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new都市小说 执爱不悟

正文 第二卷 为你,我愿与世界为敌_V129 我是你的光(终结章)

执爱不悟 茯苓半夏 19353 2020-02-05 02:09

  一周后,请柬印了出来,婚宴日期定在三月六日。

  乔安明终于放假,带着杜箬和了了登上了飞宣城的航班。

  这次乔安明回宣城没有声张,所以从机场直接打车去了杜箬家。

  到家已经晚饭时间,了了跑在前面去敲门。

  门一开,小凡先迎出来,一把抱起了了,了了跟小凡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特别亲,嘴里哇哇叫着:“舅舅,舅舅…”

  小凡也特别喜欢这个小外甥,亲了他一口,问:“你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在后面…外公呢?”

  “外公在厨房。”

  乔安明和杜箬进门的时候,小凡抱着了了站在门口。

  “姐…姐夫…”

  小凡这声“姐夫”喊得特别顺溜,乔安明淡雅笑着,微微点头:“你好。”

  小凡也点了下头,立刻放下了了帮乔安明拿行李,嘴里热情说着:“姐夫你们快进来吧,爸在厨房做菜。行李给我,我替你们拿到房间去。”

  说着便接过乔安明手里的行李箱,招呼他们进门,而自己往卧室走,边走还边说:“姐,你们进来看看房间吗?昨天爸刚给你们收拾出来,还特意给你们买了一套新床单…”

  乔安明笑着,刚想带杜箬去看看,只见杜良兴拿着一大盆汤出来,放到桌上。

  桌上已经满满一桌菜了。

  “别看了,洗手吃饭,吃完饭再看。”他也就闷头这么说,说完又往厨房去,也没看杜箬和乔安明一眼,口气淡淡,听不出是欢喜还是生气。

  杜箬嘿嘿笑着,蹭到厨房。

  “爸,我帮你拿碗筷。”

  “你别在这里替我瞎忙了,去外面陪陪他吧。”

  “他,谁啊?”

  “你说还有谁啊?他第一次来我们家,总不能怠慢。”杜良兴还是叫不出乔安明的名字,总觉得怪怪的别扭,但口吻中已经没什么反对或者不开心的感觉了。

  杜箬调皮地举了举手:“好的,遵命!”

  走到厨房门口又被杜良兴喊住:“回来,他喝酒吗?喝的话去叫小凡开瓶白酒。”

  那顿饭啊,其实氛围挺好。

  虽然杜良兴一直板着脸,但也没有对乔安明表现出什么不客气,反而还会给他夹菜盛汤。

  “乡下亲戚自己养的鹅,汤很鲜,你多吃点…”说完一个鹅腿就夹到了乔安明碗里,

  乔安明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别客气。”

  “什么客气不客气,都一家人了,我不会客气…”杜良兴讪讪说着,又往乔安明碗里夹了一筷子菜,然后一边喝酒一边说:“我自己瞎做的菜,不一定合你胃口,你别嫌弃。”

  “不会,怎么会,挺好。”乔安明笑着回应,看到杜良兴碗里的酒,突然提议:“陪您喝杯酒吧。”

  “杜箬说你不喝酒啊。”杜良兴这才抬起头来。

  乔安明大笑:“做生意的,不可能滴酒不沾,只是顾忌身体,所以平时应酬很少喝,但今天想陪您喝一杯。”

  杜良兴也跟着笑了笑:“那小凡,你下楼去超市买瓶好点的白酒。”

  “不用,就喝您碗里的那种。”

  “我碗里的?我这是自家酿的米酒,你未必喝得惯。”

  “没关系,可以尝尝…”

  结果啊,米酒后劲大,乔安明没喝过,两碗下去就高了。

  杜良兴心情不错,喝得更多,两人围着一桌子残羹冷炙,喝得七倒八歪。

  杜箬把了了都哄睡着了,这两个还在那抱着海碗喝。

  “我们叫小箬啊…性子不好,脸上看着挺乖,其实骨子里倔得很,你娶她,得受得了。”

