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其他小说 佛系少女不修仙

第635章:你忍者神龟投胎啊

佛系少女不修仙 穆丹枫 5115 2020-02-14 03:19

  他嗓子里几乎干的冒烟,但还是硬吞了她塞到他嘴里的药……

  万一管用呢?

  但事实证明,没有那个万一,不管用!

  他吃了她塞给他的四五种药都不管用……

  他身上热的更厉害,几乎要燃烧了!理智眼看着崩溃……

  而经过这一番折腾,君绯色也由最初的震惊无措,手忙脚乱,变得冷静了一些。

  她已经看出他中的这毒极烈,也看出他在竭力控制他自己,他的心里应该也不愿意再和她有这么深的牵扯……

  要不然他不会乖乖吃她的药,不会悄悄把手心掐成青紫来保持理智……

  这样的他让她佩服,但心里也很有些不舒服。

  哼,以为她就这么稀罕和他滚床单啊?她也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将自己交付出去好不好?!

  但看他这么难受,她又不忍心,横了一横心,伸出了一只小手,厚着脸皮说了一句:“要不,我给你用手的……”

  夜月澜:“……”

  他忽然一推她,将她推离自己的身边,强扯住最后一丝理智咬牙说出一句:“我……知道你不愿……你出去!我……我自己忍……忍……”

  君绯色被他推了一个趔趄,但她站稳后,怒了!

  她确实不愿,可是她更不愿眼睁睁地看着他毒发而爆!

  她心一横,忽然扑过去,恶狠狠抱住了他的腰:“忍毛线!你忍者神龟投胎啊?!”

  做出了第一步,第二步她再做就顺理成章,她抬手就解他衣袍。

  她的手腕被他扣住,她抬头挑衅似的看着他,他眸中火光已要凝成实质:“你……”

  “你什么?!少啰嗦!”

  她凶凶地嚷了一句,干脆一抬头亲了上去——

  夜月澜原本就已经在失控的边沿,当她的唇碰触到他唇的那一刹那,那些被强压下的渴望在他体内山崩地裂,所有的理智全线崩塌。

  他抬手就死死抱住了她,反客为主深深亲了回去——

  多日的相思在这一吻中得到抚慰,得到救赎……

  当他抱着她倒下去的时候,君绯色还下意识后背紧了一紧,以为会躺在冰凉的石头地面上,没想到后背会贴上暖烘烘的软被,不用问,是他铺上去的。

  君绯色看着主动大胆,但她毕竟是第一次,心里还是很有些紧张害怕的,当他笼上来时,她忍不住抖着小心肝说了一句:“你……你轻些……”

  一场激烈的不见硝烟的‘战争!’

  一场灵与身的交流。

  这石室原本阴冷幽暗,但此刻内部的温度却越来越高,越来越暖。

  ……

  君绯色几乎是睡死过去了!

  雷打也不醒的那种。

  她太累了——

  原本为了寻他就跑了太多的路,又被他折腾了足足个把钟头,她就熬不住了。

  她原本想等他彻底毒解开就离开的,等她实在太疲倦,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甚至没等到他彻底退出去。

  黑沉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只恍恍惚惚中觉得他在为她做清理,觉得自己被他抱在怀中,觉得他在她耳边低低叹气。

  原本她是疼的,但幸好他为她用了药,减轻了她的疼,不至于让她睡不安稳。

  君绯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窝在一个人的怀中。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低垂的睫毛和淡红的薄唇。

  他睡着了。

  一条手臂搂着她,而她睡的不老实,一条腿搭在他腿上,手臂也搭在他腰上。

  两个人身上的衣衫都穿的整齐,很明显,是他做的。

  他身上的毒应该是解了,睡的很安稳很安静。

  两个人搂在一起,睡的像两条比目鱼似的。

  君绯色躺在那里,一时没动,只睁眼看着眼前这张俊脸,睡前的一幕幕在她脑海中闪过。

  然后淡定地认清了一个铁的事实!

  她终于把这位夜皇陛下给——睡了!

  虽然过程很……惨烈,太疼了!特么地过程中太疼了!

  疼得她这么淡定的人都忍不住挠了他两把,还咬了他一口!

  但好像她这两把一口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他压根没在意……

  她好像还哭了骂他推他了,甚至想要运功震开他。

  但看他满脸汗强忍的模样又没忍心……

  当然,这过程中也有舒服的时候,让她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宛如上天的感觉,失控的感觉。

  但是,疼是主旋律——

  此刻,君绯色看着睡着的他,心头泛起一个疑问——自己不会是他第一个女人吧?他像是很青涩……

  他不是纳了三宫六院吗?不是和那假凤凰儿折腾的连外面的护卫都听得面红耳赤么?

  难道全是做戏?

  做戏给自己看?

  只为让她知难而退,别紧缠着他?

  她暗中握了握拳,直到这个时候,她才考虑以后该怎么办——

  自己喜欢他,这是她无法再否认的事实。

  而他却在排斥她,如不是发生这一场意外,他肯定不会这样。

  他或许是走不过千年前的那个坎,或许是因为其它她不知道的原因,总之,他不想娶她,甚至不想见她。

  君绯色并非是那种喜欢死缠烂打的人,对方如果对她无意,她就算再喜欢也不会纠缠,现在也是这样。

  她不想因为这一场意外让夜月澜负责……

  那样他就算娶了她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她在那里琢磨了半晌,终于打定主意。

  她将他揽着自己腰的手轻轻挪开,然后又轻轻坐起身。

  她这一动才发现自己骨头像是被强拆了一遍似的,四肢百骸都叫嚣着酸疼,手脚也软的厉害。

  她抬手揉了揉眉头,怪不得书上写女人的第一次会很疼很累,看来果然如此!

  诚不欺我!

  她定了定神,就站起身,他身上毒已解,她也该功成身退了。

  虽然她失去了宝贵的东西,但细想想也不吃亏,最起码睡了喜欢的人,在这一点上她无憾了!

  她不想等他醒了再离开,说实话,她有点不想面对醒来又愧又悔的他……

  她稍稍整了整衣裙,就蹑手蹑脚地向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身后一道声音响起:“哪里去?”

  君绯色:“……”

  ……

  终于滚了一张大的,嘿嘿。求票票。

  今天貌似是情人节,老铁们情人节快乐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