子上的人们都是这样评价卫七郎的。她先前还一直担心卫七郎只娶一个会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骂他怕妻,是个软蛋。她也担心有人说她是悍妇,管着相公不让他娶二房。

  可如今看来,却是她想错了。

  除了爹娘,这个世上只有相公能对自己这么好了。

  董如心里这么想着,脑海里又回忆起他们刚来江林镇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开春,天气也是像这初冬一样寒冷,而卫七郎就在那样的天气里带着那三吊钱去了何老爷家里。

  江林镇上何老爷最大,就连县令大人有时也是要礼让三分的,所以想要在江林镇立足,就必须去拜会何老爷。

  从何老爷家回来的路上,董如就见他有些不正常,眼底融着寒冰,但那个时候她还和卫七郎不是很熟悉,遂也不敢问出口,便将这事搁下了。

  可这件事再后来却是真的发生了,那已经是他们买下了如今住着的这一所院子,扩张了米铺之后的事了。

  何老爷有个外甥女,那天过来江林镇玩,无意中结识了卫七郎,一见倾心,就央着哥哥何权想来说亲,可是何权被卫七郎教训过,哪里肯做这媒人的差事,但他是个小心眼儿,一直惦念着想要教训卫七郎,便想了个法子,让她自己去央求老爹,让他出马,然后给卫七郎他们保媒。

  没想到她真去了,何老爷一开始不同意,但架不住外甥女软磨硬泡,就派人上门先试探了一下卫七郎的口风,他知道卫七郎的真实身份,所以意料之内的,卫七郎一口回绝他也没多大吃惊。

  这事后来不了了之,但是却在镇子上传开了,自古以来,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便是在江林镇这样的保守地方,更是奉为天理。而江林镇的人压根没想到,一个从乡下来的农家汉子居然能回绝美人恩,还是这么的淡然不动心。

  这可是江林镇从没有过的奇闻。

  一生只取一个妻子的男子,这个世上恐怕还真没几个,也难怪大家都像看怪物般,不可理解地看着卫七郎。

  董如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天是夕阳西下,残阳如火,映照着卫七郎的身姿,只让她觉得他是如此高大,巍峨,又是如此温柔,挺秀。

  他朝着她走过来,走在人们的视线里,走的四平八稳,仿佛身后那些疑惑的、不可理解的、惊奇的、嫉妒她有这样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都没有留有任何的痕迹,身姿依然那么的欣长挺拔。

  他就这么淡淡然的走了过来,然后自然而然地执起董如的双手,慢慢放到自己的手心里......

  手心里温热的感觉传递过来,仿佛停留在这一刻的永恒时光。

  他静静凝视着她的眼睛,无声对她说:不要怕,我在呢,一直都在......

  他说着就拉起董如的手往里走,却不想董如没动,只是任由他拉着,然后怔怔地看着他。

  卫七郎一愣,随即笑笑道:“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董如却是看着他不说话,卫七郎不明所以,便牵着她的手一路进了屋子。

  到了屋子坐下,董如也是一直瞧着他,那眼神没有一刻从他身上离开过,仿佛要将他看到心里去似的。

  过了好一阵子,她低头瞧着土砖地面,不看他,才开口轻声说道:“何老爷势力很大,你回绝了他的外甥女,就等于是得罪了他,不怕被他报复?不怕被别人笑话你只娶一个么?”

  她说完,卫七郎却是半晌没说话,只看着自己娘子坐在那里,低着头,瘦弱的身子就好像一片纸一样单薄,不由得心里又是一疼。

  他转头望着窗外,眼神飘忽,过了半晌才轻声说道:“从小的教导我已厌烦,但娶了你我却发现,生活其实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去体验,我们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娘子,我不会再另娶她人,也不会弃你而去。”

  当时董如听着这些话,心里便是震动了,男子的语气很轻柔,可却让她很是感动,抬头来望着他,顿时陷入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瞳里面去,那双眼睛里有着浓烈的真情,就这样定定地瞧着她,让她无处可逃。

  那个时候她就在想,自己真的碰上了一个可以照顾她一生的良人,不用担忧以后他弃她而去,不用害怕以后他厌烦她去别处沾花惹草。

  生活要向前看,何必纠结于过去,只有信任和真情才是相伴一生的最好良药。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嘴角噙着一丝温柔的笑意,董如转头看着正躺在床上,睁着乌黑大眼看着自己的小家伙,不禁柔情浮上心头,跟琳琳说道:“不要羡慕我们,往后你也会遇上那个能照顾你一生的良人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