  “有点儿,我以前就看出来了,有时候一根筋她拐不过弯…三年前非要带着了了走。”

  “三年前的事,她没跟我多说,但我大概能够猜得出来,她其实自己心里也知道有错,去破坏别人的婚姻,但又不够狠,所以自己白白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苦…但话又说出来,小箬本质很善良,我自己养的女儿我自己知道,没什么坏心眼…”

  “嗯,她对别人都挺好,光对我狠…以前就光气我,一走就走了三年,我觉得我娶她,估计寿命都得短好几年…”

  “哈哈哈…估计是,所以你也不能惯着她。她这次回来,我觉得她被你都惯坏了…”

  杜箬在一旁看着桌上这两个喝得东倒西歪的男人,觉得米酒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啊,才数个小时,这见面冷冰冰的两个男人已经如此交心……

  她嘘一口气,看来杜良兴已经接受了乔安明。

  隔天杜箬睡到差不多中午才起床,穿好衣服走出去,乔安明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茶几上摆着他的电脑。

  “了了呢?还有我爸和小凡呢?”

  “他们去菜场买菜了,了了也跟着去了。”

  “哦。”她挠了挠头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10点半了啊,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没那本事叫醒,你越来越能睡。”乔安明笑着,又说:“他们出去一会儿,估计快回来了,你怎么说?吃早饭吗?你爸给你留了粥和包子。”

  杜箬嗯嗯几声,去洗手间刷牙洗脸,自己跑去厨房觅食。

  粥早就凉了,她懒得再热,便挑了个馒头放在微波炉里加热,2分钟后拿出来,咬一口,闻到里面的肉腻味,胸口一阵反胃。

  乔安明见杜箬很快从厨房走出来,问:“这么快就吃完了?”

  “没,肉包子我不喜欢吃。”

  “那我出去给你买点其他的?”

  “不用了,没胃口。”杜箬姗姗走到乔安明身旁,往他肩膀上一歪,问:“昨晚睡得还好么?习不习惯?”

  “不大记得了。我喝多了,不过你似乎睡得挺香。”

  “那当然,难得回家一次,难得睡家里的床,难得吃我爸爸做的饭,当然什么都香。”

  “这样啊。”乔安明伸出胳膊将她的肩膀搂住,手指胡乱摩挲着她的头发,“杜箬,要不这次回来,把你弟弟和父亲都接去崇州吧。这样你可以经常见到他们。”

  “真的?你同意?”

  “当然,家里反正有地方,如果他们不习惯跟我们住一起,可以重新给他们置一套公寓。杜箬,我有时候工作会很忙,可能没办法时时照料到你,所以如果你弟弟和父亲在崇州,我也可以放心一点。”

  他考虑得如此周到,周到到杜箬都只能感动。

  “谢谢,老乔。”她微微起身,在他额上轻啄了一下,“等我爸回来,我问问他愿不愿意去。”

  可惜杜良兴和了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杜箬又睡着了,头就靠在乔安明肩膀上,而乔安明将电脑放在膝盖上面,坐得笔直,正在工作。

  “妈妈…”了了一进门就大喊。

  乔安明赶紧抬手比了个嘘声:“了了,小声点,你妈睡着了。”

  “都日上三竿了,还睡?”杜良兴有些不悦,正要走过去将杜箬推醒。

  乔安明求情:“让她再睡一会儿,离午饭还早,她昨天睡得太晚了。”

  “看看,以前她在家都不睡懒觉,都被你惯坏了。”杜良兴嘴上硬,但心里却笑了出来,指挥小凡去卧室拿了一条毯子给杜箬盖上。

  莫佑庭在回英国的前一晚收到崇州寄来的包裹。

  一个抱枕,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可以依稀闻见上面的洗衣液味道。

  一张请柬,纯白色的封面。

  一张信笺,寥寥数行字。

  “如果三月份你还在国内,希望你能够来崇州参加我们的婚礼。”

