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new言情小说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正文卷 第227章:收拾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八匹 4078 2020-03-25 02:59

  夏千遇一看董上的模样,就知道他这是打算糊弄过去了,到也没有再为难她,回头扫了一眼还红着眼圈的柳含,夏千遇给了一个冷笑。

  她平时是有多窝囊,能让柳含觉得她这么好欺负?

  老何进来之后,马上进入了正题,夏千遇仍旧报了医学院,回头间她的目光落在最后一排的空位,目光微顿,对上李恩看过来的目光,夏千遇笑了笑回过头去。

  已经不回国了,填报志愿自然也不会回来。

  明知两人不可能,即便是回来看那一眼又能怎么样呢?

  到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舒服。

  校园里,低年级的学生刚下课,夏千遇和吴忧走在小道上,仿佛又回到了刚进学校的时候,哪知转眼就毕业了。

  “我大哥叫我,我先过去看看。”吴忧挂了电话后,一脸的歉意,“千遇,你先在奶茶吧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夏千遇笑着让她去,不着急,吴忧这才放心的跑开了。

  一个人往学校后的奶茶吧走,夏千遇当然不会让自己绕远,她还是走到了学校的后门,打算跳墙。

  人骑到墙上时,才发现墙的那边站着一道身影,只觉得眼熟,记忆慢慢回笼,下面站着的南逸唇角越翘越高,在看到少女脸上露出惊变之后色,修长的胳膊轻轻一拉,明明看着很轻的动作,却将骑在墙上的少女整个身子拉的倾斜向他这一边。

  最后,他轻易的将人抱在怀里。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传进鼻腔,她才惊醒,同时本能的往外挣脱。

  南逸却是轻轻对着她的鼻子吹了一口气,原本浑身要爆发的大力气,遇到酒气之后,一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从身体里散开。

  夏千遇真的吓到了,这个神经病怎么又回来了?

  而且他是碰巧喝了酒,还是故意对她的?

  不不不,她有大力气,又不有闻酒气的事情,除了言墨,没有人知道,一定是她想多了。

  可她仍是奋力的挣扎,男人的笑声越大,眼睛像盯上猎物一般,声音却极温柔,“再动,我就真在这要了你。”

  怀里的女人不动了。

  南逸笑意越生,他真是喜欢极了她现在的可怜样,明明惶恐的面白如纸,还强做镇定的让自己不慌乱。

  想到这,南逸就低下头,凉唇擦过她的发丝,和他想的一样,有淡淡的香味,却不是洗发的香,而像婴儿喝奶一样的浑身散发出来的奶香味。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轻轻的一个动作,夏千遇却紧张的浑身紧绷,声音隐着惊吓和屈辱。

  南逸很享受她害怕的样子,“看吧,你惊吓的样子,我想了三年,果然一点也没变,还是一样招人喜欢。”

  死变态。

  神经病。

  夏千遇双手挡在他胸前,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南逸明明在笑,声音也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就像寒冰刺骨,“你看我想了三年,甚至因为你去海上生活三年,你呢?小没良心的,有了喜欢的人不说,被人甩了又伤心的像死了爹一样,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你知道我这样的人记起仇来,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要不你给我出出主意,我要怎么做?”

  这变态,满口的语气,像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夏千遇想骂,可不敢骂出口,这就是个疯子,眼前怎么能自保,她还明白。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尖叫声在头顶响起。

  夏千遇错愕,南逸却头低的更低,若不是她扭开头,定会被他亲了去。

  “完蛋了,你妹妹喜欢我,她抓到你勾引我,你说你会怎么样?”

  声音落下,夏千遇眼前一晃,失去自由的身子,终于重新站在地面上,她手扶着墙站稳身子。

  身侧是南逸对言岚的解释声,“我站在这等你,有人从墙上要摔下来,我就接了一下。”

  言岚颤抖着身子,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了,她更明白看到刚刚那一幕她的脑子是怎样的空白。

  夏千遇,又是夏千遇。

  为什么只要是她在乎的,夏千遇就会抢走?为什么只要是她喜欢的,夏千遇就会出现?

  南大哥的解释,言岚聪耳不闻,她的眼里脑子里只有她看到的,她看到南大哥抱着夏千遇,她看到南大哥低头在和她说话,那样的亲密,仿佛是对恋人。

  怎么可以这样?

  夏千遇怎么可以这样?

  言岚手握成拳,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一双眸子像锐利的剑,直直落在夏千遇的身上,将她凌迟。

  “姐姐怎么在这?”

  “往日里姐姐总是翻墙,怎么今正差点就摔下来?”随着开口,言岚的脑子也越发的清醒,甚至嫉妒的红了眼,“姐姐才和苏暮晨分开几天,就开始移情别恋了吗?”

  “姐姐的感情还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姐姐...”

  “行了,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因为刚刚的事吗?”夏千遇冷声打断她的话,她还真不喜欢言岚这一声一声的姐姐,“我说是他强行抱我,这话你一定不会相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看我不顺眼,又知道你喜欢他,所以就想让你吃醋,然后针对我。”

  夏千遇扫了两人一眼,她已经知道那个疯子的打算,看着言岚的样子,知道解释也没用,可她还是要解释,“我和苏暮晨的事外人没有资格说,这是第一次,下次你再提起他,小心我甩你嘴巴。还有,这样的你也有你会喜欢,还入不得我的眼。”

  嫌弃的瞟了两人一眼,夏千遇转身走了,她没有去奶茶店,被这两人影响了心情,她喝不下去,给吴忧发了短信说回家了,就大步走了。

  原地,言岚白了脸,看向南逸,“南大哥...”

  南逸耸耸肩,“真是无趣,她说的不假,是我强抱的她。”

  上天到入地,不过一晚的时间,言岚深受大击,“南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南逸笑的风轻云淡,“当然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要让一个女人忘记不了一个男人,当然要做些特别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