  年夜饭是在外面吃的。

  乔安明提前在宣城某酒店定了一个包厢,一家人凑一桌,没有外人在场。

  那天杜良兴特别开心,穿了杜箬给他新买的大衣,喝了半斤白酒,回去的时候走路都摇摇晃晃。

  乔安明扶着他。

  “您当心点,小心脚下。”

  “没事,没事……这点酒算什么,我今儿个就是高兴。”杜良兴一边拍乔安明的肩膀,一边说:“我把小箬交给你,你要珍惜,这丫头从小吃了许多苦,性子虽然不好,但还算能照顾人。”

  乔安明连连点头:“我会,她已经是我太太,也是了了的妈妈,我会对她始终如一。”

  “大男人顶天立地,说话要算话。当初姜浩那混小子娶杜箬的时候也这么向我保证过,可最后呢,最后还不是在外面搞女人?”

  “我不是姜浩,我跟杜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好不容易才有今天。只要杜箬不先离开我,我绝对不会跟她再分开。”乔安明差点发誓。

  杜良兴笑着看他:“嗯,这点我信,你做这么大一份事业,想来也比姜浩那东西要可靠一些。可惜霜凤没看得到这一天啊…她走得太早,享不了这份福气…”

  杜良兴酒一多,话就多,突然提到陆霜凤,直接就哭了出来。

  一哭,胃里的酒往上翻,推开乔安明就跑到路边去吐,乔安明赶紧追上去扶着,替他一遍遍拍背。

  杜箬就跟在他们身后,见杜良兴又哭又吐,急得想跑过去。

  小凡一手抱着睡着的了了,一手拉住杜箬:“姐,随他们去吧,爸今天是真的高兴,让他和姐夫待一会儿,借着这机会,爸有些话才能说出来。”

  除夕之后便是大年初一。

  按照风俗需要去亲戚家拜年。

  乔安明早有准备,提前安排彭于初寄了好几箱药谷的顶级虫草礼盒过来,按照杜箬给他的亲戚名单,一份份分好,再在杜良兴和杜箬的陪同下,一家家上门拜年,顺便发了他和杜箬的结婚请柬。

  杜箬和这个乔安明的事,早年大家都听说了。

  杜家女儿榜了个大款,生了个私生子,这几年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都没脸回家。

  这是大家所知道的故事版本,可居然乔安明亲自登门了,带着贵重的虫草礼盒,带着精美的请柬…每个亲戚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恭维又惊奇。

  杜良兴算是扬眉吐气了,这几年没少听闲言碎语,所以这回乔安明回来登门一个个跟亲戚拜年,虽然有些显得高调炫耀,但好歹让他出了一口气,所以拜年的实话,杜良兴的嘴都合不拢。

  再加上他现在是堂堂胜安集团老板的丈人,大家都得急着巴结。

  从初一到初三,拜年三天,乔安明被亲戚留着吃了好几顿饭。

  饭席间每个人都客气周到,言语里提及一些要求。

  比如:“我们家儿子明年六月就大学毕业了,回宣城这小地方也没什么出息,如果乔总方便的话,能否在你公司给他安排一个职位?随便什么职位就好,工资要求不高,但得有发展前景…”

  “哎呀老杜你知道的,我女婿不争气,好吃懒做,结婚后一直闲在家,我实在看不过去,所以想托你跟你女婿说说,能否在哪个他的分厂子谋份差事?”

  ……

  杜良兴都在嘴上客气应下来,回头就把乔安明拉到角落里。

  “安明,你别理那些人,忒势利了,当年小凡病重在医院,问他们借点钱救命的时候全都不是亲戚,现在你一来,个个恨不得都凑上前。”

  “哈哈……”乔安明爽朗笑出声,“我懂,我有分寸,会处理好。”

  杜良兴也会心笑,这个女婿他是越看越顺眼。

  可惜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分别在即。

  杜良兴还是不愿意搬去崇州。

  “我在宣城都呆习惯了,周围邻居都认识,突然搬去崇州,闲得发慌,所以就不过去了。”

  他不过去,小凡自然也不过去,他得留在宣城陪父亲。

  杜箬劝不过,也只能作罢。

  临走的时候,小凡和杜良兴偏要去机场送他们。

  “爸,再过两周就是我和老乔的婚宴,我下周就把机票给你们定好,你们早几天过去。”

  “好…”

  “多带点衣服,这次过去在崇州多住一段日子再回来。”

  “好…”

  “一个人在家注意身体,老乔给你带的那些虫草定时吃,吃完了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你寄,也别再出去打零工了,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别让我担心。”

  “好…”

  杜箬说到最后,鼻子发酸,眼眶就红了。

  乔安明知道她又难过了,搂了搂她的肩膀:“杜箬,别这样,你这样你弟弟和父亲更难过,再说你可以随时回来。”

  “嗯。”杜箬点头,可被乔安明这么一说,眼泪直接就下来了。

  小凡抱着了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姐,我在呢,我会照顾好爸,你在崇州也照顾好自己,如果姐夫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

  “哈哈……我欺负她?不敢…通常都是她欺负我!”

  被这么一调侃,气氛果然好了许多。

  “行了,走吧,要赶不上飞机了。”杜良兴催,又捏了捏了了的脸蛋:“来,跟外公说再见…”

  小凡又抱了抱杜箬:“姐,照顾好自己,过几天见…”

  杜箬一路从机场起飞大厅哭到候机大厅。

  乔安明笑她:“怎么现在情感这么脆弱?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们了。”

  “你不懂,我一年也见不得他们几回。”

  乔安明一通哄,好不容易登机,可飞机还没起飞,杜箬就又睡着了,好在了了还挺乖,拿着乔安明的手机在一边玩,也不打扰她,

  很快就三月份了,眼看就要婚宴日期,所以细节已经全部定下来,只需要提前几天再做最终确认即可。

  小白和郑小冉刚好度蜜月回来,去泰国玩了一星期,小冉都晒黑了许多。

  杜箬那阵子越来越嗜睡,人也越来越慵懒,再加上事情多,她渐渐吃不消,便把小冉拉到崇州帮她。

  婚宴前三天,郑小冉陪她去婚纱店试婚纱和晚宴要穿的礼服,结果很悲催的发现,杜箬又胖了一点点。

  婚纱前几天刚改过一次啊,又胖了…

  小冉半开玩笑地说:“你不会又怀孕了吧,看你天天能吃能睡的,极有可能…”

  杜箬心里“咯嘣”一声,突然意识到,她好像二月份没有来例假…

  乔安明晚上到家的时候,杜箬已经睡着了,了了就睡在她旁边,小圆脸枕在她的胳膊上,鼓起一团肉。

  床头的小灯还亮着,暖暖的灯光笼罩在他们母子俩身上,乔安明看得心里发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从此以后会一直陪在他身旁。

  他笑着坐到床沿,松了领口的领带,刚想俯下身去亲吻杜箬的额头,却看得枕边放着一样东西。

  验孕棒,上面两条明显的红线。

  “杜箬…”

  杜箬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看到乔安明举着验孕棒站在床前。

  “这个,什么意思?”

  她慢慢反应过来,撑着上身爬起来。

  “不懂吗?我又怀孕了,老乔,你又要当爸爸了…”

  后来有次记者采访乔安明,问他这辈子最让他惊喜的经历是什么。

  他便说了这一次。

  “我和我太太婚礼的前两天,我下班回家,看到我大儿子睡在我太太旁边,而我太太告诉我,老乔,你又要当爸爸了…我觉得那次真的是惊喜,一点准备都没有,她就告诉我,我又要当爸爸了……”

  乔安明也不知该笑还是该大声叫,顿在那好一会儿才一把抱住杜箬,抱得特别紧,杜箬气都喘不过来了。

  “老乔,这次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都可以,你呢?”

  “我想要个女孩,这样儿女双全。”

  “嗯,女儿确实挺好,但如果是男孩也没关系,将来了了一个人支撑家业太辛苦,所以有个弟弟帮他也不错。”

  “你想得真远,我反正想要女儿。”

  “那如果这次还是生男孩,等过几年你再生一个…”

  “真贪心,你把我当什么…?”

  “人丁兴旺总是好事,哈哈”

  乔安明抱着杜箬笑出声来,人生最知足的,莫过于夫妻幸福,事业有成,儿女齐全。

  是怀里这个女人,让他达成了这种状态。

  第二日乔安明便陪着杜箬去妇产医院作了检查,医生说她已经怀孕4周多。

  4周多她居然都没发现,好粗心的妈妈。

  但乔安明却很紧张,没再去公司,还有婚宴的一些收尾准备工作他都亲力亲为了,不想再让杜箬去操心,甚至都不大愿意让她出门,就怕有个闪失。

  “哎,其实我没那么精贵的,当初怀了了的时候经历七七四十九难不也好好的?”

  “还是小心为好,况且就是因为你怀了了的时候没怎么安稳养胎,所以了了的体质一直不大好,这一胎就得好好养养,我会给你聘个营养师回来,你趁机把你身体也调养好,陈妈要是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再给你找个阿姨…”

  “至于嘛,老乔,真没关系。”

  “这事你没有反驳的余地。”乔安明一口就将杜箬驳了回去。

  陈妈在旁边替乔安明说话:“太太,您就依了先生吧,他心里不放心,随他去吧。”

  两日之后便是婚宴。

  因为聘用了专业的策划公司,一切都很顺利,宾客座无虚席。

  中午的喜宴是设在酒店宴会厅,杜箬一袭定制刺绣婚纱,美得动人心魄。

  随着音乐声响起,她挽着杜良兴的手臂,一步步朝鲜花拱门那端的乔安明走去。

  短短数十米,一小段路,她几乎花尽了半世力气。

  终于,终于,她还是走到了那个位置,站在乔安明身边,手被他牵起来,面向满场宾客…

  台下众多媒体和记者,闪关灯频闪。

  司仪说了什么,她依稀仿佛没听见,只感觉乔安明的五指将她的手掌包拢,握紧,那么坚定。

  喧嚣中身子被乔安明突然拉过去…

  台下有人起哄,司仪的声音透过音响系统响彻全场。

  “现在有请新郎吻新娘…”

  他湿热的唇贴过来,她都没反应,耳边是崩塌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好像吻了好久,反正他不怕难为情,可怜杜箬的脸绯红,腰被他搂得发软,只能柔柔靠在他肩膀上…

  “杜箬,如果你怕黑,我以后便是你的光,如果你怕打雷,我以后便是你的肩膀…”这是他伏在杜箬耳边说的话。

  周遭人声喧闹,她一点都听不见,只闻得到乔安明身上的清雅气息,还有他的这段话。

  芸芸众生,相遇不已。

  他走了这么远的路,耗尽心力,终于把她迎娶回家。

  从此生命中多出许多甜蜜,也多出许多牵挂。

  她吃了这么多苦,受尽委屈,终于可以躲进他怀里。

  原来真的有盖世英雄,未必踏着彩云来,却真的踏着彩云将她带回去。

  唯一不同的是,她没有猜中开头,也没有猜中这个结局。

  台上缠绵的两个人,即使站着,台下的宾客也能感受到彼此眼中的柔情蜜意。

  “新娘新郎,互相送一段赠言吧。新郎先来…”司仪提议,将话筒交给乔安明。

  他牵着杜箬的身,再次转身面对全场宾客。

  愣了片刻,他举起麦克风,似乎轻咳了一声:“我有些紧张。”

  台下人唏嘘,堂堂乔安明,居然会紧张?才不信呢。

  “真的有些紧张,虽然见惯了各种场合,但这一次不同,所以请原谅,让我缓一缓。”他将麦克风放下来,深呼吸,转身看着杜箬。

  “如果非要让我说一段,那我就随便说几句吧。感谢各位到场来参加我和太太的婚宴,也感谢今天所有的工作人员,但我最想感谢的,是我身旁的这位女人,他是我的妻子,也是了了的母亲,更是我乔安明后半生最重要的亲人。她的出现几乎满足了我对人生所有的苛求,后代,子嗣,家庭,生活,是她的存在,让我的生命更加圆满…”

  深切又真挚的一段话,赢得满场喝彩,掌声久久不断。

  杜箬眼里闪出泪,笑着接过司仪的麦克风,又将杜良兴和了了接上了舞台。

  一家站成一排,而她站在中间。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现在全都站在这里,一个给了我生命,一个给了我人生,一个将延续我所有的爱和情…”

  人生至此,还有什么不圆满?

  过去种种委屈和曲折,面对如此繁盛美好的明天,都可以当成过眼烟云。

  午宴之后散了一部分宾客,晚上的酒会基本都是乔安明生意上的朋友和客户。

  他怕杜箬身体吃不消,所以催她去客服休息。

  郑小冉陪着杜箬,其实她也睡不着,新婚当日,新娘不在会场已经有些说不过去,要还躲在客房睡觉就太过分了,所以郑小冉就陪她聊天。

  才刚讲几句话,郑小冉就提到了莫佑庭:“我以为他会来参加你的婚礼,可我好像没看见。你没给他寄请柬?”

  “寄了,但他没有来,可能是在国外吧。”杜箬不免有些难过。

  莫佑庭对她而言,有比较特殊的地位,朋友以上,恋人不满。

  如果非要给他一个定义,她更情愿将他视为亲人,一个人她这辈子都会亏欠的亲人。

  就在杜箬和郑小冉聊天之际,服务员在外面敲门。

  “乔太太,刚有人在酒店前台给您留了这个,转达一定要亲自交给您。”

  “什么东西?”杜箬结果服务员递过来的纸袋。

  纸袋里面放了一个宝蓝色的丝绒盒,打开,一条铂金项链,挂追上镶着一颗粉色钻石。

  这颗粉钻杜箬认得。

  “送这东西的人呢?你看到没?”

  “我没看到,但大厅前台说是个男人,高高瘦瘦,穿得挺体面。”

  是莫佑庭!

  杜箬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忙音,再打,关机!

  郑小冉接过那个首饰盒,绒布下面飘出一张纸。

  “我找工匠把那枚戒指里的钻石取出来了,给你定制了这条项链。

  礼物不贵,但重在心意。

  另,

  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莫佑庭”

  如果他给的不是她想要的,没关系,他可以换。

  莫佑庭请了2天假,刻意从伦敦飞回来,只为看一眼站在乔安明身旁笑得一脸幸福的杜箬。

  他最终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只远远看了一眼,将项链放在前台便离开。

  乔安明是她的盖世英雄,而他只是她身后那个收拾残局的弟弟。

  “杜箬,如果没有乔安明,你会考虑莫佑庭吗?”

  “又是这个问题,你以前就问过我了。”

  “嗯,但是我不甘心,现在再问你一次。”

  杜箬将那张纸折叠好,重新塞进首饰盒的绒布下面,再将那条项链拿出来,戴到脖子上。

  “好看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先说,好看吗?”

  “不好看,粉色不适合你。”

  “所以…这便是答案。”

  临近傍晚的时候,杜箬开始重新化妆换礼服。

  半长的青丝盘起,头上毫无赘饰,只斜斜插了一支发簪。

  乔安明多年前送给她的礼物,她留存至今。

  身上是苏绣旗袍,将杜箬的曼妙全部展露无遗,再加上近日她胖了一些,日益丰满,旗袍穿在她身上风情甚浓,显出另外一种极致味道。

  酒会设在酒店的露天游泳池周围。

  灯光和酒水已经全部布置好,夜色渐渐来袭,宾客也都到场了。

  乔安明搂着杜箬出去,穿梭于人群间,接受祝福。

  她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反正也不大说话,别人跟她打招呼,她便笑着回敬,其余时间就挽着乔安明的手臂。

  可惜她在孕期,不宜饮酒,倒是白白看着这些上好的红酒解馋。

  临近十点的时候,乔安明将杜箬拉到一边:“很晚了,我叫小张先送你和了了回去吧。”

  “不好吧,还有这么多人在场。”

  “没关系,你的身体比较重要,别累坏了。”

  既然乔安明觉得没问题,那杜箬当然要回去了,这种场合她也不喜欢。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少喝点酒,我等你回去再睡。”

  “好…”乔安明托着酒杯,在杜箬额头烙了一口才舍得放她走。

  结果乔安明那晚是被整惨了,被灌了许多酒,他自己也心情好,来者不拒。

  小张靠近凌晨的时候回到酒店接乔安明,那会儿他是彻底醉了。

  到家果然见杜箬还没睡,坐在床上看育儿手册。

  “怎么喝这么多?”她见乔安明跌跌撞撞地进卧室,赶紧下床要去扶。

  乔安明不让,自己扶住墙壁坐到床上去。

  “那些人,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岂会放过我。”

  “那我去楼下给你倒杯水?你先去洗澡…”杜箬起身就去了楼上,等她端着水上来的时候,乔安明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衣服也没脱,鞋还穿在脚上。

  “真是的…”杜箬摇着头,蹲下身帮他把鞋袜脱了下来,又跨到他下腹上帮他解衬衣的扣子…

  扣子刚解了两颗,他突然一个翻身把杜箬压到了身下。

  “喂…”她都吓坏了,用手护住小腹:“孩子…”

  乔安明皱着眉:“我会忍住,不碰你…”

  “那你先让我起来。”杜箬翻了个身,睡到床边上。

  乔安明一把又把她搂到怀里:“就这样吧,别动了,陪我说会儿话。”他酒还没醒,浑身的欲望,无奈不能得逞,只能抱着杜箬,手沿着她后背往头顶移,渐渐移到她的发梢,她最近听话,头发都没剪过,所以好不容易留长了一些。

  “我看到你晚上戴了那支发簪。”

  “嗯,怎么了?不好看吗?”

  “好看。我以前记得你说过,男人送女人发簪有涵义。什么涵义?先生能告诉我了吗?”

  “你想知道啊?”

  “嗯,反正现在我也干不成其他事,那你就说吧…”

  杜箬笑了笑,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个姿势。

  “发簪又名搔头,古代男子送发簪表示爱慕之意,但不可以随便送,因为搔头只能送给正室,有白头偕老之意。”

  而今她终于得以正名,乔安明许了她如此高调的婚礼。

  深秋的时候,杜箬腹中胎儿出生,依旧是顺产,因为已经是二胎了,所以产程不长。

  头一次生了了的时候乔安明没能陪在杜箬身旁,这成为他人生中几大憾事之一,所以这次他把预产期那一周的行程全部推掉,安心在家陪杜箬待产。

  杜良兴和小凡也提前一个月就住到了崇州,全家人都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条小生命。

  孩子出生的时候好像是早晨8点18分,时辰特别好。

  是个小公主,取名乔安然。

  安然,明了……

  乔安明的人生终于完满。

  来年春天3月份,乔安明和杜箬一周年结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